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睡觉
孑然一颖2021-02-04 19:214,290

  冯宸洗完澡出来,就发现邢光阳正坐在他的床上,微垂着头,安静地看着熟睡的孩子。

  锋利的轮廓在床头灯下显得异常平和近人,下颚线流畅延至锁骨处连接,精巧的喉结蓦地动了动,这一美好的画面才被打破。

  “你怎么在我的房间?”冯宸按耐住跳动莫名有些急促的心脏,脚步不自觉放轻,“还把他也带过来了。”

  邢光阳侧头看他,喉结又是一番滚动,目光闪烁,嗓音有些疲惫的沙哑,“说好和孩子培养感情,当然要三个人一起睡了。”

  “一起睡?”冯宸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发梢的水珠落在纯白的浴袍上,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

  “嗯。”邢光阳指了指孩子,“他睡中间。”

  “不,我不同意。”冯宸眉梢微挑,严肃拒绝,“我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

  邢光阳嗤笑道:“这理由太烂了,你跟你那些情人晚上都没睡过?”

  冯宸面色微霁,他当然不会告诉邢光阳他从来没有跟那些女人一起睡过一夜,都只是提了裤子就走人,或者让别人走。

  他撇撇嘴,道:“女人身子柔,抱在怀里软得跟滩水似的,那跟你个大老爷们的能一样吗?”

  “谁让你抱着我睡了?你想我还不乐意呢。”邢光阳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触及那戏谑的眼神,冯宸一下就恼了,“鬼才想抱着你睡,别往自己脸上贴金!”

  “行了,别贫了,这么大的床,咱们三各睡各的,一人一块地。”邢光阳站起来了伸了个懒腰,往浴室走,“等明天他的婴儿床到了,就多给你腾点地方,忍九天就好了,既然都是大老爷们,那就别害臊。”

  他不容冯宸拒绝,已经踏入浴室,关上了门。

  冯宸在他身后默默竖了个中指,“我是怕你害臊,我一个直男怕个屁。”

  直男两个字咬得很重,听着像心虚而导致的自我催眠。

  “小崽子,以后我就是你爹了。”这语气尾调上扬,带着浓浓的自豪与嚣张。

  冯宸终于做了他刚刚一直想做的———戳脸。

  肉嘟嘟的小脸弹性极好,冯宸觉得好玩,又戳两下,这感觉,就像是在欺负小版邢光阳。

  真他娘爽!

  喜当爹,心情还挺不错,直接跳过了手术室门口蹲着的这一环节。

  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个想法有什么不对,还想发个朋友圈给自己那群同样是跟男人结了婚却没有崽的好兄弟看一下。

  拍照,上传,配文案:我有儿子你没有。

  想了想,怕他们忙于工作,没有时间刷朋友圈,于是屈尊降贵点开群聊扫黄大队,发送照片。

  群里一下就炸了,都没有给他再戳两下白捡来的儿子的机会。

  群名:扫黄大队

  好友1:卧槽,这是邢光阳的私生子吧?你发照片是想让我们暗杀他吗?

  好友2:这小嘴也有点像冯狗啊,现在科技已经发达到两个男人也能造个娃出来了?

  好友3:不是吧,他们俩才结婚半年,这孩子怎么看也有两岁了,据我推测,多半是邢光阳的私生子。

  好友4:这还用推测?不过那他发这照片是什么意思,也不说话,真想让我们帮他把孩子做掉?

  好友5:法治社会,冯狗,虐童判两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但是故意杀人可要判十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你好好掂量掂量,兄弟只能帮你到这了,劝你珍惜生命,无论你他。

  冯宸无语凝噎,有点想顺着网线爬过去将他们一一干掉。

  冯宸:你们脑子里每天装的都是什么狗血豪门大型情仇剧情?这么会想怎么不去写小说?当什么老板?

  好友2:谁让你发照片不说话,不过这个和邢光阳这么像的小孩,到底是什么人?

  好友6:我去,冯狗,我看你朋友圈了,你哪来的孩子?还跟邢光阳长这么像,私生子你认了?

  好友1:不会吧,冯狗这么大度,就该改名叫冯菩萨了,还当什么狗,原地飞升得了。

  冯宸:爪巴吧你们。

  冯宸:各退一步,我不当菩萨,你们也别当灶马子了。

  好友3:滚你的,有瓜掰开来分享,兄弟落难咱就跑。赶紧喂瓜,不然你今晚别想拥有销魂的夜生活。

  冯宸:哎,你还别说,我今天还真没有销魂的夜生活,今晚我要跟邢光阳还有这个小崽子一起睡。

  好友4:啧啧啧,你这是已经弯了,还是要弯了?

