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墨上花开2021-04-07 02:033,350

  警方处理好了实验室的现场以后,开始加大人手搜寻辛然的下落。

  辛然被何雨虹手下里一个叫程清的带去了一片废旧的工厂,把辛然拖下车后,程清从汽车后备箱拿出了一桶汽油,又随手捡了一根铁棍。

  “阿峰,绑上。”领头的男人不怀好意的打量着铁棍和辛韵。

  “是,清哥。”阿峰和其他两个人把辛然拖到一根柱子前面,两个人架着,阿峰用绳子紧紧地绑着。

  绑好之后,程清走过去,用手抬起辛然的下巴,见辛然还没有清醒过来,便伸手示意阿峰把汽油拿过来。

  程清先是用手拍了拍辛然的脸,大声吼着:“喂!醒醒了!”,见辛韵没有什么反应,便举起汽油桶,冲着辛韵的脑袋浇了下去。

  “咳···咳···咳···”辛韵迷糊着睁开了眼睛,浑身没有力气,一阵凉气从后背袭来,辛韵艰难地抬起头来,看了看眼前的环境。

  “呦,大律师终于醒了啊。”程清一边掂量着铁棍,一边看着辛然,见辛然又低下了头,便用手捏着辛然的下巴,把她的头抬了起来,重重地抵在柱子上。

  “这是···咳咳咳···这是哪啊?”辛然虚弱的问。

  “这是你将要死的地方,怎么样?辛大律师没想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吧。其实呢,你要是求求我,我可以让你多活两分钟的,那群蠢货一时半会儿不可能找到这里,只要你求我,我就不让你受这么多折磨。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

  “你觉得我会屑于和畜生为伍吗?求你?你做什么黄粱美梦呢?”辛然笑着看着程清,脸上写满了嘲弄。

  程清脸色瞬间就变了,掂了掂手里的铁棍,顺势朝辛然身上挥去。辛韵疼得攥紧了拳头,忍着没有吭声。

  “呦,不错啊,挺有种,那我今天就看看你能撑多久?”程清话音刚落,抬手就又往辛然身上打了好几棍。

  “老是用铁棍不行啊,太无聊了,不一会儿就打死了,阿峰,去车里拿点工具过来。”程清扔掉了手里的铁棍,拿起了阿峰拿过来的鞭子,用力扯了扯,然后冲着辛韵的脸上就是好几鞭子。

  辛然嘴角开始流血,淡蓝色的衬衫上也印出了很多道血印,但是辛然依旧紧攥拳头咬着牙不作声。

  程清越看辛然这样越来气,拿着手里的鞭子就使劲往辛然身上抽,辛然从头到脚都被打出了伤,最后疼得把舌头咬破了,晕了过去。

  程清便又拿起汽油桶朝辛然头上浇,直到把汽油用完辛然也没醒,程清便让阿峰找了一把刀,先是在辛韵胳膊上轻轻划了一道,没流很多血,辛韵没有反应,程清便又用力划了一道,瞬间血哗哗地流了出来,辛韵硬生生地被疼醒了,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一脸绝望地看着程清。

  “行,你够有种,这种程度你一个没练过的能撑到现在不吭一声,一滴泪没流,你厉害。但越是这样我就越想知道,你的底线到底在哪?”程清不怀好意地一笑,伸手从阿峰那里接了一个瓶子,慢悠悠地拧开瓶盖,笑着说:“看见没?盐水,刚兑的,尝尝吗?给你消消毒还是不错的。”

  辛然浑身上下的神经都紧绷着,看着程清就要把盐水浇在自己身上,辛然忽然说:“等会,我···有话要说。”

  “哦?死到临头要说遗言吗?那你可找错人了,你说了我也不会替你转告。”程清恶狠狠地盯着辛然,把盐水顺着辛韵的肩膀浇了下去,辛韵疼得头猛地一抬,重重地撞在了柱子上,身体几乎已经麻木,手指也在手心上掐出了血。

  就在程清准备进一步折磨辛然的时候,忽然有个人跑来程清身边说了什么,程清赶忙清理了一下东西,刚一上车,警车的声音就传了过来,程清见逃不出去,便拿出打火机,准备点燃汽油同归于尽,就在这时,警察朝程清的手开了一枪,程清手一抖,打火机吧嗒一声掉在了地上。

  警察赶忙下车解救辛韵,黎川也一同赶来,看见被绑在柱子上的辛韵,他拼命跑了过去,解开辛然身上的绳子,辛然瞬间瘫倒在地。

  黎川看着浑身是血的辛然,抱着她忍不住哭了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你一定要撑住,你不能有事啊。”

  “她受伤严重,必须马上送到医院,不然就算没有伤到要害,失血过多也会出危险的。”警察拍了拍黎川的肩膀,“救护车来了,把她抱到救护车上去吧。”

  黎川晃晃悠悠地站了起来,把辛然送上了救护车,自己也一同去了医院。

  黎川一脸丧气地蹲在抢救室外,辛博文去警局做完笔录也立马赶了过来,看见蹲在地上的黎川,辛博文一把把黎川从地上拽了起来。

  “你现在哭有什么用?你不打起精神来,辛然醒了以后怎么办?你还是个男人吗?!”

