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危险逼近
战歌2020-10-02 16:352,019

  高惊雷总觉得,这里面还隐藏着其他不为人知的东西。

  要不然,如何解释后面发生的这一系列怪事呢?

  想到昨晚出现的那诡异纸人,高惊雷翘起嘴角,事情越发有趣了。

  他的身体微微战栗,高惊雷知道,这不是害怕,而是兴奋!

  有危险就会有机遇,他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想知道,自己遗忘掉的那些日子,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相信,身上那些神异的纹身,会给他答案。

  ……

  两人聊着天,很快那一只鸡就被分食一空。

  风水先生似乎意犹未尽,还想要去接着干点偷鸡摸狗的事情,高惊雷不想掺和,就自己一人独自离开。

  张府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偏生里面都按着江南园林建造,七拐八绕尤其复杂。

  高惊雷自小在白山黑水间长大,进了张府就跟进了迷宫似的,走的他头大。

  他在张府来回溜达,一路上看见不少仆人丫鬟什么的,都是行色匆匆脸带忧色,看来这几天的事情,对她们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高惊雷没心思去关心这些人的心理健康,因为他发现,自己好像迷路了……

  绕来绕去,他惊讶的发现,自己好像又绕回了花园。

  “这不还是刚才吃鸡的地方,娘的鸡骨头还在地上扔着呢,坏了,还是叫个人给我带带路,丢脸就丢脸吧。”

  高惊雷转过身,疾走几步,刚绕过假山,突然一阵香风迎面而来。

  “哎呀……”

  一声娇呼入耳,高惊雷下意识的一捞,软玉温香便充盈怀间。

  高惊雷连忙将怀中的娇躯扶起来,刚才假山拦着,他走路走的又快,可能是对面的人躲闪不及,撞入了高惊雷的怀里。

  当他看清眼前人的面容时,他不禁心中咯噔一声。

  这不是……刚才唱曲儿的任月姬么!

  此时,任月姬那双含着秋水的眸子正带着几分薄羞的盯着高惊雷,粉脸上也染着几分微霞,她不敢抬头,做了个万福,小声的说:“妾身无礼,冲撞了先生。”

  “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你认识我?”

  任月姬羞意更盛,声音轻柔又婉转的说:“高先生这样的高人,妾身怎么会不认识,这几天多亏有先生在,要不然张府上上下下百十口人,早就遭了妖物的毒手了。”

  “我收了钱,收钱办事,应有之意。”

  任月姬那声音如清泉又似蜜糖,总是有意无意的撩拨人的心弦。

  高惊雷没有感受到施术的痕迹,看来这任月姬还真是媚骨天生。

  简简单单的做几个表情说几句话,就这般的勾人,也难怪那么多的男人为他痴狂了

  她要是收拾齐整的唱上几句,再展示展示身段,谁能顶得住啊?

  至少血气方刚的高惊雷,不敢说自己完全不会有反应。

  “高先生高义,请受妾身一拜。”

  任月姬盈盈下拜,紧身的旗袍将胸前的曲线勾勒的异常明晰,从高惊雷这个角度看下去,那叫一个峰峦起伏,尤其是领间那一抹白腻,看的高惊雷直上头。

  他已经有点想走了,要是再和任月姬说几句话,瓜田李下的,被人看见也不太好。

  “高先生!”

  高惊雷正准备找个由头开溜,身后却传来一声呼喊,这声音很是熟悉,里面还带着些许怒意。

  他回头一看,后面站着的原来是张佩儿。

  她憋着嘴,可爱的脸上挂着寒霜,定定的看着两人。

  任月姬一见张佩儿,笑容登时亲切又讨好,声音也伏低做小,让人心生怜悯。

  “佩儿小姐,我只是不小心撞到了高先生,又感恩他辛苦,所以才谢谢他,我们并没有什么,你不用多心。”

  “谁……谁多心了!”

  张佩儿上一秒还满脸怒意,听到任月姬的话,又变得羞涩起来。

  她跺了跺脚,快走几步拉着高惊雷就往回走。

  “我找高先生有事,先走了。”

  任月姬望着张佩儿和高惊雷的背影,慢慢的低下了头。

  假山的阴影盖过她的脸颊,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

  “你跟她说什么呢!”

  张佩儿撅着樱唇,语气带着些质问。

  “没什么,就像她刚才说的,她不小心撞到了我,刚才给我赔礼来着,然后又突然说要感谢我什么的。”

  “哼!”张佩儿鼓着嘴,说:“这女人奇奇怪怪的,你离她远一点,她魅惑人的本事最厉害,我爸我哥都……”

  说到这里张佩儿顿了顿,又继续说:“总之你离她远些,知道了么!”

  看到张佩儿一本正经的样子,高惊雷不由失笑:“行,听你的。”

  张佩儿这模样,高惊雷倒还是第一次见,没想到一向稳重的她,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

  ……

  华灯初上,不知不觉又是一天。

  高惊雷白天在张佩儿的带领下,将整个张府都转了个遍,要在张府里面调查事情真相,要是连路都搞不清楚,那不是白给了。

  他认路的本事还算可以,转了两圈,也就大致转明白了。

  全府上下,只有两个地方高惊雷没有去,一个是任月姬的住处,张佩儿不想让高惊雷再看见她。还有一个,就是张佩儿生母大太太的院子。

  走到这里的时候,张佩儿有些伤心,她跟高惊雷说,自从她母亲笃信佛教后,就很少见外人了,甚至连他们这些做子女的,都难道一见。

  她最近一次见母亲,还是她二哥过世的时候,就算自己的亲生儿子没了,大太太也只是露了露脸,似乎也并没有太过悲伤。

  高惊雷熟悉了环境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他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夜色渐沉,光线被黑暗吞没,黑色越发的浓郁。

  就连天上的月光,似乎都在一点点的消失。

  高惊雷躺在床上,鼾声四散,似是睡的沉了。

  从窗外透进来的月光越来越少,直至一点不剩,整间屋子都被黑暗吞没,伸手不见五指。

  可就在这黑漆漆的空间里,却仿佛有更黑暗的东西,逐渐的蔓延开来。

  那黑暗东西的源头,似乎,就在高惊雷的床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后一个萨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