  好友1:这都要一起睡了,都弯成蚊香了,想再直回来,得先为爱奉献,把自己燃成灰烬,再找个人给拼一下你的骨灰,什么弯不弯的,连腰间盘突出都能给你治了。

  好友3:你们的重点偏了,不觉得现在孩子才是大事吗?

  好友2:我觉得上下才是大事。

  冯宸:卧槽,你闭嘴,老子没弯,别特么瞎猜,我比直尺还笔直。

  冯宸:而且就算弯了,老子肯定也在top位。

  冯宸:不对,你们偏了,偏了!还听不听我说了?

  好友6:您说。

  好友3:您请。

  好友4:您开始。

  冯宸:唱相声呢一个个的。

  冯宸:这是邢光阳哥哥的孩子,他哥哥和他嫂子去世了,就把过继给我们了。

  好友1:啊……这……

  好友2:无趣,兄弟们,散会!

  好友3:溜了溜了,真没意思。

  好友5:所以你们一起睡是为了增进跟孩子的感情?

  冯宸:对,没错,就是这样。

  好友5:呵呵。

  冯宸:???你呵个什么?

  好友5:没意思,睡觉去了。

  冯宸:???

  冯宸:不是,你们什么意思?

  冯宸被这群人的态度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准备打个群聊电话骂骂他们,哦不,进行社会主义二十四字核心价值观的庄重熏陶,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

  邢光阳腰间的浴袍带子松松垮垮,整个人都冒着热腾腾的水汽,跟个行走的加湿器一样。

  他用毛巾随意擦了两下短短的头发,就丢到一边,侧头时露出嫩白的脖颈。

  冯宸记得,他刚认识邢光阳那会,这人黑得跟个泥球似得,后来结婚前再见,只是稍微白了那么一丢丢,现在结婚半年,竟然变得跟个白雪公主似得了,看着还挺身娇肉贵的。

  “你发朋友圈了?”邢光阳见他拿着手机,好像很了解他似得,一语道破。

  冯宸:“……”

  冯宸:“你看到了?洗澡还玩手机,什么牌子的,这么防水。”

  邢光阳走入衣橱间,在里面随便翻了件冯宸的睡衣穿上了。

  “少转移话题,技术烂爆了。”

  宝石蓝的丝绸将他的皮肤衬得愈发雪白,袖口的黑色边沿被他往上卷了几卷,露出精瘦有力的小臂,上面有一条浅浅的疤痕,冯宸记得这条疤,在他刚认识邢光阳那会儿就有了。

  这套睡衣是量身定制的,冯宸比邢光阳高半个头,体型也要壮些,所以看起来有些松垮了。

  “你穿我的衣服干嘛?”冯宸盯着他。

  大概每个人心中都幻想过这样一个情节,爱人穿着自己的衣服,然后如黏人的猫一般拱进自己的怀里撒娇,甜蜜又温馨。

  可是邢光阳既不是他的爱人,也不会拱过来撒娇,这个情节的主角替换成他和邢光阳,想一想就觉得很恐怖!

  “懒得回去换,再说了,你又没洁癖,穿一下怎么了。”

  “你怎么这么懒,就在对面,多走几步路会死啊?”

  “会。”邢光阳冲着他摆摆手,“你抱着他腾个地,我要困死了。”

  冯宸翻了个白眼,骂道:“你迟早懒死。”然后抱着孩子往自己这边挪了挪,三米大的床,给邢光阳只留了一米。

  邢光阳看着他这小肚鸡肠的样儿没说什么,掀开被子钻了进去,没再说话了。

  冯宸看他这模样确定这人是不打算关灯了,又思考了一会踹他一脚会不会吵醒孩子,觉得还是算了。

  自己动手,睡眠充足。

  然而邢光阳并没有给他立马与周公约会的机会。

  “你干什么!”冯宸一下从床上弹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瞪着床上的那团黑影。

  还没有适应昏暗的月下,一切都是懵知的。

  那团黑影没搭理他,窸窸窣窣,好像是……翻了个身。

  “你有病啊,拿脚踹我干什么?”

  冯宸今天要暴躁死了,先是听朋友抱怨了几个小时,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回家了还被收到邢光阳带来的灭顶刺激,好不容易平静了,睡个觉还要被踹一脚。

  他都要睡着了!

  “呜哇哇哇呜呜呜……”

  孩子的啼哭天震高悬,快要把他砸死了。

  要疯了!

