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夜惊变
苏若禅2021-09-27 21:165,011

  入眼即惊艳!一身白色的休闲西服完美地演绎完美,情调似云似海,高挑出众的身材外加军人世家独特气质,纵使眼前风景美不胜收,祁宁仍噘嘴挑剔:“你看你,瘦得像根行走的木棍,好像撞一下就会咔嚓断掉,遇到什么大块头,那不就轻松就被人家掰弯了吗?”

  唉,这是什么可爱的发言!云非海无奈耸耸肩,垂头看着眼前的人,嘴角莫名勾起了弧度。

  “哼!你笑什么?我有说错吗?”祁宁毫不客气与之对峙,脸上升起不爽。

  “没,你最好看。”云非海赶紧转换表情。而且越看越养眼——心智成熟的他似在心底盘算什么。

  站在一旁的柳叔忍俊不禁,他家少爷也只会在祁宁小少爷这里吃瘪。

  “你父亲我是见过的那才是真正的军神!你可是他唯一的儿子,绝不能给他丢脸,给他丢脸就是给我们整个风云市丢脸!知道不云非海?不过你还小,只要肯努力,未来肯定能反超过你的父亲,获得比他还辉煌的成绩,!”祁宁继续指点。

  “嗯,我一定不会让你和父亲失望的,你是我……算了。”云非海轻哼一声,温柔地摸了摸祁宁的脑袋。

  “别摸!会长不高的,而且以后我成了军神,到时候提起这些多没面子啊!”祁宁一脸傲娇地移开他的手。

  那一瞬,云非海仿佛一眼看到了未来,那里幸福如同幻境。所有美好被勾勒得如此直白简单,没人肯相信将来的腥风血雨,人情冷暖。

  “少爷,恕我冒昧,总司可能已经回家了,他总不喜欢等待的,咱们是不是该……”柳叔轻轻弯腰提醒了几句。

  恋恋难舍,终将迎来分别,云飞海眼神格外柔软,贴近祁宁耳边,充满磁性的嗓音传来:“明天一定要来,我等你。”温热的气体令祁宁瞬间脸红。

  此时急匆匆走来一名女仆,对还在注视这里的云非海礼貌地深深鞠了一躬,又转向祁宁。

  “小少爷,伊萨湾的客人来了,说是很喜欢小少爷,还给您带了礼物,想见见您,现在正在接客厅和先生谈商业上的事情,先生让您过去呢。”

  怎么又是那群人。祁宁皱着眉,面露不满,好看的脸蒙上一层阴影:“那个叫斯里兰开的人来了吗?”

  伊萨湾……云非海隐约能听到对话,对这个名字似有印象。当看到阿宁面露愠色,他眼底闪过一丝冰冷。伊萨湾——又默念一遍。虽很关心阿宁的事,父亲好不容易回来,于是关上车门,打算之后再问。

  女仆如实回答:“是的,斯里兰开先生是这次的总代表,听说了您最近的各项测试后夸您是天之骄子,想和您交个朋友。”

  那人让祁宁很不舒服。25岁左右,金色长发充斥贵族气息,面具之下瞳孔冷漠,面容冷峻,是猛虎也是蔷薇。常穿深色大衣,权势滔天,连父亲这个风云市有头有脸的富豪都要礼让他三分,其所在伊尔家族势力庞大,斯里兰开作为次子,16岁就一手掌握伊萨湾以及周边地区所有组织的核心资料。

  可祁宁亲眼见对方杀过人。

  残忍的场面一度让他晕厥,对方还舔着刀对他诡异地笑了笑,毫不顾忌他当时只是个八岁的孩子。那人看他的眼神,令他极度不适,内心涌来一阵狂乱与慌张,仿佛能被其同化,成为堕落的开始。

  “我不想去,告诉父亲我不舒服,谢谢那人的好意,礼物推不了就等他走之后让下人分了吧。”

  “可是,小少爷,先生查清后会罚我的,请你跟我去吧。”女仆满脸写着胆惊受怕。

  烦。可祁宁毕竟本性善良,从不为难下人。

  接客厅内——

  “抱歉,斯里兰开先生,您说的条件未免狮子大开口,而且修筑光桥如同古代建长城,受益的也只是部分人,不如等技术成熟再联合风云市其他几个有影响的地级长共同商讨?”

