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人间炼狱
老了不好吃2021-08-30 11:363,239

  只见那些干瘦的怪物正疯狂的咬着地上的活人,大块大块的鲜肉被撕咬下,鲜血飙洒得怪物满头满脸。

  被啃食的活人一时未死,身子正不停地抽搐着,嘴里正咳着大口大口的血水。竞坚挺地抬起了头望向自己的身子,双眼空洞地看着自己的内脏被掏出,由怪物那干枯的手爪送到血盆大口,进入另一个躯体。

  风连云只望了那么一眼,差点没背过气去,全身一片冰凉,僵直在了那。要不是手扶阳台扶手,恐怕早已抽过去了。

  凌寒依却不同,看到此时的人间地狱,第一反应就是恶心,面色煞白,两腿发软,赶紧背转身,滑到地上干呕起来,却什么也没吐出来。

  和平年代的人们哪里见过这等惨景,然而风连云此刻空白的大脑里,却感觉这画面异常的熟悉。

  对,没错!这是他最喜爱看的动物世界里的场景,食肉动物进食的场景。同样的血腥,不同的角色,却更加的令人惊骇。

  还是那句话,事情没降临到自己头上,是不会有什么感觉的。

  风连云直挺挺的看着怪物们津津有味地享受着大餐,望着它们偶尔抬头,嘴里挂着肠子的丑陋狰狞的面容。心中的恐惧已经压过了呕意。

  他看似坚强的看着这一切,只不过是无意识地呆住了,根本做不了其它的动作,可以说他现在的表现还不如凌寒依。

  直到一只怪物抬头用它那凸起的眼球看向他,嘴里发出野兽般兴奋吼叫时,风连云感觉就像一张血盆大口从虚空中咬来,意识才一下子恢复过来。

  “啊~~“地嚎叫了声,竟连滚带爬地冲进了客厅

  凌寒依一阵呕吐之后,大口喘着粗气,艰难地抬手擦掉了因呕吐而流淌出的眼泪。

  呕意过后,敏锐的感官立刻回复,听着外边的惨叫和吼声,闻着熏人欲呕的血腥味,原本虚弱的身体更加瘫软。

  等到两人心绪慢慢平复,思维也跟着活跃起来,两人互望了一眼,都在思考着对策。

  事情已经发生,现在当务之急的是保证自己安全,但现在根本不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谈何做出对策?

  相信长久混迹网络的人,都看过关于末日的种种,电影、小说、电视、游戏多不胜数。

  风连云脑子里掠过各种画面,最后定格在了关键词“生化危机“上。

  影视小说上对于丧尸的描写大都一致,病毒、吃人正是现在的真实写照。

  但作品毕竟是作品,这都是人们想象出来的,具体情况还要进一步证实。

  正当风连云脑子里搜索着关于丧尸的资料,应该怎样应对末世的到来时。一声刺耳的车轮摩擦地面声响惊醒了两人,接着是几声“砰砰“响。怒吼声也接踵而至。

  风、凌两人顿时明白,屠苏到了。定是他那骚包的标志性甩尾动作所发出的声响。

  两人再也不顾其它,一个转身站起,一个再次冲到了阳台。

  屠苏毕竟是两人的好友,现在下面有七八个怪物在吃人,情况可谓危急的很,他们不能不管。

  待风连云跑到阳台向下望去,屠苏那辆悍马已经开到了这栋楼下。

  车后面是一条血红的曲线,几条残肢躯干连着破碎的衣服抛洒在这条血路上,已经分不清是怪物还是人的。

  几只或完好或缺胳膊少腿的怪物正爬向悍马车,打扰了它们进食,后果会很严重!

  再看悍马车,原本军绿的迷彩车身已经涂满艳红,但看来却并没有损伤车体。

  悍马一个急刹车,停在了楼道口。

  “嘭“的,车门被踹开,一个身着迷彩作训服的瘦小身影钻了出来,背上背着个包,双臂竟从车上拖抱出一个身穿睡衣的男人。

  风连云一看,迷彩服男子正是屠苏,而穿睡衣的男人却是他的表哥刘长生!

  屠苏架着刘长生一臂,正脚步踉跄着冲向楼道口。看刘长生的样子,几乎是被拖着走,风连云心一下子被揪紧。

  唯恐老表有事,转身便冲进客厅,想找件防身武器,可一时去哪找?

  紧急之下又冲向了厨房,抽了把菜刀就要出门,眼角余光瞥见美女凌寒依正拿着一张靠背椅子,正是一张餐桌旁的椅子。

  风连云心道,“这东西怎么使?砸?顶?叉?似乎不够结实啊!“

  “我去“,风连云头也不回的冲向了门口,不等凌寒依回应,手已经拉开了门。

  门一开,就见一只灰白皮肤,身穿女士睡衣的怪物,转过头望向了自己。

  风连云浑身一哆嗦,菜刀险些没拿住。距离一近,看着这玩意儿就更骇人。

  只见怪物凸起的眼球充满了血丝,深灰的眼眶显得更加深陷,脸部皮肤皱成了一条条蠕动的蚯蚓。更加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它的嘴唇完全地翻卷开,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从整齐完整的牙齿上可以看出,此怪物生前年纪应该不大!

