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笼中
浣月汐2021-07-31 21:002,168

  (作者:小撒、浣月汐)

  回到花园洋楼,文鑫明在门口下了车。他想透透气,打算在花园你色铁栅门的小花园洋房,秋日存绿,没有夏日里的茂盛和水气,只残存些许干枯的绿。沿着围墙一圈,有高树繁枝,隔绝了外面的喧嚣,在院内的一派清幽寂静中,一幢北欧风格的小楼悠悠然遗世独立。

  看见文鑫明从花园回来,小鲁迎了上来,问:“文先生还有没有事情?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

  “问你个问题,回答后再走。”见小鲁点头,文鑫明问,“如果要你学小费那种手段,你会做吗?”

  小鲁想了下,答:“如果对方有重要情报,我可以做的。”

  说完,小鲁一脸奇怪神色地看着文鑫明什么也没说,径直上二楼去了,也就没再多问。

  二楼的一间卧室内,一张深色欧式雕花大床上,吴鸿杰睁开眼,以为自己还在医院的病床上躺着。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处身之所并非病房。他尝试挪动身体,又发现自己浑身上下被捆着,除了头,别的什么也动不了。他暗自叹了口气,开始打量所在的房间。

  这里虽不是病房,但病房该有的,屋里都有;病房没有的,屋里也有:黑色的皮质沙发、金丝绣花的米色窗帘、有着华贵饰纹灯罩的落地灯、墙上的油画、花瓶里的鲜花,还有安静躺在台子上的留声机。

  吴鸿杰正疑惑间,忽然一张女孩子的脸闯进他的视野里。片刻呆怔后细看,那是一个头戴白布帽子、身穿白色护士裙的女孩,见他睁眼,转身走开了。然后便有下楼的声音传来,一会又是上楼的脚步声,听那厚重的声音应该是个男的。

  继续躺着没动等来人,他要看是谁把他安置在这里的。

  脚步停处,文鑫明的面孔出现在他的眼前:“醒了,老吴?这关你度过去了。你这是因祸得福,以后前途无量的。”

  他盯牢那张带着笑意的脸,没出声。

  文鑫明看出吴鸿杰强忍着心中的不快和对他的憎恨,他不在乎吴鸿杰这样对待他,因为吴鸿杰现在是他笼中的“鸟”,想离开他的手掌心很难,就说,“医生救活你,老吴不要想死了,要活着,就算不为自己,也得为你父母想想。你不知道他们拉棺材板回去时,哭得多伤心,白发人送黑发人,真是人世悲剧。”

  吴鸿杰闻言不语,微合双目,眼角挂出一滴泪,随着脑袋缓缓转到一侧,垂落进枕头的布纹里。

  “现在,外面的人都以为你死了,你就安心在这里养身体,不要操心其他事体。”文鑫明在床边椅子上坐下,继续道:“今天老钱找我,问我你是不是真的自首了,他似乎不信你‘落水’的。”

  听到钱云荣打听这些事情,吴鸿杰转过脸看牢文鑫明,依旧不说话。

  文鑫明笑了笑:“还是小费厉害,拉你‘落水’。讲来讲去,还是你自己愿意……不讲了,把身体养好。要死要活,这段时间你好好想想,就当为了父母。哦,对了,戴老板交给你查‘白鹤’的任务,你还没完成,你不能辜负戴老板的期望,对吧?”

  吴鸿杰叹了口气:“老文,我做事我自己当,你不该对我爹爹和我妈讲我的事体。”

   “‘尸体’一直停在太平间,会被发现这是做戏,要抓紧时间处理清爽。”文鑫明解释,顿了顿,又说,“我给了他们一笔款子,你不用担心。过几天你写封信,我让人给他们带去,好吧?他们就不会伤心了。”

  “滚。”吴鸿杰再次把头转向一边,不再搭理文鑫明。

  文鑫明不以为意,翘起二郎腿,用两个手掌摩挲着双腿,笑道:“你知道我为啥没被就地裁决?站长和老钱要我继续在宪兵队做事,搞情报,我还是党国的人呀。救你,是要你继续给党国工作。你那样死了,戴老板知道了,那可是很没有面子的事情。再有,要是你的自首书登了报,戴老板一定会派人裁决你。我现在这样做,是要你活下来,用行动证明你还是党国的人。”

  吴鸿杰转过头瞪文鑫明:“我不能一直‘死’,要是哪天‘活’过来,是什么理由,诈尸吗?”

  “身体恢复了,你去重庆。”

  吴鸿杰的脾气哪里会由人摆布,大声道:“我就在上海,哪里也不去。”

  “不要激动,好伐?激动对恢复不好的。”文鑫明好声好气告诫吴鸿杰,“你住这里,有人陪的,不会闷。一边养着伤,一边你也好做打算。还有,温先生和美国朋友在这里住过的。老吴明白为啥戴老板不催我们了?”

  “是你绑架了温先生和美国朋友。”吴鸿杰看定了文鑫明,说出真相。

  “是我,我用他们和戴老板讲条件。我们都要为自己考虑,对吧?我明白戴老板信任你,你想做他跟前的红人,这个可以理解。只是你别忘了,军统是清一色的黄浦派系,你和我就算做得再好,终究成不了他的心腹,这也就是我们几个稍有个闪失就被弃用的原因。”文鑫明观察吴鸿杰的脸孔,看有微妙变化,继续说,“现在日本人、军统、伪政府、G产党都在上海活动,四方博弈,最终哪一方会获胜还不晓得。”

  吴鸿杰嘴上不再说话,脑子却快速转动着想自己的计划。

  护士进来,文鑫明让出床前的位置给护士,护士来给测量血压、测体温。检查后他问情况怎么样,护士说吴鸿杰的身体底子好,现在一切都很稳定,只是需要静养一段时间。文鑫明听后,就带着护士一起出了房间。

  房间里没人了,吴鸿杰才觉得稍微放松了些,脑海中的计划愈加清晰起来。这时,他听见有缓慢的脚步声在门外响起,也不去理会,只闭了眼不动。

  脚步声停在床前,他睁开眼,看到来人是小费。

  他咬着牙,恨恨地瞪着那个害他到如今地步的人。

  躺在床上,如同猛兽被捆住,他几乎动弹不得,却见小费对他耸肩、摊手,并不说话。过了一会儿,小费走到床前,伸手摸摸他的脸孔。他扭头,躲开小费的手,恨恨地道:“总有天我要把你的卵割了。”

  小费笑了,无声地笑,笑着坐到沙发上,歪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吴鸿杰。他扭头移开眼神去看窗外,继续想着自己的计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上海的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