  “呵,向您解释了这么久,本来只要您同意,这项造福人类的计划就可以实施了,看来我不是一个好的说客。”

  祁又天摇摇头:“先生切勿妄自菲薄,只是祁某做不了这个主罢了,不过您为人类着想的心意令祁某真心佩服。”

  斯里兰开缓缓饮下杯中的茶,举止优雅,内心似乎丝毫没有波澜。空城计中的诸葛亮也不过如此吧,祁宁想着。不知何时他已蹑手蹑脚来到厅外,扒着头偷偷看着这一切,并没有被察觉。

  “我尊重祁总的想法,我会在风云基地长住几天,祁总若是改变主意,随时能来见我。”斯里兰开目光如电,轻放水晶杯,带着的白色手套更显手指修长,荷叶袖在华丽起身中翩飞,挺拔的身躯轻易跨一米九的鸿沟,不愧是人们口中“力与美的结合”,令无数少女为之倾倒。

  “一定,期待与先生再次见面。”祁又天客气道。

  “自然不久会再来拜访,这次可是无缘得见小少爷呢。”他的语气颇有惋惜意味,还有种莫名的冲动与强势,祁又天面不改色,心中却暗潮翻涌。

  这时颤颤巍巍走出来一个瘦小的身躯。

  “父亲,我好多了,之前迷迷糊糊听说斯里兰开先生来了,所以撑着来看看,没想到是真的。”祁宁声音透着一股虚弱,身体摇晃地走进来,似乎随时可能倒下。一双眼纯洁天真,脸上写着受苦痛折磨的委屈,又有着对抗病魔的坚毅,这一切出现在一张孩子的脸上,毫无矫饰,既不做作又不浮夸,完美地展现出天使才有的最惹人怜爱的模样。

  “傻孩子,快来爸爸这里,都病成这样了怎么还出来,我要心疼死了!”祁又天连忙将祁宁抱在怀里,用手测了测他的体温,又极度怜爱地将他抱到沙发上。

  斯里兰开看到祁宁的一刻,眼中露出瞄准猎物肆机出动的猎人才有的神采,转瞬又换出一幅比神父还慈爱的模样:“阿宁来了?病得这么严重,一定很难受,孩子最怕痛了,爸爸说得对,应该在床上好好休息。哥哥的随行中有最好的医生,让他们帮阿宁治疗好不好啊?”斯里兰开伸手想抚摸祁宁。

  祁又天连忙阻止,严肃道:“先生别靠近,万一传染给您,耽误此行进程就不好了。”

  “父亲说的没错,咳咳,不用麻烦先生了,你们已经聊完了吗?不用为我浪费时间,您回去了我才能好好看病,否则,咳咳……”

  他的眼中晶莹似乎含泪,呼吸都有些沉重,紧紧搂着祁又天的脖子,面容难受,努力往他怀里蹭了蹭,像个娇弱的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孩子。

  斯里兰开魔怔似的伸出手突然停滞在空中,祁宁刻意回避他的每寸视线,厌恶他的触碰。空气仿佛凝结,他脸上的笑略微僵硬。

  “那好,哥哥先离开,医生留下,等阿宁病好了再接你到哥哥家玩,好吗?”

