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偷听
纤尘9992021-02-12 14:542,110

  不知裴光霁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佟凌青睁开眼,伸手摸了摸那被人压出凹痕的床被,心中隐隐了丝涩然。

  外面光线昏暗,已然夜幕,桌案上的香炉飘荡着丝丝缕缕的白烟。

  这时,枝丫一声,门被从外面打开,进来一个纤细的身影,手中端着铜盆。

  “小翠?”看见那张小巧的脸,佟凌青一喜,她揉了揉脑袋,睡意还未完全散去。

  “青儿,醒了吗?”一道熟悉的声音蓦然插进来,让床榻上的女子猛然惊醒。

  “阿姐?”佟凌青立刻从床上坐起来。

  她差点忘了,这眼前长得和小翠一模一样的人,其实是她的大姐——佟凌萱。

  “小妹,你别忘了你的任务。”佟凌萱把云锦被叠好,轻声提醒,但发音异常的清脆。

  佟凌青吞了口唾沫,她双颊绯红,还未从刚才的情欲中脱离出来,一双水眸也是春水荡漾,潋滟生波。

  这一幕刚好落在佟凌萱眼中,让她眉头不由一蹙。

  “小妹,那裴光霁诡计多端,你别上了他的当,中了他的迷魂药!方才从他的言语中,不难猜出他早知晓你被烫伤,说明在蓉嫔一开始欺负你的时候,他就已经来了,但为什么到最后他才肯站出来,你想过原因吗?”

  佟凌青双目一怔,思忖片刻问道:“姐姐的意思是……裴光霁并不信任我,他在试探我?”

  “不错。”佟凌萱点点头。

  佟凌青怔然坐在床上,心中空落落一片,有些酸楚的凄然。

  佟凌萱看在眼里,眉心一沉。

  她忽然觉得,寻找诏书的计划要提前了,把希望完全放在她这个小妹身上,看来是不可能了。

  听说皇家宗祠陈放着裴氏列祖列宗的牌位,日夜香火旺盛,定期有和尚做法诵经,为大玥江山祈福,为裴氏皇子皇孙祈福。保佑大玥生生不息,国泰民安。

  佟凌萱想了一夜,琢磨着裴光霁会不会把先帝的遗诏藏在宗祠里?况且,裴光元也说过,生前的仁孝帝即裴光霁的父皇,经常去宗祠上香诵经,晚年的仁孝帝有些潜心修佛的意向。

  佟凌萱化装成小翠,偷偷溜到宣平殿。

  宣平殿位于皇宫正北,殿宇坐北朝南,即是皇家宗祠的所在。

  一路上还算顺利,凡是有询问的嬷嬷或太监,佟凌萱总会不卑不亢的说去帮自家主子李贵人去请御医,这太医院正好是挨着宣平殿的。所以,佟凌萱这样说,并没有人怀疑。再说,李贵人正受宠,因为蓉嫔得罪李贵人被禁足半个月的事,早就在后宫里传开了。

  宣平殿外四周都有侍卫把守,这皇家宗祠不比别地,守备森严不说,而且没有永和帝的允许,闲杂人等不得入内。

  但佟凌萱也没打算光明正大的进去,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她一个翻身,越过高高的墙头,又平稳的落在地上。

  望着“宣平殿”三个烫金大字,她嘴角缓缓的勾起来,才要动身迈开脚步,但又缩了回来。她立刻身子一转,躲到殿外的朱漆木柱后,抬眸朝一个方向望过去——

  “霁儿,你继位一年有余,却还未有子嗣,母后甚是担心哪!”

  纳兰明慧被裴光霁扶着,这个大玥国最尊贵的女人,四十岁的年纪,眼角虽有细纹,但依旧显得很年轻,保养的极好的脸上,风华犹存。

  裴光霁面含恭敬,解释道:“母后无需担心,子嗣总会有的,只是近来儿臣忙于国事,无暇顾及后宫罢了。”

  “民间都说,百善孝为先,无后为大,你皇爷爷像你这么大的时候,儿子都十几个了,而你……”纳兰明慧欲言又止。

  裴光霁脸上闪过不自然,无奈道:“母后,你无需再让御医给儿臣开方子了,儿臣身体好的很。以后啊,儿臣定当努力,让您啊早日抱上皇孙!”

  听到这话,纳兰明慧脸色才缓和下来,思量片刻,她忽然问:“霁儿,纳兰丽你可见过?”眼尾细细观察着旁边人的神色。

  裴光霁眸光一沉,点头:“儿臣自然是见过。”

  纳兰明慧停下脚步,悠悠说道:“霁儿,母后瞧着那纳兰丽不错,想把她招入宫中做你的妃子,你可愿意?”

  裴光霁眼底微微起了丝异样,对上纳兰明慧期待的眼神,嘴角微不可察的划过一丝冷笑:“儿臣……听母后的安排就是。”

  纳兰明慧脸上终于露出笑容,慈爱的拍拍裴光霁的肩膀,意味深长的说了句:“霁儿,江山为重啊!”

  “儿臣明白。”裴光霁垂下脑袋,眼中的锋利一闪而过。

  佟凌萱把刚才的一幕看的清楚,也听得清楚,望着那走远的母子二人,嘴角划过一抹嗤笑。

  这纳兰太后和裴光霁并不是亲生母子,只因裴光霁的母妃早逝,年幼的他便被仁孝帝下旨交给一直无法生育的纳兰皇后抚养。

  现在虽见他们表面慈母儿孝,但谁知道内里又怎样呢?

  刚才裴光霁和纳兰明慧之间的谈话,是不是就是一种暗中的较量呢?

  这纳兰丽是纳兰明慧的侄女,也是纳兰德的独女。这纳兰德手握西北兵权,是大玥国骁勇善战的老将军,战绩显赫,驰骋官场多年,早就在朝廷里培养了许多心腹。

  如今的皇太后让裴光霁迎娶自己的侄女,表面上是让他笼络人心,这背地里还是巩固自己的权利,巩固纳兰家的地位。

  佟凌萱进了宣平殿,望着高台上,那一列列一层层的牌位,还有墙壁上悬挂的人物画像。她紧握起拳头,真想把眼前的一切付之一炬!

  他们凭什么高高在上?凭什么占着他们佟家的地方,供奉他们裴家的牌位?他们算什么?不过是一介草莽,夺权篡位,当了这大玥国的皇帝!

  佟凌萱咬着牙,忍住心头冲上来的怒意,她长吁一口气儿,四处望了望,小心翼翼的查找起来。桌子底下,板凳缝隙,每一处,她都认真的搜查,但都无所发现。

  她抬起头,眉心紧锁。

  如果诏书不在宗祠,那会在哪里?

  会不会在裴光霁的寝宫——启明殿?

  就在佟凌萱思索的空隙,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太监的呼喝:“大胆,来者何人?”

  佟凌萱身子一僵,赶紧一个矮身钻到桌子底下。同时,匕首掷出去,直直扎向那太监的心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