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痛悼
浣月汐2021-07-24 23:172,045

  (作者:小撒、浣月汐)

  高炎霖看着他的背影走出咖啡馆,上了车子,那周身散发出的沉痛气息跟着他被关进了车门内,使得车子突然之间变得重若千钧,停在那里,一直没开动。

  车内,钱云荣趴在方向盘上嚎啕大哭,奔涌的眼泪浸湿了两个袖管口。半晌,哭够了,他抬起头,拿手帕揩了揩脸,转头看到咖啡馆内的高炎霖在往这个方向望,便收拾情绪,下了车,重新走进馆内坐下。

  “老高有其他线索给我。” 钱云荣是个聪明人。

  高炎霖点头:“老钱知道有个叫小费的人?”

  “知道。”钱云荣腮帮鼓起来,腮帮上的咬肌明显动了动。

  高炎霖说:“老吴认识小费,有老金下的工夫。”

  “老高这个又是哪里得来的情报?”

  “我问了老金,但老金讲得含糊不清,是我把事情分析一遍得出的结果。”高炎霖把矛盾指向老金,他要让钱云荣知晓这些情况,然后去找老金询问整件事情的详细过程。

  钱云荣自然清楚老金是吴鸿杰发展的外围人员,也很疑惑吴鸿杰出这么大事,老金居然没有拨电话给他讲。难怪最近他只要打过去电话,老金不是说“吴先生出去了”,就是说“吴先生没回来”,因此他这几天就没去公寓找吴鸿杰。

  钱云荣听完这些,便再也坐不住了,起身疾步走出咖啡厅,开了车子去公寓楼。到了公寓,他让老金带着上楼去吴鸿杰的房间。屋里床具凌乱,看得出是匆匆离开。钱云荣站在床边,闭眼重重呼气。

  老金远远站在他身后,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把那天晚上的事情经过告诉我,老金。”

  老金说:“钱先生,我不清楚具体情况,小费下楼找吴先生,我才知道吴先生跳楼了。”

  话刚说完,钱云荣猛得提起右腿,用膝盖狠狠撞向老金的肚子,只听老金嘴里喊着“哎呀”,弓身弯腰,似是痛楚不已。钱云荣并不理会,又握紧左手,一拳打在老金的心窝子上,这一记疼得老金几乎不能呼吸,登时变了脸色。钱云荣却还不解气,再抬起右臂,曲了手肘狠狠砸在老金的背上,老金扑通跪倒在地,踡缩着身子低低唤疼。

  钱云荣暂时收了拳脚,骂道:“你不讲实话,我打死你这个老菜皮。”

  跪在地上的老金明白钱云荣不是个好惹的人,自己扯谎必定过不了关,于是他双手捂住肚子,眼睛看着地面,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通通讲了出来。

  钱云荣耳朵里听着,转身坐在床沿上,心里又是悲伤又是生气。悲伤的是吴鸿杰就这么走了,连个道别都没来得及说;生气的是吴鸿杰撒谎骗自己,被捉去了还拨电话讲他在苏州躲日本人。

  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老金,钱云荣恨恨地道:“我要你这个老菜皮给他陪葬。”

  老金一听,慌忙抬起头求饶:“钱先生,我是被迫的呀。你留下我,可以帮忙给吴先生报仇的。我把小费约出来,钱先生把小费捉去,随你们打发。”

  钱云荣心下一琢磨,觉得倒也可行,于是冷声说:“你最好老实点!约好小费拨电话通知我。办不成这个事,你和小费一起去陪葬。”

  等钱云荣离开后,老金四处拨电话找小费,可几个地方都讲今天没见到小费。

  晚上八点多钟,他去到小费住的公寓。只见房门紧锁,听看门的人说:“昨天出去就没回来。”

  老金知道小费忙,只得改天再来寻他。

   

  进入深秋的上海,天黑得早了起来。

  晚上八点过,高炎霖带着饭盒来到欧嘉路。他从许家后院攀墙进去,上到二楼,打开壁橱,却发现里面不见了费江寰。这不由让他大吃一惊,在屋子里团团转悠了几圈,心里琢磨:绑得那么结实,费江寰自己肯定跑不了。那么,究竟谁会知道他被关在这里?

  半天也琢磨不出个结果,他只好赶紧离开。出来叫了车子离开,路上看到有公用电话,便要车停下,付了车费赶紧给胡先生打电话。

  “我们那天带小费去许家,一路顺利,力生中途还下车躲起来确认没有被跟踪。况且,这个事情只有我和力生知道。”他侧头把整个事情的每一个细节都回想了一遍,并没发觉哪里有疏漏,又说,“绳子也绑得很扎实,如果没人帮忙,他是跑不掉的。”

  “有人一直在暗中注意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胡先生说,“保持联系。”

  挂了电话,高炎霖回到劳勃生路的石库门亭子间。

  这亭子间就是他先前他给力生讲的很窄、很逼仄的住处,只有八平米,位置是朝北的,在一楼和二楼楼梯拐角处,亭子间下面是多家合用的灶披间。他几乎每年都要搬家,而搬家的原因通常就是为了工作,现在这个亭子间是春节后搬过来住的。住在这里,一春一秋还好,就是夏天和冬天难受。夏天上面晒台被烈日暴晒,下面煤球炉子热气腾腾得象个蒸笼一般;现在进入初冬,气温下降,仅有的一条棉被也不挡寒,他在考虑要买一个厚被褥御寒。

  但这些生活上的苦,高炎霖是不上心的,关键这个住所方便他工作。他当初看中这个亭子间,就是因为它位于弄堂深处,人烟稠密,交通便捷,易于隐藏。

  作为一名交通员,他身兼三重任务:一个是接送一批又一批的爱国青年去苏北新四军抗日根据地;第二个就是地下党负责人在这里开会时,他要负责望风;还有一个,则是接送和转发各种情报。

  为了便于传递情报,高炎霖选择去报社做事,每天外出、接触各色人等,不易被人发现。

  在往自己住的地方走的路上,见旁边有公用电话,他过去拨给钱云荣:“老吴的父母什么时候来?”

  “今晚动身,明朝到上海。他们要把老吴运回去安葬在吴家的祖坟地里。”钱云荣的声音沉沉:“老高,你和我去送老吴最后一程。清早我去报社接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