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林惩
孑然一颖2021-02-20 21:562,554

  往昔往矣。

  愣怔的目光踌躇在回忆中,血脉沸腾直冲下腹,所有的杂念都抛入云霄,浮现出的是一帧帧胶卷。

  少年的自己心气狂傲,受不得一点委屈,找朋友给自己帮忙。

  “帮我治他,我有个主意。”

  “不是吧?你是小学生吗?把毛毛虫趁他洗澡丢进他内裤里这种招儿你都想的出来?你当邢教官傻吗?”

  “怎么说话呢?”

  “不是……这个季节上哪给你找毛毛虫啊?都立秋了。”

  “没有毛毛虫就换一条别的啊!

  ……

  让人把另一个教官领走,找人放风,偷偷潜入邢光阳的教官宿舍,入耳的是哗啦啦的流水声。

  衣服放置在坏掉而半掩的门边置物台上,轻手轻脚走过去,便看到了热血膨胀的一幕。

  水流蜿蜒过所有,勾勒出清晰紧绷的线条,滑过被薄薄肌肉覆盖的漂亮骨架。

  水汽迷糊双眼,蝴蝶动了起来,飞扑过平静的玫瑰花园,狂风残卷。

  那之前他从未想过,一个男人的半肩,也能让他有了冲动。

  旖旎得让他失了神。

  “没事发什么呆?还不赶紧睡觉。”邢光阳随手把毛巾丢掉了床头柜上,随性地歪到了他旁边。

  冯宸被他的动作砸醒,喉结上下滚动,慌乱地撇开眼,顺手关了床头灯。

  邢光阳被他弄得莫名其妙,在旁边小声嘀咕了两句,又没了声响。

  这对于某人来说注定是一个难眠的夜,在内心悄悄地辗转反侧,试图压下冲动。

  他想赶走多年前的心绪,少年时的青涩茫然实在不宜出现。

  可是他忘了,那些悸动虽蓦然而生,却未迅速退潮。

  兜兜转转的,因为一个契机再度回首。

  令人呆滞在黑夜深处,喉咙干涩到发痒。

  冯宸将邢溟风轻轻挪到一旁,小心翼翼地起身,立马引来旁边人的警觉。

  “你干嘛?”

  “……你先睡,我上厕所。”

  商战上决断不羁的冯大少跳起来逃了,也不顾会不会吵醒孩子,慌张得像个毛头小子。

  “搞什么啊,这么急,刚刚不去。”邢光阳在朦胧月色下,说着与表情相悖的话。

  那了然于心的得意展露在翘起的嘴角上,是冯宸看不见的狡猾。

  ———

  “我去上班了,反正邢家也不用你管,你就在家带孩子吧。”冯宸熟练地给自己系好领带,露出一个职业假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在内心给自己打call,还是帅炸天,气质沉稳,很好,哪里都没变。

  “我中午约了高大哥一起吃饭。”邢光阳抱着邢溟风,靠在门边懒懒地看着他。

  他上扬的嘴角在不自知的情况下迅速垮了下来,想说什么最后还是忍住了。

  淡淡道:“随你。”

  “那我中午把他送你这儿啊。”

  “哦……”话锋一转,“我觉得不行。”

  邢光阳:“???”

  “刚好我也要吃饭,一起去就不会这么麻烦了。”冯宸把刚系好的领带扯松了些,侧头看他,“反正你刚刚也说了,只是一起吃个饭,一起吃完了你继续带孩子就好了。”

  “……”

  他没有再给自家媳妇反驳的机会,跑楼梯下了地下停车场,“记得来公司接我!”

  ———

  冯宸有种不好的预感,心里憋闷着,以至于开月季总结会也心不在焉。

  这种莫名其妙的心情一直到陈谦余来找他询问孟家小姐的行程才有点恍然的意思。

  眼前这个正在追妻火葬场的男人即使从头到脚都精致打扮了一番,也掩盖不了颓废的气质,眼里空落落的,没有一点光。

  “你很闲吗?不是喝酒就是看小说,现在上班时间竟然还逛我这儿来了。”冯宸支着下巴,上下打量他,“身后也没有团队,我想现在也没有什么大合作是需要我们两个老板来交接的吧?”