  对自己这么好,这位“表面光鲜、受人敬仰”的斯里兰开先生到底有什么企图?年幼的祁宁无从得知,只好先答应下来。

  确保斯里兰开一行人离开豪华大厅,父慈子孝的温馨画面瞬间破灭。祁宁与祁又天相视一眼,前者嫌弃地翻身下来,祁又天则是黑脸训斥。

  “谁让你来的?装病倒是挺像,知不知道万一被识破后果有多严重?那个斯里兰开可不是什么好人,整个家族都是狠角色,你不是一向讨厌他吗?假意传一下话,以你的脾气,怎么还真来了。”祁又天板着脸佯怒道。

  窗外,十几辆顶级豪车缓缓驶离。“大人得偿所愿,见到祁家小少爷了吗?”

  “呵,你觉得呢?”斯里兰开的声音中听不出任何喜恶。

  “祁宁少爷生病了还坚持出来,只为见斯里兰开大人一眼,还是和当年一样。”随他一同出来的手下讨好道。

  闻言,kate忠诚说道:“看来他很快就能成为大人的所属品,甚至是自愿。”

  “不过是两人共唱的一台好戏,你说这导演是祁又天,还是那个单纯无害的祁宁?”

  “这……大人,祁家少爷才十岁,难道……是他演戏给您看?”

  斯里兰开优雅地披散开金色的长发,浑身散发出迷人又恐怖的气息,狂野霸道的荷尔蒙迸射在各个角落。车内被低气压笼罩。他嘴角勾起一抹邪笑。两年前祁宁看他的眼神,那双眸子里怒射出的冷冽的光,无畏又隐忍的厌恶,让斯里兰开追寻、玩味到现在。

  真是迷人的小家伙。

  看来大人这次是想动真格,要怪就怪祁家少爷命太好,大人一直以来,都是喜欢珍宝的。看着斯里兰开这番从未露出的表情,Kate似乎又联想想到了某些事情,垂头默不敢再吭声。

  车驶向16层顶级别墅。呵呵,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

  另一边,空荡的餐厅里,满桌菜肴,只有云非海一人就座。

  “父亲还没有回来吗?柳叔”云非海隐隐不安问道。

  “是的,车还没有回来,不过少爷不必担心,总司可能是有事耽误了,但一定会回来陪您吃饭的。”柳营穿着那件朴素的西装,脸上的沧桑有种岁月的厚重感,棱角分明的脸坚毅无比。

  “又是急事耽误了,以前你这么说,他一定是去处理公事了,第二天也不回家。”云非海毕竟是个孩子,再成熟也无法原谅这么多失陪的父爱。

  “您放心,总司这次亲口答应您的事,一定不会失约的。”

  “嗯,知道了,柳叔。不管多久,我都会等他的。”云非海端坐在餐桌前,眸子垂了下去——他敬爱他的父亲,父亲虽然言语上从不表达,可他知道父亲也爱他。

  月下漆黑一片,玻璃整块碎掉的声音刺破夜的宁静,两个身影缠斗多时,最终穿黑衣的男人被重重甩到玻璃上,年纪在四五十岁。

  “黑潮,你不该这个时候回来,更不该不带任何武器来见我,从你十四年前叛出组织,在伊萨湾兴风作浪,就成为全联盟的罪人,我随时可以杀了你。”云霆军横着眉头,不怒自威,手里一把双轮手枪直指对方。

  黑衣人起身抹去嘴角的血迹,开口用那浑重的嗓音说道:“呵呵,几年不见,你的实力丝毫不减,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即使在外面苦练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比不过你,云霆军。”方铩苦笑着。

  “谁派你回来的,目的是什么?搅乱风云市?”

  “目的?呵,不过是回来与你叙叙旧。”

  “叙旧不必,我今晚要陪儿子,不过很乐意之后在监狱里审问你。”

  听到这话,方铩霎时狂笑起来,笑得渗人:“哈哈哈……没想到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军神,原来这么看重亲情。”“那我就告诉你一件你绝对想不到的事,云霆军,谢谢你替我养了这么多年儿子。”

