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小哥撒的真是一流的谎
阿冕2021-09-15 09:384,296

  被救出来​有好几天,阿曜也好得差不多了,小花就带他一起回去了,我问左唯今天是几号,他说13号,我滴乖乖,出来都那么久了!准备明天就办出院手续,但是左唯一直拦着,还说一堆我听不懂的医学大道理

  “大哥,你是急着去投胎吗?石膏都没拆,走什么走……”​

  胖子也赖在病床上不想动,小哥嘛,好像已经在清点背包了哎,还有他好像并不怎么想我跟左唯说笑,每次都看来看去

  也不是我急着要回去,是因为我跟王盟说只去几天,然后二叔又说月中会来找我谈件事,说月中就会月中来的,但是我回去的路程刚好要两天,手机又废在水里了

  “左唯……”我笑呵呵的看着他,他倒先不自在起来

  “朋友,你的想法有点危险”左唯抱胸抽了抽眼睛回看我

  “你有没有那种可以暂时缓解疼痛的特效药啊”

  “有啊”

  “不行啊天真,这特效药都有后劲的”胖子翻坐起来去扒小哥“咱们呢等你拆了石膏在回去啊,二叔要谈的事呢先给他晾一边啊,还有小哥啊,您先冯点了,咱在等几天啊,就几天啊”

  小哥两眼放光的看向我,微微张嘴道“我可以……”

  “别,我还是多躺几天吧”我赶忙抬手打住小哥的话

  气氛马上变得奇怪起来,左唯顿了两秒,留下一句话“我先去结垫一下住院费”就蹑手蹑脚的出去了

  胖子干咳了一声“咳,我说你们两个这是怎么了?”

  我抿嘴摇了摇头“没怎么,小哥……”朝小哥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坐我床边

  他是过来坐了,脸上却摆出一副小媳妇跟人跑了的表情看着我床头的花,我弹了一下他的额头,他才正了正身

  “小哥啊,我都跟你说过很多遍啦,左唯不是坏人,也不是九门里的人,更不可能是汪家,不会害我们的,所以你不必要每次都用那么犀利的眼神看他……他都跟我抱怨很多次啦,你真的有点吓到他了,只是没怎么表现出来……”

  “知道了”张起灵微微的叹了口气道“不会盯着他了”

  也是,他比自己先遇到吴邪,要了解也应该是他比较了解吧,要是他对吴邪有什么想法,那后面应该也没什自己什么事了,但就是有点看不惯他离吴邪太近,还滔滔不绝的聊着些生活琐事,搞得这几天吴邪都没有怎么和自己说话(找你说话你也只会嗯、是、嗯、不是)

  ……

  到拆石膏都日子,胖子在我的万般催促下拉着小哥出去买早餐,左唯见没人了才从白大褂里掏出一张老式信封,放到我前面

  “呐,昨天下午有一个人到我的台面给我的,还说只能等你一个人的时候再给,我问他叫什么名字,他说给你看你就知道了”

  “还有,你的肺……又加重了”

  “我知道……还需要你这位医生帮我再骗骗……咳咳”

  左唯百感交集的僵僵抽回了手,又沉沉问了句“这样真的好吗?”

  我困惑的接过信封,左右翻看着,最后在启封的折面看到了由黑笔所写的一个小小的x,不由得一惊,赶忙打开里面写了什么,也是手写的

  「哦,亲爱的小三爷,这次感觉怎么样,刺激吧,很遗憾你比她们慢了一步,墓的自毁机关被启动,如果没有被启动也会被她们炸掉吧,你没有时间到关键的物品有点难办啊,告诉你个线索吧,岭南石矿洞,北↑,有你想知道的答案,如果你想亲自问吴二白那也可以,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老实回答你

  还有,现在的张起灵有点弱啊,有时间想和他打打

  步初真物/探影匣生」

  我瞪大眼睛在信纸和背包之间徘徊,这个字笔迹和墓里面的一样,而且为什么还有这个迷题?不是已经解出来了吗!难不成……左唯也好奇的凑了过来

  “写的是什么,那么激动”

