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祖屋密室
廿三世2021-04-15 11:212,299

  廿三承诺读者的第二章,话说明天可能有机会盖章,听着真激动,半个月了都,终于盼到了……

  庆幸的是尽管剑拔弩张,叔伯间也都貌似神离的,但外人在场,这时并未发生动刀子的场面。我抱着爷爷的棺材哭了三天,而三爷一直如尊像一样坐在椅子上,平淡的看着爷爷的棺材,带孝,入殓,这一切的仪式我都如摆布一般,没有任何思维想法。直到爷爷入土那天,棺材埋进地里之后。

  三爷一句破天际的喊叫让我有了一丝的思维:“送二爷”。

  紧接着一片倒地的哭声,我提着沙哑的破音,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因为我知道,如果上土后,爷爷的这一面永远见不到了。

  就在土上完之后,我们摘孝之际,这一刻终于还是发生了,二伯的儿子李济顺一个箭步跑到车旁,接过西瓜刀,身后二伯的伙计也早已不耐的准备停当。顺哥一句粗口冲了上去,大伯躲闪不及,后背被划了一刀。

  大伯眼眶崩裂大骂道:“擦,给我砍死他”。

  于是在一片喊骂声中,陷入了混战。我对这一切手足无措,不时的鲜血飞溅在我白色的孝衣上,这时候却想起过年时候给爷爷拜年时刻的温馨场面。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扭头看了一眼三爷。但三爷好像早已预料到这一幕,并未说任何话,甚至连回头看一下都没有。

  是呀,不管多少外族在,爷爷的不幸离世迟早会造成这兄弟的厮杀,而三爷终究是绝户,没有了爷爷的震慑力早已没有了威力。此时场面已经无法控制了,我被血溅在身上楞楞的站在那里,抬头看着这失控的场面。

  突然大伯侧肋又被划了一刀,鲜血涌出。二伯肯定谋划了这个事情,所以刀刀都是死手。大伯失血过多早已战意全无,只希望能尽快摆脱这些喽喽的纠缠。

  此时两支棒球棒从侧面飞来,大伯怒哼一声,拿出铁棒侧身挡住左边的攻击,后背硬挨了一下重击。轻哼了一声后,一脚踢开那个伙计,立马一个滚地翻躲过了后面的的第二下攻击,定睛一看,原来是济顺下了死手。

  此时身后又传来脚步声,大伯知道又有人打了过来,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一棒打在了济顺的腰间,济顺躲闪不及向右侧倒去。

  大伯趁这一空档跑到了自家兄弟身后,咬牙道:“今天我一定砍死你”。

  济顺冷哼一声,起身冲了上去,又和众人扭打一团。我瞬间看不到了他们,于是慌张的看来看去。而二伯就在我的不远处,只见他一弯腰从一个人身上抽出西瓜刀,如背后有眼一般回身闪电劈在其中一人肩上,哼哼的冷笑了几句,抽出刀后一脚踢开了那个伙计,来回的寻找着,我想他是在找大伯。

  大伯的儿子济轩十年未回家了,所以底下的只有大伯的手下,二伯加上顺哥的手下,加起来五六十人,大伯逐渐落了下风,但毕竟势力在,也拼的不相上下,喊骂声不绝于耳。

  到了此时,所有人早已杀红了眼,忽然一把刀从我的右侧刺来,风声呼呼,这刀的力道非凡,一种让我绝望的感觉油然而生,我心中一凛,一个箭步向前,却绊到了石头摔在了地上,听到身后锵的一声,心中一嘘庆幸自己躲过了一劫,但这一跌却让我跌进了战场中,随即棒球棒一个照面而来,我本能反应的用右臂挡了一下,一种裂骨的疼痛让我不觉的啊了一声,顾不得疼痛起身滚到一旁,捡起一把西瓜刀,又一声虎啸而来。

  我嘴里破口大骂:“擦尼玛的”。

  一刀向他右腿砍了下去,这带有潜力的一刀让我抽了几下抽不动那把刀,于是撒手滚到一旁,鲜血喷洒了我一脸,让我有了兴奋的感觉。

  怪不得说男人骨子里面带着嗜血的念头,自己打出来的血是有一种不一样的感觉。

  随即抬脚踢倒了一个不知道哪个叔伯的伙计,右手握拳直呼面门,这一下打的我骨头疼的眼泪直打转,但也顾不得看看右手的伤势,捡起西瓜刀站了起来向外跑去,迎面而来又一声喊叫。

  我心里骂道:“他奶奶的,这到底有完没完了”。

  我一个侧身避过对方狡若狐狸的一砍,由于他的过度用力,我的这一下敏捷的躲避让他身子让前倾去,看到这个机会我一个弯身,身子弯到他那角度根本不能挥刀的盲点,斜斜往他右肋扫去,这一刀我隐约听见了风雷激响。

  心道:“原来哥还是个是一流的手子”。

  还没窃喜,一刀扫空,但也让他“彭”的一声爬在了地上。我也一刀空踉跄的往前急跑了几步,顾不得回头看连忙向前跑去,就在此时背上一阵撕骨的疼痛让我直直的倒了下去。

  正巧碰到一把刀背上,一道血痕在脸颊上呈现出来,我眼神转黯,突然觉得好累,好累,就这样昏了过去,原来昏是这样的感觉。

  等我醒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听父亲说,当时打乱之后找了我好久才在地上看到我,背上露骨血痕令人心惊,我问父亲他们呢,父亲说一直打到天黑,公安局来了一看是李家也不好插手,底下都杀红了眼,直到大伯重伤不起才算罢了。

  我重重叹了口气,问父亲:“爸,你说权力到底怎么个好处,让亲兄弟都翻脸了”。

  父亲低头叹道:“别想了,你还小,这辈子不接触才更好”。

  父亲出去后,我呆呆的躺在床上,想了很久,难道我真的可以这辈子不接触尔虞我诈吗?

  “啤酒饮料矿泉水,先生脚抬一下”,我的思维被拉了回来。

  一路无语,到了下午四五点的时候我到了麻子道,一从出站口出来,看到那守候着带着渴望眼神的父母之后,忽然发觉自己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眼泪也不争气的落了下来,如果可以,我真的想用我一切来换取他们的岁月长留。

  晚上吃了一顿丰富的晚餐,随便洗了洗便睡下了,感到心里特别的累,毕竟这些东西我真的不想去接触。

  第二天迈着沉重的步伐到了祖宅,看到了面目全非的祖宅,摸着那把太师椅想象着爷爷的画面,不觉的泪水落了下来。

  而当我环视四周的时候,正当中的牌匾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生活在这里太熟悉了,这个牌匾从来没有人动过。小时候淘气我爬到桌子上摸它,跳来跳去的还摔伤过。

  但它居然被人动了,虽然细微,我依然能看的见那不同颜色的墙体,于是我搬来椅子放在桌子上,小心翼翼的站上去将牌匾摘下来,心想着谁会动这东西呢,这么高。某个叔伯兄弟也淘气?随即我笑出声来,原来我经历了这个巨变后还是那副幼稚模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活人莫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