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假背头
廿三世2021-04-15 08:342,107

  田娜平静道:“我就逼你了,你自己选择吧”。

  此时我的心里乱的跟一团麻一样,没想到曾经想到的这一幕来的这么快,这么快就兵戎相见了。

  我曾经希望这一幕永远不会到来,但此时此刻尽管心如刀割,我还是理出来一条,那就是背头我必须救,哪怕赔上性命也得救。

  威子大喊道:“田娜,别冲动,别逼他,小十你想想,自从再次遇见背头后他是不是不一样了?”。

  正当我想理一下的时候,背头轻声一“嗯”,此时我不能回头,只能关切的问道:“背头,你怎么样,有事吗?”。

  背头用虚弱的声音轻声道:“没事,老弟,我顶的住,你还欠我一杯酒呢,我死不了”。

  就这一句话让我确定了所有,大喊道:“这他娘的就是你们说的假的对吗?你们别逼我动手,金子我们不要,都给你们”。

  我此时已经崩溃了,眼泪也不争气的流了出来,摇晃着脑袋,嘴里囔囔道:“别逼我,别逼我”。

  就在我崩溃的时候,田娜飞身扑了过来,我大惊失色,随即任何事也没有细想,一刀捅了过去。

  没想到田娜反应惊人,见到战刀近了,稍稍一侧身躲过了致命的一刀,但战刀的锋利她怎么躲得及。

  这一刀下去,她还是没躲过,被划了肚子,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这一下让我“啊”的一下,黑鬼大喊道:“李济雨,我干你姥”。

  这一下变故直接让我恍惚了,就在此时感觉自己身子被重重一推,向田娜倒下方向斜了过去。

  等我站稳后回头一看,威子的刀已经捅进了背头的心脏,我大喊道:“不”。

  随即想冲上去为背头报仇,但脚下一绊摔倒在地上,摔倒后正想起身,发觉左脚被人死死的抓着。

  我定睛一看是面色苍白的田娜,随即什么都没想,举起战刀狠心要砍掉她手的瞬间。

  威子大喊道:“别动,你回头看一眼”。

  我顾忌背头是否还活着,于是急忙回头看去,此时威子已经将刀抽了出来,架在背头脖子上。

  我慌张的哭喊道:“别,威子,我求求你,不要杀,不要杀”。

  威子一咬牙没有说任何话,一刀割掉了背头的脑袋。

  此时的我已经傻了,没有眼泪,没有一句话,只是死死的盯着那喷射鲜血的脖子。

  脑子里面一片空白,突然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啪”的一声,我一看是威子生生给了我一个嘴巴。

  威子喊道:“我以为你脑子聪明,怎么也有犯浑的时候,你自己看”。

  我如同提线的木偶,顺着威子手的方向看去,只见背头的身子如同灰烬一样由上至下的散去,最后居然变成了一株两叶的草。

  我慌张的喊道:“什么意思,背,背头呢,这到底他娘的怎么回事?”。

  威子恨道:“他根本不是背头”。

  我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黑鬼大骂道:“去你娘的,赶紧救人,大小姐要是有事,我让你陪葬”。

  我慌张的不再想任何事,囔囔道:“啊,啊”。

  连忙从背包里面拿出药来,包扎我根本不在行,所以只是握着田娜的手,嘴里囔囔的喊道:“你不能有事,别让我愧疚”。

  田娜脸色苍白的说道:“在你心里,我死了只是让你愧疚吗?”。

  我哭道:“不是,不是”。

  田娜微笑道:“其实我最想看到的还是你天真傻的一面”。

  我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身后“嗖”的一个声音传来,我连忙回头,只见那只英招此时前肢稍低,后肢紧翘。

  俨然一副老虎博兔的姿势,嘴角的毛发上沾染了鲜血,不用想也知道亨利他们中招了,我纳闷的是为什么他们一点惨叫声都没发出呢?

  但我问谁去呢,一咬牙急忙松开田娜,捡起战刀站起身来,横在众人身前,此时看着背头的这张面无表情的脸,心里却是恨的牙根之痒。

  恨从心生的大喊道:“来呀”。

  随即将战刀指着英招,英招咧着嘴,嘴里发出“嘚嘚”的叫声。

  看到它这样,我后腿登地就要先发制人,没想到它“嗖”的一下跑开,随即钻进了那个洞里。

  我重重的吐了口气,英招吸盘似得四肢我可是见识过的,如今他们正在包扎,我深怕自己应付不来。

  等我再蹲下看时,他们已经包扎完了,我希翼的看着威子。

  威子点点头轻声道:“幸亏你不是玩刀高手,没有伤到要害,只不过这把战刀很锋利,口子也不小,活动没问题,不能用力,不然伤口很难愈合,以后只能靠你背着了”。

  田娜平静道:“拜您所赐呀,十爷,这段时间我估计连笑都不能笑了”。

  我“啊”了一句。

  威子看到我呆愕的表情,笑道:“行了,别逗他了”。

  田娜呵呵一笑道:“放心吧,我没事,只不过那刀太快,我躲闪不及,只是层皮外伤而已”。

  我恍然道:“原来你们合起伙逗我呀”。

  随即连忙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田娜道:“还记得你让我过去给背头包扎吗?我过去后一看伤口发现这是活物咬的口子,加上他后来说是尾钩的钩子,那就很奇怪了”。

  我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道:“不对呀,你也应该想到背头有可能会骗你们,万一他下来后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田娜点点头道:“我想到这点了,所以当时只是奇怪,直到第二天他醒了之后,我才发现问题。

  张浩堂这人尽管我不了解,但每次他跟我说话,眼神里面会有一丝嬉戏,但第二天到刚才,他根本没那丝神色,甚至多了一丝慌张”。

  我撇着嘴道:“你说的是就像文革时候,在你们北京地界儿流氓拍婆子一样的流氓德行吧”。

  田娜摇摇头道:“女人的直觉,说了你也不懂,不是你理解的那样,不是拍婆子,也不是逗乐,而是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

  我迷惑的问威子,道:“那你呢,不会告诉我是男人的直觉吧”。

  威子呵呵一笑道:“我比较直接,我知道背头在哪?”。

  我“嗖”的一下抓住了他的肩膀急忙道:“你说什么?背头在哪呢”。

  威子呵呵一笑道:“咱们先办完这里的正事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