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林尚的一地鸡毛
辽小七2020-11-26 19:472,178

  林尚最近开发了很多新款衣服,何小澍知道消息后第一个赶到林尚的工作室。林尚是个爱美的女人,没开服装公司前,她就是那种可以把一个月工资全部花在买衣服上的那种女人。她之所以创业开服装公司,一是为了有个自由的工作,二是为了自己能有更多衣服穿。经过几年的努力和奋斗,她的服装品牌有了很好的口碑和销路。除了在网上有品牌店铺,在本市和附近的几个城市,都有专卖店。

  何小澍的审美跟林尚完全不在一个世界,但是何小澍依然喜欢去看林尚每次开发的新款,偶尔有适合自己的就直接拿走穿了。用何小澍的话说,:“我来就是让眼睛学习学习,不至于越来越落后。虽然我穿不出这样的衣服,但不妨碍我欣赏它们。”

  林尚这次新开发的衣服,都是职业套装和休闲的连衣裙。套装的颜色以米色,酒红色和蓝色系为主。连衣裙以黑色,白色,绿色为主。何小澍到工作室后,看到样衣,不断的感叹,那些职业装完全没有拘谨的沉闷感,样式设计的很有心机。何小澍试了几套,无奈腿短,都不合适。只好去试了试连衣裙。连衣裙倒是休闲中透着少女的妩媚感和性感。何小澍选了一条浅绿色略低胸的长裙。林尚说,:“你那胸不露就挺显眼了,还敢穿低胸。闷骚型。”何小澍说:“闷骚我倒是承认。不过越是穿的性感的未必是随便的人,越是穿的保守的,也未必是清纯之人。”林尚说:“你穿就穿吧,哪有那么多词儿,你穿三点式出门我也不管你。有本事你光着出去呗。“

  话刚说完,曾力来了。曾力一脸的汗,走到工作室的沙发那就躺下了。林尚说,:“货发走啦?你把物流的单号给我,我告诉孙老板注意接货。”曾力瞟了一眼林尚,:“我特么累的跟狗是的,你也不给我倒杯水,就知道货。:”林尚瞅他那个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何小澍在旁边,她也没好意思发火。林尚去冰箱拿了瓶水,扔到沙发上。曾力喝了口水,耷拉个脸。何小澍发现曾力这男人特别有意思,,你不知道他会因为什么事就发小脾气。曾力看着工作室里模特身上的新款样衣,撇了撇嘴,说:“这都什么玩意儿啊,丑死了。”何小澍说:“你懂个屁,你审美有问题。你说好看的衣服,林尚还估计不敢卖呢。因为卖不出去。”林尚笑了笑,她嘴笨,在家里家外经常被曾力语言压制,但是何小澍这人,说话损人是不分对方是谁的,那是她与生俱来的说话方式和做人乐趣。曾力瞅了眼何小澍,:“你还有空来这儿嘚瑟,你赶紧找个男的收了你吧,可别出来祸害人。”何小澍兴致上来了,她就喜欢别人跟她语言交锋,乐趣无穷。她说:“哎,曾力,我记得你以前是个文艺青年啊,长发飘飘,满眼的忧郁,动不动在网上就发个诗歌啊,来两句感慨。你现在怎么头发越来越少,都要秃了。也不文艺了,变得俗不可耐。”

  曾力被何小澍逗笑了,四仰八叉的窝在沙发上,说:“往日一去不复返,昨日的单纯少年已经被这个俗不可耐的女人带偏了人生轨迹,你问我为什么变成今天这样,你得问问你闺蜜林尚啊。”

  林尚哼了一声,:“你本质如此,跟我有什么关系。我俗我承认,但是你肯定也不是高雅的人。”

  曾力站起来,搂着林尚亲了一口,说:“媳妇儿,给预支点工资,我晚上朋友聚会。”林尚说,:“前天才给你一笔,钱呢?”曾力嬉皮笑脸的说:“我人都是你的,天天给你当牛做马的干脏活累活,你跟我计较是不是太势力了?要不说你俗呢,眼里就知道钱。”

  林尚拿出手机给他转钱,曾力起身要走,走的时候顺手从林尚的包里把保时捷的钥匙掏了出来,说:“我把你车开走了啊!”说完就快步出去了。林尚在他后面喊:“你自己有车不开,开我车显摆什么?去撩小姑娘吧你。”

  何小澍看着曾力的背影,对林尚说,:“你家曾力有点虚荣,太好面子。吃穿用都太讲究。跟你一比,他反倒像个富二代,你像个灰姑娘。”林尚叹了口气,:“他就是幼稚。随他吧。”何小澍想约林尚去吃晚饭,然后去唱歌。林尚拒绝了,她要回家辅导孩子作业,孩子上小学后,每天都要家长监督作业,批改作业,她已经很久没有夜生活了。

  何小澍只好自己回了家。秦铮大肚子不方便出来,周暖老公好不容易回来,俩人在家腻歪。林尚回家辅导孩子作业,只有何小澍自己是个单身汉,无忧无虑,但也没着没落。

  林尚把工作室交给员工,让她们准备网店拍摄的工作。自己早早回了家。母亲在家里,已经给儿子曾攀做好了饭。林尚非常感激母亲,这个老太太永远无条件的为林尚付出着。林尚跟母亲和儿子一起吃了顿饭,然后辅导孩子作业。母亲把厨房收拾好,要回去了。林尚想让母亲晚上留下,想跟母亲说说话,发发生活里的牢骚。可是看到母亲瘦削的身子,还有越来越多的白发,林尚把心里的话憋了回去。她不想母亲再担心她了。父母在退休前已经攒了不少钱,本想着退休后能出门旅旅游,过点清净和悠闲的日子,可是林尚嫁给曾力后,老头老太太感觉到女儿的生活并不轻松,他俩开始帮林尚带孩子,孩子上学后要接送孩子,林尚工作忙,还偶尔要出差。而曾力呢,晚上玩游戏不睡觉,早上不起床。开始的时候林尚也跟曾力吵架,逼着曾力早起送孩子上学,可是他天天迟到,林尚对他无可奈何。只能自己接送孩子,或者忙的时候让父母代劳。

  夜幕降临,儿子做完作业接近十点钟了,写完就躺床上睡着了。曾力还没回家,不知道跟朋友在哪里喝酒吹牛了。林尚洗了个热水澡,独自睡去。她很享受曾力不在家的时光。她不在意曾力出去吃喝玩乐,她现在就喜欢安安静静的家。其实,她想,男人可有可无的。不知道别人家什么样,她家的男人真的可有可无。

  她想起何小澍的那些关于单身和自由的话,她很羡慕何小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姻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姻之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