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日前奏
老了不好吃2021-08-30 11:369,104

  深秋的早晨,清冷的空气弥散在大地,远处阴沉的小山漂荡着薄薄的白雾。

  这是一个注定是阴天的早晨,正是人们最不愿意起床的时候,在一座南方小县城的广场上,已经有不少晨练的人们在各自的活动着。

  随着嘈杂的音乐声,一块块小方阵里,人们或打着太极,或作着健美操,或跳着不知名的舞。

  这里大多是老头老太太,夜生活的丰富,使年轻人大把地挥霍着旺盛的生命力,似乎只有快到生命的尽头时,才明白生命在于运动!

  然而,事事无绝对,在广场的一个小角落里,几个青年却出现在了这里。

  虽说是小角落,但地形却最是复杂,几块巨石堆彻出了一座两层楼高的小山,缝隙处有水泥浇筑固定,其上一条碎石阶梯依势而上,需左拐右绕,上窜下跳方能登顶。

  道路虽难行走,也很是危险,但建设者们却贴心地修建了不锈钢扶手,使得这里成为了小孩们理想玩耍场所。

  然而最妙的是,巨石之间大缝隙处形成了几个约有一人高的洞穴,洞穴之间是相互连通的,有一处洞口却是开在了小山旁的水池边,山石之上点缀着芳草鲜花,甚至种植了几株苍劲的矮松。

  从小山的整体设计来看,是花费了许多心思的,虽不敢说是巧夺天工,却也是妙趣横生,绝对是这座小县城不多的几个去处之一。

  在小山旁的平地上,有道纤巧的身影,正以一种特有的韵律划出一道道优美的弧线,白色的练功服随着冰凉的晨风微微飘动。灵动的身影仿佛是随着微风起舞,轻巧地追寻着风儿的轨迹,又似控风使者般引导着这些顽皮的风精灵。

  如此柔美的身影只应女子所有,洁白的练功服内,包裹着一段动人娇躯,翻动的袖口处是双青葱般的素手,青丝飘动间显现着一张灵秀的容颜。

  此女有着江南水乡女子所特有的温柔婉约,虽不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但这股子秀气却让人更加亲近、自然,加上此时的动作,更显和谐之美。

  凝神、静气、心随意动、意驱气行、气若乾坤!

  行动之间虚虚实实、如封似闭,似行云、如流水,动静自如。

  如果懂行的人看了,会大赞妙也!叹也!随后会生出大大的疑问:“是太极吗?却又以各路太极拳法的架式不符,但却又完全体现了太极的精髓,莫非是哪个武学大家从不外传的太极武学?“

  随着行云流水般的动作慢慢演完,这位正值芳华的少女张开了如张似闭的美眸,柔柔地吐了口气,随后收势。

  晶亮的眼眸刚刚睁开,琼首就迫不及待地寻找着什么,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几米处的一个年轻男子。这男子好不特别,说他特别完全是因为他的形象与周围的环境不符。

  只见此男赤果着上身,下面穿着一条及膝的运动短裤。穿着运动鞋的脚却并没有穿袜子,但是你别看他穿得搞笑,身上这两件仅有的东西却是货真价实的名牌。

  此时的他正嘶吼着,气喘如牛般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瘦小的躯干时不时扭出让人惊叹的角度,细小的胳膊抡地是呼呼生风,让看到的人都为他捏把汗,生怕他把胳膊甩飞出去。

  白净无毛的双脚更是左踢右踹,上窜下跳,把个肥大的大裤衩时不时充满空气,又很快的瘪了下去,并卷到大腿根部,成了一条怪异的内裤。

  此刻,他的动作似虎扑,似鹰击,似狗刨,似小鸡吃米。一会似黑虎掏心,一会儿又是猴子偷桃,下一刻就已经是海底捞月。似形意,似泰拳,似八卦拳,似醉拳。

  如此之多的“似”形容,只此证明,什么都不“似”只能说是乱七八糟,虎头蛇尾,怎是一个乱字了得!

