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鬼屋
孑然一颖2021-04-13 23:092,029

  这个年头的游乐场和从前的公园每一个项目买票类型不一样,分成人区和儿童区,买票畅游所有的项目。

  春光灿烂,樟树的落叶随风飘零,簌簌撩过耳畔,闲适舒爽,金黄如秋。

  “上次来还是高三。”冯宸打量了一下,觉得没什么变化,只不过因为工作日和上学日,人少了些。

  “和你的小情儿一起来的啊。”

  邢光阳有些轻佻,不知道为什么,就想怼这个人,结果话说出口,一嘴的酸味儿。

  “那时候我还没成年ok?你以为我是你?”

  “哦,没记错你14岁天天纸醉金迷。”

  冯宸:“……你查得挺门清儿。”

  “彼此彼此。”邢光阳挑眉看了他一眼,目光凌厉,心里有点不爽。

  “往事云烟,起码我现在一个都没有。”冯宸颠了颠怀里的邢溟风。

  “啧,信你才是有鬼。”

  “pa……pa!玩,那,那!”邢溟风伸出小手指乱指,最后停留在了尖叫声此起彼伏的云霄飞车之上,打断了两人的贫嘴。

  冯宸哈哈一笑,赞道:“不愧是我儿子,有志气!”

  “有志气也玩不了。”邢光阳翻了个白眼,捏了捏邢溟风的小脸,道:“乖点,爸爸带你去儿童区,或者坐一坐旋转木马什么的。”

  “又不是小姑娘,坐什么旋转木马。”冯宸揉了揉儿子的脸,宠溺之情溢于言表,“想玩爹让人给你造个小的,造好了玩。”

  邢光阳拍开他的手,怒道:“显摆你钱多?”

  “唉,那还真是钱多,冯氏大权在握,新项目被国家罩着,更上一层楼了。”

  冯宸不知道为什么,一跟邢光阳说话,他的什么绅士什么温柔,坚持不过三分钟就得崩掉。

  想用追女孩那一招对邢光阳,完全不存在。

  最后两个人结合儿子的意愿,选择了小孩也能进大人可能也不太无聊的鬼屋。

  为了营造气氛,潮湿不定的春季里,鬼屋也照样开空调,一进去就是冷飕飕的。

  冯宸脱了自己的外套,过着邢溟风,面色淡然地打量那歪着还喷了红色油漆的木牌,上面简单便捷,连个主题名都懒得起,就叫鬼屋,也算是一个特色。

  邢光阳也兴致阑珊,他觉得玩这种人工假扮鬼来吓自己的活动,真的很无聊,奈何儿子能玩的最刺激的,就是这个项目。

  冯宸看他的表情就知道,这个人压根不怕。

  两个人总得有一个要怕的,才有制造浪漫和相处的机会,这是他约会多次得出的结果。

  只不过以前都是别人小鸟依人地偎在他冯大少的怀里,今天……

  邢光阳刚他进去,就感觉到一只温热宽大的手握住了自己,他下意识就想抽,往后一看,停住了。

  “干嘛,多大人了,丢不丢人?”

  冯宸淡定地瞥了他一眼,脸不红心不跳,“我怕。”

  邢光阳:“……”

  老子信你?

  冯宸见他满脸无语,知道他不信,强调道:“真的。”

  “那走吧,玩旋转木马。”邢光阳调头就要走。

  “别啊,儿子想玩,你看。”

  邢光阳侧头果然看见邢溟风一脸兴奋,朝着鬼屋长大双手,嘴里咿呀咿呀的,挺可爱。

  行吧,都是为了儿子。

  他们磨蹭了一下才进去,好在今天园里人少,鬼屋没旅客,不然还真是丢人。

  昏暗,油漆,假人,小洞,喷气机,确实没什么心意。

  唯一真实的,就是两个人相贴在一起微微冒着细汗的手,配上呀呀叫,在鬼屋里硬生生营造出一种温馨的错觉。

  他们来到第三个摆满假尸体的小卧室,旁边的柜子突然打开,冯宸把邢光阳猛地往后一扯,两个人跌跌撞撞贴在了一起。

  “有人。”

  低沉的声音,比突然钻出来吓人的工作人员还要让人头皮发麻。

  “我知道。”邢光阳别扭地往边上挪了挪,看着门关上,又继续往前走,手轻微地挣了挣,与欲拒还迎的想法相背驰。

  手真的松开了。

  他心里蓦地涌上一丝失落,不多,却在冷气遍布的室内,被放大了,但还没等到膨胀,那只手便揽上了他的腰。

  “刚刚好吓人,我觉得这样我安心些。”

  邢光阳:“……”艹!

  “你忽悠我吧?”邢光阳拖家带口往前走,语气不太好,但也没把手扒拉开。

  “没,真的怕。”

  邢溟风捧场叫唤:“怕,怕!”

  温热急促的呼吸洒在耳畔,让人产生了一种旖旎的错觉,有些烫。

  “行了,闭嘴。”

  冯宸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弯了弯嘴角,满是得逞的狡猾。

  电话铃响起的时候很是突兀,鬼屋还没走到头。

  今天是休息,他没有带办公电话,除了重要的事,就是好友了。

  他没情愿松开邢光阳,脸蛋蹭了蹭他的脖颈,低声说:“帮我把手机拿出来。”

  邢光阳满脸不耐烦,“你是还空着一只手吗,撒开,自己拿。”

  “不。”冯宸坚定:“我怕。”

  邢溟风:“怕,怕!pa!”

  邢光阳:“……”

  服了这一大一小了。

  于是前面拐角正躲着准备吓人的工作人员就听到一阵令人想入非非的对话声。

  冯宸:“左边。”

  邢光阳:“没摸到(手机)!”

  冯宸:“不伸口袋怎么摸得到(手机)?”

  邢光阳:“进去了进去了,这(口袋)怎么这么深?”

  冯宸:“唔……错了!”

  邢光阳:“你这……”

  邢溟风:“耶耶!呼呼呼!”

  工作人员:“……”公共场合当着孩子的面……不要脸!

  邢光阳抱着孩子,懒懒地叼着根烤串看着不远处正在打电话的高大男人,捏了捏手指,心情复杂。

  冯宸回头看了一眼,浅浅一笑,跟小太阳一样晃眼。

  邢光阳眯了眯眼,转移了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棉花糖摊子上,有些愣神,老脸头一次感觉到烫。

  这他妈要是gay岂不是gay圈天菜,之前就见识过了,没想到上手更是不俗。

  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作为一个男人,羡慕嫉妒死了,这家伙吃什么长的。

  好酸好酸好酸。

  ———

  作者有话说:爷回来了!以后正常更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