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出事
孑然一颖2021-03-09 23:322,298

  冯宸觉得很惊奇,埋藏在记忆深处那么久远的事情,他竟然如看一帧一帧播放的电影般,记得那么清楚。

  再想想别的,发现只有邢光阳参与过的日子,如此刻苦铭心。

  不模糊,不间隔,如在昨日。

  “没事,都过去了。”他低声呢喃,脑子里乱糟糟的。

  年少时的情迷意乱没当回事,如今挖出来,却让人怦怦心动。

  “哦……”

  莫名的,邢光阳也心乱了。

  本来是想问问那个女人的事,突然就开不了口。

  “不早了,睡吧。”冯宸关了自己那边的灯,钻进被窝里睡了。

  打着培养亲子感情的名号,两个人昨天就没分被子,今天有了婴儿床,少了楚河汉界,就算是分得开,也是漏风的。

  春夜的湿冷钻进来,与暖热抗衡,多出了些粘稠。

  冷意撩过薄薄的衣衫,热淌进了心。

  今夜注定难眠,他们都无法幸免。

  旁边的灯也熄了,夜晚更加浓稠的黑被窗帘外的月色搅了色彩,玷污了白光。

  更多从前没有的想法出现在脑海里,一个个是春笋冒了头,茫然中欣喜,想到晚了这么久,又酸酸涩涩的。

  冯宸翻身朝着邢光阳那头,发现他也没睡着,眼睛盯着如夜幕的天花板,格外的亮。

  原来那么早,喜欢就在风声鹤唳的那年埋下种子。

  夏季播种,踉踉跄跄几年,在春季长了芽,一发不可收拾,让根茎扎满了心。

  邢光阳对一切外来的感觉都灵敏,侧了头,一不小心,就撞见了那双炙热熔浆翻滚的眼,比夜色还深邃迷人的眼,让人心头重重一跳。

  冯宸愣了下,慌乱地闭上眼,后知后觉地发现,这样更引人遐想注目。

  掩饰般地开了口,“咳,有点睡不着。”

  暗哑的嗓音里,带着点未褪去的情/欲。

  半晌,他以为得不到回复的时候,那边的人开了口。

  “我也是。”

  声音很轻,不似邢光阳以前中气十足的风格,有些迷茫,却像是春风拂过人的耳畔,酥酥痒痒,听得人发燥。

  “那,那你再躺会儿,我想起来我还有点工作没做。”

  太囧了,冯宸刚要掀开被子跳起来,先被人抓了手。

  “你把热气都放跑了,有什么工作不能明天做?”

  “……”他讪讪地把被子往上提了提,有些懵,“哦。”

  那头邢光阳笑出了声,爽朗将尴尬冲了个一干二净。

  带着点玩味的调侃,“这么乖啊。”以前怎么是个刺头呢?还是钢筋造的刺头。

  冯宸:“……”

  按照以前的相处模式,这会儿两个人应该掀被子打起来,可是这一次,逗人的和被逗的,都静了下来。

  冯宸想,他应该大度一点,不能跟媳妇计较,媳妇娶回来,真心喜欢,应该是宠着的。

  “你今天有点奇怪。”邢光阳往他这儿挪了挪。

  “……怎么奇怪了?”他喉结滑动,用被子挡住异样的情绪。

  “有点不对。”

  冯宸吞咽一口,“你想多了。”

  态度和语气,难免有些欲盖弥彰。

  “哦。”邢光阳拉长了语调,懒散、漫不经心的,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暧昧。

  “睡,睡吧。”

  他心跳有些快,不知道为什么,想通了之后就有点这样了。

  要不是身边的人老秀恩爱分享恋爱经验什么的,他都要觉得自己得了心脏病。

  “你不是睡不着吗?”

  冯宸:“……”

  邢光阳笑了声,不逗他了,转移话题道:“你不说说今天饭店走廊上碰见的那个女人?”

  来了来了,冯宸在心里吐槽,魔鬼问题,回答得不好,可能得丢媳妇的那种。

  “就,以前的对象。”其实他本来想说你应该私底下调查清楚了吧,又觉得这话有点冲,说不定人家就是想看自己一个诚诚恳恳的态度呢?

  “哦,这还要旧情复燃?”

  这话里有股子两个人都没察觉的酸味儿。

  “不可能,她不冒出来,我都把这个人忘了。”

  “呵呵。”

  冯宸:“……”

  话题断了,寂静弥漫上来,笼罩在心头的,是杂乱无章的丝丝缕缕。

  砰、砰、砰……

  两个人的心跳隐晦得仿佛融合入耳,分不清是谁的,都心虚难言。

  带着酒味的吻,那种触碰的微妙感又涌了上来。

  邢光阳伸手碰了碰自己的唇,软软的,身旁的人的,也是软的。

  两个人最后都在沉中而又理不清的情绪里睡去,一开始并不安稳,直到春夜的冷侵染了体温,也不知道是谁先无意识挪动,大概两个人都有,所以凭着人类寻光爱暖的本能,摸索到了最舒坦的姿势,最后沉沉睡去。

  贴在一起,隔着衣衫的温暖,慰籍到了心坎里。

  夜半下起了小雨,凉飕飕的,冯宸被一段急促的铃声吵醒,意识到怀里有个骨骼坚实的男人后,手忙脚乱地唠手机想挂电话,又不舍得放开。

  最终的结果是怀里的人也吵醒了,手机掉到了地上。

  他有些尴尬地爬起来,逃避似的先拿起了电话,是秘书。

  “喂,大半夜的什么事?”慌乱中又有些气急。

  邢光阳躺在床上没动,眼神逐渐清明,亮晶晶又懒散地看着他。

  表面平静慵懒,其实心里也是惊涛骇浪。

  看着外面的雨,感受屋里偏低的温度,大概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个姿势。

  就是没想到竟然会睡得如此安稳。

  “什么?怎么会?”慌乱完全不见,剩下的只有烦躁。

  “怎么了?”邢光阳察觉到不对,立马询问。

  冯宸摆摆手,火急火燎地窜了出去,边跟电话那头的人说:“通知阳晨所有股东,立马召开紧急视频会议。”

  邢光阳愣了愣,当即反应过来,公司那边出大事了。

  阳晨是冯家名下的一家地产公司,一年前竞标以八点七亿的价格从政。府手里拍下了一块开发区的好地。

  也是冯宸接手的第一个大项目,很漂亮的一仗,让他在家族里开始站住脚。

  随着湖城的发展,偏中心的地方开始迅猛打造宏观的产业链,而刚好湖城政。府有朝着旅游产业方向发展的打算,所以拍下的这块地环山傍水,是打算建造度假村的。

  这是从地产大亨严家嘴里头抢出来的一块肉,可见冯氏对这块地皮的重视性。

  而邢家一直有人身居高位,这都联姻了,竟然一点风都没露出来,这明显是内部出了问题,有人想整冯宸,而且是致命一击,极有可能威胁到整个冯家,变相也是在整他。

  他隐隐约约还能听见冯宸在吼人。

  “现在立马给我整理出方案来,改变方案也好,转让也好,给我把损失降到最低!”

  ——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懂这些,所以你们当个娱乐看就好了,不过我是在搞铺垫,前面应该已经猜出来了,哥哥的死其实并不是意外嗷。

  橙子宝贝和邱允岚会出来给兄弟撑腰的,哈哈哈有点打脸爽文的意思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