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斩断因缘者
乱舞红莲2021-03-17 10:002,299

  扑克牌划破雨幕而来,带着看不见的气旋将连接在易火漩身上的丝线尽数切断,血水的漩涡也被斩开一道沟壑,更为奇特的是,两边的水流居然再也无法相容,仿佛有一道无形的气墙隔离了易火漩和漩涡的中心。

  易火漩忽然感觉自己的后颈衣领被人拎了起来,轻飘飘的飞向了空中,转头一看,果然是那个画着小丑妆容的男人。

  “是你!”漩涡的中心传来布拉尔德愤怒的声音,“叛逆者,为什么要来坏我好事?”

  小丑没有立即回答布拉尔德的问题,而是继续拎着易火漩远离了漩涡中心,悬浮在半空。

  “你究竟是什么人?”易火漩问。

  “如你所见,我只是一个孤独的小丑而已,你觉得呢?”

  “我不知道,第一眼看上去,你像是敌人,可是现在你又救了我,所以我不知道。”

  “所以,不是所有看上去像是敌人的人就是坏人,而与你表面关系亲密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好人,他也许正在背后利用你谋划着不可告人的秘密。”小丑红红的嘴角拉得更长,给了易火漩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不要问是什么意思,只是一个忠告。”

  易火漩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叛逆者,血肉,快把血肉给我。”漩涡的中心浮现出了一张腐烂且狰狞的脸孔,血泡在他脸上胀大又溃烂,痛苦使他语无伦次。

  血泊中深处无数的触手抓向空中的二人,小丑随后扔出一张扑克牌,小小的纸片随着小丑的手的动作在空中飞舞,将所有的触手都切断。

  “将死之人,少说点话才好。”小丑发出一张牌飞向溃烂脸孔的张大的嘴里,手指在空中划了个圆,切断了布拉尔德的舌头。

  “老实说,我并不喜欢叛逆者这个称号,我只是一个小丑,小丑觉得哪里好玩他就去哪里,玩腻了这个地方就去另一个地方,你可以说我朝三暮四,或者喜新厌旧,但不能说我背叛,严格来说这算不上背叛。”

  一张joker在悬浮在了小丑的食指上不停地旋转着,这是扑克中的王牌。

  易火漩看着那张牌,伴随着它的旋转,它的周围空间都在扭曲撕裂。

  “这一张是我的王牌,它被赋予了‘切断’的概念,它可以分割一切,包括生与死的因缘,”小丑微笑着看着布拉尔德,“现在,我将用它来分割你与生的连接,布拉尔德。”

  小丑手指轻轻一划,“joker”脱手而出,高速旋转的逼近着布拉尔德,布拉尔德睁大了惊惧的双眼,嘴里却发不出呼救的声音。

  一道身影猛然冲出,阻挡在了布拉尔德身前,纸牌深深的嵌入了拜特的身体,然后被其轧实的肌肉所阻挡,无法再进一步贯穿他的身体。

  “大人,请使用我的身体吧!”丑陋的龙影恳求道。

  布拉尔德毫不犹豫,漩涡中伸出无数的触手在拜特身上攀爬,然后覆盖,争先恐后钻入恶龙的身体,拜特的身体开始急速变化,原本裸露在外的肌肉和骨骼开始长出皮肤,变得更加的高大壮硕,外形也更加的接近了长着翅膀的蜥蜴,或者说龙。

  “真是忠实的仆人呢,拜特。”小丑说。

  萧澍雨背着秋鸣,风轻语背着繁璃琴这时候也来到了天台,看着正在身体正在发生剧烈变化的拜特,萧澍雨放下了秋鸣,拔刀准备砍杀。

  “不要接近哦,小心被一起吞噬了。”

  萧澍雨和风轻语同时看向了天空,小丑提着易火漩朝他们招了招手示意。

  风轻语看着这个消瘦的身影有些熟悉,却又不敢确定。

  血色的龙终于进化完全,它开始吸气,忽然间,开始狂风大作,萧澍雨和风轻语勉强稳住身形才不至于被其吸过去,小丑站立在天空之上自岿然不动,冷冷的看着这条初生之龙的表演。

  天台之上所有的血与水都被血龙吸入了腹中,此时它的肚子鼓胀的就像一个一触即破的气球,让人忍不住要去扎它一下。

  风和血水一齐从血龙的口中喷出,形成了数条血色的水龙卷,奔袭向场上的众人,然后它一飞冲天,只向着天空的漩涡而去。

  “叛逆者,还有在场的各位,你们都将会死在我布拉尔德的手上。”血龙发出怨毒的声音离去。

  “切断!”数张的纸牌从小丑的手中飞出,钻进了水龙卷之中,数秒之间,水龙卷便分崩离析,狂风四散而去,数滩血水无力的从空中垂落。

  “他要跑了!”易火漩在小丑的手中挣扎着,“你要就这样放过他吗?”

  “不是我要放过他,在他生线最为脆弱的时候,他的仆从替他挡掉了那致命的一击,他们融合之后,现在他的生线变得极为坚韧,要再想杀掉他,恐怕要费不少的时间。而且那个女孩,她就要死了。”小丑指了指风轻语背上的繁璃琴。

  “快放我下去!”

  小丑拎着易火漩来到了萧澍雨和风轻语的身旁,易火漩将繁璃琴抱在怀中,看着气若游丝的少女,易火漩的眼泪不由自主的滑落。

  “去找李师叔吧,他可能有救璃琴的办法。”萧澍雨说。

  “等等,或许我可以帮帮忙。”小丑拿出一张纸牌,一张joker。

  “你要干什么!”易火漩清楚地记得这是小丑用来杀死布拉尔德的手段。

  “别慌。”小丑拿着纸牌朝虚空一划,“好了完成了。”

  繁璃琴苍白的脸色又回复了几分红润,胸口也开始有规律的起伏了起来。

  “你……做了什么?”易火漩问。

  “只是斩断连接着这个女孩的死线而已,向你们解释一下我的能力也无妨,”小丑开始神秘起来,“我可以看见……人的生死。”

  “在我的眼中,每个人都被一根线所贯穿,而线的两端则分别连接着生与死,”小丑继续说道,“连接着生的那端,我管它叫生线,相反,另一端则是死线。平时,二者处于一个平衡的状态,一旦生线崩断,人便会被死线拉向死界。”

  “这种能力,岂不是无声息间判决人的生死?杀人的时候只需要斩断他的生线即可。”萧澍雨问道。

  “不,生线远比你想象中要坚韧,直接斩断生线比直接杀死一个人更难,只有在人最脆弱的时候,他的生线就会变得紧绷易断,我便能轻易的斩断,眼前的这个女孩她的生线已经在崩断的边缘了,我斩断了她的死线,暂时延缓了她的死亡,死线和生线不一样,斩断之后,它还是会再次生成,并且再次生成的死线无论怎样也无法断裂,因为这是天理,人最终都会死。而我这种避死延生的方法,也是有违天理的,代价则是自身的寿命。”

  “为什么……要这么帮我们?”易火漩问。

  “小丑喜怒无常,做事当然也无需理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上大学的我就要拯救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上大学的我就要拯救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