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帮助
孑然一颖2021-02-06 13:124,162

  冯宸:陈谦余,你有病啊?你火葬场又不是我火葬场。

  陈谦余:群发消息,勿回。

  冯宸:……

  这还真是妙蛙种子住进了米奇妙妙屋吃了妙脆角,妙到家了。

  这人有脑瓜子被当瓜子磕了吧,无冤无仇,诅咒他追妻火葬场,真是缺了个脑仁。

  “呜哇哇哇哇哇,呜呜呜,哇哇哇……”

  “冯总,这……”

  男助理一脸懵加痛苦得仿佛扇形图被打碎乱凑成一堆的表情,让冯宸也很束手无策。

  孩子哭了又不是你便秘了,那表情摆给谁看呢。

  “没哄过孩子啊?”冯宸朝着他招招手,示意他把孩子带过来。

  看起来二十出头的男助理诚惶诚恐地把孩子双手呈上。

  “没,没有,冯总,我是,是我们家独子,也是最小的。”

  知道了知道了,说出来显摆给谁听呢,欺负我饱受我爹那群私生子的折磨是不是?

  这些冯宸当然没有说出来,说出来太丢人了,充满怨念的小人只能在心里活动一下。

  “哦,那你还不学,等着我教你呢?”冯宸把孩子接过来,扫了男助理一眼。

  冯宸长相俊逸,身材锻炼得很好,肩宽腰细,典型的倒三角,本就极具男人味儿,再加上从小养成的翩翩公子范儿,打扮起来浑身上下都矜贵得很,这么略带凌厉针对性的一眼,差点把男助理吓土遁了。

  “是是,我回去就查资料,好好学习。”

  “择时不如就现在,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点道理,小学生都懂,你一个高材生不会不懂吧,还是说书都读回娘胎里去了?”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孩子一到冯宸怀里就不哭了,还笑得鼻涕泡都破了。

  “懂,懂,我现在就学。”男助理猛地点头,那动作幅度大得像甩头舞。

  冯宸给自己白捡来的便宜儿子擦干净脸,又把孩子递到男助理怀里,还没数到三秒,孩子又哭起来了。

  冯宸不信邪了,抱回来。

  “哈哈嘿嘿嘻嘻……”

  送过去。

  “呜哇哇哇哇哇……”

  抱回来。

  “嘿嘿哈哈嘻嘻……”

  送过去。

  “呜哇哇哇哇哇……”

  ……(来回十几次)

  还真是闯了个鬼。

  冯宸扶额,“算了,我抱着,你先去学习。”

  男助理点头哈腰高兴得如同劫后余生,就差大喊感谢上苍感谢佛主再上三炷香了。

  冯宸无可奈何,只能抱着孩子摇啊摇,拿只万宝龙钢笔戳小崽子脸玩。

  男助理见状立即就要告退,被冯宸叫住了。

  “你干什么去?”

  男助理又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我去查资料学习啊冯总。”

  “我叫你走了吗?”

  “没,没……”

  “这几天把电脑搬到我隔壁的秘书室去学,随时等待我的号召。”

  “是。”

  过了半晌,见男助理还站门口杵着跟门神似得,冯宸这才摆了摆手,赦免了他。

  办公室里又恢复了一片安静,安静个屁啊。

  冯宸内心咆哮,这小兔崽子绝对是想累死他。

  “你笑,你还笑,我抱着你你挺高兴啊。”

  冯宸丢了笔,直接上手,揉了揉那张跟邢光阳万分相似的小脸。

  小兔崽子不哭反乐,咯咯笑个不停。

  冯宸就觉得奇怪了,难不成小孩的笑穴在脸上?

  “真会挑人照顾,这以后肯定是个富贵命。”

  冯宸长叹一口气,又逗了小兔崽子一会儿,电话铃就响了。

  是陈谦余。

  “喂,谦余。”

  “有消息了吗?”

  陈谦余急促的呼吸声压抑沉重,一下下的,刺激了冯宸的骨膜,神经末梢都被那头感染。

  “暂时还没有,你那边出什么事了?”

