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小脑斧,发福蝶,大毒虺
沈涧兰2021-06-16 15:133,157

  黑色森林作为洞庭山派地级试炼场,面积并不大,但结丹期弟子的此次历练都是徒步而行,所以半月过去了,众弟子都还在边缘徘徊。

  这半个月来,弟子们除了收集各种灵草灵药,采摘可食用的灵果,辨别有毒植物,连只蚊子都不曾见过!也早没了刚下山时的兴奋与热情,几乎忘了临行前各家师尊的告诫和任务。

  这一日终于走到一处水源边,根据地图判断这就是盘绕黑色森林的黑水河。跨过黑水河就进入了黑色森林的中部地带,会遇到低阶的妖兽凶兽,也是此次历练的主战场。

  黑色森林,黑水河,顾名思义,都是黑色的。外围还好,和普通的森林一样,树是绿的,花儿是红的。可过了这条河,所有的生物都像染了墨汁一样,都是黑色的!树是黑的,花儿时黑的,就连飞舞的福蝶都是五彩斑斓的黑!

  传说黑色森林原来并不是这个样子的。山是青的,水是绿的,福蝶是彩的,蘑菇是妖艳的。四季分明人杰地灵,曾经也是有九尾神狐生存的。

  但是大概十万年前,黑色森林所有的一切都失去了他本来的颜色。曾有人猜测这座森林被魔气熏染了,但却没有感知到任何魔气,森林中的所有生物除了颜色发生了变化,它的功效,属性都没有发生变化。也有人猜测是不是森林被什么遮挡,阳光照射不到,可行走在树林间的修行者,看自己带来的所有物什都是他原本的颜色。

  时间久了修行者对这座没有宝物,没有高阶妖兽,没有挑战的森林失去了兴趣,便也不再研究,现在成了洞庭山派地级试炼场中最没有难度的一处。

  攸宁走在最前面,虽然明知道这黑水河中并没有任何危险,还是叫停所有弟子。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当你们他日独自历练之时须当谨慎又谨慎。你们看眼前的河流,河水漆黑,与常见的清凌凌的的河水相比,委实大异!所以我们首先要?”攸宁就像幼儿园老师一样教授小朋友们生存法则。

  “试探!试探它到底有何异处,做好判断,保证自身安全!”有弟子开口回答。

  “对!最常见的异常就是看河水上方是否允许灵力通过,最直接的方法是什么?”攸宁再次提出问题。

  “取一轻盈之物,或羽毛,或树叶,或织物,就地取材,灌注灵力使其通过河水上方,没有异样就可以御剑通过。”还是那个清朗的声音,看来是个学霸无疑了。

  攸宁点点头,示意仙仙和江江,看看是哪个小队的,给记上一朵小红花。然后从旁边的树上摘了一片树叶,灌注厚重的土之灵力,手腕翻转,小小树叶如离弦之箭从黑水河上方飘过,直钉入对岸黑色树木的树干中,真真是入木三分。

  蓁蓁像一个无脑小迷弟,立刻拍手叫好,彩虹吹自家师尊的灵力深厚。其他弟子腹诽,和攸宁一辈的,自家师尊或是师祖,大概一拳能轰碎对岸的所有树木吧。

  “好的,安全!”有这样一个小迷弟随时随地给自己吹彩虹屁,攸宁的心里确实小爽了一下下,但还是示意蓁蓁低调,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可攸宁的话音刚落,原本安静流淌的黑水河开始暴动!

  开始,河水也只是改变流向,从顺势而下,变成了旋涡。开始时旋涡也并不大,渐渐的从井口大扩张到布满整个河面,旋涡也渐渐升高,像沙漠中刮起的龙卷风。

  “后退!”攸宁命令。仙仙江江护着所有弟子后退,而自己挡在所有人面前。

  蓁蓁自是不肯离开的!

  “你一个筑基期的小弱鸡,灵力再雄厚又如何,灵力不能外放,没有修炼过武技功法,除了给你师尊添乱还能做什么!”仙仙单手将蓁蓁夹在腋下,带着其他弟子撤退。

  待所有弟子后退到安全地带,攸宁随手布置一个结界,将所有弟子保护在里面。

  “师叔!师叔!放我们出去,我们可以帮到您!”仙仙双手拍打着结界,请求参加战斗。

  攸宁只回头看了一眼,毅然迎向那危险之物。

  这特么的是什么玩意儿啊?老子在《山海乾坤》里也没写过这东西啊!

  此时如龙卷风一样的水柱已经褪去,作怪的妖物已经露出了真容。是一头巨大的四脚蛇,名为虺的毒蛇!《述异记》记载,‘虺五百年化为蛟,蛟千年化为龙,龙五百年为角龙,千年为应龙。’

  还是个高阶灵兽!

