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来了
纤尘9992021-02-12 14:222,040

  佟凌萱摇摇头:“蓉嫔这个人没有脑子,所以最好掌控,留着她,以后自有用处。而那个纳兰丽,心思过重,而且还是裴光元的人,除掉她才是重中之重。”

  听外面的人说,纳兰丽只受了轻微的伤,那么,阿姐的计划失败了?

  佟凌青面上划过一抹担心。

  小妹的心思,佟凌萱自然看的清楚。

  她满不在乎的一笑:“杀纳兰丽我也没想着会一下子成功,要杀她,还有法子。”

  “哦?什么法子?”佟凌青双眸一亮,她就知道聪明如阿姐,怎会不另想法子?

  佟凌萱神秘一笑,却未答话。

  这时,从窗户口传来咕咕的叫声。

  “小妹,来了。”佟凌萱站起来,朝窗户口走去,推开窗户,飞进来一只雪白的信鸽。

  佟凌青认得这东西,是裴光元用来和她们传信的信鸽,但,又有些不同,这个鸽子圆润的脑袋上,有一撮红毛,看起来分外好看。

  佟凌萱从鸽子纤细的脚上,取下竹筒,从里面慢慢的抽出纸条,随后展开上下一浏览,旋即眉毛一挑。

  在佟凌青疑惑的眼神下,她发现阿姐又放了进去,把竹筒绑在鸽子脚上,摸三下鸽子的脑袋,那信鸽就展翅向宫外飞去。

  “阿姐,你这是做什么?”佟凌青终于忍不住问。

  佟凌萱边从床榻下面的夹层里取出一个小木箱,边道:“我截获了裴光元与纳兰丽通信的信鸽,上面写了他们二人约见的时间地点。”

  “啊?”佟凌青捂住了嘴巴,随后压低声音问:“那丽妃真是胆子大,入了皇宫,还在想着别的男人?”

  “她本来就和裴光元有一腿。”佟凌萱掀开木箱盖子,从里面拿出一个青花瓷瓶,打开瓶塞,用一个特质的银勺子,把里面的药膏取出少许,涂抹在一个锋利的箭头上。

  佟凌青在后面望着,细眉蹙起来,她知道阿姐在干什么。

  在离宫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阿姐学了一身本领,除了易容和摄魂术外,她还擅长制du,似乎只要和杀人有关的,阿姐都非常精通。

  是啊,在离宫那个地方,如果不会这些东西,那么被杀的只有她们了。

  “阿姐,你打算用这个对付谁?”佟凌青问,心中隐隐划过一丝不安。

  她看见阿姐双眼如淬毒的针尖般,比她手下的箭头都要锋利。

  佟凌萱把箭头拿起来,用一块特质的布帕包好,放进一旁的黑色箭袋里,随后又拿出另一根继续涂抹,她没有说话,待把里面的八根箭头全都涂抹完毕,她才幽幽说道:“小妹,明日下午申时左右,不要出去,好好的待在这里。”

  “难道明天下午要发生什么事?”佟凌青满脸疑惑。

  佟凌萱瞳孔一深,默默的把桌子上的东西收起来,木箱放回原处,转身就出了降雪阁。

  后面的佟凌青忍不住问:“阿姐,你要去哪儿?”

  未有人答话,那道粉影一眨眼消失在园子口。

  佟凌青望着外面擦黑的天色,想起阿姐刚才的表情,心中更加惴惴不安起来。

  她隐隐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阿姐,不会用那毒箭对付……

  不会的,不会的……

  可是,见阿姐制造毒药时,那满眼的恨意,除了裴光霁能让她这般怀恨,还能有谁?

  在客厅里来回走了三圈,佟凌青再也坐不住,她急冲冲的往御书房走去,但刚到门口,就被侍卫拦住。

  “皇上呢?本宫要见皇上。”佟凌青满脸焦急。

  其中的一个侍卫说道:“皇上不在御书房,还请李贵人退下吧。”

  “那皇上不在御书房,去了哪儿?”佟凌青赶紧问。

  那侍卫不语,一副无可奉告的面瘫脸。

  佟凌青也不做纠缠,而是原路返回了降雪阁。

  她命身边的一个宫女,随时留意着启明殿和御书房的动向,一有皇上的消息,就过来禀告。

  佟凌青躺在床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她是被一阵开门声惊醒的。

  揉了揉眼,看见进来的那道粉影,佟凌青叫了声“阿姐”。

  进来的人一愣,她望着躺在她床上的小妹,走过去问:“青儿,你怎么不回你屋里睡?在我这里等我做什么?”

  如今天色已晚,已过了子时,夜格外的静谧,偶有夏虫吱吱的鸣叫。

  佟凌青不自然的低下头,瓮声答:“我担心阿姐。”

  佟凌萱从头上取下银簪,把屋里的油灯拨亮,这简陋的下人房间里,瞬间明亮起来,把佟凌青疲倦的一张小脸,照的清清楚楚。

  佟凌萱走过去,坐在床边,微微叹了口气儿:“小妹,我没事,你回去睡吧。”

  “阿姐……我……我……”佟凌青动动唇,几次三番的想问出来,但看见阿姐那张清冷的脸,她又生生的忍住。

  上完早朝,裴光霁刚吃完午饭,就见一道红影踏进了启明殿。

  “蓉嫔拜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蓉嫔行了个大礼,委实让裴光霁一惊。

  这蓉嫔向来是个野丫头,何时这般拘束了?

  裴光霁摆摆手,只想着这蓉嫔又耍什么诡计,并未放在心上,而是让她起来。

  “如今你怀了孕,不在流裳居好好养胎,又出来做什么?”裴光霁眯着眼打量着蓉嫔的脸色,见她满脸欢喜的走过来,一屁股坐在他怀中,娇柔的说道:“臣妾想皇上了,自然要来看看,难道霁哥哥不欢迎蓉儿?”

  见少女低着头,故作伤心,这份调皮可爱让裴光霁心神一荡,他低头吻了吻蓉嫔的额角,安抚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上回你给朕下药的时候,朕说的话你可还记得?”

  杨玉蓉懵懂的抬起脑袋,望着裴光霁的眼,一脸迷惑:“臣妾说什么了?”

  裴光霁直起腰来,两手怀抱住蓉嫔,附在她耳廓边,嗓音蛊惑的问:“你真不记得那日朕说的话了?才过了没几天啊?朕记得,那时候外面下着大雨……”

  杨玉蓉摇摇头,“臣妾听不明白皇上在说什么。”

  裴光霁把蓉嫔的下巴抬起来,对上那双眼睛,捕捉到里面的茫然无知,让裴光霁一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