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怀疑
纤尘9992021-02-12 14:542,041

  “无碍,那裴光霁快要来了。小妹,你千万不要露出马脚。”

  佟凌萱回屋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又走出来,低眉顺眼的站在佟凌青身后。

  就在这时,门外有太监喊道:“皇上驾到——”

  佟凌青理了理发梢,立刻开门笑脸相迎,佟凌萱则低头跟在后面。

  裴光霁一身龙袍,大步走进来,看见相迎的人,面上出现一丝柔软。不过,下一刻就目光森寒的落在另一道身影上。

  “臣妾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青儿,起来吧。”裴光霁挥挥手,就朝着佟凌青后面的人直走过去。

  佟凌萱并不慌,而是垂着脑袋,心里默数着“一、二、三”。

  前面的佟凌青心里一咯噔,攥紧了手中的帕子。

  “抬起头来!”

  墨黑镶银边的龙靴停下,裴光霁威严的声音,响在头顶。

  佟凌萱眼眸微眯,立刻化为一副唯唯诺诺的模样,哆嗦着肩膀抬起脑袋。

  “奴婢……奴婢叩见皇上。”小宫女一下子跪在地上,呆呆的望着当今皇上的龙颜,早已吓得面无人色。

  佟凌青立刻走上前,细声询问:“皇上,小翠犯了何事?”

  裴光霁望着小翠完好无损的眼角,皱了皱眉头,随即,他的眼尾忽然漾开一丝花来:“青儿,今日宫里出了个女刺客,这刺客的身形倒和你身边的小翠差不多……”

  裴光霁又仔细扫了眼那叫小翠的宫女,见她哆哆嗦嗦的模样,和那个武功高强的老妇人相差甚远。难道是他多虑了?

  怕被裴光霁瞧出端倪,佟凌青赶紧拉着他进了内室。

  “听说那刺客毁了宣平殿。”佟凌青边说边给裴光霁递上一杯凉茶,“皇上,这是上好的茉莉茶。这茉莉花是臣妾早上亲手摘的,您喝了消消气啊。”

  裴光霁接过,抿了口,茉莉的香气盈满肺腑,这微凉的茶水倒是消了他大半的怒气。

  “还是青儿贴心。”裴光霁把佟凌青揽入怀中,宠溺的刮了下她的鼻尖。

  佟凌青羞红了脸,软糯糯的叫了声“皇上”。

  门外的小宫女,贴心的为他们关上了门。

  夜色渐沉的时候,大玥国的皇宫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安静下来,侍卫依旧在连夜抽查刺客,但降雪阁肯定是安全了,因为大玥国的皇帝亲自来过。

  佟凌萱躲在下人的房间里,脚底开始往上蹿起一股股凉意,这凉意持续了没多久,就是一阵阵钻心的疼,仿佛有上千万只蚂蚁在啃噬她的心脏。而那眼角的伤口慢慢的裂开,流出黑色的血液,一阵奇痒从伤口蔓延开来。

  佟凌萱想抓挠,但她用嘴咬住了手指。

  不能!

  她不能抓!

  否则面临的将是毁容,而且抓不好把眼睛抓瞎了也说不定。

  瘦小的黑影蜷缩在床脚,浑身抖如筛糠。

  沉静的夜里,她小声的哼唧起来,尽管咬住了双唇,但依旧忍不住呻吟出声。

  这绯雪果然如传闻那般,让人痛不欲生啊。

  嘴角露出凄凉的笑。从七岁开始,她就养成了一个习惯。那就是痛的时候,她偏要拼命的笑,似乎这样,就可以缓解痛苦。

  “哈哈哈……呵……”

  “斯斯……呵呵……”

  “阿姐?姐姐——”小妹担心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佟凌萱艰难的从床上爬起来,滚落到地上,她扶着桌子勉强站起来,拖着腿走到门口,但并没有打开。

  “青儿……我没事……”

  听见阿姐的回音,佟凌青才放下心来。听阿姐说话的语气,想来这绯雪也并不像传言的那般厉害。

  “我走了,阿姐,你休息吧。”

  “嗯。”

  门外终于没了动静,佟凌萱倚靠着墙壁,缓缓的滑到地上。

  冰凉的地面,剧烈的疼痛,让她的脑袋更加的清醒。

  这就是绯雪的妙处所在。

  它会让用药的人,疼痛中时刻保持着清醒,而这种现象是最可怕的。昏迷还好,若是不昏迷,这种痛苦会让极度清醒的人想不开。

  佟凌萱咬紧后牙槽,她把胳膊艰难的绕到颈后,摸到一个穴道,使劲用力,她便软软的昏在了地上……

  经过四五天的休息,佟凌萱才从房间里走出来。而眼角的伤口只剩下一道细长的白痕,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小妹告诉她,宫里的搜查已告了一段落,后宫又太平下来。

  佟凌萱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并无过多喜色,随后突然想起什么,出声问:“青儿,我给你的药丸,你每次都记得吃了吗?”

  佟凌青一愣,见阿姐的目光骤然冰冷下来,她吓得肩膀一抖,赶紧说道:“和裴光霁做完,我每次都吃的。”

  “嗯,这还差不多。青儿,你记住,你和裴光霁虽是假戏真做,但你绝不能有他的孩子!”佟凌萱声音很冷,望着自己的妹妹,极其严肃。

  佟凌青“嗯”了声,心虚的点点头。随后,她不死心的又问:“阿姐,我若是有了呢?”

  佟凌萱的双眸一凝,仿佛两条毒蛇冷冷的望着她这唯一的妹妹:“我会亲手打掉那个孽种!”

  “为……为什么?”佟凌青眼中蓄满了泪水,看着现在的阿姐,她心中微微的疼。

  “因为他的父亲是裴光霁,是我们佟家的仇人!这是永远也改变不了的事实!小妹,你别忘了你也是佟家人!”

  佟凌萱凝了眼佟凌青,再次警告道:“小妹,别忘了你的任务。”

  佟凌青垂下脑袋,没有出声,整个人异常的安静。

  御书房。

  裴光霁边批改奏折,边听手下汇报。

  说是前几日辛者库来了位年老的宫女,那宫女和宣平殿的刺客很像,而且放眼整座皇宫,在那个年龄段的宫女几乎没有,仅有几个上了年纪的嬷嬷。

  裴光霁放下毛笔,沉思片刻,问:“可查清那个老宫女的身份了?”

  “听那嬷嬷说,那老宫女是元王爷派进来的。”

  “哦,裴光元?”裴光霁把手里的奏折扔到桌子上,面上已经隐隐有了怒意。

  “好你个裴光元!你还不安生哪!难道非要找到先皇的遗诏你才甘心么?”裴光霁冷笑着,挥手让屋里的一干人等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奸妃当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