  “你还记得那个人的样子吗”我略显不可思议的把信纸搓成了团

  “我想想啊……”左唯坐到我边上,撑着脑袋掐着下巴努力回想着“昨天下午他戴着黑色鸭舌帽压得很低,还戴着一个黑色的口罩,貌似比我高一点,在我门口来回走了有好十几分钟,等到护士拿完东西都出去了他才低着头进来,我以为他是得了什么见不得人症状,没成想他却左顾右盼的把手伸进内夹层,看他那直勾勾眼神,吓得我以为他要掏枪,我都把手伸进口袋准备拿手术刀和他拼手速了,虽然只是想想,你也知道子弹当然比手快啦,但他却只是只掏出一封信来,还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同我讲要等你独处的时候再给你,一开始我还以为是你的什么仇家给你的恐吓信,但再仔细想想,你一个烂好人能有什么仇家,还有这信纸上的指纹竟然是查无此人,很明显他戴上手膜,为什么就是送封信都要戴手膜,我也十分好奇他怎么知道你在这市中心医院,而且还知道我认识你……”

  听左唯的讲述,我竟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嫌疑人“有监控录像吗”我还不如看看录像,保不准真就看出来是哪个恶作剧呢

  “有,我现在就去导出,五分钟”左唯说着起身就跑了出去,险些迎面撞击美味的早餐

  胖子一记踮脚侧身,完美躲过跑来的左唯

  “抱歉啊!”左唯留下三个字就头也不回的跑下了楼

  “跑那么快!小心摔啊,你!”胖子朝着由左唯跑动所留下的风流喊道,就不知道他听不听得见

  但走廊上的医护人员是听见了,纷纷向胖子做起了禁声的手势,胖子也尴尬点了点头

  我把信纸摊开,又从头到尾看了两遍,但是都没有哪里不对,岭南石矿洞?我都没有听说过那里有矿洞。还有什么现在的小哥有点弱?弱吗?我和他们分开后就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什么生物,他会不会一直跟在小哥身边?本以为这场没有收获的夹喇叭就这样过去了,直到看到这张信纸,步出真物?好像我在海岛墓都没有找到或看到真真假假的东西,汪江池扮的阿宁不算吗?

  我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把里面的水一饮而尽,竟然还被呛到了!咳了几下,几滴的液体滴到了手指上,暖暖的,迫使我底头看去,血!往脸上一抹,血是从鼻子那里出来的

  我连滚带爬的跑进了厕所,尽量的仰头舒缓,仰了好久,止住了。我趴在洗手台上洗了一把脸,凝视着小镜子里的自己,血色好像比之前差了不少

  “要死了吗?”心里默默念叨,又往镜子近了些

  胖子还在和小哥闲聊,推开门看到床上被子掀作一团

  “血味!”由于小哥经常闻血的缘故,很快他便向厕所走来

  “我怎么没闻到?”胖子放下早餐也跟着小哥往厕所走去

  哐哐哐……

  “吴邪!你怎么样!”

  “啊,我没事!”

  说完之后我就开门出来了,小哥一眼就看到了我通红的鼻子

  “你……”

  小哥还在酝酿着要怎么询问我,胖子探出头就挺突然的来了一句“天真,你改行杂技啦?”

  “去你的……”我朝胖子白了一眼,又擦了一下鼻子“小爷我还没有穷到这种地步,这是刚才腿软了一下没站稳,磕到了”

  “真的只是没站稳?”小哥还是不信的试问着

  “哎呀……”我拍着自己的胸脯刚要说下去,左唯就啪的推开了门

  “吴邪,导入好了,只是……”他高高的举着手机来回晃动,又消沉了下去

  我听可以看视频了就马上跑的左唯面前,小哥也不管了,因为那件事比这个猜疑还要大

  “只是什么?”

  “你自己慢慢看……”左唯把手机给我之后就闪到一边坐下了,我看了他一下,就打开了视频

  “是什么小视频啊?让胖爷我也来瞅瞅”胖子一脸痴笑的靠了过来

  但是结果让他大失所望,就只是普通的监控视频

  监控前段是走廊上来回走动的x?暂时这样称吧,后半段他进来了,但是里面的药盒把摄像头给挡了,按理来说是不应该被挡住的,肯定是人为的

  “完全没头绪啊!”

  “说话没有口音,右手虎口有道三厘米的枪疤,脸动过刀,指甲微微泛黄吸毒加抽烟……想想你身边有没有这样的人”左唯扭着头细说道,胖子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他,我也是

  “我身边好像没有这样的人,胖子你呢?”

  “我身边倒是有几个,但他们的北京口音都很重,天真,你查这些做什么?”胖子摸着脑壳道

  我准备把床头的信纸拿给他看,怎料小哥已经看完给撕了!