  “方铩,事到临头你说什么疯言疯语?”对方极其狡诈,云霆军警惕地扣动扳机。

  “哈哈哈,你活得可真明白。云霆军……”方铩毫不轻浮地说道——养了13年的儿子到底是不是你的种,难道你就没有怀疑过?好好问问唐筱。

  唐筱?他怎么会知道?云霆军神情凛冽地望着他。

  “把话说清楚,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

  “呵,你知道我没有骗你,这件事,你还是好好问问你的妻子,千金小姐唐筱吧。现在的你,还没有能力杀我,方家的东西,我迟早会回来取,哈哈哈哈。”说完,拉开一个手榴弹,云霆军瞬时反应扣动扳机,烟雾散去,只剩下那一阵狂笑。

  “唔……”

  “少爷,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柳营担忧地问道,俯身察看云非海的状态。

  “没什么,只是忽然一股心悸。”云非海淡淡说道,而那股疼痛几乎要将他的脊背戳穿。

  云霆军一夜未归,清晨醒来,云非海心中失落一阵,却早已习惯。只要足够优秀,父亲就一定会多看他几眼,也只有优秀,才能保护身边重要的人。

  他的眼里射出清冷的光,训练要加强,距离进入深渊的日子不远了,这也就意味着他要离开家,进入一个未知的全新世界,旅途即将开始。

  看不到柳营的身影,云非海利索地穿着便服从楼上下来,不禁眉头一皱,昨天不是说好去接阿宁吗?难道没告诉他就出发了?

  “柳叔,柳叔?”没人回应,少年的声音透着一股冷冽,他整整衣领让它们看上去更为整齐,迈着轻而沉重的步伐走出门外。

  “少爷早上好!”数不清的佣人对着他说出这句整齐话,令他有些烦躁。

  “柳叔呢?昨晚父亲回来没有?”

  “少爷,昨晚总司并没有回来,柳军长吩咐我们把您送回房间,之后似乎收到了什么紧急消息,深夜开车走了。”

  有时候云非海在想,父亲和柳叔的关系甚至要好于自己,这就是这个时代所带来的。被称为军神的伟人,承担着数不清的责任与义务,他们心中使命高于一切,生而战斗。柳叔就是曾与父亲共事过的前辈,当年永恒流域的传奇,便是柳云二字。

  只可惜,柳叔之后因负伤淡出军营,在当时成为巨大的遗憾。

  “……”云非海看看破晓的天空,豪宅中空荡荡,即使佣人遍及各个角落,却无法掩盖这个家如今冷清的现实。

  “该去接你了啊,阿宁。”他温柔地说出这句话,仿佛是种救赎,眉眼间撑起一丝微笑。只有你能陪我了。

  天气温暖地有些不像样,云十分绵软,似乎近在眼前,巨大的军场式建筑平铺于风云市最佳地段,这里的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嗨!云非海~我来啦!”祁宁欣喜欢呼着,随意穿了件黄色衬衫,一把扑进他怀里,抓起云非海的手。

  前者是想象,后者才是现实,却也让云非海脸颊瞬间红了起来,刚才,他还以为阿宁想要抱他,祁宁长长的睫毛很好看,在他眼前晃过,侧脸很美,很美。

  “说话算话,我们先去地下室!”祁宁眼里散发五彩的光芒,口中连声赞叹云非海家好不壮观。

  祁宁家是古色古香的老宅,历史已近百年,经过几番修葺和扩建虽更显宏观壮阔,却也保留了之前的韵味。

  哼着小曲,祁宁雀跃地奔赴目的地,一阵不愉快的争吵声从隐蔽的灌木丛后传来,获得准许后他踮着脚尖摸索到一片葱郁后面,云飞海狐疑地紧随其后。

  “你给我说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一声暴怒如同野兽的嘶吼,粗犷的声音里不留一丝理智,直直将人的魂魄都要喊出来。

  云非海皱眉想要上前,那一刻很委屈,父母关系向来不和,可他知道在父母面前不能表现软弱。

  “哎哎、云非海,没看到吗你父母正在气头上?”祁宁一把把他拉到灌木丛里蹲下,悄悄往回瞥了一眼,两人还在争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日囚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