  但这位乱搞男也是了得,如此之多的“乱动”硬是不带重复的,而且非常连贯,从来没有因为前脚踩着后脚跟,左手扇到右耳朵的事故出现。这样武不武,舞不舞的动作,古往今来的人们看了估计都会掉净眼珠成瞎子吧!

  秀气女生看了乱搞男的动作后,干净明亮的眼睛可没掉落,反而睁大了些,嘴角微微上扬,轻笑一声,白玉脸庞染上了两片浅浅的红晕。

  能不染红!此男如此放荡不羁,只穿条裤衩,还时不时的被“劲风”一撸到底,虽然还没有无耻无畏到真空上阵的地步,但也足以让这位正值春心萌动的无邪少女颊染双霞了。

  唉!社会就是一个大染缸,一个不小心就把少女们的的双颊给染红了,某男正于遮遮掩掩,似有意若无意间毒害着我们这朵刚刚绽放不久的花朵。

  然而,各位可别会错了意,此女心不在此,此刻她的眼神充满的却是笑意,柔柔的低语道,“唉!这家伙,在哪都这样骚包。”此话一出,脸上更是红通,不禁可爱地伸了伸小舌头,还好,中的毒并不深呐!

  乱搞男虽然小脸白净,有做小白脸的潜质。天生的娃娃脸,加上并不挺拔的身高,让大妈级的妇人们很是流口水。大呼:“好可爱的小正太。”

  可此男并不需要做小白脸,富足的生活足够他享受上好几辈子。

  可充足的物质条件,却没能给他带来强壮的身板,在试过无数种强身健体,增高,补肾等等一些药物之后,只得无奈感叹自身基因的不良。

  最后更是无良地指责起上一代,造他的时候一定是精神状态不佳,偷工减料,敷衍了事,只是为了完成长辈的任务而已。就连躺在骨灰盒里的爷爷奶奶也不幸中了枪,被扣上了把关不严,教导无方的罪名。

  对于儿子的无理取闹,其父甚为恼怒,并对其母义愤的说道:“我当初为什么就没把他射到墙上去呢?怎么就生出这么个大逆不道的不孝子啊!他也不想想,亿万个竞争对手当中,最后的赢家能弱吗?”

  可其母却拍桌子大叫:”老不羞的,还不是因为你臭不要脸祸害了太多良家妇女,到头来把自己个给亏进去了吧,自己造的孽,现在报应在了儿子的头上,活该气死你。”

  最后,由一只小小蝌蚪所引发的家庭战争,持续到了N年后,第二个生命的诞生才结束。当然,此男并不是这样的不孝,这完全是从小接触面太广,知识太杂乱而有感而发的无忌童言。

  让其父母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为何以他俩高大健壮的身材,生出的儿子却如此瘦小呢?而小女儿小小年纪却已是亭亭玉立。

  从小试用药物的唯一结果是使他的男人本钱足够的大,完全超出了同龄人的尺寸,为此他是大大的兴奋了一把,并常常以此为荣耀,动不动跟人赌大小。

  但身体的瘦小永远是他的痛处,因此他时常安慰着自己,”内心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外在无法改变,我可以完善充实自己的内在。“

  是的,瘦小并不代表弱小,相反他还很精神,跳脱,像个爱动的猴。

  此时他做的正是他自创的动作,被他取名为“无像神功“。什么都不似,什么都不像。这可是他毕生的心血,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集百家之长,结合自身,反复验证,多次实践。”最后才有了这套武学之大成,并总结了其精髓,三个字,“随便打“

  少女的目光轻飘飘的掠过青年男子,转身看向了一边,一边的水泥长椅上,正蹲着一人,年约三十的男人,微胖的圆脸上满是褶子。双层下巴上留了一山羊胡,其它地方却平凡的很,毫无特别之处。

