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长生不老人
廿三世2021-04-15 10:242,274

  今天一看,七天推荐榜第一位,谢谢编辑的看重。不过我的盖章到底什么时候呀,再没有的话过十月一了,求收藏,求评价……

  呜呀呀的一片活人,穿着盔甲,我还真以为是进了摄影棚,我喉咙不由的咕咚一声。

  就在这时军队里面走出一个人,发髻挽头,一根红色的发绳飘在身后,笔直的剑眉,好一个雄姿英发的将军。

  只见他快步走上前来,希异的打量着我,随即叽叽哇哇的说了一堆话,我慌张的看了看离叔,离叔摇摇头。

  突然那个将军跪在了我前面,后面刷的一声跪了下来,震耳欲聋的声音蝈的我耳朵嗡嗡的。

  背头拉着我的衣服结结巴巴的说:“老,老弟,你干什么了,你怎么他们了,这,这,拍电影呀”。

  我没搭理这不着调的话,此刻脑子里面一片空白,但却想到了一点,这劫躲过去了,我不由的长舒了口气。

  原来怪不得人会有权利的欲养,这百十来号人跪在身前,突然感觉自己轻飘飘的。

  离叔挪了脚步过来轻声道:“应该不远处就是玄武地,不然这些人不会活千年还不死,甚至还有了自己的思维,他们的话我们也听不懂,你别说话,就用手势”。

  我犹如小鸡仔子似得点点头,对着那个将军嗯了一声,他缓缓抬起头,我指了指前方,仿佛他知道似得,一抱拳转身向前走去。

  我暗暗松了口气,原来这玉佩这么管事,我摸摸胸口,突然发现那块玉佩不见了,我急忙四周看去。

  离叔看到我异样道:“你干什么小十”。

  “离叔,那,那玉佩不见了”,我苦涩道。

  离叔大惊道:“什么,那他们怎么听你的话,因为这把刀?”。

  我疑惑的说道:“我也纳闷呀,我一直以为是玉佩的作用呢”。

  离叔拍拍我肩膀,缓缓的说:“现在别管因为什么了,这一群杀过来,我们必死无疑,你一定别说话,熬过了再说”。

  我小鸡啄米似得点着头,就在此时我才有机会看这地方,我们身处在一座石桥上,头顶是看不到头的岩壁,而两边的悬崖却是深不见底,照下去也是漆黑一片。

  等我们过了过了石桥之后,前面出现两座盘龙的通天柱子,中间一座石拱门,又一座玄武浮雕雕刻在门上。

  前面的兵队停在了门口,将军过来冲着我叽叽哇哇了几句,我指了指前面,那个将军咬了下嘴唇,低头跪了下来,指了指那些兵又说了几句。

  我心里叫苦道:“大哥,你到底想说什么呀,要是不想进去,就走了吧,我跟着你们这些定时炸弹心里太忐忑了”。

  离叔冲我使了个眼色,我微微点点头冲着他指了指脚下,随即我们向门后走去,身后噔噔蹬的声音传来,我回头一看,那个将军跑了过来,抽出配刀,这一下可吓的我后背发凉。

  轩哥他们立马将军刀抽出,横在我身前,将我拉到身后,我将战刀也横在胸前。

  这一举动让他露出疑惑的神态,说了几句之后向门里走去,离叔松了口气,随即我们跟了上去。那个将军将血液滴在石门的凹槽中,不一会一声“咔”的响动,让我神经紧张了一下子。

  他随即推开了一扇门之后,一股死亡气息传了出来,让我不禁的紧了紧战刀,这时候才发现我手心里面已经全是汗了。

  正待我们走进去,从里面冲出了一群东西,我连看都没有看清楚,就被撞在了地上,这一下差点撞的我脑浆都崩裂而出的感觉,而身后的兵将“啊………”的冲了上来,“锵锵锵”声不绝于耳。

  这一冲击之下,把我们几个冲散了,我大喊着他们几个,从地上爬了起来,直到爬到那个炸出的铜门旁,我才模模糊糊的看到了几个矿灯闪烁。

  我大喊的爬过去:“哎,离叔,威子,我在这呢”。

  直到我拉他们过来之后才发现,混乱之下我的战刀和矿灯不知道掉到哪里了。

  这时我坐在铜门旁,急忙问道:“离叔,什么东西出来了”。

  离叔道:“不清楚,不过这死亡气息,里面肯定就是玄武地,那将军那会犹犹豫豫,肯定是知道这些东西,将命不违,不得已才打开石门”。

  此时我连忙道:“离叔,战刀丢了,我怕他们解决这些东西后拿我们涮锅”。

  “什么,那,那怎么办,这百十来训练有素的千年老妖,我们不死翘翘了”,背头慌声道。

  轩哥道:“要不我们撤出去”。

  “等等,都到这里了,如果一会情况不对,立马从这洞里跑出去”,离叔想了想说。

  此时有几只东西向石桥这边跑了过来,吓得我们连忙关了矿灯,怕将他们吸引过来,过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声音才慢慢的停了下来。

  这时我起身打开矿灯一看,石门前面,石桥上已经布满了尸体,有不少的士兵被生生撕成了两半,有的头骨碎裂,脑浆崩出。

  临近门的地方还有不少的士兵缺胳膊断腿的在那里嚎叫,鲜血染红了整条石桥,哗哗的如瀑布一般向悬崖下流入,战争原来真的如此惨烈。

  这一扫之下我终于忍不住吐了出来,再也不敢细看了。吐完后才看到那东西到底是什么,原来正是朱厌,两米多的身躯七横八竖的躺在地上,身上插满了长矛。

  血咕嘟咕嘟向外冒着,却带着一种烧胶的恶臭,我马上堵住了嘴,怕再吐出来。

  此时那个将军带着浑身的血迹走了过来,头发散乱着却不失威武。我一直再为离叔刚才那句话而感动着。

  军令如山,明知死而为之,中国男儿的骨气不是一般国家能够相提并论的,也更加不配提起。

  就在我浮想联翩之时突然想到那战刀丢了,我立马慌了手脚,回头问着离叔怎么办,怎么办。

  离叔道:“到洞口去,一看不对马上翻过去小十,不要犹豫,你能活下来我对三爷也有个交代”。

  我犹豫了一下点点头,于是我们向洞口靠拢起来,轩哥一马当先的提起军刀横在我们身前。

  庆幸的是那个将军过来后单膝跪地,抱拳叽叽的说了一大堆,而那深邃的眼睛里面却透着悲伤。

  我心里一想,是呀,这一群生死相依的兄弟,一起生活了千年,却因为我一句话而丧生于此,想到这里,我总觉得没有脸来面对他们。

  直到轩哥悄悄拍了拍我我才反应过来,这一想不禁一身冷汗,不对呀,玉佩没有,战刀也在前面的血河之中,那,那我身上到底什么东西让他还能听命于我的。

  我突然想到一个荒唐的想法,难道我穿越了?难道我长生不老活到现在?屁呀,哪有这匪夷所思的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