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沉睡的少女
乱舞红莲2021-03-17 10:002,022

  “谢谢。”易火漩说。

  “先别急着感谢,虽说我斩断了她的死线,并不意味着她身上的伤势会得到好转,光是大量的失血就足以让她处于濒死的边缘了,灵流也被布拉尔德抽取的一干二净,现在的她正处于生与死的微妙平衡之间,一旦死线重连,那时便是死期。”

  “那……我们还有多久时间?”一向冷静又面瘫的萧澍雨此时也显得有些无措。

  “说不准,她的生线极其脆弱,随时都会崩断,放任不管的话,大概还有三天,但如果她能得到最好的休养及照顾,这个时间可以无限延长。”小丑站起来,用手擦了擦脸,虽说雨已经停了,但之前长时间的泡在雨中,就算是最好的油彩也会花掉的,“去教会吧,他们会有办法。”

  “话说,这位小姑娘,从之前你就在一直盯着我看,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还是什么非分之想?”小丑转头看向风轻语,忽然坏笑起来,“嘻嘻嘻嘻。”

  “才没有,只是觉得……觉得你很像一个人。”风轻语立即把眼光瞟向别处,不再看小丑。

  “那么那个人是谁呢?让我来猜猜看,”小丑转了转眼珠子,露出得意的笑容,“我大概猜到了,是一个至亲之人。”

  “不……不要乱说。”风轻语憋红了脸。

  “看来我猜中了,因为小丑看到了你渴望被关怀的眼神,嘻嘻。”

  “他是一个坏蛋,傻子。”

  “也许吧。”

  小丑转身踢着水花向着天台的边缘走去,看着东方发白的天空,喃喃自语。

  “注定孤独的旅途……和无可避免的命运。”小丑纵身一跃,从二十层的高楼跳下,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空气里回荡着他最后的话语。

  “因缘与羁绊,自当斩断之。”

  中式的诗句从一个画着西式妆容的小丑嘴里说出来,未免有些违和。

  柳行风的平行界内。

  “都怪我计划布置的不够严密,否则璃琴这不会变成这副模样。”李烦人眉头紧锁。

  “师叔,求你无论如何,也要救救琴。”易火漩几乎要哭了出来。

  “我徒弟要是有什么事,你就完了,李烦人。咳咳……咳咳。”之前一直在闭关的柳行风闻风也出来了,愤怒的看着李烦人。

  “师兄别急,大家都别急,璃琴我一定会救的,我会亲自带她去教会,用最好的治疗手段去救她,何况她的爷爷还是教会的元老,没有人敢拒绝的,在这一点上你们可以放心。”李烦人先尽力安抚着大伙的心情。

  “你们说的那个小丑,布拉尔德称他为叛逆者,而且能够悄无声息的闯入我的结界,想必也是八眷属级别的强者,虽说他救了你们,但是敌是友还不好说。八眷属的成员我们尚且还不了解,所以这个叛逆者也很难断定,按照轻语之前的说法,这个叛逆者也很有可能就是他的哥哥,风长歌。”

  风轻语有些动容,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她当时就应该抓住他,眼睁睁的看着他溜走将成为风轻语最大的遗憾。

  “只是猜想而已,你不要太放在心上,就算你找到了他,教会也不会纵容一个叛徒逍遥法外。”李烦人看着风轻语说。

  “我知道。”

  “而且那个小丑的能力也颇为棘手,如你们所描述,那种斩断生死之线的能力,更像是传说中斩断因缘之人的天赋。”

  “什么是斩断因缘之人?”萧澍雨问。

  “这个要解释起来很麻烦,据古书里的记载,世间有且仅有三人,勘破一切者预知万事,斩断因缘者破解生死,背负宿命者拯救万物,其中斩断因缘者的一生大概是最为凉薄的,天命使他要断绝一切因缘羁绊,与善不能交,与恶亦不能交,脱离亲友,注定孤独终老。”

  “那其他两种人呢?”

  “好了,事不宜迟,我即刻启程带着璃琴前往教会。”在柳行风吃人一般的目光下,李烦人赶紧说道。

  “要多久,才能治好琴?”易火漩问。

  “这个……不好说啊,看她这种情况,少则一月两月,多则……三年五载都有可能啊。”看着落寞的易火漩,李烦人犹豫着安慰着说道,“至少恢复期间,她会很安全就是了。”

  “那我能跟着一起去吗?”

  “你不上大学了吗?还有几天你就要入学了。”

  “我能抽空去看望琴吗?”

  “最好不要,因为她要去的地方,是一般人没办法接近的教会重地。”

  “那至少……再让我多看她一眼吧。”易火漩抚摸了下繁璃琴光滑的脸庞,仿佛孩童在轻抚最爱的玩具,“答应我,一定要赶快好起来。”

  繁璃琴没有有回应易火漩,她的呼吸孱弱,但还是那么美丽动人,像极了沉睡在童话故事里的公主。

  这时候,李烦人的电话响了。

  “什么!工作量太大!建议销毁?这么一大楼就销毁了?好吧好吧,随你们便了,不要给现代媒体留下把柄就行了。”

  在众人离开奥里顿酒店的时候,教会的清理人员和修复人员便接管了李烦人的结界,开始了他们的修复工作,刚刚的电话正是他们打来的。

  公主差点死去,而骑士却安然无恙,伤害公主的凶手也逃之夭夭,好在公主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接下来的几天,易火漩都在自责中浑浑噩噩的过着,质疑自己身为骑士的使命。

  萧澍雨仍旧坚持着训练自己的剑术,为了让重要的人不再受伤,努力变强才是唯一的途径,偶尔也会装作看不到微信里风轻语的无理要求。

  风轻语整天也无所事事,反正有事也是吆喝着萧澍雨去干,偶尔去漫展类的活动cos消遣下,回来了还有捶背按摩的服务,生活的不亦乐乎。

  伤好了的秋鸣也会经常去修炼道场修炼,超越萧澍雨仍旧是他的目标,但看着越来越近的大学生活,更多的是挠着脑袋发愁和无可奈何。

  火焰与利刃的篇章将要结束,美好的大学生活篇即将来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上大学的我就要拯救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刚上大学的我就要拯救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