  此时胡须男形象比之青年男子更是奇葩,只见他一手捏着一个小笼包,另一只抱着双脚的手还提着一袋小笼包,正吃得满嘴油。

  最让人发笑的是,他身披一件淡蓝的女式开襟毛衣,脚盖黑色运动外套。蹲在那一团,活脱脱一尊土地公公,微风吹过,身体还不时的抖上两抖。

  见到少女看过来,胡须男油嘴一咧,顿时掉落几团渣渣,含糊不清的说道:”宁宁,你看屠夫这家伙猴耍的蛮好的,他可是专耍给你看的。见到你一停就在那耍宝了。“

  少女微笑的容颜顿时绽放成迷人的花朵,呵呵嗔笑道:“长生老表,你至于冷成这样吗?来都来了,你就下来活动活动呗!“

  长生老表往嘴里塞了一个包子讲道:“我这不是被小疯子硬从被窝里拉来的吗!要不谁周末吃多了跑这吹冷风啊!再说了,我啥也不会,不像你们又是太极,又是猴拳,那边那两个还玩什么跑裤子“

  “老表!这叫跑酷,不是跑衣服跑裤子“少女娇嗔着。

  长生老表哼了哼:“像这样又蹦又跳,迟早把裤子跑掉。“

  “喂!山羊胡大叔,那边可是有一个女孩子,怎么能这样说啊!小心我告诉她去。“少女噘着小嘴威胁。

  长生老表一听,顿时紧了紧身子。喷出几团包子渣后才啍唧道:“别叫我大叔,我才31,还没老到这份上。“随后眼珠瞟向一边的“耍猴男子”,大喝一声:“屠夫,你裤子要掉了“

  叭叽一声,被叫做屠夫的男子屁股顿时狠狠地亲吻了大地一下。屠夫的脸色立马红了一片,半天才哼出了一声。

  屠夫噌地一下跃起,指着老表用有些清脆的声音大骂:“刘山羊,别以为你是风云哥的老表我就不敢骂你,你才掉裤子呢!你、你睡觉不穿内裤,还到处跑,你下流,你流氓。“

  老表费力地咽下包子,哈哈笑道:“你鸡动个啥?是你自己心志不坚,底盘不稳,我一句话就把你给撂倒了。你看你,脚步虚浮,天上的飞机一定被你打下来不少吧?哎,年青人,平时要紧肾啊!亏谁也不能亏自己,你说是吧?“

  屠夫拍了拍屁股,不屑地道:“谁打了!我用得着打吗?爷们我动的都是真刀真枪,不像某人,用的还是吹气的,哼!“

  老表嘿嘿一笑:“别吹了,我教你一个方法,一试就便知亏不亏。想不想知道?想的话我就告诉你,但你得告诉我你想不想知道,你不说……“

  “你费话跟你脸上的褶子一样多,想说就说,不说拉倒“实在受不了老表像唐僧般鸡婆,屠夫走前几步狠狠地掐断了老表的话。

  屠夫其实也是很想知道自己到底亏不亏,因为打下了多少飞机他是心知肚明的。人不疯“流“枉少年吗!地球上的男人都明白的。

  见屠夫上钩,老表看了看手中的空袋子叹道:“现在的一笼小笼包是越来越少了,盲肠都没塞满就没了,我的大肠小肠啊!可苦了你们啰!“

  屠夫再次急上前几步,挥着手:“行了行了,早餐我请大家,你就赶紧地,说!“心说“这家伙越说越恶心,盲肠要是塞小笼包进去不让你躺上十天半月才怪”

  想想实在恶心的不行,屠夫又补充了句:“你置于吗?你也是一年好几十万的老板,用得着使这小心眼吗?“

  老表翻了个白眼:“黄帝还不差饿兵呢!要你顿饭很过份?与你的性福生活比,哪个更重要?“

  这下屠夫真急了,你不挑起话题还好,说到一半,关键时刻怎能疲软呢!

  屠夫一步跨前,来到老表三步之内,一把夺过老表手中的袋子,唰唰几把撕了个稀烂,并扬起手中的破袋在老表面前晃了晃。

  “说是不说?“

  老表被屠夫的举动吓了一跳,愣了愣说:“腰,摸摸你的腰。“

  “太阳啊!你个老淫棍,摸腰?我还摸你的头呢!“

  屠夫简直要抓狂了,出生到现在,他还没遇到过像老表这样每句话都下流带黄的。

  真是个无耻的流氓、色胚!

