第十六章 不跑等啥呢?
沈涧兰2021-06-16 15:133,370

  妖兽即便开启了灵智,却不懂得总结前人经验,启迪后人,喜欢单打独斗,划分地盘,越是强大的妖兽越是如此。所以就算妖兽拥有强悍的身体,宽阔的经脉,但不懂得将基础夯实,所以修行之路异常艰难。

  老金晶雉亦是如此,并不注重灵力的积累,只在月圆之夜对月吐纳。如今与攸宁互投火球土球,短板尽显——灵力枯竭。

  “欸!我说,老金鸡,你还不累吗?”攸宁由双手结印改为单手结印,另一手一会儿摸摸头发,一会整整衣领,就差脱下鞋履抠脚了。

  攸宁的如此作为竟成了压死老金晶雉的最后一根稻草,以燃烧寿元为代价掷出最强一击——爆裂之火。

  小金晶雉被困在结界里,满眼含泪苦苦哀求,求驷驷,求莓莓,求结界里的所有人一起帮忙求攸宁放过自己的母亲。

  攸宁见迎面而来的火球不同寻常,双手结印,打出土之网,将爆裂之火包裹其中。

  老金晶雉放出最后一击,轰然倒地,不舍的看着结界的方向。

  “造孽呀!”攸宁源源不断地向包裹着爆裂之火的土之网输入灵力,随手一挥将身后的结界打开。

  得了自由的小金晶雉飞也似的来到老母亲身边,泣不成声。

  攸宁点了几名水系的弟子向爆裂之火输入灵力,化解这颗不定时炸弹。

  小金晶雉哭了一会,似乎做了什么决定,扇动着小翅膀,似乎要将体内的什么东西吐出来。

  是妖丹!

  一般来讲三阶妖兽是没有妖丹的,但这只小金晶雉大概是有过什么奇遇,刚长出羽毛的时候就有了妖丹。

  小金晶雉要用妖丹救活自己的母亲。

  驷驷发现了兽宠的意图,出手打断:“你是我的兽宠,生死当由我决定,你擅自献出自己的妖丹算什么!”

  献出妖丹,老金晶雉也不一定能复活!

  连救母亲的机会都没有吗!小金晶雉看着契主的眼神从祈求变成委屈,从委屈又变成怨恨,最后变成绝望。

  “也不是没救了!”将小金晶雉的眼神变化看在眼里的攸宁开口:“只要有火系灵力输入护住心脉,再辅以乾坤丹即可保住性命。只是从今以后鸡妈妈的修为将再无寸进,直到寿元耗尽。”

  小金晶雉听到母亲有生的希望,眼里立刻燃起了希望之火:“我愿耗尽我所有灵力护住母亲的心脉,只求仙长一定救活我母亲。”

  攸宁满意点点头,对着驷驷说到:“你家兽宠的愿望当然应由你实现,你和小鸡一起为她母亲输入灵力吧。”

  能有办法能救小金晶雉的母亲,驷驷当然是愿意帮忙的。遂二话不说盘坐在老金晶雉身边,与小金晶雉一起向老金晶雉的心脏处输入火系灵力。

  攸宁拿出掌门师兄赠与的乾坤丹,放入老金晶雉的口中。

  时间过了许久,小金晶雉甚感疲累,抬眼看了眼坐在对面的契主亦是额头沁汗,心中很是感动。但又担心对方也将力竭不再出力,就将要做出燃烧寿元的傻事之时,老金晶雉的眼睛动了动。

  “阿彩!”老金晶雉开口第一句就是呼唤自己的女儿。

  “娘亲!”小金晶雉抱着自己的母亲,喜极而泣。

  攸宁带着所有人离开,将空间留个这一对即将离别的母女。

  自己的父母,姐姐此时此刻在做什么呢?会为自己的离去而伤心难过吗?老妈没了念叨的对象,会不会去烦老姐和老爸?唉,可怜的老爸又要装耳背了。不知道小外甥是不是还是不听话,连一加一都做不对,把辅导作业的老姐气到支架……

  攸宁背过身,瞪大了眼睛,任山风吹过,风干眼角的潮湿……

  小金晶雉阿彩和母亲互相交换精神力,无论天涯海角,母子心相连知彼此。

  小队继续前行,因为领队的攸宁尊者心情低落,整个队伍都安安静静的,没有了往日的喧闹……

  时光飞掠,这一次历练接近尾声。与各属性的低阶妖兽凶兽的战斗有近百次!遇见妖兽基本就是先打服,然后收服;遇见凶兽,幼首或是没有占过什么血腥的也是教化一番,放一条生路,若是天生凶狠,残忍嗜血的,呵呵,直接打死!

  “长右,这黑色森林,除了内部基本都逛了个遍了,怎么只有你们两个灵兽?”不是说黑色森林里曾经还住过九尾神狐的吗?怎么现在只有这俩傻玩意儿?

