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一)
纤尘9992021-02-12 15:302,247

  天灰蒙蒙的,夏的闷热,搅合着地上的尘土,随着潮湿的热风,汹涌的狂卷起来。

  这炎热的夏季,只有在暴风雨来临的前夕,才有那么一丁点的凉爽。

  但汗水,却如暴雨般,顺着佟凌萱的小脸流了下来,滴滴落在泥土里。

  她四肢动弹不得,被固定在一个大木盘上,有瘦小的太监,站在一边,只等着不远处的锦衣华服的公子下令。

  “阿姐……姐姐……”

  阿妹佟凌青的哭嚎响在耳边,佟凌萱望了眼,却再也不敢望第二眼。

  她们是王府里最下贱的女奴,作为亡国皇室女眷,没被杀头已是当今仁孝帝天大的恩赐。阿母病入骨膏的容颜,又再一次浮现在眼前……

  佟凌萱闭上眼,眼角有了片刻的冰凉。

  待双眸睁开的刹那,翻涌着席卷天地的恨意。

  望着广袤的天空,脚下结实而宽大的土地。

  如今是大玥的天下!是裴氏一族的天下!!!

  生她养育她的土地上,在她不过十年的人生里,却没留给她哪怕一星一点的立足之地。

  而此刻,她怕也是要去见父皇母后了。

  却满眼不舍的还是看了旁边,跪在地上,被侍卫压着的青儿和小云。

  一个是她的妹妹,一个是她的弟弟,都是她血肉相连的亲人。

  她不能再失去,不能。

  所以,在阿妹做了错事,被他们这些所谓的贵族,抓出来成为箭靶子的时候,她勇敢的站了出来。

  作为大姐,作为他们三人中唯一年长的人,她站了出来。

  含着对这世界的怨怒,对裴氏皇族的恨意……

  灰尘入了眼,眼泪流的更欢快了。

  再睁开的时候,蓦然发现那锦衣华服旁边多了一个黑影,那少年瘦削,狭长的凤眸,带着冰冷,还有丝丝柔柔的嘲弄。

  他身后,跟着五六个太监,还有一溜排开的宫女,如此大的架子,看来此人身份不低。

  他仅是瞥了她一眼,就两手一拍,直接叫好:“二弟,你这玩法有趣!本宫也要参与进来。”

  这自称本宫的少年,那冷酷玩味的声音,入了耳,让佟凌萱眼中闪过一丝愤恨。

  她还有什么尊严可言,不过就是他们的玩偶!

  先前她来的时候,看见两个太监把木盘上早已凉透的尸体解绑下来,随后用推车运出了宫外,不用想她也知道那车推向哪里,是乱葬岗,连草席都懒得裹,扔进坑里,等待豺狼虎豹的降临,吃了倒也干净。

  而她……

  会和他们一样,一样的结局。

  死么?

  不过是她提早到了每个人都会到的终点而已。

  可是,她不甘心啊!

  佟凌萱咬着牙,瞪着眼,无声的控诉着远处的那两个少年,如果她可以化为凶残的野兽,她真想挣脱开枷锁,上去吃他们的肉,喝他们的血。

  黑衣少年做了个手势:“二弟,你先请。”

  锦衣少年挽起长弓,双眸微眯,凝着木盘,尚显稚嫩的小脸,带着跃跃欲试的兴奋。

  而此时,木盘已经被两边的太监推得转动起来,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

  佟凌萱小脑袋上,绑着一个小小的苹果,那红彤彤的果皮,映衬着她煞白的一张小脸,潮湿的暖风,却是吹得她满头大汗。

  嗖!

  尖锐的破空凤鸣。

  “啊!”

  佟凌萱肩膀一痛,她咬着嘴唇,忍受着那几乎没顶的痛楚,眼中竟然有了一丝庆幸。

  她没死,没死!

  锦衣少年咒骂一声,“竟然没射中!”

  “呵!”黑衣少年却是一笑,双眸略微眯起,望着木盘上那瘦小的身影,还有那眼中不可忽视的亮光,对二弟道:“不如我们打个商量。”

  “哦,大哥说来听听?”

  “如果本宫射中了,就把那女孩交给本宫处置如何?”

  “好啊!”不过是个卑贱的女奴而已。

  佟凌萱的庆幸没有持续多久,她就见远处又有人挽起长弓,朝木盘上的她,瞄准!

  她遏制住喉咙里的尖叫,紧咬住唇瓣,呼啸的风吹乱了她油腻腻脏污的头发,她撑大了眼眶,看见了死神的迫近。

  砰!

  几乎是一瞬间,脑袋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她似乎感到了脑袋被贯穿的痛楚,她紧闭上双眼,头皮有温热的东西流了下来。

  耳边传来青儿撕心裂肺的哭叫,还有小云的呐喊:“阿姐——”

  她是要死了吗?

  为什么在死的这一刻,五感是那样的敏锐而又清晰。

  然后,她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四肢的束缚松下来,她身子破布似的滑在地上,陷进满地的泥土里。

  用手抹去额头上的血渍,她看到了一张冷峻的脸,那深不见底的凤眸,带着看透世间的嘲讽,还有无法忽视的冷酷。

  黑衣少年张开唇,语气冷冽而轻松,他微微偏头,对那后面的人说道:“二弟,你既是叫本宫处置,那么,就由本宫说说接下来的游戏规则。”

  “哦,大哥又有了什么新玩法?”少年很兴奋。

  一只脚伸过来,虎鹿皮靴的鞋尖挑起了女孩的下巴,黑衣少年啧啧一声:“长得倒是周正,可惜……”语气一缓,鼻息间喷出死神般的笑,“就要死了!”

  佟凌萱瞳孔一缩,然后在黑衣少年的示意下,她被身旁的太监抓起来。

  “给她换身白色干净的衣裙,本宫喜欢看血花落在裙摆上的样子。”

  黑衣少年翻身上马,这宽阔的校场上,他睥睨的望着马下的一干人等,犹如一个高傲的王者。

  佟凌萱瞬间明白过来,她不仅会死,而且还会死的很惨!

  她咬牙愤恨的盯着马背上的人,倔强的不让泪水掉下来。

  “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这有气势的一句话,喊出来,也分外的无力。

  除了死,成了鬼,她还能说什么,反正,她成不了人了。

  金色的马鞭忽然抽打过来,伴着破空的锐响,落在皮肤上,疼的佟凌萱尖叫一声。

  “把人带过来。”黑衣少年勾勾手指。

  瘦小的身影被带到了马下,马鞭被少年挽成圈,用来抬起了她的下巴。

  她睁着通红的水眸,恼怒的望着他。

  即便是死,她都要死的有骨气。

  因为,她是天兰国乌兰大帝的嫡女,天兰国的长公主!

  “本宫给你个机会怎样?如果在接下来的游戏中,你能活下来,本宫就放你出府。”少年嘴角噙着抹玩味,但笑意未达眼底就冷凝成冰。

  “不行!”佟凌萱咬着牙。

  少年眼中闪过错愕,随后又化为一抹冷笑。

  这答案着实出乎他的意料。

  “你不仅要放我走,还要放走我的弟弟妹妹!”

  “哦?”了然挑眉,少年抬头望了望,“是他们吗?”

  看着那被按在地上哭成泪人的两个小人儿,啧啧一声,仿似带着悲悯,又仿似铁石心肠。

  “好,成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