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内鬼
廿三世2021-04-15 09:572,015

  刚迈步背头拉了我一下,摇摇头,我叹了口气,没有过去。

  这时田娜微笑的走过去说:“你别害怕,我们也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过去看看新鲜,你说呢,行还是不行”。

  向导犹如小鸡啄米的点着头,黑鬼放下刀后向导嘴唇微颤的说道:“正面过不去,开发商都把深处封了,我知道一条小路,绕几个小时才能到,到了就天黑了,要不,要不我们明天去?”。

  黑鬼笑了笑道:“没事,我们不怕黑,走吧”。

  随即推了向导一把,向导颤颤巍巍的向前走去,我看了一眼旁边的田娜,她面无表情的向前走着,此时我越看她越觉得心底发毛。

  突然有个想法,是不是并没有什么他们,而她就是他们?但想了想又不是,又忽然感觉抓住了一点什么东西,却一闪而过,来不得细想便消失了。

  从密林里面绕了两个多小时,累的我腿都麻了,但就算休息也是不敢地上坐着,因为地上特别的潮湿加上枯叶里面的虫子之类的东西,稍稍坐一下有一只爬进去咬一口也许就是致命的,因为根本不知道到底它带有什么病毒。

  终于在我气喘吁吁的时候向导说到了。其实这一路走过来我大概也知道方向是对的,因为地上的蚂蚁越来越大,背头还心悸的说但愿不会碰到成群的织叶蚁。

  就在这时我走过去一看,忍不住骂道:“我擦,这次他娘的还得游过去吗?”。

  只见正前面一处不到三米的断崖,底下是汹涌的激流,向导连忙说:“不,不用游,前面有一颗松树,正好横的长在悬崖上,爬过去就行了”。

  我长长的松了口气,经过那一次之后我对这水还真是从心里有些怕了。

  就在我松气的时候,听见后面一声闷“嗯”,我连忙扭头看去,看见向导用手堵着脖子,惊慌失措的来回抓着什么。

  脖子咕咚咕咚的鲜血向外冒去,而红发站在旁边,手里拿着带血的军刀,滴答滴答的掉在枯叶上。

  我慌忙的看向田娜,这时我终于忍不住问她,但这次我却没有大喊,因为我心里其实早就猜到了,但我还是忍不住,这样无辜的一个人。

  我看着她囔囔问道:“为什么,他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为什么?”。

  田娜面无表情的说:“人命有时候就是这样微不足道,你的命是,我的命也一样,黑子,来个天葬吧”。

  我其实猜到了这个答案,但此时还是木滞的站在那里,看着他们把向导的尸体扔下悬崖,顺着激流飘向远处。

  直到背头过来拍拍我,我才重重的吐了口气,看着田娜的背影,想起了背头昨天晚上说的话,原来人性本善,不过只是人性生而本善而已,就像那句话,人是方的,最后谁也逃脱不了磨成圆的。

  等我绕过几棵树之后看到了那颗横在悬崖上的松树,是从悬崖边上斜着长出来的,正好长向了悬崖的另一边。

  丛林里面天黑下来的很早,过了悬崖也许就是生死之战,所以我们必须尽管弄好床,在丛林里面过夜根本不是电视,小说里面说的那样简单。

  一个帐篷,几瓶水,再带点压缩饼干就能呼风唤雨,天下任我行了。先不说那些令人杵心的奇怪生物,只是单单的潮湿的地面,就算支帐篷睡,在里面铺几床棉被,第二天起来也会满身湿疹。

  当然这些东西除了轩哥教我一些外,也就是这几个肌肉男了。人多力量大,不一会的功夫就用竹子支起来十个吊床,外面套上帐篷遮雨和早上的露水潮气。

  我因为向导的事没有心思吃,简单的喝了点热巧克力补充了体力和水分便钻进了帐篷,外面霹雳吧啦的木头烧着,让帐篷里面也有点光亮,不那么杵的慌,但我却睡不着。

  自从一条线拉着我之后,我就总是开始胡思乱想,过时候也理不出自己想的是什么,就跟以前听过一个笑话。

  一个人当兵时候有个初恋女友,后来退伍了回到了老家就见不着了,然后就整天胡思乱想坐着发呆,晚上做梦还娟呀,佳呀的叫着。

  别人问他你那初恋女友到底叫什么呀,他愣了半天,哭着喊道:“我他娘的忘了”。

  以前我还当笑话听,笑了好几天。但这时候我突然有了那种感觉,我胡思乱想的也他娘的不知道是什么。

  竹子坐的吊床,连翻身都有点困难,加上别的事,我是怎么也睡不着,数羊都数到300多了。

  但我也不敢出去,出去了也看不着月亮,这么密集的树木挡着,就在我恍惚的时候,一个影子从帐篷这里飘了过去。

  我心道:“真他娘的惊人相似,又是影子”,这次我却有了心眼,不傻乎乎的自己冲过去,我的帐篷是挨着背头的,所以我悄悄的出去想把他叫醒。

  谁知道刚到他的帐篷里面不知道什么东西给了我胸口重重一脚,我疼的躺在地上直闷哼。

  背头“呀”的一声从里面出来,把我扶起道:“老弟,你半夜不睡觉,瞎逛什么,我他娘的还以为有东西呢”。

  我顾不得疼痛嘘了一声,轻声道:“真有东西”。

  背头眼睛一眯,有了一些经历后我们两个开始默契起来,随后没有说话便弯着腰蹑手蹑脚的向影子那个方向走去,刚刚绕过几颗树后就看到远处仿佛有些亮光。

  于是顺着亮光走去,离的很远的时候背头拉了我一下低声道:“别在走了,地上全是枯叶,再走会被他发现”。

  我的视力有点不好,不过我隐约看上去像个人,既然背头这样说,那就肯定我看的没错,越多说话越有可能会被发现,所以我们心里有疑问也没说出来。

  龟缩在树后,歪着头看着,我隐约看着一个人借着手表的光在给另外一个人画着什么,两个人用的手势交谈,我也看不懂,其实他们交谈的话这么远我也是听不清楚。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