  老表一听这话顿时不干了,嘿!你还骂上了?扯着公羊嗓子就叫:“你骂谁淫棍呐?靠!我纯洁的很,你自己思想龌龊,整天高唱十八摸。我是叫你摸摸自己的腰,看看有啥反应没,是不是冰冰凉的?“

  老表今早实在是气坏了,他最讨厌别人称呼自己时前边还要加“老“字,我有那么老吗?不是说男人三十一枝花吗?

  挥了挥手,老表很是不奈:“懒得理你,太伤自尊了!“

  屠夫这才明自过来,感情是自个儿会错了意?真的伤了老表这颗纯洁的心?

  这边想着,那边手也不自觉地摸上了自己那让女人见了也眼红的细腰。这不摸不打紧,一摸上,小心肝顿时突突直跳,暗叫一声,“顶你个肾啊!“

  冰冰凉,凉飕飕的,中大招了!

  这可是一生的性福根源啊!那里不行,家伙再大,本钱再厚,能顶个屁用?

  屠夫眼神不自觉的瞟向了俏立在旁的少女,发现人家根本没瞧他,这才宽了宽心,要是这事让心仪的女神知道,那可就醜大了。

  屠夫心中发虚,语气顿时弱了几分:“你是不是忽悠我啊?你以为你是本山大叔?想把我忽悠亏了是不是?“

  眼望天空的老表撇撇嘴,小指指甲抠了抠牙缝,不满道:“爱信不信,你连脚步都不稳,这就是最好的证明。“

  屠夫不解:“这跟亏不亏有毛关系?“

  老表斜眼瞟了膘屠夫,一付你真没见识的样子讲道:“还自称博学多才玉面小才郎呢,你没听说过,脚底的涌泉穴连通着人的各个器官吗?你那啥亏了,脚底不就跟着受损,你还怎么站得稳?“

  老表弹了弹指甲缝里的渣渣,接着继续讲:“你看,现在跑去做足底按摩的人有多少?你以为他们去干啥?不就是为了那啥那啥吗!“

  说到社会经验,这几人中还真算是老表最丰富,要忽悠个刚入社会不久的毛头小子可谓不费吹灰之力。

  这不,屠夫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他是信了!

  身体不禁呆在原地,自个本来就瘦小,现在连唯一能引以为傲的玩意都不行,那不就更惨了。

  不行,回头非得去足沬中心按它十回八回的。

  屠夫正暗自计划着,那边老表瞅了瞅发呆的他,心里痛快得很:“小样,忽悠不亏你?光着身子在那抽风,这天气搁谁谁的腰也得冰凉,全身都得凉。“

  旁边的少女可没注意他俩在那扯皮,她的心思完全停留在了另一个男人身上。心也随着那男人跳动的身影而跳动。

  因而也自动过滤了俩猥琐男的对话,这才没有持续中毒下去。不过,估计她听了也是不知所云,这俩男人的话,对于纯纯的她来说,太难懂、太深奥了。

  少女目光所及之处正是那座小山,其实,那里可不只是那男的一个。

  只见那小山之上,正闪动着两道矫健的身影。

  那男人一身运动装,1.75米左右的个子,虽不高大,但身材却相当匀称。一行一动之间,肢体划过的弧度恰到好处,丝毫没有浪费一丝体力。

  而另一道身影却是高挑修长,运动之间,身段更显凹凸有致。黑色紧身上衣包裹着曲线优美的娇躯。**着牛仔热裤,修长笔直却不显柔弱的双腿白花花地呈现在空气之中。

  好一副魔鬼身材,正是一名惹人暇想的青春少女!

  此时此刻,这一男一女正在小山之上一前一后急速地跳动。身躯翻转腾起,似雄鹰展翅。如狸猫,如灵猴,敏捷地闪过一道道障碍。又灵巧地抓着各种物体攀爬,动作之优美、巧妙,如行云流水。

  这就是被称作“城市疾走“的极限运动————跑酷!

