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终于打着怪了
沈涧兰2021-06-16 15:133,652

  幻化成人形的长右,身穿黑色道袍,腰间挂着一把通黑的武士剑,剑鞘上镶嵌着黑色的宝石,闪烁着黑色的光芒——一看就是黑森林出品。一头墨色长发随意的盘起,确有一股仙风道骨的气派。

  长右走在莓莓的身边,极傲娇的说到:“我们的契约是平等的天道契约,别想让我走在你的身后像跟班一样,也别想让我走在你身前做出随时保护你的姿势!”

  莓莓紧紧抿着嘴唇,眼泪在眼眶内打转,始终倔强的不肯落下,深吸了几口气,终于平息了情绪,一字一顿道:“与我缔结契约委实委屈了你,既如此,随你心愿。”

  说着,莓莓手中结印,就要自断经脉,也不知道这臭小子从哪里听来的方子。

  这如何使得!断了经脉就是毁了根基,断了修仙之路!

  长右分别握住莓莓正在结印的两只手,“你疯啦!”

  “你不是不要跟着我吗?不是不愿意与我缔结契约么?不是做人族的兽宠是你一生的耻辱吗?那我便还你自由就是了!”强忍的眼泪终于决堤,挣扎着双手,要继续那个未完成的手印。

  “你住手!我,我不走了!”世人尚武,少年慕强,一个少年仰慕自己,阴差阳错的与自己缔结了契约,又有什么错呢?而自己却把这个仰慕自己,钦佩自己的孩子惹哭了,惹得差点就要毁了前程!

  长右不敢放开莓莓的手,又想给这个孩子擦擦眼泪。遂将莓莓的双手反剪于身后,一只大手掐住两根细腕,一手胡乱的在莓莓的脸上擦着。

  一个小孩子身体里究竟有多少水啊!这眼泪就像不要钱似的,吧嗒吧嗒的一直掉,比起自己发的洪水都不遑多让。哭声也越来越大,同行的师兄弟也都投来不解的目光。

  “长右君……”跟在攸宁身边的阿雷弱弱的跟长右打招呼。

  长右见是莓莓的师尊来了,也松了口气,因为缔结契约的缘故,长右也算是与莓莓心灵相通了。知道此时能劝阻莓莓做傻事的也只有他们这个看起来柔弱,实际也不甚强大的师尊了。

  “莓莓,你在胡闹什么?”老远的就能听见自家小五哭得凄惨,但长右毕竟是自己惹不起的人物,不能把莓莓这契主怎么样,却可以收拾自己啊!所以只能先批评自家小五,这是家长们惯常用的套路。

  “师尊!”撑腰的家长来了,莓莓哭的更凶了,“师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的就与长右定了契约,我真的没有强迫他!师尊,他是什么修为,我是什么修为,就算是用强的,也不应该是我在用强!可,可他冤枉我,说我趁兽之危,不择手段……”

  莓莓抽抽噎噎的控诉。

  长右的额头沁出了大滴的冷汗,好像事实确实如此。

  “莓莓乖!不和他生气!灵兽修为再高,智商也是跟不上的,他不懂事,你也跟着胡闹!你自毁经脉,能不能断了和他的关系还未可知,但你的修行之路却是断了。灵兽不听话,打一顿就是了,何必与自己为难呢?”

  虽然说的都是劝阻莓莓的正经话,可长右觉得攸宁是在夸他智商低,还怂恿莓莓打他……

  长右正要上前阻止攸宁说话,却接收到莓莓凶恶的眼神,‘敢动我师尊?打你!’

  虽然这威胁就好比一只奶猫对一只成年东北金渐层龇牙,毫无杀伤力,但耐不住人家奶猫有天道加持!