  这就是所谓的成年人的崩溃,就在一瞬间!你可以打我骂我,但是你不能吵我睡觉!

  邢光阳坐起来,不耻反问:“你把他弄哭干什么?”

  冯宸:“我*+#:)”

  台灯亮起,他看见邢光阳那副揶揄的神情,有种想跟他干架的冲动。

  “谁让你给我留这么点位置,我一个大老爷们不够睡,伸展远一点不小心碰着你了,怪我腿长咯?”

  “你闭嘴,赶紧让他别哭了!”冯宸烦躁地挠了挠脑袋,看着那张皱巴巴的小脸,眯成缝的眼睛,觉得再止不住,怕是此地要成护城河了。

  邢光阳抱着哄了哄,奶嘴诱惑都使出来了,还是不见好。

  冯宸见他一脸懊恼悔恨,莫名其妙心里就消了气。

  损人不利己,活该。

  “算了,给我。”

  他在邢光阳诧异的眼神下接过孩子,然后嗅了嗅。

  迷之臭味,如此熟悉。

  冯宸:“……”这绝对不是被他吼醒的,他发誓。

  “快点去把尿不湿拿过来,他拉了!”

  邢光阳一脸震惊,不可置信,然后满脸嫌弃,生动形象地演示了一遍变脸,手忙脚乱地在旁边桌子上的袋子里翻找。

  冯宸扯了一张干净的毛巾,动作快速且娴熟地扒了小崽子的衣服,闭气凝神用湿纸巾给他擦,接过邢光阳拿来的没拆开的纸尿裤,幽怨地瞪了他一眼,但没有开口说话。

  小崽子大概也被自己臭到了,没哭了。冯宸熟练给孩子套上了纸尿裤,然后奔出门外,吸了一大口气。

  过了一会儿,邢光阳抱着孩子出来,脸上的表情看不出是赞赏还是探究。

  紧接着,冯宸听他问出了一个还之彼身的问题。

  “你以前有过私生子?”

  “我有你个臭鸡蛋。”冯宸往后退了一步,对那孩子十分恐惧。

  “那你业务还这么熟练?以前照顾过你爹的私生子?还是说你打算发展育婴产品行业,所以颇有研究。”

  “关你屁事。”冯宸黑着脸,打算去再洗个澡,并不想把自己以前的黑历史告诉邢光阳让他嘲笑自己,“就算我要发展,那也轮不着我来学这些东西,老子是老板。”

  邢光阳抱着孩子又在摇来摇去,说出来的话却一点也不利于家庭和协,“那也是不过你又不说。咱们都是这种关系了,万一你绿我绿出事了,我好拿出证据让你净身出户不是?你解释一下,我不就不去查了?”

  “都不是。”冯宸推开邢光阳房间的门,直接踢了鞋往床上扑,“要查你自己去查别碍着我睡觉。”

  两个人的房间一个样,连被套都一个色,是按双主卧打造的样板房,半年了两个人回来住的次数加在一起都没有两位数,所以冯宸躺得毫无负担。

  “行吧。”邢光阳推了他一下,把孩子放到中间,也顺势躺下了,鉴于刚刚这小屁孩拉了的惨状,他不太想把孩子抱着睡。

  他关了灯,忽然用商量的语气道:“上户口的时候,咱们给他改个名吧。”

  冯宸已经迷迷糊糊了,这一天太累了,哼了一声,就翻身睡着了。

  大概是今天被孩子刺激了,所以他做了一个关于过去的梦。

  梦里他手忙脚乱地给一个女婴换纸尿裤,用肩膀和头夹着手机,对着那头的人破口大骂。

  “狗比,你姐去旅行,你去度蜜月,拖家带口出去玩,把孩子丢给我?你能要点脸吗?我又不是保姆!”

  “那我还要感谢你信任我了?这一走就是两个月,你怎么不连公司也一起交给我打理了,累死我算了!”

  “我呸,我跟你说,她要是被我爹那几个私生子,当成我女儿暗杀了,你别算我头上就行了,挂了!”

  接下来就是他两个月的育婴生活,从鸡飞狗跳到日常暴躁最后再到习以为常,最后甚至养出了极深的感情。

  那是冯宸二十三年当中难忘的日子之一,却也是第一次体会有家的感觉,到最后孩子送走了,不得不抽身离开那难舍的情绪,又投入花花世界的流连中,像是做了一场不愿醒来的梦。

  所以他接受这个孩子接受得很迅速,同意邢光阳的要求也并不是因为邢光阳的威胁。

  只是他愿意再过一段这样的日子,仅此而已。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浪子半路就回头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