  “呵呵!你当灵兽是大白菜啊,满森林里都是,采蘑菇一样一逮一个准?”傲娇的长右又开始傲娇了。

  “嗯嗯。”阿雷毛绒绒的脸上两只大眼睛眨巴眨巴着点点头,“阿宁爸爸,确实是这样的。十万年没有人飞升了,大陆没了馈赠,不仅人族式微,灵兽也日渐凋零。”

  “哦!”飞升是那么容易的事?十万年没有人飞升,虽然时间是长了点,倒也并不反常。虽然寿元随修为的增长而增长,但修为越高越难再进一步,所以死在黎明前再正常不过。

  “你家应龙大人是什么时候飞升的?可知道为何十万年没人飞升?”攸宁随口问。

  “三十万年前吧,所以对之后的事并不了解。”阿雷憨憨回答,偷喵一眼长右的侧脸,莫名的脸红。

  长右似乎感觉到了偷窥,狠瞪一眼阿雷,找自家契主去了。

  众人行至一处水源,按照之前攸宁教的,试探过没有危险,便都放心的使用。灌水囊的灌水囊,清洗的清洗,嬉戏的嬉戏。

  “这是白水河。”长右站在攸宁的右后侧,神情严肃。

  “猜到啦!水是奶白色的,河对岸的树木土壤都是白色的,像覆盖了一层终年不化的积雪,也是黑色森林的最深处。据说很危险?”攸宁无所谓的摊摊手,这一行的任务基本已经完成,还有不足的弟子,再稍稍补充就可以离开了。

  自己也算过了这一关了。

  “嗯,听说森林深处住着肥遗蛇,火系,修炼已有数万年,只等一朝顿悟天道,证道飞升。”长右介绍。

  顿悟天道?证道飞升?这个世界能证道飞升的大多是灵兽,妖兽也不是不能飞升,只是艰难得多。

  “所以,里面住的是一只强大的灵兽?”攸宁总结。

  “是。”

  “不是说满森林就你两个傻缺灵兽吗?怎么又出来一个,还是修炼数万年的强大灵兽!”攸宁几乎是吼出来的,早知如此也不会往这边来啊!闲的没事靠近内围干什么!若真惹到强大灵兽,哭都没地方哭!

  正要召集所有弟子集合离开白水河,河水开始暴动。

  河水暴涨,将在岸边嬉闹的众弟子卷入滔天巨浪之中,有反应快的弟子舍弃手中水囊,快速翻结手印,口念咒诀,脱离水浪,而反应慢的弟子,被卷入河底,不知去向。

  攸宁将蓁蓁的小手放到阿雷手里,“看好他,他若伤了一根毫毛,为你是问!”说着快速布置一个小结界将二人保护起来。

  各小队队长清点各队人数,看好各自的队员。攸宁带着长右下河捞人,仙仙和江江在岸边接应。

  河水继续暴涨,只差一人不知所终——茗清峰的小师妹林林。

  “师叔!攸宁师叔!”仙仙见攸宁尊者一遍又一遍地在河中翻找,却一无所获。而河水暴涨,直逼尊者百丈外设置的结界,有心劝阻,放弃。

  攸宁看懂了仙仙眼中的意思,摇摇头:“二十八个,一个都不能少!”

  说完,攸宁又一个猛子扎进河里,过去许久,久到仙仙以为师叔也会上不来时,看到河里冒出三哥小脑袋——是攸宁长右,和,林林。

  林林入水后不小心撞到河底石头,又被暴涨的河水带到河底,好巧不巧的被河水带起的巨石压在河底。

  是长右最先发现林林的,与攸宁合力推开巨石,这才抱着昏迷的林林脱离险境。

  一个都没少!

  暴涨的河水忽然开始回落,就像蓄满水的水池突然掀开了下水口的橡胶板。还不等众人整理好行装,河水已经干涸,露出河床底繁复的花纹。

  这是——封印!

  虽然不会布阵,但基本的常识攸宁还是知道的,这河床刻印着高阶封印阵法!里面困着的会是谁?河水镇压!火系!修炼数万年——肥遗蛇!

  还不跑等啥呢?做口粮吗?

  “仙仙江江,带着所有人御剑前行,不准回头!”攸宁下命令。

  “蓁蓁你跟着你仙仙师兄。为师很快就会赶上。”攸宁对拉着自己手不放的蓁蓁柔声说道。

  “师尊,蓁蓁的命是师尊给的,无论如何,蓁蓁都不会离开。”那种不安的感觉再次奔涌而来,蓁蓁预感这次与师尊的分别将是永别。

  幸好当初攸宁觉得自己是带队师尊,所以分给弟子的子母传送符的母符都放在山上了,到时候真的有危险,也直接传送到山上。攸宁略想了想,为了不耽误其他弟子逃亡时间,就答应了这个执拗的孩子。

  仙仙和江江带着所有的弟子御剑飞行,逃离白水河。攸宁带着蓁蓁和长右断后。

  一声尖锐的嘶鸣响彻整个森林,几乎要震碎所有人的心神。一把无名之火从黑色森林深处开始燃烧。

  火势愈演愈烈,燃烧了整个白色地带,在河床处微微顿了顿便越过,向黑色地带肆虐。

  长右调动一切能调动的灵力,将森林中的水源都聚于一处,以期灭了这无情的大火。

  火势终于见弱,长右也累得瘫倒。攸宁将自己珍藏的一张子母符的子符贴到长右身上,点燃。

  长右瞬间消失,蓁蓁瞪着大眼睛盯着自己的师尊,眼泪在眼圈内滚动:“危急时刻,师尊是不是也会这样送走蓁蓁?”

  “不会的,师尊不会置我家蓁蓁于危险之中的。”攸宁揉揉蓁蓁的头,蓁蓁怎么会有危险呢,气运之子不死!

  “师尊!”声音的来源不是稚嫩的蓁蓁,而是自家的亲传弟子菁菁、苗苗和莓莓。

  一个不少,都回来了。

  “你们,你们!”不感动是假的,但也都是负担,攸宁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快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