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影子
纤尘9992021-02-12 15:302,185

  拍卖的价格在持续飙升,最后一个腆着肚皮的商人和一个年轻的后生争执起来,二人一个比一个叫价高,最后竟是一两一两的加起来。

  周围的看客们早就不耐烦了。

  佟凌青站在舞台中央,瑟瑟发抖的望着台下的男人。

  她不敢看自己的姐姐,怕自己表现的不出色,被姐姐训斥。

  佟凌萱从二楼走下来,众人把目光聚焦在这个风韵犹存的老鸨身上。

  眼前这个其貌不扬可以说是丑陋的女人,就是芳华院幕后的老板,只要她金口一开,就能决定青青姑娘的去向。

  佟凌萱轻击两掌,就这么清脆的声音,竟是让争的面红耳赤的俩人停了下来。

  “二位,你们在这样争执下去,恐怕天亮了都没个结果,不如你们给老身一个面子,我一口定价如何?”

  “好,都听妈妈的!”那二人异口同声。

  佟凌萱伸出五个手指,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众人屏住了呼吸。

  那商人咬咬牙:“五万两?”

  佟凌萱摇摇头,微启红唇:“五十万两!”

  细细脆脆的声音,竟是让热闹的大厅彻底静下来。

  那商人一下子瘫坐在椅子上,而那年轻人也是面色惨白,两眼无神。

  “五十万两!你们谁要?这青青姑娘多才多艺,容颜倾城,乃是老身大半辈子的心血,啧啧,五十万两不算高哟!”

  佟凌萱摇着团扇,双眼鄙夷的望着在座的男人,扬着高高的眉头。

  舞台上的少女忽的愣住,她没想到姐姐的要价会这么高!不由轻蹙眉头,有些担心起来。

  那个男人会花这么大的价钱买下她吗?

  就在这时,一道嗓音打破了大厅的宁静:“我要了!”

  这声音极具穿透力,尾音含着丝丝柔柔的沙哑。

  珍珠帘子被旁边的下人卷开,走出来一个年轻的男人,二十岁出头,身姿颀长,面容英俊,五官立体似刀裁。在精美的宫灯下,只隐隐约约让人看见他那黑曜石般的双眸,犹如漩涡般,深邃惑人。

  佟凌青彻底愣住,难道这就是永和帝——裴光霁?

  她不禁赧然,垂下了头,不敢触碰那灼热而异样的眼神。

  佟凌萱最先反应过来,她扭着身子走过去,望着二楼上的男人,笑道:“哎呦这位大爷,您可要想清楚啦,五十万两呢!有的人掏空了家底,都未必有这么多银子?”

  那男人不以为然的一笑,往后一伸手,立刻有下人把一沓银票放到他手中。

  “这是十万两定金,余下的钱待会儿会有人送过来!”男人说着,从楼梯上缓缓走下来。

  颀长的身影,让他的每一步落到众人眼中就像一副画,他气宇轩昂,无形中给人一种霸道的威严。

  佟凌萱双眼一眯,赶紧市侩的一路小跑过去,接住男人手里的银票,恨不得亲上两口。

  “公子,您真有眼光,青青?”朝后喊了声。

  舞台上的少女赶紧抬起头来,目光呆滞的望着不远处的男人。

  佟凌萱一把把少女扯过来,抱歉道:“你看,我这姑娘啊,还生涩的很,没见过像公子这般俊美的金主!以后啊,公子想怎么调教就怎么调教?”

  佟凌青羞得满脸通红,赶紧垂下了脑袋。

  男人一双凤目望着面前青涩的少女,满意的点了点头:“青青姑娘的凤凰九天舞,艳惊四座,堪称一绝啊!”

  “公子谬赞了。”佟凌青知书达理的回道。

  望着屋里成箱的金元宝,佟凌萱冷笑连连。

  都说这永和帝爱民如子,清廉为民,可这些又说明了什么?一个伪装的骗子!一个道貌岸然的小人!

  佟凌云一进屋,就发了疯的把那些箱子踹倒,他狠狠瞪着自己的阿姐,吼叫的撕心裂肺:“大姐,你还有没有人性?你让二姐去委身于自己的敌人!而你呢,呵!见钱眼开,可算是把二姐卖了个好价钱!”

  听着亲弟弟的冷嘲热讽,佟凌萱并不恼,而是把这些箱子一个个的扶正,金元宝收拾好,嘴里说着最无情的话:“这些钱留着招兵买马,以后啊,光复大业不愁没有银子!”

  佟凌云气的胸口上下起伏,他往后退了几步,仿似不认识佟凌萱般,喃喃道:“大姐,你真让我失望!”

  佟凌萱眼神一闪,咬咬牙,扭过头去。

  “大姐,我要把二姐从裴光霁手中夺回来!”佟凌云摔门离去。

  佟凌萱瘫坐在地上,愣了半晌,之后回想起小云出门前说的那句话,她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出了门口,找遍了芳华院的每个角落,也没发现小云的身影。

  佟凌萱立刻让下人备马,向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

  她一路狂奔,依旧没有发现小云的踪影。待到了皇宫大门,佟凌萱才猛然醒悟,早几个月,她为了方便出入皇宫,秘密挖通了连接皇宫和芳华院的地道,这些小云是晓得的。

  她怎么就忘了呢?

  关心则乱啊。

  懊恼一闪而过,佟凌萱踩着马背,凌空飞起,几个起落就翻过皇宫大门,往密道出口赶去。

  正好逮住了从密道出来的小云。

  “大姐?”佟凌云大吃一惊。

  “小云!”佟凌萱眼中闪过挣扎,随后轻叹:“不要坏事……”一个手刀,佟凌云小小的身子就歪倒在她怀中。

  佟凌青惊讶的望着眼前的男人:“没想到你竟是当今的皇上?”

  裴光霁望着少女美丽的眉眼,抬手摸了摸,像是在回忆什么,忽然道:“你能再跳一支凤凰九天吗?”

  佟凌青一愣,她没想到众人口中的春宵一刻值千金,在这男人眼中并不算什么。他竟然喜欢看她跳舞,难道他买她仅仅是因为她会跳凤凰九天舞吗?

  不敢忘加揣测,佟凌青也没有多问,而是翩翩起舞起来。

  “兰儿……”

  裴光霁良久,才吐出这两个字,令佟凌青的舞姿一滞,随后,她又继续跳起来。

  这凤凰九天舞是阿姐逼着她苦练一年才练成的,难道阿姐让她跳这舞是有什么用意?难道这裴光霁口里的兰儿是他心爱的女子吗?因为兰儿会凤凰九天,所以阿姐才会让她练?

  裴光霁喝了些酒,他抬着脑袋,托着下巴,发觉眼前的女子慢慢变成了另一个女人的身影,她白衣飘飘,明眸皓齿,转首对他笑着,声声叫着“霁哥哥”。

  他站起来,两眼痴迷,失去了一个帝王该有的威严,他慢慢走过来,小心翼翼触摸记忆里模糊的身影。最后,抱起那影子,把她轻放到床上,犹如珍宝般,细细亲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