  长右耸耸肩,立在一边:“莓莓别哭了,吾再也不提离开的事了。只是,只是你要勤加修炼,早日成神,不要让我在其他灵兽面前抬不起头来。”

  “你,你还是瞧不起我!你,你莫欺少年穷!早晚有一天我的修为会比山高!”莓莓窝在攸宁的怀里,有了靠山,说话也有了底气,奶凶奶凶的。

  “我,我没有,我只是……”长右本是灵兽,不善言辞,更不会花言巧语哄小孩子开心。

  攸宁看看怀里一边朝长右龇牙,一边往自己怀里缩的莓莓,再看看结结巴巴,支支吾吾的长右,拉起两人的手,叠在一起,像幼儿园老师解决小朋友之间的矛盾一样帮助两人握手言和。

  “好啦好啦好啦!你们能缔结契约大概是天道的意思,是缘分。而且你们缔结的是同生共死的本命契约,就应该互相守护,互相督促,互相扶持,互相帮助,共同进步。从今以后你们要一同修炼,形影不离,和谐相处才是正理!”

  攸宁握着一大一小两只交叠在一起的手,说话的语气颇有些语重心长的意思。

  “知道了师尊!”莓莓抹了把眼泪,又对长右说道:“从今以后我会敬你如兄长,待你如挚友,但你不可以再说什么离开,自由的了!”

  “好!莓莓弟弟!”跟着这个小孩出去闯荡其实也没什么不好的。

  这一段小插曲过后,队伍继续前行。

  因为提前叮嘱过阿雷,又嘱咐了阿雷和长右收敛气息,于是很快就遇上了低阶凶兽。

  这是一只火系金晶雉,三阶妖兽。水克火,以莓莓为首的八名弟子请求出战。另有四名火系弟子也跃跃欲试,理由是用相同属性的灵力攻击,才能证明自己的实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这四名火系弟子中,有一名来自纤茨峰,主修驯兽,名叫驷驷,是峰主纯熙的小弟子。

  “驷驷师侄,妖兽大多性善,我看他并没有很重的血腥气,不如以收服为主,还能为你增添助力。”虽然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可攸宁仍不愿徒增杀孽。

  “是!多谢师叔提点。”是啊,听说之前几位师兄早年间出来历练时,带回去的都是妖兽凶兽的尸骨皮囊,除了求凌素峰,沫鸢峰帮忙炼器,没有任何用处。有的法器属性与自己相克,最后只能将其赠与他人。如今自己若是能带回一只驯化了的妖兽,该有多威风!

  四名火系弟子列大四象阵将金晶雉围在中间。

  一名弟子祭出法宝捕兽网,企图一招制敌,束缚住那妖兽。

  一名弟子腾跃至空中,掏出早刻画好的阵柱,精准的布下束兽阵。

  一名弟子掏出丹砂黄纸,现场画就定身符,打在金晶雉的身上。

  驷驷也不甘示弱,腾空而起,脚尖点在树梢,手中结印,口中念念有词。

  一只妖兽,就算是没有开启灵智,也知道这突然出现的四人不怀好意。那个站在树梢,没有法宝灵器加持的家伙,看起来最弱。金晶雉张口喷出一团火球,直奔驷驷而去。

  驷驷足尖一点,一跃数丈,火球将整棵大树点燃。

  攸宁有些惊呆,黑色森林果然名不虚传,连火焰都是黑色的!就像身临其境的看了一场黑白老电影。

  金晶雉一晃身,挣脱覆盖在身上的捕兽网,震碎定身咒,跃出束兽阵,紧追驷驷——得,那三位祭出的法宝一个都没顶用。

  驷驷见师尊教授的初级驯兽咒不顶事儿,赶紧掏出大师兄骁骁赠与的宝贝——梵音哨,一个看起来像是精钢打造的短笛。

  驷驷吹响梵音哨,曲不成调。但金晶雉却有了反应,渐渐安静下来。

  梵音哨是纤茨峰大师兄在一次秘境历练中所得,据说可对天下万兽起作用。但作用的大小要看使用者的修为如何和驯化对象的能力品阶如何,有主之兽也就是缔结过契约的灵兽妖兽除外。

