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变脸
孑然一颖2021-02-04 19:273,349

  轻飘的灵魂昏睡时,太阳从地平线缓缓升起,云层渐染成斑斓的油画,飞鸟猖獗鸣叫,落在长杆之上。

  室内的黯然被偷溜进来的光线插足,地上还倒映着傲然挺胸的麻雀的影子,叫破晨曦。

  手机铃声在鸣叫中突兀刺耳,麻雀惊飞,冯宸裹着被子,骂了句不知道谁的娘,伸出手,熟练地关了闹铃。

  他蜷缩着翻了个身,头顶却不知道撞到了什么东西,不疼他就没管,继续睡。

  手机铃又响了,像是催命,只不过这次是电话的。冯宸听出来了,然而并不想理,把被子往上一扯,蒙着头,隔绝一切。

  “喂,你手机响了。”

  低沉熟悉的男声子头顶传来,这可比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的时候吓人多了。

  “我擦!”冯宸一下从床上弹起来,结果让被子一下卷了脚,摔到了地上,发出一声闷哼。

  “大早上就这么激情四射的,真是有活力啊,年轻人。”

  冯宸浑身酸痛地从地上爬起来,满脸阴沉地盯着撑着脑袋懒洋洋看着他打哈欠的邢光阳,气不打一处来。

  “你怎么在我边上睡着,孩子呢?”

  邢光阳坐起来,睁着眼睛朝他傻笑的小崽子就在他身后露了出来,“你昨晚睡觉不老实,要不是我被你踹醒了,及时摸清楚状况,孩子只怕早被你用剪刀手勒死了。”

  他摸了摸下巴,看着小崽子道:“不过我看他好像挺喜欢听音乐的,被这么大声的手机铃吵醒,竟然都不哭。”

  冯宸烦躁地揉了揉头发,白了他一眼。

  电话铃还在响个不停,他看也不看,直接就接了。

  “喂,谁啊这大清早的,有病是不是,老子这还在睡觉呢就给我打电话。”

  “冯总,我是小兰。”

  电话那头的女声娇弱不做作,正是他花高价聘请来的美人助理。

  “哦,小兰啊。”冯宸一秒变脸,也不避讳邢光阳在场,直接就成了温润儒雅的好脾气老板,“我刚醒,我有点起床气你是知道的,不是冲你发脾气,别在意。”

  “不好意思,冯总,我很抱歉,我以为这个点您已经起来了。”

  “是是,平常这个点是起来了,最近我不是在跟进我们与戎装的合作项目吗?昨晚看他们老板资料看得有点晚,所以今天才会起晚了。”

  “您幸苦了,我打电话是有两件事,一是您的行程安排,今天下午两点您和戎装老板与他们的项目研发人员有一场会要开,其次就是您的健身私教,她昨晚给我打来电话问您今早是否还需要她。”

  “要,你让她来澜水这边。”

  “好的。”

  冯宸挂了电话,就发现邢光阳正抱着小崽子,一大一小两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场面有些滑稽。

  “看什么?”冯宸摸了摸脸。

  “看杂技,我以为只有女人才会翻脸比翻书还快。”邢光阳捏了一把小崽子的脸蛋,小崽子咧开嘴憨笑。

  “神经病。”冯宸转身要去洗漱。

  “健身私教?女的吧?”邢光阳抱着孩子也跟着他进了厕所。

  刚刚电话里的内容他都听见了。

  “关你什么事啊?”

  “昨天刚说好忍九天,这才第二天你就迫不及待往家里领女人?”

  “你说不能抽烟喝酒夜不归宿,可没说不能往家里领女人。”

  邢光阳眯起眼,目光犀利,嘴角微微下撇,样貌上的痞气加上历经沙场后骇人的气质,旁人看了得心中生畏。

  冯宸从镜子里看见了,知道这是他要生气的前兆,并不想大早上就干架,无奈道:“就来指导我健身,其余的什么也不干,你这人怎么这么死板啊。”

  “健身,我指导你就行了。”邢光阳秀了秀他精壮的肱二头肌,然后拍了拍冯宸的肩膀,转身走了。

  这是不给冯宸拒绝的机会了。

  冯宸看着镜子里自己英俊的模样叹了口气。

  真造孽,就邢光阳这样动不动就想干架的男人,我怎么会觉得他跟陈谦余的前妻有的一比?

  刮完胡子洗漱完,冯宸出去就接了邢光阳的手,娴熟地给孩子换纸尿裤,顺带冲奶喂奶,还给助理发了消息让那个私教不用来了。

  他看着那个跟邢光阳特别像的孩子,边做这些事,边想,是不是时光磨平了他的棱角,少了年少时那种老子天下第一的傲气。

  为什么他现在跟邢光阳拌嘴,都不想跟他打架了?

  白学了一身武艺。

  他记得他当初死活要学武术散打什么的,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把这个处处跟他不对付的人揍得满地找牙,跪地叫爸爸。

  结果这三年慢慢接手家里的生意,周旋于各种性格的人之中,他竟然开始对邢光阳有了改观,觉得这个人也不那么讨厌。

  那些善于歪门邪道,心机城府深沉的人,可比邢光阳这种直性子可讨人厌多了。

  这直接导致后来被家里安排婚事,知道对象是邢光阳的时候,他也没怎么反抗就同意了。

  反正跟谁结婚都是一样,他这种家庭,不站在至高点,很难有决策权。

  这些年他开始变得八面圆通、以慎为键,在哪都是人模狗样、装腔作势,唯有在邢光阳和兄弟们面前轻松些。

  就好像……

  他知道邢光阳不会害自己?