  黎川面绝望地看着辛博文,缓缓说道:“送来医院的时候,她失血过多,医生检查说,她断了好几根肋骨,皮外伤太多,而且胳膊上有太多刀伤,能抢救过来的可能性不大。”黎川说完整个人顺着墙滑到了地上,双臂抱头痛哭了起来。

  辛博文来的时候只听助理说幸然在抢救中,应该没什么大碍。听完黎川的话,辛博文瞬时间就愣住了。“不可能,怎么会这样?给她检查的医生呢?在里面吗?”

  “我已经问过了,他说失血过多的病人,一般都当时就过世了,就算进了手术室,大手术过程中也会有大出血的可能,也就是基本没有活着出来抢救室的可能。”

  手术进行了很久,快到第二天凌晨的时候,抢救室门开了,黎川赶紧跑了过去,差点跌了一个踉跄,黎川抓着医生的手,焦急地问道:“怎么样医生,她还好吗?”

  医生叹了口气道:“病人失血过多,尚未脱离生命危险,要转去重症监护室待进一步观察。”

  黎川总算松了一口气,赶忙跟医生道谢:“谢谢您,谢谢您医生。”

  何雨虹的案子终于告了一个段落,一切都查清楚了,禾仁医院的院长换成了宋易杰的父亲,而宋易杰也和自己的母亲团聚,唯一遗憾的是,齐莹经过抢救,还是没能挺过来。

  宋易杰和齐莹的父亲齐元民安葬好了齐莹,转眼间几个月就已经过去了,宋易杰去了FTI做了律师,每天工作结束后,都会去看看齐莹。

  记得他第一次去的时候,哭着跟齐莹表白了。他坐在地上,温柔地看着墓碑上的齐莹,说道:“阿莹,有件事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以前你总说你在这个世界上活得很孤单,没有人真正喜欢你,愿意跟你做朋友,但其实,跟你订婚之后,我了解到了另一个你,你真的很好,你单纯善良,虽然有时候刀子嘴豆腐心,偶尔也会开我的玩笑,我不知道在你心里我算是什么,但是我,已经喜欢上你了,如果我能早点告诉你就好了,现在想一想,我们都没有牵过手,也没有拥抱过,我真的很想你。”说着说着,宋易杰的眼眶就已经湿润了,他低下头,苦笑了一声,“你看我,这么大人了,还总忍不住想哭。”

  后来,宋易杰每次去看齐莹,都会带一枝玫瑰过去,就像是约会那样,有时还会带些巧克力、女孩子用的发卡、甜甜的果酒······走时,都会用袖子擦擦齐莹的照片,用手指摸一摸相片里齐莹的头发。

  有时到了休息日,宋易杰还会接齐莹的父亲出来,一起吃顿饭,然后一起去看看齐莹。

  辛韵出事之后,蓝蓝和陈源也一起回国看辛韵。蓝蓝做了手术,心脏情况比以前好了很多,而蓝蓝和陈源两个人也悄悄在一起了。

  辛然住院期间,两个人总是不间断的一起来看辛然,辛然看到蓝蓝健健康康,开开心心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辛然出院之后,去监狱里看望了沈湫,沈湫比以前沧桑了很多,两颊的胡子应该没有刮过,人也消瘦了很多,现在这副摸样,像是四十多岁的大叔。

  辛然拿起了电话,沈湫也拿起了电话,两个人都没有先开口,对视许久,辛然缓缓说:“里面的生活很苦吧?”

  “挺好的,你呢?过得好吗?”

  “我也挺好的,我快结婚了。”

  沈湫一愣,硬是挤出了一个微笑给幸然,结婚好啊,还是安定下来好。”

  “你呢?出来以后打算怎么办?”

  “幸然,你就不想知道我当初为什么那么做吗?你就不恨我吗?”

  “我开始很想知道,但是现在,我经历了这么多,这件事也已经翻篇了,我今天来就是想看望一下老朋友而已。”

  “我喜欢你,你知道吗?从你做我助理的时候我就喜欢你,我本来以为这样做真的是为了你好,我才做了这个交易,对不起。”

  “嗯,我接受你的道歉,没关系,谢谢你曾经的喜欢,你的爱值得比我更好的女孩。出狱之后,可不要忘记你欠了我一份新婚礼物啊。”

  沈湫难得真心地笑了一下,“好,我一定补上一份大礼。谢谢你,辛然。”

  辛韵出院那天,黎川求了婚,辛然哭的像个泪人,抱着黎川哭了好久。

  黎川说:“人生很苦,我想做一个随时都能掏出来一颗糖给你的男人,我会永远爱你,和你一起热爱生活,享受世界,我们结婚吧,你愿意嫁给我吗?”

  辛然哭着点了点头,黎川为辛然戴上了戒指,吻了辛然的额头,两个人就这样抱了好久。

  晚上送辛然回家,辛韵抱着一大束玫瑰花准备上楼,忽然被黎川拉住。

  “以后我们分开的时候要有告别吻哦。”说着黎川便俯身吻了辛然,辛然抱着玫瑰花不知所措地站着,脸瞬间红得像熟透的苹果,笑着和黎川挥手再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跌跌撞撞的年少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跌跌撞撞的年少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