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倾述
孑然一颖2021-02-04 19:113,382

  微信的消息提示音叮叮咚咚响个不停,配上外面的阴雨天气,让人本来就沉郁的情绪被吵得雪上加霜,更烦了。

  “开快点。”

  “是,少爷。”

  冯宸懒懒地靠在真皮座椅上招了招手,旁边的女人便特别会来事儿,立马靠了过来,摆出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

  “我是让你把手机拿过来。”他无语得翻了个白眼,倒也没推开她。

  从夹缝里捞出私人机,屏幕一下就亮了。

  扫黄大队消息99+,他直接略过,又谢绝了几条那些闲得没事的富二代朋友约,才点开最下面有消息的对话框。

  邢光阳:今天晚上陪我去邢家老宅吃饭,可能留宿,做好准备。

  邢光阳:记得洗个澡改头换面了再过来。

  冯宸嗤笑一声,想问问他什么态度,求人办事都不会说几句好听的软话,还指望他陪着办事?

  他冯大少什么时候能被人顺心使唤?不可能,不存在。

  他直接息屏,理都不想理,当然不想理是一方面原因,占比例更大的原因是他逼逼不过邢光阳。

  让他洗澡换衣服无非是嫌弃他身上沾了女人的香水味,还是讽刺,反正不去,没必要争那个口头便宜。

  “冯少,你怎么越来越不高兴了,是不是气欣儿刚刚没有会过来你的意?欣儿也不是……”

  “是。”

  冯宸不耐烦地看着怀里作妖的女人,推了一把,那温香软玉撞到硬冷的车门上没有半点心疼,眼底发冷。

  “冯少,你……”

  “闭嘴,再这么叽歪以后你不用来陪我了,回金池去吧。”冯宸对司机道:“就近找个地儿把她放下去。”

  “是,少爷。”

  女人不敢再说话,低眉顺眼地坐在一边,眼泪滚烫落下,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生怕回到刚刚冯宸说的地方。

  她下车后,车厢内彻底安静了下来。

  冯宸一点都不担心等会没人陪着,毕竟因为他在外面留的风流名声,再加上他的家室背景,总会有一堆人上赶着送人来。

  他百无聊赖地盯着窗外,看被庞然大物遮掩而逃过雨水压倒的春色。

  欣赏了一会儿。

  树木青葱,花朵娇艳……

  他冯大少是个俗人,欣赏不过来。

  想到欣赏二字,冯宸又想起刚刚给他发的信息,让他陪着去邢家吃饭的邢光阳,也是他法律意义上名正言顺的老婆。

  邢光阳虽然是军人出身,但是琴棋书画诗酒茶,样样品得来,欣赏得来,人还长得特别阳光帅气,甚至在长辈面前异常乖巧,褪去一身戾气,张嘴捧场子,总能哄得冯老太太乐得合不拢嘴。

  冯宸跟邢光阳是严格意义上的两头婚,也是联姻。

  他一个直男,跟另一个比他大五岁的男人结婚,一是因为同性恋婚姻合法化,二是因为冯宸需要邢家的势力来稳固他在家族中的地位。

  既然是两头婚加联姻,那么各取所需,邢光阳陪着他回冯家是应该的,他陪着邢光阳回刑家装模作样应付长辈也是应该的。

  但是他特么就是不喜欢跟邢光阳一起回刑家。

  试问天下哪个直男,喜欢一进人家家门,就被一群追着少夫人少夫人的喊?

  喊得贼顺溜,恨不得都要加上事情连成串唱起来了。

  他冯宸堂堂顶天立地八尺男儿,何曾被人这么侮辱过?

  于是他第一次去过邢家感受到这等状况后,回家当机立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家里所有的佣人,以后见到邢光阳的第一件事就是喊少夫人好,最好前面再加个夫姓,那就更完美了。

  “少爷,到了。”

  司机为他撑着雨伞,打开车门,冯宸断了思绪,在黄昏暮色下,踏入富丽堂皇的高级娱乐场所。

  束光灯闪过的地方皆是一片靡乱之色,酒杯中暗红的液体反衬着斯文败类的疯狂,震耳欲聋的音乐将觥筹交错压制得微弱,唯有放荡的笑声不绝于耳。

  “冯少,你听没听说陈谦余那小子最近的光荣事迹?”一个贼眉鼠眼的男人跟冯宸碰了碰杯,一脸坏笑地凑了过来。

  冯宸嘴角噙着淡淡的笑意,扬酒杯与他碰了一下,示意他继续。

  男人见他有意,大笑着讲了起来,“那小子之前玩得可花了,家里放着个如花似玉的贤惠老婆不要,天天包小明星找嫩模。这不,他老婆前几天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要跟他离婚,离婚手续都办完了,老婆都回娘家了,他竟然开始急了,沸沸扬扬地找人,闹得满城风雨,却连个影子都没摸着……”

  男人讲着讲着,忽然停了下来,看着冯宸身后,脸色逐渐憋红。

  冯宸正听得津津有味,见他变色,自然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不多时,刚刚故事里的主人公就铁青着脸,迈着长腿走了过来。

  “谦余,你可算来了,我等你好久了。”冯宸松开搂着小妞的手,站起来想与他握一握,结果被很嫌弃地扫开了。

  “别用你碰过这东西的手碰我。”