  “小哥,你!”我此时的表情不知道该用什么来表达

  “假的,不用理”小哥说着还想把手机也抢过去,我立马就塞还给左唯道“这个不是我的,不准掰”

  【解家】

  阿曜到家被关了几天,又被小花滚去了国外,还是亲自送过去的

  小花在回来的时候撞巧二叔来解家问人,就是被一顿间接套话

  “哟,吴二爷,今个儿怎么有空来这里听戏啊?”瞎子坐到二叔后边歪头问道

  二叔向后轻仰,十指交叉缓缓道“吴邪呢?”

  “吴邪?不是旅游去了吗?”小花握着把手看着戏台轻说道

  “墓室半月游?”

  “没有没有,二叔,你想多了,我们找着的墓室顶多就能待个把星期就翻完了”小花轻笑着摇了摇头

  “真的就只是去外面玩”瞎子吃着葡萄笑着说,但手心手背都是汗啊

  “那电话打不通是怎么个一回事?嗯”二叔还是不紧不慢的说道

  “铃铃铃……”小花刚要回开口,微信电话便响了起来,是我用左唯手机打的

  撇过一边,看着屏幕上的备注,到底要不要接

  “接吧”二叔睁开眼睛开口道“是吴邪吧”

  “不是”

  “小花!小哥的身份证丢了,怎么办”小花一接听我便大喊道,也不管他身边有谁

  “呀!我把这茬给忘了!”瞎子推了推眼镜道,早在瞎子要买机票的时候才发现身份证丢了,最后还是打劫别人的才上了飞机

  “吴邪!玩了那么久是该回来谈事情了吧”

  听到二叔的声音给我吓得一激灵,手机还翻了两个面,捂住扬声器搁的一边,用极其夸张的口吻无声喊道“玩完了!”

  “冷静,冷静”胖子平淡的挥了挥手掌,而我心急到想立马穿越回吴山居,被罚的是我又不是他,严重的还有可能被栓在三叔的盘口看店

  “二……二叔”我微微颤声的托着手机说着

  “嗯……去旅个游把手机整没信号了?把手机整关机了?”

  “不……不是,是遭抢劫了!”我情急之下编出了个连我都骗不了的借口,还妄想小花能反应过来

  “遭抢劫?”

  “啊,对,没错,就是遭抢劫了”以我和小花的默契,他猛的反应过来支支吾吾的圆谎道

  瞎子听着我们两个的浑话,那是扶额直摇头啊

  “都说了要冷静,这不没说破嘛”胖子冲我开玩笑轻说道

  小哥还是一如既往的抱着手斜靠在门边,但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呵,抢劫?”二叔的轻叹道,像是小时候识破我和三叔去洞里那样的语气“小哥不是一直在你身边吗?王胖子的身手也不赖,黑眼镜和小花也在,你就算睡着了也没人动得了你,你现在跟我说遭抢劫了?你觉得我会信吗?嗯……”

  “哎呀,玩过了”

  我看着胖子,胖子看着小哥,最后给我一个自求多福的笑脸

  小哥直径走了过来,抢过手机,我以为他要实话实说了,那成想他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直接说出震惊我一百年的话

  “都喝醉了”

  “!小哥?”

  “小哥?”小花和二叔同时喊道,也是愣了一下,没料到小哥也会和我一起撒起谎来

  “那天晚上,一起去路边摊喝酒了,吴邪和他大学同学直接醉倒在桌子上,胖子硬拉着我去搭讪女人,东西都放在桌上,我也喝了挺多酒,他们两个不在……东西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拿的,摊主以为是朋友就没在意,我身份证被吴邪当信用卡拿出来放手机边上,等我拉胖子回来时,都被顺走了”

  “……”二叔那边就很安静,看来是还没适应话多的小哥,片刻才开口道“过几天让雨臣来接你们”

  想来二叔也不会怀疑小哥的说词,因为小哥实在是太正经了,那么正经的一个人怎么可能和我们同流合污呢?但还真就同流合污了!还是主发言人!

  挂了电话,胖子都忍不住对小哥称赞“小哥,以后撒谎就靠你来编了”

  “不行,这次是迫不得已的,以后不能撒这种谎了”我朝着胖子白了一眼,拍了拍小哥的肩

  左唯就静静的看着,静静的看着,看着……插不上一句话,好像这明明是他的手机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再无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再无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