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独眼长右
沈涧兰2021-06-16 15:133,243

  即便阿雷在黑色森林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睡,但到底是在这里生活了三百年,总是要比这一群来参加幼小衔接毕业旅行的小弱鸡们对森林熟悉。所以,阿雷成了他们的向导。

  也许这一行可以避开那命运的时空裂缝。

  阿雷带着众人东一趟,西一回的,虽然拉长了前进的路线,但避开了攻击力强的妖兽凶兽,还让众弟子的乾坤袋里塞满了各式各样的灵草灵药。众弟子也逐渐的接受了这个壮硕的嘤嘤怪。

  “阿宁爸爸。”阿雷轻扯攸宁的衣袖,眼睛中的水汽满溢,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什么玩意儿?攸宁感觉天雷滚滚,妖风阵阵:“阿雷,你叫我什么?”

  “爸爸。”阿雷眨巴眨巴眼睛,眼睛中的水汽凝成泪滴滑落,落入浓密的络腮胡中。

  “为,为什么?”这个世界怎么会有这个称呼?攸宁的心脏狂跳。

  “应龙大人的传承中有个记忆碎片,是大人对一个漂亮女人叫爸爸的画面。大人说爸爸是尊敬的人,是亲近的人,是心爱的人。”阿雷本想跟攸宁告状蓁蓁瞪他,但是被攸宁打岔打过去了。

  ……‘卧槽’这两个字最近都快成攸宁的口头禅了,究竟是应龙和自己来自同一个世界,还是那个女人呢?或是还有其他人……

  “阿宁爸爸。”阿雷见攸宁发呆,没有理睬自己,再次拽拽攸宁的衣袖,嘤嘤嘤。

  “呃……怎么了?”攸宁是真的不想再管阿雷和蓁蓁之间的小纠纷了,一天告状一百次,不是蓁蓁瞪他了,就是蓁蓁凶他了。蓁蓁一个小孩子能有什么坏心思呢?瞪他,凶他又能有多大的杀伤力呢。

  “他刚刚又朝我龇牙!”真的很委屈呢!大家都相处的都很和谐。唯有这个阿宁爸爸的小徒弟总对自己目露凶相,让人好怕怕的!

  “嗯嗯嗯,我说他。”攸宁敷衍,然后转头去叫蓁蓁,并且拉起了蓁蓁的小手。

  蓁蓁的眼睛立刻弯成了月牙,牵着师尊蹦蹦跳跳地向前走。

  就这样又向前行进了半个多月,突然前方不远处,霞光万丈,瑞彩千条,无数黑得五彩斑斓的发福蝶一起腾飞盘旋。

  “师尊你看!”是小五莓莓,伴随着异象的还有浓烈的水系灵力的波动,莓莓是水系修行者,所以对水系灵力的波动极其的敏感。

  这股强烈的灵力波动攸宁也感受到了,蓁蓁也看到了,小声的对师尊说道:“是黑色的水系灵力呢!”

  攸宁揉揉蓁蓁的发顶,似在说‘别怕’。

  “应该是有什么高阶的灵草灵药出世了!”还是燕飞掌门大弟子仙仙见多识广。

  “走,我们过去看看,切记,不可妄动!”攸宁对身后的众弟子说道,众弟子也纷纷应是。

  “阿宁爸爸!”阿雷紧拽攸宁的衣袖,“阿宁爸爸,我能感觉到,除了一个灵草,还有一个强大的存在,我们打不过的。”

  “有危险,我会设结界保护好你的,放心。”修行者本就是逆天而行,前方不管有什么危险,总是要上前去看一看的。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打不过,不试一试连天道眷顾的机会都不给却还要抱怨天道无情!

  阿雷知道阻止不了攸宁向前的脚步,又害怕留在这里落单,也紧跟了上去。

  众人向着异象发生的方向御剑而去,很快就到了事发之地。

  异象已经消失,好像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众人就将失望之时,刮起了灵力之风——木之灵力。

  木系,极具生命力的一系。和煦的灵力之风刮过,身有暗疾的和木系修行者都会受益,所以不管最后会不会得到灵草,所有的木系弟子都会有所收获,遂盘膝而坐,享受这浓郁的木之灵力。

  攸宁和蓁蓁将目光看向灵力汇聚的方向,一颗幼嫩的芽苗破土而出,迎风舒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葵本而杏叶,黄华而荚实,名曰箨,可以已瞢。’这是……箨!从种子状态到破土需要千年,但从破土到成熟却只需要一炷香的时间!是地级的灵草,治疗眼疾的神药!这样一个人人嫌弃的黄级试炼场竟能孕育出这种级别的灵草!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森林不可凭臆想……

  “嗷呜!”就在那生长着箨的悬崖前,东侧的方向传来一声嘶吼,一阵地动山摇后,一个庞然大物奔行而来。

  长得像猴,却有四只耳朵,这是……长右?

  攸宁拼命回想着《山海乾坤》的内容,回想这货是谁,是好是坏,是善是恶。这玩意儿一看就不好惹,不知道能不能沟通。

  攸宁再抬眼看向长右,这货不是蓁蓁的小弟吗?蓁蓁第一次引动雷劫突破金丹时,被雷击中,虚弱不堪,这货张嘴就要吃了蓁蓁,却被一拳打翻在地,一拳一拳又一拳,终被打服,成了蓁蓁的小弟。

  只是此时出现的长右,怎么……怎么是个独眼龙?