  后者惨兮兮地看着他,腔调哽咽,“我老婆没了。”

  “不是早没了吗?”

  “不是,你没看娱乐板块新闻?”陈谦余被刺激得心痛。

  “我只看财经板块,有时间也看一看新闻联播,关注国家大事。”

  “……你够了。”

  冯宸也没想再伤他,打开手机,不用搜索就看见群里已经八卦起来了,截图和小道消息应有尽有。

  扫了几眼就明白了大概,不过标题取得倒是吸人眼球。

  标题:豪门弃妇翻身归来,攀上金融圈塔尖新贵。

  图片上的男人被打了马赛克也很眼熟,不过没有什么亲密的动作,两个人连站距都隔着不小的距离,只不过女人娇羞的面容引人遐想。

  “这就是你说的媳妇没了?”冯宸眼角抽搐,果然,群里除了爆料之外,还吵起来了。

  “不然呢?这个林惩近几年发展迅猛,谁不知道?但是谁也查不出他的背景,还有后面给他撑着的人,甚至连资产都不知道。”陈谦余抓耳挠腮,“我怀疑他可能名字是假的,我怎么不知道湖城有哪个林家这么狠?家里能出这样一个小辈,还藏着掖着?”

  冯宸忍不住笑了,被群里消息逗的。

  这位金融圈塔尖新贵,正在被一群人唾弃。

  办公室的门突然就被推开了,毫无征兆。

  “你帮我解释?事我帮你办好了,扔给我这么一个烂摊子不合适吧。”

  陈谦余一看来人,眼眶骤然就红了,冲上去就抡起一拳。

  “我去你妈的,抢我老婆。”

  来人偏身一躲,朝着他的后腰踹了一脚,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点停顿。

  他也不屑于跟陈谦余纠缠,先一步进了办公室。

  看着目瞪口呆的冯宸,神色冷淡,开门见山道:“跟我去解释清楚,不然把你们公司系统防火墙攻了。”

  冯宸:“……”

  两分钟后,三个人坐在沙发上,架势宛如黑/社/会谈判。

  “我介绍一下,这位是陈家独子,陈谦余。”冯宸手转了个弯,“这位就是你嘴里说的金融圈塔尖新贵,林惩。”

  陈谦余瞪着林惩,眼睛眨也不眨,活像一只生气了的河豚。

  林惩没有表情,摸无名指上的戒指的动作,在表示很不耐烦。

  目光垂落,又生出了几分宠溺和甜蜜的情绪,都被陈谦余看在眼里。

  不过他没往别处想,甚至以为自己老婆已经接受别的男人的求婚,痛心疾首,瞪得更用力了。

  “你误会了,是我让林惩帮忙找到你老婆的位置,刚好他又出差去京城,我就让他顺道把人带回来了。”冯宸无奈,昨天和孟家谈判的局确实布得不错,但是孟家考虑的时间太久了,他干脆花钱找人办了事。

  林惩的出场价可是百万一天往上走,这笔钱他还得找陈谦余捞回来。

  陈谦余赶忙道:“那我老婆人呢?还有那照片,你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下午两点,罗曼咖啡厅。”林惩站起身,看向冯宸,“够了吧?跟我去解释。”

  陈谦余下意识追问,“解释什么?”

  林惩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没说话。

  “我打个电话说不就行了?这么大费周章干嘛,过几天不还得参加他的生日,到时候解释也是一样。”

  “你公司系统的防火墙撑不到那个时候。”林惩冷漠。

  冯宸:“……不是,你跟防火墙杠什么?”

  “或许你还想让邱允岚知道你投资林汀电影,在剧组聚餐上灌他酒的事。”

  冯宸:“!!!”

  “走,现在就走!”

  陈谦余:“你们打什么哑迷?”

  然而并没有人理他。

  ———

  作者有话说:晚上还有一更,现在要出门,不要给我送礼物!不要浪费钱!自己留着买辣条恰!

  ———

  小剧场

  陈谦余:你对我老婆做了什么?!

  林惩(橙子)不屑:我老婆都要没了我还管你老婆?

  陈谦余:我老婆没了(QAQ)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