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张府秘事
战歌2020-10-02 16:362,003

  “要说这个,还得从任月姬的来历说起。”

  风水先生清了清嗓子,抑扬顿挫的讲了起来。

  别说,这风水先生寻龙点穴的手段虽然不见出彩,可这讲故事的水平倒还真不错。

  声音醇厚,节奏明晰。

  高惊雷真想建议他要不然别干这一行了,找个茶馆说书,可能更适合他。

  风水先生说,任月姬是跟着南曲班子一路飘荡到龙江省的,他们这个班子属于那种流动式的,没有固定的演出地点。

  戏班子里面的人都是贱籍,下九流中人。

  卖身契都在老板的手里面握着,说是唱戏,可一旦碰上了什么色中饿鬼,老板又不疼手下人的,那干什么,也就说不准了。

  要是成了角儿还好,没成角儿的,多半都是任人拿捏的货,跟八大胡同里面那些,还这没谁看不起谁这一说。

  任月姬的这个班子,就属于没什么名气那种,更别说成角儿了。

  幸好她们班子老板心善,任月姬还能靠着不错的唱功混口饭吃。

  可任月姬偏偏生就了一副花容月貌,樱桃樊素口,杨柳小蛮腰。

  这长相,放在太平盛世那是通天的捷径,放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就是惹祸的根苗。

  平时任月姬唱戏,那戏服里面都要加东西,就是为了不让自己显的那么出彩。

  说来也是她倒霉,正当演到松江城的时候,出了事儿了。

  不过这事儿也蹊跷。

  松江当地有名的地痞也不知道怎么了,直直冲到了后台,正好撞见了任月姬卸了脸上的油彩。

  地痞当时人就看傻了,那小心肝差点从嗓子里面跳出来,被任月姬迷得,三魂不见了七魄。

  地痞巧取豪夺惯了,说什么也要抢了任月姬。

  任月姬也算运气好,张老爷当天也在听曲儿。

  地痞与任月姬拉拉扯扯,老板被打的鼻青脸肿,任月姬哭的那叫一个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张老爷一看,也动了恻隐之心。

  地痞在松江算个人物,可跟张老爷比起来,那就啥都不是了,张老爷手眼通天,想要压死他,动动手指就够了。

  既然张老爷发了话,地痞也就认了怂,赔钱了事。

  任月姬含羞带怯的感谢张老爷,那模样身段,竟是让张老爷也枯树逢春,起了心思。

  张老爷家大业大,又是有口皆碑的大善人,他提出想要买了任月姬,戏班老板也同意了。

  于是这任月姬,也就进了张家。

  说到这里,高惊雷有了些疑问:“张老爷娶了个戏子,他家夫人就不管么?”

  “嘿!”风水先生撇嘴说:“这高爷您就有所不知,张老爷一辈子就娶了一个太太,两人伉俪情深。

  这几个孩子都是大太太所出,可后来不知怎么,大太太突然开始笃信佛法,在家里面修了佛堂,整日吃斋念佛不理人了。”

  “还有这事儿?”

  “可不是么!”风水先生挤眉弄眼:“千真万确,我还听说,自从大太太开始笃信佛法之后,府上的人,就很少能看见她了。”

  高惊雷心中有些奇怪。

  信仰这东西从未有过一蹴而就,大多都是循序渐进的,若是有人突然变成信徒,肯定在其身上发生了某种变故。

  将大太太的事情放到一边,继续说回任月姬。

  她进府的时间不长,她来时甚至比张大少还要小几岁。

  任月姬媚态天生,来到府上,张老爷很快就和她如胶似漆,被她迷的茶饭不思,恨不得整日和她黏在一起。

  甚至连生意上的事情都无心再打理。

  张大少一门心思寻花问柳读书写诗,同样不管生意,最后只能佩儿小姐出面操持。

  可佩儿小姐怎么说也是女流之辈,虽然她蕙质兰心,仍有很多老人都不服她,给她脸色看,让佩儿小姐受了很大的委屈。

  张大少自己不管,但也心疼妹妹,他当时就对任月姬有颇多意见,后来闹的狠了,还在家里面发生过几次冲突。

  不过也只是张大少单方面的斥责,任月姬就只是暗自垂泪,最后由张老爷出面来调停。

  张老爷心软,一方是自己的爱妾,另一方是自己儿子,他的处理方式无非就是和稀泥。

  最后闹的越发大了,张老爷没办法,就让远在国外攻读的二少提前回来,接手家里的生意,皆大欢喜。

  二少人孝顺,跟大哥的关系也好,他知道了家里的情况,二话没说,将课业结了便动身回国。

  当他回来后,张府的难处也的确迎刃而解,二少能力手段更胜佩儿小姐。

  他回国之后,大刀阔斧的处理了几个刺头,又重新梳理了家中生意的脉络,眼看着张府就要蒸蒸日上,更上一层楼。

  可不知道怎么,有一天二少饮完了酒,突然冲到任月姬的房间里,就要轻薄于她!

  “等等!”高惊雷惊讶的瞪大眼:“张二少要对任月姬……不会吧!”

  “可不是说么,谁都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出!”

  风水先生叹道:“张二少为人正派,大家都公认的,但是那天的事情,也是千真万确,好多丫鬟都是亲眼看见了的!

  而且张二少被制止后,也是一言不发,像是默认了此事。”

  高惊雷连连咋舌,心中满是疑惑。

  任月姬的确是长得挺漂亮,身材也一流,可也没有这么大的魅力吧!

  张二少公认的正派人,竟然去非礼自己名义上的小妈?

  也太刺激了……

  高惊雷倒是听说过天生媚骨,什么褒姒妲己,近一点的也有陈圆圆什么的,难道这任月姬,也是祸水中的一员?

  “后来呢?”

  风水先生重重的叹了口气,说:“发生这件事情后,张二少一直郁郁寡欢,日渐消瘦,直到有一天,竟突发心悸,就这么没了。”

  原来是这样……

  高惊雷暗想,怪不得张府上下对张二少死亡的事情讳莫如深,这其中原来藏着如此曲折。

  难怪张远之如此憎恨任月姬,大概他心里,将任月姬当成了害死他弟弟的凶手!

  可是,事情真的如此简单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