  攸宁翻遍万书楼的所有书籍,对虺的描述都是或者是绿色,或者是彩色,独独没有黑色。

  大毒虺低头看了一眼渺小的人类,极其愤怒,竟被这样一群蝼蚁扰了清梦!朝着渺小的攸宁就是一吼,高频的声波震得攸宁身后的树木根根断裂!就连攸宁布置的保护门派弟子的结界都随之歪了歪,差点寸寸碎裂。

  攸宁也被这声波震得后退了数丈。

  “人族!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大毒虺竟口吐人言!

  嗯?这是高阶灵兽?这是谁家穿越过来的霸总吧!霸总喜欢啥来着,白莲花,绿茶婊,还是纯情小公举?

  气场八米霸气侧漏的大毒虺看着愣在当场的攸宁,也微微愣了一下。应龙传承中不是说渺小的人类最会挑起强者的注意,然后通过各种笨拙的挑衅表演得到强者的保护吗?这个人族在干什么?怎么没有继续挑衅我?怕不是个假的吧!

  想到这,抬起前爪,拍向还没想明白要摆出什么表情的攸宁。

  “师尊!”被挡在结界里的蓁蓁目眦欲裂。

  什么情况,都不招呼一声就开打?不讲武德!攸宁一跃而起,双手结印,灵力外放搬山填海,将黑水河淹埋。

  这个人类什么意思?为何不将灵力攻击在我身上,却毁了我的栖息之地?难道是想毁了我的家,再收留我,让我心存感激爱上他,保护他?

  “人族!不要痴心妄想,速速离去!”大毒虺再度口吐人言。

  痴心妄想?我特么啥都来不及想呢?

  虺?蛟?用哪个称呼更打招呼合适?毕竟是高阶灵兽,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既然能口吐人言,总是能沟通的吧。

  “蛟龙阁下,我乃洞庭山派昕诺峰峰主攸宁。今日带领门派弟子出来历练,行至此处扰您清修,实在抱歉,在下这便撤离!”攸宁从乾坤袋中随便掏出一把剑,御在脚下,使自己与大毒虺的视线齐平。

  “阿宁,我还是虺,还没化蛟,更没有到御风化龙的境界。你可以叫我阿雷,也可以叫我黑虺。”

  黑虺,黑灰?我还是叫你阿雷吧,虺虺其雷,名字不错。

  “阿雷。”攸宁不知道如何与这毒虺交流了,只叫了他的名字,扬起右手晃晃,算是重新打招呼。

  阿雷也举起右爪晃晃,带动的劲风差点将攸宁扇飞,歪头想一想,幻化成人形,落在河滩:“阿宁,你吓到我了。”

  阿雷幻化出的人形,是一个成年男子的模样,黝黑的面庞,浓眉大眼,浓密的络腮胡子编成小辫坠着黑色的闪亮的小石头。赤裸的上身肌肉虬扎,一团水草胡乱的围在腰间,同样肌肉发达有力的双腿,看起来充满了爆发力。

  这是攸宁最羡慕的身材!前世的攸宁又肥又宅又快乐并且久坐,小肚腩能当救生圈使,真真儿的一个大白胖子。今生的攸宁一心求道,修炼得一派仙风道骨。

  可是这样一个壮汉,竟说我吓到他了?!大哥,我们才被你吓个半死好不好!

  “阿雷,这里是你家?”攸宁深吸一口气,压下吐槽的欲望,试图与其交谈沟通。

  “算是吧。五百年前我还在蛋里,不知怎的就滚到了一个秘境里,刚破壳而出就得到了应龙传承,开始修炼。后来秘境坍塌,我就掉到这黑水河里,我觉得这里环境还不错,大概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就住在这里了。可是今天你们气势汹汹而来,真是吓死我了!嘤嘤嘤……”

  卧……槽……这就是猛男哭泣吗?

  攸宁是真没哄过人,没有女朋友,没有孩子,外甥和徒弟都听话,不用哄,没想到今天要哄这个哭泣的猛男。

  攸宁将阿雷揽在怀里,轻拍后背,安抚。

  “阿宁,你身上真香!”没一会,阿雷就停止了哭泣,嗅到攸宁发间的清新香味。

  这又是什么鬼!

  “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都来自传承?”那头应龙到底传给了他什么?

  “是!前辈说这世间万物有阴有阳,有好有坏。就像魔族不一定都是坏人,而仙族中也存有败类,但女人最不可信!女人都是骗子!会骗你为她掏心掏肺,但当她得到了你就会把你的心踩在脚下,扔进炭火里烧成碳,碾成灰,再随手扬掉。”

  应龙的经历为何会让人心痒难耐?

  “阿宁,我在这会水潭待了三百年,没有见过他人,应龙前辈的传承让我不敢接触外界。今日与你相遇是缘分,前世的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

  “好,我带你走。”攸宁真受不了阿雷以猛男的形象说着阿姨偶像剧女主的台词。

  攸宁一挥手将身后的结界解开,放出担心不已的一群小学鸡。双方互相做了介绍,一起从攸宁之前移山填海来的土桥上走过,向黑色森林继续进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