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宁蓁
沈涧兰2021-06-18 11:402,073

  蓁蓁回到子衿阁的时候,攸宁还在睡着。

  临去沫鸢峰之前在攸宁脖颈胸前留下的印子早就消下去了,又是雪白的一片。蓁蓁无奈地摇摇头,拢好攸宁散开的领口,轻声威胁:“再胡乱解开,这衣裳就不要穿了!”

  攸宁好像听见了蓁蓁的话似的,睡相变得乖巧起来,不再乱动。

  蓁蓁给攸宁盖好被子,坐在自家师尊最爱的雕花窗格旁,拿出微末堂后院东数第八棵梅树下挖出的神仙醉,给自己倒了一杯,看窗外的风景。

  蓁蓁抿了一口,辛辣呛嗓,咳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真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好喝的!

  将这开了封的神仙醉用灵力封好,不让气味外泄,省的那个还没醒酒的某人闻到又要偷喝。

  蓁蓁又拿出一坛芙蓉酿,倒了一杯,试探地抿了一小口。

  嗯,这个还不错!入口绵软甘甜,回味一下,唇齿留香。就像自家的师尊,看起来绵绵软软的,好像刚成熟的水蜜桃,咬一口,香甜可口。

  蓁蓁回头看了一眼榻上还在酣睡的攸宁,低头轻笑。都一千多岁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喜欢甜食,喜欢街边的小玩意。

  说到小玩意,蓁蓁拿出阳阳赠送的蚕丝,细心的将丝线一点一点捋顺,拧成稍粗一点的细线。

  打珞子,编剑穗。真不是个简单的活! 编了拆,拆了编,反反复复。终于一个淡蓝色的剑穗编好,说不上多漂亮,但和那把流光溢彩的十色剑很是般配。

  攸宁早就醒了过来,只是躺了十多日,身上乏力得很,不愿意起来。趴在榻上看自家小徒弟坐在窗边皱着眉鼓捣着什么。

  “在干什么坏事?”那句话咋说的来着?‘娃儿静悄悄,必定在作妖’。

  “啊?师尊你醒了?”安静的环境,攸宁突然地出声确实给蓁蓁吓了一跳。

  攸宁翻了个身,变趴为躺:“我又喝醉了。我睡的很安静是不是?”

  反正已经不是第一次在小徒弟面前醉得不省人事了,该丢的人大概早就丢完了。

  “嗯,师尊确实喝醉了。不过……”

  蓁蓁走到榻前,俯下身,贴近攸宁的耳朵说着,热气喷洒在攸宁的耳朵上,烫得攸宁不知作何反应。

  “蓁,蓁蓁你不要把气氛搞得这么暧昧!”攸宁脚上发力,把自己从榻边滑向里侧,避过蓁蓁喷洒过来的热气。

  “我睡相很老实的,你不要骗我!”前两次自己觉得自己很闹腾,醒来时蓁蓁说自己很老实。这次一整坛的神仙醉下肚,想闹腾也没有力气!自己一定很老实。

  “嗯,师尊睡得很老实,只是……”

  蓁蓁弯唇轻笑了一下,这一笑让攸宁更紧张了,连呼吸都变得轻浅。

  “只是师尊一直在扒自己的衣裳,要给蓁蓁看师尊胸前的两粒朱砂痣。”

  朱砂痣?什么朱砂痣?我有那东西?

  淦!

  攸宁突然想明白那是什么,捂紧领口:“我只是扒自己的衣裳,没对你做什么吧?”

  “师尊想对徒儿做什么呢?”蓁蓁轻笑。

  “你,你别笑了!你越笑,我越慌!”孩子大了,越来越不好应对!尽说些意味不明的话,让人心里毛毛的。

  “好吧,师尊不让笑徒儿就不笑了。不过就是有只蚊子,在徒儿的胸前叮了几个红点而已。”事实倒是是事实,只是角色好像偷偷调换了。

  “不,不可能的!”一定是我醉酒的姿势不对。

  “师尊沾酒就醉,醉了就断片,醒了还总要去回忆,真是……”蓁蓁摇摇头,拿出刚编好的剑穗:“师尊看这个是什么?”

  “穗子?真丑!皱皱巴巴的。”攸宁抬眼扫了眼蓁蓁手里的剑穗,以为是哪座峰的女弟子送给蓁蓁的。

  说起来蓁蓁早过了情窦初开的年纪,长得又高大威猛帅气,有女弟子喜欢很正常。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被蓁蓁带到面前,请求见证,见证他们结成道侣。

  啊!亲手养大的猪就要拱别人家的好白菜了!还有点舍不得呢。

  “丑吗?这是徒儿亲手编的,既然师尊不喜欢……”师尊嫌丑,蓁蓁已经预料到了,但还是有一丢丢的小失落。

  “蓁蓁亲手编的?”攸宁尴尬的伸手摸后脑勺:“啊哈哈,刚才没仔细看。这穗子虽然粗糙,但粗中有细。有一种古朴的美,大气的美,是普通人盖特不到的美。只是为师没有地方栓啊!要不拴在乾坤袋下面?”

  攸宁摸遍了全身也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师尊喜欢?”知道师尊的赞美中敷衍的成分居多,可蓁蓁的眼睛还是为之一亮。

  “嗯嗯,蓁蓁做的,为师就喜欢。”攸宁坐起身,重重地点头,还伸出手做出要拿过来看的姿势。

  蓁蓁将穗子放到攸宁的手上:“不仅这穗子要送与师尊,连栓穗子的宝剑徒儿都帮师尊准备好了。”

  一柄造型古朴大气,玲珑剔透似宝石,流光溢彩如霞光的宝剑出现在蓁蓁的掌中。

  攸宁看着宝剑,咽了咽口水:“送,送给我的?”

  “嗯。是小阿牛和我一起为师尊打造的。师尊喜欢吗?”

  “喜欢!是真的喜欢!”攸宁接过宝剑,爱不释手。从剑柄到剑身摸了个遍,又对着窗外的光仔细的看,从不同的角度看,折射出不同颜色的光。

  蓁蓁看师尊是真的喜欢,心下里也是开心不已:“以后师尊御剑,就再不怕会坏掉了。”

  攸宁这才发现这把剑的不同。剑身比普通的剑宽上许多,通体平整,非常适合御剑时踩在脚下。虽然没有锋利的剑刃,但对自己来说更实用了许多。

  攸宁将宝剑抱在怀里,想着用什么材料做个剑鞘,将宝剑保护起来呢?

  “师尊给这宝剑取个名字吧。”蓁蓁在攸宁的身边坐下,下巴搭在攸宁的肩上。

  从小,蓁蓁就和攸宁亲近,所以没在意这超越师徒关系的亲密动作。

  名字啊……上一世,林攸宁就是个取名废柴。要么上诗经里摘自,要么取叠字。这把宝剑是小徒弟送给自己的第一个礼物,更是其亲手打造的第一把宝剑,一定要取一个好名字。

  “宁蓁,如何?”

  攸宁的宁,蓁蓁的蓁。

  “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师尊,该练功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