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解释
孑然一颖2021-03-08 18:232,872

  “累了?”他有些局促,半掌撑着脸,目光在腿上躺着的人和车窗外的风景逡巡。

  不知道什么时候妖风停了,出了太阳,泄了一缕光,像是追着他们照进来。

  邢光阳半眯着眼看他,密长的睫毛遮掩着,眼底情绪波动,没吭声。

  他感觉好像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又捕捉不到。

  脑袋下枕着的大腿紧绷,肌肉弹性十足,就这样他就能感受到冯宸的好身材。

  记得他穿浴袍的时候,那双腿,又长又直,线条优美,还有未擦干的水珠,缓缓流淌。

  现在有些心猿意马了,刚刚的心底不悦,被一堆黄色废料充斥得满满当当。

  “不舒服吗?”

  微凉的手掌贴住了他的额头,又挪开,惊得他颤了一下,闻着冯宸身上淡淡的木香味,竟然让他少了防备。

  为什么会有一种无力抵抗的感觉,甚至觉得舒心,不想动弹。

  “没发烧啊,脸怎么这么红。”冯宸小声嘀咕,又有点担心。

  邢光阳听见,只觉得浑身僵硬紧绷,翻了个身。

  只是躺了个腿而已。

  “晕车吗?”

  那只手又贴住了他的太阳穴,轻柔地按着。

  他被人点穴了,动不了了。

  “嗯……晕车。”

  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嗓音哑得很,都说不清楚话。

  “那你睡会,我让保姆备药。”

  冯宸心里确实紧张他,一双眼盯着他的脸,倒是没注意他的异样。

  邢光阳轻轻侧了头,后仰着看他。

  冯宸正在打电话,面对外人时,总是一股精英总裁范,严肃认真,到真是一个现实版的霸道总裁。

  他说话声音很好听,饱含了男人的低沉磁性,有时候又会带着点少年气的上扬自信。

  那张脸,比从前长开了不少,轮廓更加立体凌厉,鼻如悬胆,嘴唇一开一合,吐气都好像带着香气。

  一下子恍了神,邢光阳对上了那双星目,心跳快了起来。

  冯宸挑唇笑了一下,自以为是安抚,邢光阳却觉得,他在勾引,是在索吻。

  “到了,回去再睡。”冯宸把邢溟风抱起来,手指无意间滑过了邢光阳的脸,觉得烫得很。

  他想,家里应该有感冒药和发烧药。

  邢光阳压根就没睡着,所以这时候特别考验演技,他憋了一下,缓缓睁开眼,嘟哝着应了一声才起来。

  城市里的道路虽然比农村平坦,但是颠簸还是有的,后脑勺枕着的地方(特殊)。

  他是个1,各方面都是优质,但是不得不承认,妈的真羡慕冯宸这个直男了。

  直男这样,暴殄天物啊,也不知道冯宸那些小情儿,是怎么受得了的。

  想起来心里莫名还有点酸酸的。

  他回卧室简单冲了个澡,结果发现刚刚心里乱糟糟的,忘记拿衣服了。

  大大咧咧地坦荡拉开浴室门,就看见冯宸正在给邢溟风喂奶,挺认真的,没回头。

  “我刚刚给你冲了药,在桌子上,温的,不烫。”

  邢光阳的脸一下子就跟被火烧了的似的,一下又钻回了浴室。

  冯宸被这么大的动静吸引了注意,把邢溟风放进婴儿车里,走过来敲门,“怎么了?”

  “……”

  浴室里的热气一点都没散,邢光阳感觉更热了。

  以前在小情儿那满屋子遛鸟也没害臊过,怎么现在心怦怦这么快。

  “邢光阳,你怎么了?”

  半天得不到回复,他有点着急。

  晕车,会不会在里面吐了?

  为什么一点声音也没有。

  浴室的门是磨砂玻璃,他影影绰绰能看见人,一动不动的,就在门前。

  里面人的慌乱,外面的人一无所知。

  冯宸抓住把手,准备开门,被打断了。

  “我没事,你别进来。”他急促地喊。

  真是社死现场。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的境地,好半晌,邢光阳才打破。

  他的嗓音带点细微颤抖,有点哑,让人听得想入非非,“帮我拿一下浴袍,放台子上就行。”

  ——

  下午冯宸在书房处理工作,和一群公司高管开视频会议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他有些急促,匆匆交代了几句,才叫喊了声:“进来。”

