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楔子(三)
纤尘9992021-02-12 15:302,414

  须臾,佟凌萱平缓道:“我活了下来,还请太子爷遵守承诺。”

  “哦?”少年微诧,扬眉望着身下的少女,忽然直起身子坐起来,他手里拿着一枚圆形的盒子。

  “你想反悔?”佟凌萱神色一变。

  “不是。”少年摇摇头,望着窗外的雨夜,背影忽的有些寂寥,他在转头的时候,那迷惘的神色瞬间不见,化为了一抹阴厉。

  “我们来做个游戏好不好?”他的双眸闪过一丝天真,和刚才的神色极为不符,让佟凌萱一愣。

  “什么游戏?”佟凌萱满脸戒备。

  这大玥国的太子,玩心很重,但性格阴险狡诈,他所想的游戏,都是极为残酷和泯灭人性的,和那二皇子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本宫放你走,但你千万不要回来,如果你回来,本宫就一定会抓住你!”修长的五指合拢起来,少年冷冷一笑,长臂一伸,忽然抓住了佟凌萱的领口。

  佟凌萱尖叫一声,如破娃娃一样,毫无招架之力的被少年提至眼前。

  胸口的衣服被扒开,虽然年纪尚小,但佟凌萱也知道男女有别。

  “放心,本宫对你这没长开的身子,一点兴趣都没有。”少年嗤笑一声,打开盒子,拿出一枚圆形印章,按在了女孩胸口。

  “啊!”

  疼,蚀骨的疼,就像有什么尖锐的东西,一瞬间穿透了皮肤,渗进了骨子里,烙印在心口上。

  血珠顺着伤口流出来,佟凌萱低头,雪白的胸脯上,有一朵绯红的花朵,花心里隐约出现了三个字:裴光霁,很稠密的字体,但她当时很容易就认了出来。

  “这是记号。”少年幽幽开口。

  佟凌萱咬着牙,皱着眉头,不停的用手指擦抹,试图把那印记擦掉,但根本就没用!

  除了疼痛,除了模糊的血水,那三个字依旧大刺刺的存在。

  “不要白费力气了,这印章上用的是特殊颜料,除非你剜心割肉,才能弄下来,呵呵……”得意的笑声,他宣布着,就像在喜欢的物件上,留下属于自己的痕迹。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拳头抵在胸口上,佟凌萱急红了眼。

  她讨厌裴氏,讨厌这三个字,她认为这是对她佟氏皇族的羞辱,赤裸裸的羞辱,比杀她还难受!把她的尊严彻底踩在了脚下,把她那一点点少得可怜的尊严,踩在了脚下!

  “好玩啊!”少年摊摊手,嘴角露出恶魔的笑容,似乎看见她越痛苦,他就越高兴。

  如垃圾般,被丢弃在皇宫门口。

  浓密的雨线,遮住了眼帘。

  小云躲在她怀中,青儿紧靠着她,不停唤着“阿姐”。

  但佟凌萱此刻,她很想笑,泪水混合着雨水拼命的往下流。

  她终于出来了!

  终于从皇宫里出来了!

  她拉着弟弟妹妹,狂奔在暴雨中,他们离那皇宫越远越好,越远越好……

  张公公点燃殿里的鎏金凤灯,问榻上的少年:“太子爷,您真打算把他们放走,他们可是前朝余孽啊!”

  少年放下书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当然……不会!这个时候,本宫派去的杀手,应该已经到了吧。”

  “那您为何不直接把他们关在大牢里处死?”

  张公公有些不解,既然要杀他们,为何要放他们离开?

  岂不是多此一举?

  少年摇头一笑,一脸无奈:“没办法,本宫答应了要放她走,自然要说话算话,况且还被二弟听见了,本宫若是出尔反尔,怕是要被人笑话的。”

  “本宫放她走是一回事,她有没有命活着走出去,就是另一回事了。”

  少年的笑声在大殿里回荡,张公公忽然感到一股寒凉从脚底窜至全身。

  忽然出现的黑衣人,让佟凌萱小脸一下子惨白。

  她瞬间明白过来,临走前裴光霁对她那意味深长的一笑。

  这个伪君子,和她爹一样是个小人!

  乌兰大帝本和现在的仁孝帝缔结了和平友好盟约,可是那仁孝帝出尔反尔,在他们天兰国放松警惕之际,不要脸的撕毁条约,发动攻击。

  天兰国就此灭亡,成为大玥国的附属城池。

  “阿姐,怎么办?”青儿已吓的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小云的哭叫声,伴随着哗啦的雨声,让佟凌萱的心一沉到底。

  难道天要亡我?

  难道这朗朗天地间,真的就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

  刀光剑影,无情的攻击过来,杀手并不多,许是那裴光霁觉得,不过就是三个孩子,杀他们如碾死一只蚂蚁那般容易。

  佟凌萱紧紧的把两个小身子护在身后,浓密的雨帘让她睁不开眼,她抬手抹了把,擦亮双目,左右望了望,从墙角里摸出一个木棍,疯了似的朝黑衣人冲上去。

  不要命了,还能怎样?

  此刻只有以命相搏,虽然结局还是一个字——死!

  “阿姐!姐姐——”

  哭声,喊声,还有刺客无情的呼喝声,那些刀剑成了步步紧逼的死神,身上有些疼,有血水流下来,汇聚到地上,成了一滩晕染开的墨。

  背后,似有车轱辘声传来。

  有一辆华丽的马车经过。

  风雨吹开帘子,有道清隽的目光朝这混乱的街角望过来。

  原本经过的马车,又往后倒了倒。

  “沐昇,你去看看。”低低沉沉的嗓音,在混乱的雨夜里,那声音带着奇异的穿透力。

  “是,公子。”

  车夫下了车,朝前望了望,随后回来轻声禀告。

  “救还是不救?”车夫问。

  马车里未有人答话,似在思量。

  此时的佟凌萱,看见那辆马车,如抓着一根救命稻草,她躲闪着飞速跑过去,一下子被绊倒在地上,她又挣扎着爬起来,抓住了那车夫的裤脚。

  “大爷,求您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佟凌萱哭诉着,一双眼睛在雨夜里,又红又亮,她紧咬唇瓣,咬出腥味来,以一种近乎卑微的姿势,不停的磕头求救。

  马车的帘子被掀开,隔着浓密的雨帘,车里的人并瞧不清楚。

  只隐约瞧见,像是穿着一件白衣,车里传出一股淡淡的龙涎香,一道雅致的声音响起:“我若是救你,你能给我什么?”

  是啊!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的帮你,你能给他什么呢?

  换句话说,你有什么价值呢?

  女孩一愣,她抬起头来,一身脏污,满脸血渍,呆呆的望向那暗夜里的一点白色,哑声说道:“我把我的命给你!”

  车里的人稍作沉吟,过了会儿,才终于听见那珠玉般的声音再次响起:“沐昇,救人。”

  简单的四个字,让佟凌萱一下子跪坐在地上,心猛松了口气儿,眼泪汹涌的流出来。

  而她的人生,因为遇见马车里的这个人,从此不同起来。

  在过去的七年时光里,她总会想起那个雨夜遇见的那个男人。可是,从此以后,她再也没见过他,而是被送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弱肉强食,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离宫。

  会后悔吗?

  不会,即便在那个夜晚,拉她一把的是死神,她也会毫不犹豫的伸出手,紧紧的,卑微的,谄媚的抓住。

  因为她从来没有像那一刻,对生是那么的渴望。

  怀着对这个世间的恨,对裴氏皇族,对那些所有欺凌过她的人,那浓浓的、毁天灭地的恨意!

  非死不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