  “没,没事。”陈谦余喘气的声音渐渐平缓,但还是有些粗重,“看了一晚上的追妻火葬场文看得难受,刚刚喝了点酒。”

  冯宸:“……你别作践自己。”

  难怪分享来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文章。

  “我这不是作践自己,我是在赎罪,我对不起她,我不知道怎么样她才能原谅我,冯宸,我真的觉得没有她的一分一秒,都好难熬啊……”

  陈谦余说话断断续续的,喉咙嘶哑,像是每说一句都有东西掐一下他的喉咙,就连冯宸的耳朵都饱受折磨。

  陈谦余那边又传来低低的呜咽声,这么大一个男人,竟然就这么让一个也不算从小到大的情谊的朋友听着他哭了起来。

  “我给她,给她发信息、打电话,发邮件,我连支付宝都试过了,却还是石沉大海,没有半点音讯。我去她家找她,那些人,那些人不让我进,我硬闯进去,可是,可是连她的影子都没摸着。”

  “冯宸,我以前总觉得她是为了我的钱跟我在一起的,所以对她不好,天天出去花天酒地,但是她之前,一直都是爱我的,我看得出来,什么事都包容我,你说她为什么忽然就不爱我了,就要离婚了?”

  冯宸简直脑瓜子嗡嗡两只小蜜蜂了。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你前妻肚子里的蛔虫。

  “你别急,你也别哭,我帮你找,我现在立马给你媳妇家里打电话,千万别急,你让我想个办法把她逼出来,给我点时间。”冯宸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反而重情重义,很容易和别人产生共情。

  莫名其妙,他自己也有点急了。

  待陈谦余激动地说好,他立马给陈谦余前妻的爹去了一个电话。

  “您好,孟总,我是冯宸。”

  “小冯总,有什么事吗?”

  冯宸捏着小崽子的手想了想,胸有成足地开口道:“是这样的,我已经有计划开拓海外市场了,希望您那边能给一个合适人选,去欧洲那边视察。”

  孟总苍老的声音一下就精神了,“您的意思由我来挑选?”

  冯宸勾了勾嘴角,心想鱼要上套了,乘胜追击道:“是的,毕竟这款药物是你们负责主要研发,我想您推荐的人员去了回来之后,能给出我们更准确的答复。”

  “谢谢,谢谢冯总相信我们,这次公司的危机要不是您,也不能化险为夷啊,实在是太感谢了。”

  “孟总无需客气。”冯宸继续道:“我只是有一双擅于发现金子的眼睛而已。”

  这句话可把孟总逗乐了,连连称是。

  冯宸嘱咐孟总最好明天就给来答复。

  最后又客套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如果直截了当地提起孟总的女儿,一定会引起怀疑,所以这么拐弯抹角地引人自投罗网才是最好不过了。

  刚给陈谦余发完消息,小兰就把东西都送上来了。

  他让小兰放好东西就下去了,吩咐他叫隔壁刚刚那个男助理学好了自己过来,然后打电话让秘书把文件都送上来,这才准备开始工作。

  小兔崽子趴在他怀里不哭也不闹,抓着他的领带自娱自乐。

  宽大敞亮的总裁办公室平日里总是冷清的,与公务两个无趣的字挂着分开不开的弯钩。

  今天别具一格,出了笔摩擦纸的沙沙声,还多了孩子时不时的笑声。

  光线欲烈,却达不到高峰点,初春的温度稍有潮湿,也还算温暖怡人。

  冯宸想起来,邢光阳带回来的东西里,小兔崽子的衣服只有一套换洗的。

  刚好午休时间,他今天也不太困,就打算带着小兔崽子下楼,到附近商场买衣服去。

  以前虽然也照顾过孩子,但东西都是朋友家送过来的现成的,所以这即将是他第一次去童装店。

  公司位处于商业区中心,过个马路走一会儿就是商场,他没叫人跟着,自己抱着小兔崽子悠哉悠哉地走路,权当散步。

  “小兔崽子,叫声爸爸来听听。”

  冯宸边看路边给小兔崽子洗脑。

  “跟我一起念,爸爸。”

  小兔崽子看着他笑没有半点反应,只会咯咯咯。

  “叫啊。”冯宸压低声音,怕被当成神经病,“爸,爸。”

  “啊!”小兔崽子拍着他的脸直点头,像是应了这个称呼。

  冯宸:“……”

  他身高出挑,又生得俊俏,一身西装笔挺,抱着一个可爱的孩子,特别招人,不少人都拿着手机在拍他们,还渐渐在形成一个圆的圈。

  冯宸感觉自己被当猴了,无论是这群人,还是自己怀里这个小兔崽子。

  “那人好眼熟。”

  冯宸听见后面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啧,太眼熟了,还有那个孩子。”

  邢光阳!