  “吾乃龙吟水君长右!此株箨草乃吾亲手所种,守护已逾千年,尔等凡人速速离去!”和传说中一样,长右的嘶鸣声真的和龙吟一样,又是水系灵兽,掌管一方水源,所以人称龙吟水君。

  只是……“你们稍微强大点的灵兽是不是说话都这么拽啊?”攸宁问站在自己身后的阿雷。

  “哪有~”不知为何,阿雷的语气里充满了羞涩。

  攸宁瞪圆了双眼回头看了眼嘤嘤怪阿雷,真是不能让阿雷说话!初见时以本体出现,多威武,幻化人形没说话之前多雄壮!一开口,攸宁的心里一万头羊驼闪现!

  即便二人的谈话声很小,却还是被长右听到。长右偏头,用那只完好的眼看向二人,丢给阿雷一个不屑的眼神,一介灵兽却与人为伍,真是给灵兽丢人。

  长右再度开口:“吾乃灵兽,不愿妄造杀孽,尔等速速离去,否则别怪吾不客气!”

  一群柔弱的人类!竟还痴心妄想的欲夺走本君守护了千年的箨草!

  “好好好,我们走,别激动!”攸宁本也就没打算招惹这种强大的存在。虽然此次历练是有战斗任务的,但都是针对低阶妖兽的。可从进入到这黑色森林以来,一只小虾米都没遇到,只遇到了强大的嘤嘤怪,和这个庞然大物。

  也是,有这个嘤嘤怪在,能遇到小虾米才怪!嘤嘤怪连蝼蚁都怕,领的路线都是安全到婴儿可以随便爬的,怎么可能遇到低阶妖兽,提供战斗机会?

  攸宁率领众弟子调头,准备离去。箨草也已经成熟,长右将其采摘。

  或许是长右太过自信,根本没将这些个小弱鸡放在眼里,又或者太过急切医治自己的眼疾,并没有回到洞府,布置结界后再炼化灵药,而是当即服下,准备当场炼化。

  之前第一个感知水系灵力波动的莓莓再次感受到强大的水系灵力波动。‘这就是强大的力量吗?仅凭几句话就赶走了这一群人,连师尊都不敢招惹的存在?灵兽欸,要是自己能有一只这样强大的灵兽作为契约兽宠,自己会有多幸运?’

  莓莓恋恋不舍的又看了长右最后一眼。

  也许是天道听到了莓莓的许愿,也许是他们之间的缘,妙不可言。莓莓的精神力不受控制的脱离识海,带着一滴眉心血,向后飘去,而莓莓保持着看长右最后一眼的姿势不动。

  炼化地级草药堪比炼化神级草药,是最脆弱的时候。长右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箨草上,集中在左眼上,连一丝精神力被勾搭走,与刚刚结丹的小弱鸡定下契约都不曾注意到。

  “以吾之血,唤汝之魂,同生共死,合舟共济,契!”天道契约的声音在两人的识海中轰然炸响!

  一丝莓莓的精神力带着眉心血,钻入长右的脑海,而那一丝被勾搭出来的精神力也跟着大部队回归到莓莓的识海。

  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契约了!

  莓莓自是高兴地手舞足蹈,那边的长右正是吸收灵药的最后关头,无法分心。

  莓莓悄悄的把这好消息告诉师尊攸宁,惊得攸宁张大了嘴巴——这,这也太草率了吧!

  不是,这不是蓁蓁的小弟吗?莓莓,你强抢你师弟的人良心不会痛吗?攸宁机械的转过头看向蓁蓁,见蓁蓁并没有什么不满,才放心。只可惜蓁蓁这个小傻子,不知道自己的人,嗯,兽被抢了。

  终于,最后一丝药力被吸收。

  “莓莓!”愤怒的长右也顾不得什么吾啊,汝啊,尔等什么的了,直呼契主的名字:“赶紧把这契约解了!”

  “我,我不会!”莓莓怎么也想不到,契约后,兽宠的第一句话竟是这个,心境一下子跌落尘埃:“我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契约了,你会信吗?”

  “我!吾,自是不信!小小人类趁兽之危,偷偷偷走吾一丝精神力,强行缔结契约!吾要杀了你!”长右几乎是吼出最后一句,可最后一句一出口,天道降下示警劫雷。

  “我,真的不知道。”虽然能与如此强大的水系灵兽缔结契约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可被兽宠这样冤枉,讨厌,莓莓也觉得很委屈。

  到底还是个半大的少年,委屈的泪水吧嗒地掉落,一下子扑到师尊的怀里,哭得越来越大声。

  长右见那耸动的肩膀,莫名的有些心软,也许真的不怪这个孩子呢?这个小小人类好像才刚刚结丹,好像连如何契约都不知道吧。唉……

  “哼,你就算契约到我的兽,也契约不到我的心!”傲娇的灵兽,即便心软也不会表现出来,走一步看一步吧,也许有一天他学会了如何解除契约自己就自由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