  相信很多人都在影视作品中见到过,那些在各种障碍物中穿行、打斗的场景,让人惊叹之极。

  此项运动虽不是无上轻功,但经过刻苦训练,要做到那种效果也不是不可能。这其中身体的协调性极为重要。稍不留神就落得个头破血流,乃至身死当场的地步。

  所以,这项运动充满观赏性的同时,也是运动者用鲜血和生命对此道表达的热爱。

  这一男一女显然也是训练有素,追逐之间,都能以不同的方式,动作越过障碍。

  他们并不是在打斗,而是比拼动作技巧,没有固定的路线,完全是随意为之。山顶、小道、扶手、矮松、凸石,都在他们巧妙动作下越过。

  一男一女时前时后,看到对方以一种方式越过障碍,就会以另一种更完美的动作追上,谁也不服谁,好胜之心让他们的动作更加的灵动、飘忽。

  当男人从一块巨石上跃起,腾空翻转身形,落向5米之下的地面。双脚刚触及地面,身子就一矮,侧滚向地面卸去下落的冲击力,稳稳地站起。

  而另一女子也不甘示弱,修长的双腿在下方的三块凸起的石头上轻点,就已经落到了地面,动作虽没有男子的稳健、一往直前,但却胜在优美之极。

  男子转头对女子很阳光地笑道:“寒依,很不错吗!不熟的地形也能来去自如,看来下月的大赛上我们是更有把握取得好名次了!“

  女子却对男子阳光的笑容视而不见,一边向那边的少女三人走去,一边冷哼:“只知蛮冲的家伙,大赛上高手多地是,想要好名次,再努力吧!“

  说完,看也不看男子就从边上走过。

  男人望着女子娇美动人的背影,闻着残留在湿冷空气中的清香,讪讪地干笑了一下:“还是这么冷,要对自己有信心嘛!以你的实力,还有我的陪衬,肯定没问题的。“

  女子精致的脸庞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头也不回地回敬了一句:“自大无脑!“

  阳光男子顿时尴尬了,心道:“人长得这么诱人,性格咋就这么冷冰冰,不近人情呢!还是人家宁宁好,温柔可人,长得也不比你差。“

  不自觉得就望向了那边被称作“宁宁“的少女,见她也正嘴角带笑,眼含柔情地望向自己。男子剧烈运动后的身体顿时流过一道暖意。

  “哦!这才是我生命中的女神啊!“

  男子身躯禁不住抖了抖,双脚不听使唤地加快了几分,迎着宁宁走去。

  一直注视着两人的宁宁,见他们结束运动向这走来,顿时欢呼叫道:“云哥好棒哦!“

  话一脱口,顿觉那冰美人眼神不善,立时机灵地又喊:“姐姐更棒!“

  冰美人冷哼一声,娇靥含冰:“臭丫头,胳膊肘往外拐了。他这么棒,你干脆立马以身相许得了,我给你准备嫁妆去。“

  宁宁闻听此言,顿时羞红了脸,上前几步挎住了冰美人的手臂,边摇晃边撒娇。

  “姐,你、你别取笑我了,你忘记了我可是你的老婆哦!呵呵,我已经是你的人了,怎么好另寻他嫁?“说完,双臂更是环上了冰美人的小蛮腰。

  冰美人被搂着腰,心底暗道:“哼,每次都这样,真当我是拉拉啊?只不过大学时无聊的玩笑而已,老娘我的性趣正常的很!“

  冰美人内心充满温馨,脸上却依旧冰冷。拍了拍宁宁的手背,嗔道:“少来,今天我就休了你,放你自由飞翔。“

  宁宁双臂更紧了紧,娇呼:“不要啊!相公,我会很听话的,奴家舍不得你呀!“

  旁边三男听了这两女的肉麻情话,顿时雷得不轻,心想,她们可真会玩,要不一起玩呗?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姐妹两玩闹,但每次两女那一颦一笑、一嗔一怒的娇俏模样,就会大感近水楼台先得月,做美女的朋友就是好,天天可以欣赏美人的娇态,这可不是每个男人都有的眼福!

