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那事
勋汀2020-10-03 09:254,789

  文/勋汀

  “救命呀!救命……”

  “救命!”

  在黑色的夜晚,凌风嗖嗖,雷声大作,星星的光忙透过雨的梳琉,夜里,连个人影,都没有。

  “站住,你跑什么,你以为跑得掉吗?你是我们的奴隶,你逃不过啦!啊哈哈哈哈哈哈……”“老子,看你怎么逃!”

  “救命啊!救命”

  “有人要杀我!有人要杀我……”

  “啊……”阿强一下子抽搐似地坐了起来,“原来,是做了个恶梦,但着实太吓人了。”他气喘呼呼,汗水浸透了他的衣装。窗外天空上还缀满了星星,一切都是美丽的,这样格外美丽而宁静的夜里,他的气喘声和心跳声都显得太了些,像风雨交加的夜晚之急雨声和雷声。

  阿强从小就没读过书,父母离世得早,身边除了一个天狗,基本没有什么亲人了。因为他的亲人们都去外面打工,也就只有他留了下来。听别人口中,有的人说,他因为他父母的离世,给他精神上带来了巨大的压力,长期之下也就成了精神病。有的呢说,他遇见了人贩子,人贩子给他下了迷药,他就稀里糊涂,胡言乱语,变了个人似的。当然啦,那里面人贩子确实多,听说隔壁村的还有不少人被骗走回不来了呢。

  那一年阿强那个村刚刚新农村建设完毕,家家户户除了老人孩子,都出去打工挣钱了。乡村就成了一个冷漠鬼城。一条车路穿过村子,夜晚时显得更加凄凉。那几个酒鬼喝醉了酒,在路边发着酒疯。这当然也怪他们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也不管管家里,哎……都是老光棍了。

  黎明划破黑夜,驱散了朝霞,赶走了星星。那没完没了的声音接二连三地打破了乡村的宁静“买狗咯,买狗咯……”这也巧来,这一天刚好是受难周,也就是每一个月的第一个星期日。买狗的进到教堂圣地遇见了牧师谦和地: “满有慈爱的牧师,你好!我们也是信徒,我们也可以分享《圣经》请你允许我们也讲一堂道吧……”

  阳光轻抚着他们的脸庞,那俩人显得有些可爱。

  “你们也是信徒,那可好了嘛,天下信徒一家亲。那是从哪里来的呢?怎么会来到这里,受难周还买狗?”牧师温柔地问到。

  “哪些肯定是坏人,那个隔壁村的那几个小女孩子,不就是被买狗的用迷药迷晕,带走的吗?后来进入传销组织,还回来给家里人传。她们的父母将他们衣服换了,将她们绑了起来,又请医生打了好多针,吃了好多药才好呢,这些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人!”

  “对,不能给他们来讲!”

  “那你们有受洗证吗?你们身份证可以给我看看吗?”牧师很亲切地说。他俩显得有些不太自然,脸红得苹果似的,脖子上的筋像是藤条紧紧勒住了他们的脖子,脖子成了一个枯木桩桩。说:“牧师,那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就先不打扰了,下一次我们带好证件再讲吧……”

  “嗯嗯,这样也好,先去准备一下证件。”

  “抱歉哦……”

  阳光打在了那俩人的脸庞,显得有些苍茫,那其中一个眉毛是连在一起的,有些肥硕,挺一个大油肚,外面披了一件花花的衣服,个子不高,大概就1米5。另外一个,身穿一个T恤,瘦得只剩下骨头,腿长筷子似的,对,像柴一样。村里现在是不了人影子,赶街的人也不见。寂静得让人害怕,那太阳也更加辣了起来,教堂院子里的树叶,纷纷低下了头颅,叶子们也晒得油油的。

  那俩人也仓惶开溜了……但是流传的似乎是真的。

  阿强就是在这段时间被拐走的吧。八月十五的前两天,身他来到了村里的小卖部,买了一些月饼和鸡蛋,独自坐在路边。深邃的眼睛里,诉说着什么故事,或者是什么样的思念。

  嫂子们回来了,轻轻地把门推开,只见地上一片狼藉。火钳直插在火塘中,火塘的三脚架上,还有一口不知道煮了什么的锅。地上的干草也给房间的乱,增添了几分。当然,那月饼与鸡蛋还是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只是不见阿强……

  “他哥,他哥,你弟弟你看,把着弄得一片狼藉,怎么这么败家呀!你也不管教管教……”

  “我能管他什么呢?从小他就受到了刺激没办法走出来。显得有些话少,不爱与人交流。”

  “管他的呢……”

  “这都八月十五了,你弟弟怎么还不回家呢?要不要去找找!”

  “哎哟,多大一个人了,还会丢失嘛,只是去哪里玩了不知道罢了,你看着火塘,像是前两天烧过火的嘛。”

  “他是受到刺激有点重,有一些自闭,他会去哪里?”