  “想什么呢你?奶都喂漏了。”

  冯宸手一抖,瞳孔骤然聚焦,小崽子的嘴角边还有脸上都落了几滴奶水。

  “你……”冯宸盯着他,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赶紧抽湿纸巾给孩子干净。

  “还真走神了啊。”

  邢光阳懒散靠在扶梯上,已经换上了一套常服,简单的黑色衬衫与束脚裤穿在他身上,活生生穿出了一种 gangdom 老大的气息。

  冯宸目光落在他手里车钥匙上,问道:“你要出门?”

  邢光阳抛了一下车钥匙,点头道:“是啊,有个朋友今天回国,我等会要去接他。”

  “你不是说要指导我健身?”

  “啊,是啊,但是我突然有事,明天再约呗,今天劳烦您带一下孩子,我先走了。”邢光阳笑得比外头的春日花朵还灿烂,往外走的脚步也贼快,“谢谢冯老板了,知道你有会,下午我去你公司接孩子,拜拜,今天的天气真好,艳阳高照,十里飘香……”

  “邢光阳!你他妈的给老子站住!”冯宸气得手抖,奶又撒了孩子一脸。

  冯宸临近十点才到达的公司,一路上脸臭得能去做摆摊做豆腐生意了。

  小崽子早上哭得打嗝,也不知道是因为被撒了一脸奶,还是被冯宸扯着嗓子的一通骂。

  总之小崽子哭累了睡着了,冯宸嗓子眼也不顺畅了。

  当他抱着孩子走进公司大门的时候,还接受了员工们一众各色各样目光的洗礼,就连助理小兰看他的目光也有些难以言喻的悲伤失落。

  “冯总,销售部经理已经在您办公室带着策划案等您了。”

  冯宸沉着脸点了点头,准备把孩子递给她,“你帮我抱一下。”

  当他注意到小兰失了魂的模样时,又收回了手。

  “算了。”

  小兰:“……???”

  “你去一趟人事部,让他们调个男助理上来。”冯宸上电梯之前,又回头着重补充道:“要没有喷香水的。”

  小兰:“……???”

  看着冯宸潇洒离去的背影,小兰内心崩溃。

  我这是不仅失去了总裁的宠爱,还要丢掉饭碗了吗?

  冯宸并没有get到小兰心里的小九九,他正在心里真诚地祝福邢光阳这个老年人寿比南山,还打算在邢光阳一百岁的时候祝福他长命百岁。

  他心想这个人快奔三了所以屁事多?想一出是一出,怕是更年期要提前了。

  其实邢光阳才满二十八岁不久,离奔三还有两年,但冯宸就总觉得他已经是个半截入土的老男人了,具体理由不详。

  大概是十七岁那年偷偷跑去邢光阳的教官宿舍偷手机的时候,看见他桌子上的红枣枸几菊花茶开始觉得的。

  “冯总,这是策划案。”

  销售部经理是个地中海,还有一个圆鼓鼓的啤酒肚,但是长得挺和蔼的,说话声音却贼大。

  冯宸示意他轻声点,翻开了那淡粉色封面的策划案。

  他想不通这个经理一个四五十岁的男人,为什么要用粉色的,还是觉得他这个总裁喜欢粉色?

  草草扫了两眼目录,心情本来就不太好的冯大少板着脸,将策划案推了出去。

  “重做。”

  地中海惊呆了,他清楚地看见了总裁连正文都没看就把策划案打回来的全过程,“请问……是哪里没做好?”

  冯宸与他对视片刻,目录并没有什么问题,他似乎也觉得自己有点过分,不人道。

  他撇开视线木着脸一本正经地说:“你觉得这个销售肾宝片的策划案,用粉色封面合适吗?你让合作方看见了怎么想?卖的是肾宝片又不是痛经贴。再说了,你知不知道这个方案虽然卖不了多少钱,但这是我们给最大的连锁药店商的诚意,你要是弄砸了,我们的新药品上市了,没有销售渠道怎么办?”

  “冯总,肾宝片女人也可以吃……”

  冯宸愣了愣,又机灵道:“他们老板讨厌粉色。”

  地中海:“……”

  看出他眼底的质疑,冯宸面露不愉,“怎么,你不信我?”

  地中海苦笑地拿起策划案,“不不不,我这就去改,这就去改。”

  地中海刚走,男助理就来了,他吩咐小兰去母婴店买个最好的婴儿床和一些婴儿用品上来,就把孩子交给男助理抱着。

  他刚打开手机,就发现微信消息有十几条,全是陈谦余发的。

  冯宸蹙眉,想看看这人搞什么玩意,一点看,就发现全是推书小广告。

  陈谦余:推荐给你,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楚。

  陈谦余:《傅少,我再也不会爱你了》

  陈谦余:《下辈子,我们勿要相见》

  陈谦余:《夫人说她不回头了》

  陈谦余:《心如死灰》

  陈谦余:《余生漫漫,不爱你就逆袭》

  而且每一本下面都有一行小字。

  追妻火葬场高评分好文。

  冯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