  不论平时应酬颇多、美女见识不少的老表,还是满脑子都是**思想的屠夫,又或是正值雄性激素分泌过快的云哥,此时都是一脸的猪哥样,口水狂涌。

  不是哥们不矜持,实在是环境所迫,身不由己啊!

  冰美人横了眼口水已经流出来的屠夫,恶狠狠地娇吼着:“看什么看!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一副**像,看了二十多年还没看够?真给叔叔阿姨丢脸,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家伙呢?真是太不幸了!“

  她说话语速极快,明显是颇为激动,没办法,谁叫她打小见到屠夫就来气,很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屠夫还没从刚才因为亏本的阴影中解脱出来,随后看了宁宁美女那娇俏容颜,心情顿觉晴朗,一没注意就露出了男人的本色。

  心中正自美好的时候,自小最为厌烦的冰冷声音,却适时地阻止了这颗正继续深入yy的心。

  屠夫顿时心中火大,狠狠的盯着冰美人那穿着紧身衣服,而更显高耸的雄峰,撇撇嘴,有点一副懒得理你的无赖样。

  “切!你以为我看你啊,你什么我没看过,德性!成天摆出一副我欠你嫁装似的嘴脸,说话一点新意都没有,翻来覆去就这么几句。唠唠叨叨像老妈子似的。“

  屠夫伸手在石椅上捞起自己的小背心穿上,还嫌不够,补了一句“你是我妈啊?“

  “啪“,屠夫的后背被重重的拍了一掌,顿时被拍得冲出了几步。屠夫噌地火就上来了,不用说是被冰美人拍的。

  屠夫两步窜到冰美人跟前,双眼冒火,怒瞪着比他还高出半个头的女人,刚要出口成脏,冰美人却先发制人。

  “咋滴?想打架呀?就你这细胳膊细腿的只会耍猴,还想动手啊?“

  屠夫被人一脚踩到了痛处,顿时蔫了,心中那个悲呀。

  从小到大都被这娘们欺负,不就是比我高点,胸肌比我发达点,腿比我长点吗?为何受伤的总是我?

  想到这,鼻子不禁抽了抽,眼睛微微的红了,眼眶里竟隐隐闪烁着水光。冰美人见此情景,心中微感讶异,怎么?以往不是到这时就要跳脚吗?怎么像是要哭了?不会是真的太伤他自尊了吧?

  此时冰美人也稍感后悔,不能老是点破人家的身体缺陷嘛,一两回还差不多!正想是不是给他个台阶下,毕竟双方父母是世交,子女们不能闹的太僵不是?

  屠夫毕竟是一个个性张扬,好动开朗的男人,所以在眼里酝酿了半天的泪水,始终没出现,无奈只好恶狠狠的甩了句:“凌寒依你等着,我告诉伯母去,说你欺负我。“说完转身走了。