  “谁说的准,他这样的真是个累赘。直叫人担心,这样没有也罢!”嫂子非常生气地说。

  “他嘛,毕竟是是弟弟,可是为什么总是叫人这么担心呢?”

  “或许中秋节就回来吧……”

  “也只能这样了吧,但愿老天在保佑他。”

  ……

  到了中秋节当日,哥哥一家做了许多饭菜,那晚霞都透着一股子的美食味道。村里的狗子也不叫了,劳累了一天的风也静了下来。村子也被香味笼罩,月亮也渐渐露出了它那可爱的笑容。但是,当天空挂起星星时,也还不见得他回来,好不叫人着急。

  “这一顿中秋节的饭,吃得我心发凉。怎么叫人如此揪心呢?我的天哪……”

  “你就得了吧,连弟弟怎么样的都搞不清楚!你看你,把哥哥当得……”

  他哥哥说:“要不,我们报警寻找吧,寻求警察的帮助吧。”

  “要是真的是被人贩子拐走了,那我们家的脸往哪里搁,以后村里还不得天天指着我们家这事说三道四。现在好了,他不回来就不回来了嘛,反正也是一个累赘。你要是敢报警使得我们村里的人都知道这事,议论着事,那我们就没必要过了,离婚!”他的妻子愤怒地说。

  “那现在怎么办呢?人又不见了,不报警怎么找?!”

  “你们家人是奇怪得很,找不到最好,找得到还是个累赘,现在倒是好了,已经是很好了嘛!自动离家出走,寻找刺激嘛,又有啥不好的!”

  “哎,我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呀,或许这也是老天的安排就这样吧仔细思来想去,也没觉得不是没有道理的。一切都看天意吧。”

  “但是这样,确实不妥,不妥哦……哎,这坑人的事情。这心,这道德,令我也有点背后发凉,可是这个事情,我能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呢?”他哥哥深邃的眼睛,似乎在说着什么……

  那一夜他的哥哥在单独在一间房间里睡。夜深人静的夜晚,那些往日躲在草草里鸣唱的小音乐家们也不再唱,只有凉凉的风时不时会过使得树叶沙沙作响,也偶尔有几滴雨敲响树叶。有时他像一条睡觉了的蛇一样,卧在床上;有时蜷缩着,更多是在床上翻来覆去,似乎有虫子在打扰他那样。“这样的夜真叫人难以入眠。这是就是造化弄人还是老天睡着了,我的天哪这可怎么做,怎叫人省心呢?”

  ……

  像是冬日的天,浓浓的烟雾罩在心上好久,一直像一层面纱,总是让心也捉摸不透。又一丝丝烟雨淋在心头……

  清晨,她把早餐做好端上了桌子,香味已经入了他的梦乡。他还在等着妻子喊他吃早餐呢,但过了许久也不见得喊他。他们似乎矛盾更加突出。一个也不理一个,感觉一扇门两家人,终于还是切起了一道厚厚的墙。他们也不闹,似乎和以前一样,害怕人家说闲话,毁坏他们家的名声。在外人面前,任然是和睦得一如既往,一点也不像出现了问题。正如他们所愿,终于隐瞒住了别人。

  这样的日子也不是长久之道,他们也更加清楚……

  第二天,太阳来不及洗脸,他们还在梦乡,就有人声音震碎了他们的甜甜的梦乡。

  “你……们哪个人,偷跑进了我家的……还把门锁起来。是哪个叫你来的,昂?谁……谁叫你来的?你会不会住在自己的家里头,乱乱乱……闯入别人的家,经过我同……同同同……意了吗?没没没……没有经过我的同意,怎怎……怎么可以乱入民宅。”一个说话语无伦次,结结巴巴的人,靠在他们家门口的电线杆叫骂到。

  他衣衫褴褛,衣服都有半年没洗了的一样,都仿佛被许多耗子啃过了的,衣角都一天一天的;那衣服,现在看来,都看不出是什么颜色了,只有一股浓浓的臭味;他的胡子,像玉米须须,头发也油油地,晨光揉到了他那黝黑的脸上,脸显得更加油腻……眼睛深邃中带有许多无奈,宁静中带有发呆的现象,那小小的嘴唇,像极了干旱的农田……脚指头也露在外面,那鞋子也是打了死结,似乎那鞋子跟着他,沉积了许多或美好或悲凉的故事,好叫人可怜,又叫人……哎……

  “咦?这个家伙,结结巴巴,说话奇奇怪怪的,我们村没有这样的人呀,这是谁?这会是谁呢?”她心想。于是敲了敲丈夫的那一面墙,“你听到了没这家伙是谁,怎么胡扯八道呢?要不要我们一起把她赶走。”