  邢光阳推开门,就看见他一身西装革履,在桌子前坐得端正,挑唇一笑。

  这么半天,他睡了一小会儿,已经调节好情绪了。

  “很晚了,不去睡觉?”他倚在门边,被灯光洒了一层金衣,眉眼都是亮的,温柔的。

  “等会,还有几份文件。”冯宸低头看了下衣服,解释道:“刚刚在开会。”

  “那你早点,溟风已经睡了。”

  他点了点头,看着邢光阳出去,半天才把视线转回来。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这空荡荡的大别墅里,好像……有点家的感觉了。

  今天那个轻飘飘的吻的余温仿佛还在,浪迹清场这么久,他还是第一次因为一个没有深入的触碰感觉燥得不行。

  太神奇了,也很甜蜜,他还想多要点,想更进一步。

  他有些摸不准邢光阳的意思。

  那是一个带着酒味儿裹着春风的轻贴,不知道是脑袋混沌产生,还是夹杂着点情动。

  陷入趋向指数级增长的心动狂风里,时间推移的进程最是难磨。

  他想知道邢光阳对他的心意,有没有心动,有没有一点点喜欢,会不会还像少年相遇时那么不喜他。

  他现在有着少年青涩难捱的心动,却挤不出那一股无所畏惧的冲劲。

  进卧室的时候,邢光阳一手摇着婴儿车,一手刷着手机。

  见他进来,抬眼笑了下,像是夜晚的小太阳。

  冯宸心里一暖,坐到床边,没话找话,“你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今天麻烦你了。”

  “不麻烦。”

  两个人又陷入了尴尬的氛围中。

  太客气了,少了以前的剑弩拔张,竟然没话说了。

  冯宸挠了挠脑袋,头一次发现自己不会谈恋爱,好像只会调情。

  以前那些女人,哪个不是倒贴,除了情事上要点骚话或者什么的升温加乐趣,他还真没正儿八经的跟人聊过情情爱爱。

  他是想着,既然都跟邢光阳结婚了,自己也喜欢他,就认认真真地过下去得了。

  但是从针锋相对变成恩爱夫妻,跨越度也太大了,完全不知道怎么下手转变啊。

  邢光阳静静地看着他,感觉冯宸要把头给撸秃了,有点不明所以。

  今天还是太冲动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做,应该也是有点酒精烧脑。

  完全忘了自己那么点酒根本醉不了。

  “今天,高宇叫来的那个,你认识啊?”这话有点兴师问罪,但邢光阳纯粹是觉得尴尬想找点话题。

  没点不顾意愿亲了人要道歉的意思,他们两婚都结了,亲个嘴不是理所当然?

  冯宸愣了一下,不然就有点慌,“啊,嗯,认识,但是不熟。”

  “我看她好像对你挺熟的啊,又是前女友?”邢光阳歪了歪头,其实他自己都觉得那个女人,有点眼熟。

  就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

  “不是,她追过我,我不喜欢,没答应过。”冯宸想了想,问:“你忘了,你带过她,跟我一个班的。”

  “是吗?”我带过的,为什么跟高宇认识?

  “嗯,你应该有印象吧,之前罚我站,她还跑来跟我闹过。”说起来还有点尴尬,其实他不太想提高中集训的事,那时候太傻了。

  当初他放虫捉弄邢光阳的行动没成功,被罚站在教官宿舍楼底下,那个王晴晴来找过她,还表白,拉着他的手闹。

  他烦了,一抽手,谁知道王晴晴整个人贴着他没站稳,一下摔了。

  就这事儿被邢光阳撞见了,还训了他一顿,弄得两个人关系更僵了,后面的几天,他更是叛逆张狂,邢光阳说什么他都对着干,全唱反调,带着班上同学造反。

  “被你推倒的那个人吗?”邢光阳有些诧异,“变化还挺大。”

  “不是我推她,是她往我身上扑,抽身她自己摔的。”冯宸正色,还觉得挺冤的。

  邢光阳轻笑道:“那我当时还训了你一顿,委屈你了,对不起啊。”

  冯宸又变了个脸,抿了抿唇,“没事,我当时自己也没解释。”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更诡异了,走向不知道偏到哪了,就这样看着对方,不知道说什么。

  冯宸尴尬得想用被子捂脸。

  他都说了什么啊?

  为什么解释,越说越奇怪!

  ———

  十七岁的冯宸:老子就是要烦她,推她怎么了?管关你屁事!她自己都没说什么!你是事儿精吗!

  现在:不是,老婆你听我解释,她缠着我,我都没碰她(委屈脸QAQ)

  冯宸自我攻略进度70%

  邢光阳情动进度5%

  追妻任重道远,冯大少还需努力啊~ ​​​

  (改了的,唉,被卡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