  他立马转头,就撞见了邢光阳那一脸见鬼的表情。

  “我去,还真是你们。”

  小兔崽子看到邢光阳,兴奋得在他怀里挣扎,“爸爸,爸,爸!”

  冯宸这次的脸都快黑成锅底了,肺也要气炸了。

  他在公司幸苦带孩子,邢光阳却在这儿悠闲逛街?

  还有这个小兔崽子。

  我教你叫爸爸,你装傻,邢光阳一出现你就会了?

  他想立刻马上把这孩子丢进山沟沟里,给别人当童养夫。

  邢光阳快步走过来,看样子也挺高兴,“你会叫爸爸了!乖儿子,快来,爸爸抱!”

  “这就是你哥哥的孩子?”

  邢光阳的手刚要伸过来,一只骨节分明的手优先插过来,捏了捏小兔崽子的脸蛋。

  冯宸这才注意到,邢光阳身边还有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

  而且这个男人他也认识。

  是当初集训的时候,隔壁班的教官,和邢光阳关系很好,两个人还住一个宿舍。

  “呜哇哇哇,呜呜呜……”小兔崽子一下子哭了,像是被吓到了,直往冯宸怀里钻。

  “乖,没事。”冯宸摸了摸他的脑袋,以示安抚,皮笑肉不笑地盯着那个男人,沉声道:“上来就碰我的儿子,不太礼貌吧。”

  男人哂笑着耸耸肩,“抱歉,我不知道。”

  冯宸眯着眼,那种许久没有了的揍人冲动,突然就有了。

  “你干什么,冯宸,碰一碰而已,至于吗?”邢光阳将两个人隔开,面色不太好,“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一见面就要闹的毛病还不改改呢?收拳,收拳!”

  “你帮他说话?”冯宸不可置信,“他把你儿子都弄哭了。”

  “他又不是故意的,都道歉了,算了啊。”邢光阳无所谓地摆摆手,作势要从冯宸手里抱回孩子,结果冯宸转了一圈,避开了,“哎,你……”

  “搞半天你大早上不在家带孩子就是为了去接他啊。”

  “是啊,现在我回来了,你可以把孩子给我了。”邢光阳当街被戏弄有些恼,语气也重了点儿。

  “不给,这也是我儿子,我爱带他干什么干什么,你自便。”

  冯宸一个转头,抱着小兔崽子往公司扬长而去了。

  当抱着小兔崽子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时,小兔崽子已经不哭了,反而一脸委屈地摸摸冯宸的脸,仿佛在叫他不要生气。

  冯宸反而乐了,“你还安慰我呢?你刚刚不是哭得挺起劲吗?”

  小兔崽子咿咿呀呀的,冯宸听不懂,只能当他还在安慰自己了。

  平日里风流倜傥的冯大少,感觉这两天甚是疲惫,将脸埋在小兔崽子奶香味儿的小胸脯里,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觉得活过来了一点。

  其实也没有生气,他既然也是小兔崽子的爸爸,那带孩子是利索当然,但是心里莫名有那么一丢丢失落,不知道从何而来。

  这种莫名的情绪,直接导致了他刚刚失了大家风范。

  算了,不想了,越想越乱。

  半晌,办公室的电话响了,冯宸一看,是前台打的,心下了然。

  “冯总,您好,这里是前台。”

  “嗯,我知道,什么事?”

  “有一位男士自称是来接孩子的,说要找您。”

  冯宸挑眉,“只有一位?”

  “是的,只有一位。”

  “行,带他来我的办公室。”

  “是。”

  “等等。”冯宸忽然想起来什么,嘱咐道:“让所有见到他的员工,全部尊称他为总裁夫人。”

  前台小姐姐:“……好的。”

  冯宸满意地挂断了电话,刚刚乱七八糟的情绪一扫而空,甚至还抱着小兔崽子不嫌弃地在他沾满口水的脸上亲了一口。

  “等着,你那个没良心的爸爸马上来接你,爹带你看看他什么脸色。”

  他抱着小兔崽子,在气派的办公椅上坐得端庄极了,像是要参加联合国会议。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邢光阳什么表情都没有,十分淡定,让他怀疑那前台有没有办事到位。

  邢光阳进来,看似参观总裁办公室,绕着他转了一圈,目光如炬,让冯宸想起来集训那会被邢光阳盯着搜身的头皮发麻感。

  最后邢光阳俯在他耳边轻笑着问:“你那个秃头女助理呢?怎么没在你身边?”

  冯宸:“……”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