  多年的兄弟之情,她丈夫怎么可能听不出自己弟弟的声音呢?但是他们也任然没有开门,他仅仅觉得只是声音像,但不可能是他的弟弟,于是就还是继续睡在床上,任那个人经管叫骂。

  那个人不耐烦了,“往日自己的窝怎么就被别人霸占了”。于是他抬起手,从电线杆那里冲过去,用打鼓演奏震音一样的雷一般的速度敲打门,边敲边骂,但还是没人给他开门。

  这种情形,他们俩人感觉不对了。“是弟弟吗?还是哪里来的疯子?”他心想。

  “妈的,这下老娘家的名声要给你这滚蛋糟蹋了!不给你点颜色你还不知道小锅是铁打的!”嫂子生气地说。

  他丈夫说:“你悠着一点,要看清楚。”

  可他们不知道的是,人家早就怀疑他的弟弟进入了传销组织,村里的人都早就议论纷纷了。有时还用他的消息教训小孩子,教他们别出去玩,不然就会像他家的弟弟一样的。以前只是猜测,现在就更加证实了这一点,真是像一个疯子。

  妻子赶忙急匆匆的赶过去,像一阵风,马上就来到了门边,她视线穿过门缝,只见一个衣衫褴褛,蓬头散发,脏乱无比,仿佛从下水道里摸出来的疯子。也把妻子吓坏了,她拍拍胸脯,气喘惶恐。心里想:“这是哪里来的酒疯子?我出去直接要被打死吗?太恐怖,好可怕!好可怕!”于是直接跑上楼,去找来丈夫,多少的岁月,幼时形影不离的玩伴,怎么能辨析读会被时光给搁浅,怎料想到,那就是他的弟弟。这时,内心如刀割,是要开门还是不开,开了就是和妻子为敌,可是现在更是闹得沸沸扬扬,还有谁不知道他家出了这不光彩的事情。开门呢,他早已经不是当初的那一个人了,相比之下,现在的正是一个疯子。于是鼓起勇气,愤怒地说到:“你是谁,怎么会来我家门口乱叫!你又不是狗,再说这也不是你的家。你是不是把我弟弟给打死了,也就是以前住在这里的经常一个人的那个,你给我说出实话来!”“你这个不知死活的酒疯子!要发疯,去别的地方去发,这里可不是你随便能发疯的了的。”

  往日他们也对邻居好,他两个可是别人眼中的大好人哩。现在他的弟弟,头发也乱七八糟的,口齿不再像以前哪样伶俐,难怪别人也不认他。或许村里的邻居们都知道了时他俩口子的弟弟,只是他们不愿意和一个脏乱的酒疯子做邻居罢了。这要是和他做了邻居,还不知道有多么苦难的倒霉日子呢。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吧。也怪他平日里,把自己囚禁起来断绝外面的一切联系,这也是他自己选择的结果吧。“一切事情必有因果。”也许这一句话是真的吧。

  “你你你……有什么资资资……格说我,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你两个东西,出门回来就要给人赶出家门,你们安的什么心!给知道,我是你们的弟弟,你们作为哥嫂,还这样对待我!”

  “不是的,你真的不是他,他一点也不像你,他并没不像这个样子。我们一直都在等着他的消息,可是他却一直迟迟不回来,你真的不是他。他至少是不会像您这样,丝毫没有礼貌。”

  “哈哈哈——拜托啦,好不好,别再玩这一种有些了,它除了无聊,就没有什么有意义的了,你觉得不是吗?”

  “什么游戏?”

  “嫂子呀,恐怕你们比起我来更加清楚了。”

  “什么?我们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请您原谅,我们听不懂你说的什么。”

  一下子哥嫂俩人吧们关上了,只落下一句“哪里凉快哪里待着去”。后来他就一直在门前电线杆旁边的树堆哪里休息,因为那一堆树堆是他的。而夜晚的梦境,使他一直不安。哥嫂也常听“救命呀!救命……”

  “救命!”

  后来在他的口中得知一二,确实被骗走,拉去传销组织做苦力去了,饱受风霜,只要慢慢了就会被打,而他有点倔强,就被打的多。还有一个同村的,无依无靠的人,他的下场更惨,直接用挖机活活埋了,对于他来说,或许是好的,但是坏的一点就是不能再看母亲一眼了。这真的是不是什么有人道理的事情。他说传销组织的老大都是用大轿子抬,那些女性的,就为他服务,他也为所欲为。我想,每一个很看到这些都无不列外,都会目瞪口呆的,再加上肉体的摧残,精神早就奔溃了吧。这样的也并不是没有前列,但真实叫人发指。

  那个身影永远没有回来,那个人也消失在了村里……

  以后的日子里,每当深夜,哥嫂的耳旁永远回荡着“救命呀!救命……”“救命!”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那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那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