  陈谦余满脸不屑地看了眼冯宸旁边的女人,似乎是厌恶至极。

  冯宸没恼,反而觉得有些好笑。

  这些女人以前不是这人最爱拿来对比自己家里那位冰清玉洁的老婆不懂情趣死板得很的货色吗?现在就变成东西了?转变可真够快啊。

  “怎么,真后悔了?”冯宸没再要和他握手,示意他坐下,还是抱着小妞我行我素。

  “你懂个屁。”

  陈谦余没管刚刚嘴碎的那个人,顺着冯宸另一边坐下。

  那个人也松了一口气,偷偷溜走了。

  刚刚灯光暗,冯宸离着近了,这才看清他的脸,从前怎么看怎么帅的一张脸,此时满脸阴翳,连胡子都不刮,甚至有点邋遢。

  “是是,我不懂,行了吧。”

  陈谦余睨了他一眼,见他满脸敷衍,相当不爽,忽然脑子里想起什么。

  冯宸见他一副深思的表情,觉得不怎么妙,都是小狐狸,他一见就知道陈谦余这是想埋汰他。

  果然……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冯少似乎年前结婚了吧?听说阵仗办得特别大,当时我在国外处理事情,没来及回来一观,真是不好意思。”

  冯宸在心里把陈谦余从头到尾大骂了一遍,知道他这是心情不好拿自己开涮,他可不吃这个闷亏,反怼道:“工作重要,我理解,当初陈少结婚的时候,我不也因为在国外学习没来成吗?咱们这一来一回,扯平了。”

  陈谦余果然面色又不好了,“你这是戳我痛呢?”

  “那哪能啊?你先跟我摆架子的。”冯宸踹了他一脚,抱着小情儿放松了下来,没模样地躺在沙发上。

  小情儿见状立马喂上去一颗葡萄,撒了撒娇,冯宸捏了捏她的腰,跟她咬耳朵蜜里调油了一会儿。

  “你听别人说我坏话,还怪我装佯了?”陈谦余看着这两人直犯恶心,一颗要到嘴的葡萄丢到冯宸身上去了。

  “他说我听,我还能管着别人的嘴?”冯宸很幼稚地将葡萄丢了回去,又道:“再说了,就这点破事,我去一个场子就有人跟我说一遍,你都成全城笑柄了,也不出来辟个谣?前段时间我联系你一直不搭理我,现在出来了,是打算辟谣了吧?”

  冯宸是怎么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好兄弟是会变成那样的人。圈里结了婚包二奶这种事多新鲜呐?几乎人人都这样做,大家都是心照不宣,更何况陈谦余那媳妇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小姐,怎么会不懂?

  反正他是不信这金钱堆砌的腐臭山高头,能养出个什么爱情来,当然,他那从小玩到大的几个好兄弟纯属意外。

  陈谦余苦笑一声,颓丧道:“辟谣?那要真是谣言就好了。”

  冯宸挑眉,“难不成你真的搞什么浪子回头?可别跟我说什么你把人家心伤透了,现在觉得是真爱了,开始追悔莫及,恨不得掏心掏肺,上刀山下火海也要把人追回来。”

  陈谦余沉默地看着他,满脸都写着:你说得对!

  冯宸:“……”

  “冯宸……”陈谦余抓着头发,也不顾有外人在场,整个人都把从前的意气风发抛到九霄云外去了,“其实我这次来,也是有事求你。”

  “你说说,什么事能谈到求这么严重,我还挺想听听,如果能帮得上,那兄弟我一定尽力。”

  冯宸在心里琢磨,据他一直的关注,他这次新项目的合作方陈氏集团最近貌似没有什么动荡,股票蒸蒸日上,难不成一直是独子的陈谦余也出了几个私生子兄弟要争夺家产?

  下一秒他的想法就被颠覆了。

  陈谦余沉声道:“之前我因为她跟我离婚,一怒之下撤销了对她家的投资,导致她家一时之间走投无路,找上了你……”

  冯宸打断他道:“谦余,如果你想来威胁我撤资,就应该拿出更诱惑我的东西来,而不是跟我打感情牌,如果是小投资就算了,孟家的药物研发项目我可是投了小几亿,并且亲自盯着跟进,你也知道我父亲最近正盯着我做出点什么成绩,正是九子夺嫡的关键时刻,我不能为了你去冒险。”

  冯宸家里的糟心事那可是湖城权贵圈子社交圈里头多年来的餐桌气氛调节剂,但凡吃饭聊不下去了,总得拿出来遛一遛。

  比如冯宸他爹昨儿又有几个情妇找上门闹着要名分,今儿又接回几个私生子,冯宸是唯一一个正儿八经的正统太子爷,可惜早年不正经,胡作非为天天跟他爹闹腾,导致他爹动不动就嚷着要把遗产留给外面的庶子。

  后来他被母亲一通哭闹得幡然醒悟,开始认真学习家族事业,以免真的被夺了嫡,年前还和一个比他大好几岁的男人联姻,强强联手,目前才勉强稳住。

  这些八卦,听得陈谦余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不过他并不是为了这个来的,他还没那么蠢,也没有厉害到能一手遮了湖城的天的地步。

  “当然不是,我只是希望你能帮我找到她的地址,我已经彻底跟他们家闹翻,实在没办法了。”陈谦余眼眶微红,看起来十分懊恼悔恨,“我真的找不到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