  所以站在攸宁身边的阿雷和长右都听到了哨声,只是反应不同。

  “哼!雕虫小技。”这是傲娇的长右。

  “阿宁爸爸!嘤嘤嘤……”这是委屈到不行的阿雷,本想扑进攸宁的怀里求安慰,被蓁蓁的眼神杀得不敢动,只得将‘娇弱’的身子歪向长右。

  “长右君,阿雷怕怕……”如果不看阿雷的脸,听着这娇娇软软的话语,也许真的会心猿意马,保护欲爆棚吧。

  就看那金晶雉,一会儿蔫头耷脑任人宰割,一会儿昂首嘶鸣口吐火球攻击驷驷。好像是在征服与被征服间拼命的挣扎。

  “这哨声不会是攻击了那只大公鸡的大脑,让他精分了吧!”攸宁小声嘀咕。

  虽不知精分为何物,但抱着阿雷脱不开身的长右就想张口怼人,“那只鸡是母的,你个憨批。”

  莓莓:“哼!”

  突然驷驷的哨音突然拔高,金晶雉似乎也挣扎得筋疲力尽,在高亢的哨音中轰然倒地,庞大的身躯逐渐缩小,变成一只漂亮的长尾雉鸟的模样。

  黑色的翎羽散乱仍难掩其光华,闪着金属光泽的眼瞳不再凶悍凌厉,透着温顺。

  驷驷迅速跑过来,伸出食指点在金晶雉的眉心,‘以吾之血,唤汝之魂,受命于吾,从吾调遣,汝可愿?’

  “愿!”

  “契!”

  只见一滴眉心血从驷驷的眉心渗出,落入金晶雉的眉心,契约完成。一丝肉眼看不到的契约誓言飘散而出,融入天地,算是这契约得到了天道的认可。

  就在众人为驷驷驯化妖兽成功而欢呼的时候,一声嘶吼打破了这欢快的气氛!

  又一只金晶雉!比之前的那一只还要大,还要凶猛!整片山林都随着它的脚步震颤!

  “敢伤吾儿!纳命来!”不由分说,上来就打!

  家长来了!

  还是老套路,攸宁指挥仙仙和江江带领所有弟子,包括阿雷全部撤离到安全地带,布置结界,保护起来。

  做好一切后,攸宁站到了巨型大鸟面前。由于其生理结构的原因,大鸟需要歪着头才能看见正前方的攸宁,好像是在卖萌。

  “鸡大姐,那只小鸡兄弟并没有受到分毫损伤,只是被驯化定了契约而已,跟着我们……”攸宁开启唐僧模式,试图跟愤怒的老鸟讲道理。

  “呵,那么弱的契主,养着便是了。可你……不杀了你难以泄我心头之恨!”说着老金晶雉吐出火球,直奔攸宁。

  攸宁手中结印,口中也不闲着,劝导老金晶雉,什么冤冤相报何时了,冤家宜解不宜结,什么你儿子和我们走会得到好的修炼资源,早日成才……

  召唤来的土球也不往金晶雉身上招呼,只管扑灭那朵朵火焰。

  “儿子?我儿子你大爷!我家那是姑娘!姑娘!是母的!能下蛋的!”错认孩子的性别让老金晶雉更加愤怒,吐出的火球更是一个接着一个。

  “你的攻击手法很单一啊!”攸宁就像豌豆射手一样打出一个又一个的土球,扑灭一个又一个的火焰。

  真是无聊呢!攸宁干脆坐在地上,打了个哈欠,手上的速度丝毫不减。

  老金晶雉感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将吐火球的速度再次提升。

  攸宁的灵力像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没有丝毫疲倦的打出土球。

  结界里真是急坏了一群人,为什么不放个大招,一击灭了老金晶雉。

  如果攸宁听到结界内人们的心声,估计会很臭屁的来一句,‘诶!就是玩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