  凌寒依有些后悔的心思顿时烟消云散,心里极度鄙视之,就知道你会来这套。

  唉!没办法,谁叫父母膝下无儿,都对这个小白脸似的家伙宠爱有加呢!仗着拥有小正太的嘴脸,很是在自己家里得势,比自己这亲生女儿也不遑多让。

  旁边的宁宁与那云哥对望了一眼,都感叹这俩真是一对冤家,虽是青梅竹马却见面就吵。

  蹲石椅上的山羊胡老表看的是大乐,还是那冰美人厉害,人虽美,但却是个母夜叉,更年期随时会提前爆发,端的是男人的杀星。

  对于屠夫吃瘪,老表表现的极为幸灾乐祸,这不,他裹着两件外套,站起伸了个懒腰,眼望阴暗天空长叹一声。

  “生活就像强奸,好好享受吧!“

  老表低下头,眼神不经意间看到凌寒依正冰冷地瞅着自己,心中突地一跳,坏了,惹到女杀星了。

  于是只能弱弱的问:“靓妹子,你这样看我我会害怕的。“

  凌寒依脸色更寒,大声叫着,“拿来“。

  “什么?什么拿来?“老表有些莫名其妙。

  凌寒依顿时双眼冒火:“你穿我衣服干什么?“

  老表那个尴尬啊!一边拿下上身披的毛衣,一边讨好道:“我这不是给你保管衣服吗!你看你这衣服,时尚名贵,万一丢了咋整?你说是不?“

  递过衣服,再不敢多待,转身叫道:“屠夫你这小子,欠我一顿早餐呢,别想开溜!“扭着他那肥屁股就追向了屠夫。

  那叫云哥的男子见到这一切,心中自是感慨良多,这些朋友虽然经常吵闹、斗嘴,但却从来不会伤了和气。

  渐渐的,这已经变成了习惯,如果突然有一天某人离去,那生活一定不会美好吧!

  有三五好友陪你在人生的道路上嬉笑怒骂,那么这一生将不虚此行了!

  云哥仰望阴沉的天空,正准备抒发一下此刻无比幸福的心情,感叹一下人生多么美好。却不曾想,“啪嗒“,一颗水珠落在了刚刚张开的嘴里,随后,雨点密集地洒落下来,云哥无比郁闷,还真是被生活强奸了!

  前方的老表也怪叫起来:“下雨啦,回家收衣服咯!“

  众人纷纷跑向周围的楼房!

  秋雨连绵,看来要下个几天了,人们的心情也会因为阴雨连绵而不舒畅吧!

  今天是星期六,所以这家广场边的小吃店里人特别多,加上下雨,在广场锻炼的人们都挤进了周围的早餐店。

  在临窗的一张桌上,正坐着五个男女,他们正是被称作云哥的风连云。宁宁全名叫安宁,而那个山羊胡男人叫刘长生,是风连云的表哥,这一带表哥表弟都叫老表。还有那冰美人凌寒依,最后一个就是大家叫他屠夫的男人,他的真名叫屠苏。

  五人的关系说复杂也并不复杂,用一句废话概括就是,在特定的地点,特定的时间,认识了特定的人。

  刘长生是风连云的表哥,风连云是屠苏的大学同学,而屠苏与凌寒依是世交,凌寒依又是安宁的大学同学,就是这样简单。

  此时五人桌上摆了满满的地方小吃,有油炸、清蒸、凉拌、水煮,可谓样样齐全。江南有名的小吃甚多,口味多样,是喜爱美食的人们最好去处。

  屠苏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相反还很大方。虽然跟老表不对付,但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

  何况他也爱吃,五人一起吃才有味道。就像他形容的一样,猪的食欲为什么这么好?那完全是抢出来的。

  这就是他做人的根本,信守承诺,与朋友分享快乐。

  刘长生继续发挥着它能吃的特长,他能吃是有理由的,“小时候家里穷,能吃饱就不错了,因此现在要补回来“。

  自从认识了屠苏,只要在一起吃饭,他俩就会像猪一样抢食!

  而风连云与安宁却要正常得多,边吃边聊着。

  风连云性格较稳重,遇到知己,话题就特别多,常常能让人觉得他很健谈。

  其实他平时话不多,只是偶尔的一句话却能一语中的,点中要害。

  他对此的解释是,小时候性格内向,不爱说话,只是听别人说,并有心地观察别人的一言一行,久而久之就会慢慢总结出别人话语中的要点。

  风连云与安宁并不是情侣,只是互相之间颇多好感,随着时间的增长,成为恋人也不是不可能,缺少的,只是一些催化剂而已。

  坐在角落的凌寒依,却斯文得多,正优雅地,小口小口地吃着名叫“包米果“的小吃。

  她吃东西不爱与人交谈,只不过有屠苏在的时候会时不时瞟上几眼,若是屠苏看过来,就会瞪他,对他的吃像表示不满。

  快乐的一天又开始了,城市也开始喧闹起来。

  随着第一滴雨水的落下,这个普通的一天也注定了不普通。

  未来会怎样,没人会知道,朋友!珍惜眼前的一切吧!

  也许明天将会是一个————末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葬魂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葬魂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