  最让风连云发寒又尴尬的是!

  怪物的丝质睡裤竟然滑到了脚踝上,灰白的屁股暴露在了空气中,但那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有的丰满,干瘪地只剩下骨头凸起。

  都干成这样了,裤子穿得住才怪!

  风连云瞟了眼地上的裤子,心中邪恶的靠了一句,“竟然是真空的“。

  风连云正不知是杀,是退,进退两难的时候,怪物蓦地转身,兴奋地裂嘴嘶吼着冲来。

  手中虽有刀,可毕竟没砍过人。风连云下意识的退了退,谁知后边传来一声娇喝,“让开“。

  凌寒依的叫声刺痛了风连云的耳膜,随后被一股大力推到了一边。

  凌寒依端着椅子,四条腿朝前就顶了上去。嘴里还声嘶力竭地叫着,“臭三八“。

  椅子很快就子怪物碰撞在了一起,干瘦的躯体精准的卡进了椅腿中间。

  凌寒依这一推之力极大,把怪物撞得急退,怪物在急退中也不甘示弱,伸出两只干枯手爪就向凌寒依挥抓过来。

  哪知没退几步“啪“的就向后倒在了地上,原来是被自己的裤子给绊倒了。

  凌寒依差点没收住势冲过去,不过她反应也极快,顺势抬起椅子就砸了下去。

  “噗嗤“,椅腿被戳进了怪物的眼窝,浓稠的血水飞射而出,幸好全被椅子挡下,不然就要射到凌寒依身上了,沾到皮肤上指不定会变成怪物呢!

  只这么一下,怪物便全身颤抖,嘴里发出“咔咔“的叫声。

  凌寒依此时完全失去了理智,砸了一下还不过瘾,又疯狂地举起椅子砸下,竟然次次入肉,力道十足。

  短短的时间就已经砸了七八下,边砸还边大叫“臭三八!死八婆!叫你做小三,叫你当二奶!“

  风连云呆傻地握着刀,惊愕地望着披头散发,状若癫狂的女人,心中闪现一词,“猛女“。

  看她的情形竟似与这母怪物有血海深仇,从她叫喊的话语中猜测,莫非这怪物是凌寒依父亲的情人?

  不应该呀!谁会把情人和女儿安排在一起当邻居?不会是图方便吧?

  在这血腥的当口,风连云忘记了好友,表哥的安危,又开始瞎琢磨了。

  当怪物不再动弹时,凌寒依才住了手,全身脱力的顺势坐在了她的武器上。

  这兵器真好,打累了还可以坐着休息。

  风连云瞟着美女剧烈起伏的高峰,咽了口口水,这才回过神来。

  唉,羞愧呀!

  自己还想逞英雄呢,结果被女人给抢了先,不行,再也不能这样下去,我得体现出男人应有的气概。

  风连云挺了挺腰,大步来到怪物尸体旁,抬脚就踹了下去,也没看踹在什么部位,脚尖就在尸体上拧了拧,转了转。

  眼放狠光,盯着美女,“我是男人,以后打打杀杀的事归我。“

  风连云刚表达完自己的豪迈,美女站起就一个巴掌抽了过来。

  “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连这样的丑八怪尸体都要玩弄吗?“

  风连云顿时火大,你把人家的脸都砸得稀烂,我踹上两脚都不行?

  脚上发力,连着又踹了几脚,示威似的看着女人。

  女人也怒了,指着风连云脚下,“你还踩?看来我是看错你了,平时没看出来,你竟然是一个闷骚的大变态,我还想把宁宁托付给你呢,看来我是大错特错了。“

  风连云完全没明白这女人为什么会发这么大火,顿感蹊跷。

  顺着白葱般玉手所指看去,顿时身子如遭蛇咬般跃起。我c!自己竟然踩在了母怪物的神秘部位了。

  风连云看了看那干枯稀疏的毛发,又看了看自己的鞋尖沾着的几缕,心中顿时明悟。原来变成怪物不只头发会干枯脱落,就连那毛毛也会变成枯草。

  随后才察觉自己麻烦大了,再次跳到长江都洗不清,更别说浑浊的黄河。

  为什么自己好死不死就准确地踩中了那个地方呢?难道自己真有变态潜质和倾向?心中想着嘴上却不得不快。

  “这个,那个,姐啊!你真是冤枉我了,我是无意的,我是看你这么仇恨它,帮你再补上两脚。我怎么会玩弄这东西呢?看了都恶心,这不是失足踢错地方了吗!姐啊,看在我多年老实本分的表现上,请你免开尊口,千万别告诉宁宁啊!“

  风连云不得不服软,面对冷若冰霜、铁面无私的冰美女,你不得不软下去。

  凌寒依喘均气,冷哼道,“待会和你算账,还不快去看看你表哥他俩“。

  风连云这才想起表哥的事,心想,自己都干了什么?照自己现在的作为,恐怕黄花菜都凉了。唉!这都是给吓的,都傻了!

  风连云没吭一声,抄上菜刀就往楼道那头冲。刚到电梯门口,电梯门就‘哗啦’一下打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葬魂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葬魂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