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楔子(二)
纤尘9992021-02-12 15:302,233

  佟凌萱被带了下去。

  脑后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大哥,这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佟凌萱接受了人生的第一场豪赌,赌赢了,他们不仅不再是奴隶,而且还可以拥抱自由,赌输了,那么将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佟凌萱却认为很划算。

  她就像生长在夹缝中的小草,哪怕给她一点的阳光和水分,她都会拼命的汲取,拼命的生存下来。

  三年前国破,成为阶下囚,后来被各个贵族瓜分,成为二王爷府上的女奴。

  看过了太多的生离死别,看过了太多奴隶的尸体,看过了太多太多……

  所以对于生存的机会,哪怕很小很小,于她来说,也是上天对她莫大的恩赐。

  白色的衣裙,系着白色的丝带,她肮脏的小脸被洗净,她只匆匆瞥了眼铜镜里漂亮的脸蛋,就被人带了出去。

  站在校场上,她睁着乌黑的眸子,望着场地上,那两匹威武的高头大马,马背上坐着两个笑嘻嘻的少年。

  他们就像瓜分猎物的野兽,对她跃跃欲试。

  “大哥,这女娃长得真俊俏!就是可惜还没长开啊!”锦衣少年摇摇头。

  黑衣少年冷冷一笑,挽起长弓,就飞射出去。

  动作凌厉,而又宛如天成,没有丝毫停留。

  再美丽的东西,终究是他箭头下的猎物!

  求生的欲望,让佟凌萱陡然变得机灵,她身子一滚,竟然险险避开。

  转过脑袋,发现那长箭就没在她脖子一寸处的泥地里。

  她还未回过神,就听背后又有尖锐鸣叫,本能的又是一避。

  所幸,她并不是一个娇滴滴的公主,在五岁的时候,就跟着大将军学过一些拳脚功夫。

  “大哥,这女娃娃还会点儿!有趣,真是有趣!”锦衣少年仰头一笑。

  黑衣少年把弓箭挽在右臂上,手扯缰绳,朝女孩飞驰而来。

  那飞溅的泥土,伴着狂风的怒吼,天边乌云滚滚,紫藤闪电,在枯燥广袤的大地上,开出亮丽的花纹,一根根,如凝露的枯藤般,蜿蜒料峭……

  佟凌萱双臂撑在地上,听着那愈来愈近的马蹄声,掌心里的泥土被她紧紧攥在手心里。

  修长有力的马腿,朝她狂奔而来,仿佛下一刻就把她瘦小的身子践踏在马蹄之下。

  马速没有降下来,马背上的黑衣少年,无情而又玩味的俯视着如蝼蚁般挣扎的女孩,挽起长弓,在马蹄塌下的那一刻,长箭飞射而出。

  双管齐下!

  佟凌萱骇然睁大双目,咚的一声,天边滚来一记闷雷,那么响亮有声,照亮了她的灵台。

  她团起身子,一滚!从马腹的空隙间滚过去,同时,把手臂高高的举起,一支锋利的银簪狠狠刺入马腹。

  刺耳的嘶鸣,划破苍穹,豆大的雨点砸落下来,埋入泥土中。

  沙地上,蒸腾起一股潮湿而温热的气息,如猛兽般,吞消着夏的闷热。

  马蹄上扬,马背上的黑影,滚落下来。

  不远处,传来太监宫女们的惊呼:“太子——”

  大牢外的雨,哗啦啦的下着。

  佟凌萱扒着牢门,她咬着唇瓣,瞪得溜圆的眼里,闪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坚定。

  “阿姐,我怕!我们会不会被处死,会不会?”青儿摇着她的双臂,晃得她的小身体,一张小脸惨白。

  躺在她怀里的阿弟——佟凌云,睁开了睡眼,一个三岁的孩子,乌黑的双瞳在暗夜中,格外的明亮,就像天上的星子。

  可是今夜,没有星子,佟凌萱不知道,他们还有没有机会见到那闪闪发亮的东西。

  那个黑衣少年,是大玥国高高在上的太子。

  高贵之躯,被她这个亡国公主摔下了马背,大抵是受了很严重的伤,因为那些把他们关入大牢的侍卫,目露怜悯,这么小的孩子,就快要死了。

  大的不过十岁,小的才三岁而已。

  “我们不会死,一定不会!那个太子答应过我,只要我活下来,只要活下来,他就会放我们离开!”佟凌萱抖着双唇,她心里是矛盾的,她一面希望那个太子死了,一面又希望他活着。

  前者是因为他们有国仇家恨,后者是因为他的那个赌约。

  他活着,他们才能活着。

  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他们的命运竟是奇妙的连在了一起。

  呵!

  苍天何其可笑,又何其不公?

  国家更替,本应是公主的她,却如今成了阶下囚,任人宰割。

  清脆的锁链声,让佟凌萱抬眸望过去。

  两名侍卫进来,把她从地上拖起来,牢门外候着一个太监,这个太监她熟悉,是太子身边的人。

  那太监见着她,就把她的耳朵拧起来,让佟凌萱疼的龇牙咧嘴。

  “你个死丫头,竟敢对大玥国的太子爷不敬!小小年纪,就想谋害当今的太子!还真是个乱臣贼子!”太监的公鸭嗓,含着一抹阴测测的尖锐。

  佟凌萱被带入了一座华丽的宫殿,殿堂之上的云榻上,一个穿着中衣的少年侧躺在上面,他单手支着脑袋,微笑的望着她。

  但佟凌萱在那乌黑的凤眸里,发现了可怕的冰冷和嘲弄。

  “过来!”

  他朝她勾勾手指,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

  即便年少,但那狭长英俊的眉眼,已藏着蛊惑人心的本领。

  佟凌萱身子一抖,她并没动,身后的太监,朝她后背一踹,一下子把她踹倒在地上。

  她疼的半天直不起腰来,双手紧贴着冰凉的地面。

  “张公公,你退下。”少年拂手。

  “喳。”

  大殿的门被彻底关上,隔绝了外面电闪雷鸣的雨夜。

  “过来!”

  他再次命令,语气里含了丝不耐。

  佟凌萱咬着牙,愤恨的盯着那养尊处优的身影,努力站起来,朝那云榻走过去。

  人还未靠近,那少年就长臂一伸,把她拉入云榻,压在身下。

  “真是个精致的女娃娃。”

  修长的手指,摸了摸她的面皮,就像在抚摸一件上好的瓷器。

  “佟氏皇族的遗孤,记得三年前城破的时候,本宫与你一般大,大玥纳兰将军,提着你父皇的首级,挂在上京城门口,暴晒三天三夜,供百姓日夜瞻仰,你猜……最后怎样?”见女孩乍然惨白的脸,少年仰头哈哈一笑,“最后喂了狼狗,哈哈……”

  “你住口!”少女颤抖的厉害,一双眸子通红,她咬着牙骨,恨不得把身上的人撕碎!

  修长的指腹描摹着那发红的美眸,忽然低头附在少女耳廓边问道:“恨吗?是不是想立刻手刃你的仇人?嗯?”

  佟凌萱双拳紧握,发出清脆的响声,她紧闭上双目,压下那汹涌的恨意和愤怒。

  她不能,因为她还有青儿和小云,他们还都在大牢里,是生是死,全凭身上少年的一句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