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诊断
废柴没人爱2021-07-28 23:122,358

  走到一间木屋前,老人停了下来,转过身来对他们说道:”两位,这便是大海的家了,他是最先得病的人。”老者推门而入,屋内设施简洁而温馨,不过房间笼罩着深深的沉闷气息,想必屋内之人病倒有些时日了,一女子坐在床边黯然神伤,床上躺着一昏迷大汉,想来必是那就是老者口中的大海了。

  三人的脚步声惊醒了泫然欲泣的年轻女子,她蓦地转过头,看见了这几人,手忙脚乱的抹着脸上的眼泪,“村,村长,他们是谁?”事实上在村口交谈之时,两人早已猜测出老者的身份了。

  村长徐缓走过来:“这两位是外面的人,这位姑娘自幼精通医术,说不定能救大海一命呢,”这女子听到此话,喜出望外,一下子扑过来跪在地上拉住林汐晚的衣衫,“求姑娘救救我家相公,一定要救救他啊,小女子无以为报……”说到情深处,竟有些语无伦次。

  林汐晚看着哭得像个泪人的女子,将她拉了起来,轻声细语的好生安慰:“让我先看看他。”

  “是,是”女子连忙让开。

  静静的把着这人的脉,果然和老村长说的一样,昏迷不醒,脉象却气若游丝,似乎有股气一直在此人血液中乱窜,但很轻微,若不注意根本不会发现,看他样子也只是以为睡着了,但症状想必是体内存在着某种未根除的毒素。

  林汐晚乍起身,村长急忙追上来询问,“姑娘,何解?”

  “他是中毒了,”林汐晚抛出一句,“中毒?怎么可能,我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这……”老者有些诧异的回答,因为林汐晚的诊断太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了。

  “你们村子最近可有外人前来?”冷雨夜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外人?我们村子一向隐蔽,虽然时常也有人像你们这般误闯进来的,不过,不过好久都没人来了,最近一次也是在去年,是一位经商的过客,在我们村子里四处游玩了几天便离开了,所以应该不是他。”村长低头回忆前这些年村落里来往的人。

  “明日我们去此河的源头看看,今日天色已晚,劳烦您为我们准备住处。”

  “是老朽的疏忽了,两位这边请。”老村长急忙召集人手来,将屋子打扫了出来,一个少年为他们带路,冷雨夜暗暗的观察林汐晚的反映,知道肯定是遇上棘手的事了,二人各有一番心思,少年停下了脚步,“二位,到了。”

  波澜不惊的湖面赫然矗立着一座木制的房子,精雕细琢,望眼去,水过无痕 思空静,竟是一处人间的美景。

  “公子,我们村子里向来鲜有外人,这里空闲已久,屋内简陋,还请两位见谅。”因为听老者叮咛过,所以少年自然而然认为他们是一对夫妻,所以只是准备了一个屋子。

  “无妨。”林汐晚对少年露出了一个浅笑,只是这举止在冷雨夜面前却有说不出的滋味。

  “那两位,我去给你们准备饭菜,你们稍等一下。”少年欠身告退。

  两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屋,走进去才发现,室内虽是布置简单,却是清雅之极,但只有一张床。

  “我左你右。”但冷雨夜却是抢先一步挡在了她的面前,“晚儿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与我这般生疏,要不坐下来好好说会话。”

  林汐晚冷眼看了他一眼,从怀里拿出一个精巧的小瓶子,倒出两粒白色药丸,自己吃了一颗,还有一颗置于掌心,示意冷雨夜拿去,只是冷雨夜却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怎么,你怕有毒?”林汐晚抬头问他,如果他不服,她亦无话可说,只是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勿怪她。

  冷雨夜接过仰头吞下,笑道:“只要是你给的,即便是有毒,我吃了又如何,这想必是防毒一类的药丸吧,我只是好奇你为何对我这么好,难道你还是有点在意我的?”

  林汐晚不知如此回答他这轻挑的问题,索性置之不理。

  静默一会,少年端着饭菜进来了,“两位,饭菜已经备好了,请慢用。”

  “有劳了,小兄弟。”林汐晚起身道谢。

  “您客气了,现在全村的人都把两位当成下凡的神仙来救我们的呢,不知两位可有救大家的办法了?”

  冷雨夜淡淡扫了他一眼,“不用担心,你先下去吧。”他就是不喜欢她对别人巧笑嫣然,对自己却冷若冰霜。

  等少年离去,冷雨夜看着林汐晚胸有成竹的样子,问道:“晚儿,已有破解之法了?”

  “想必他们是中了中原早已失传已久的一种迷魂药,噬魂散。”

  “噬魂散?”就算冷雨夜见多识广,但是这种毒他却是从所未闻。

  “这种毒相传是魔教的一位旷世奇才所制,中毒之人大多是壮龄男子,症状便是他们这般昏迷不醒,气若游丝,实际上人已经坠落到梦境里,任何人也叫不醒,若一月内不解毒,便会魂飞魄散,气绝人亡。”

  “那晚儿是怀疑有人在水里下毒?”冷雨夜不解,她为什么一开口便断定一切的源头来至于水。

  “不是怀疑,是肯定,这毒必须要遇水才有效果,而且下的并不是药,而是一条鱼。这鱼不是普通的鱼,是常年练毒之人将鱼从小到大养于特定的水里,喂的也是特定的食物,这种鱼养成的成功率极小,养成之后投于水里若被人饮用了水便会中毒,这毒要解不难,只是不知是何人竟会对这个平静的村子下了如此毒手。”要不是她的师傅专攻这些奇异的疑难杂症,她长期耳濡目染,想必此时此刻也会束手无策。

  “所以你担心的并不是此毒,而是幕后下毒之人的目的,若是与这村子有怨的,大可下更毒辣的毒,偏偏是这种毒,那应该是对这村子有利可图了。”林汐晚赞许的看了他一眼,他果真不负盛名。

  “呵呵,那我们更不必担心了,既然那人下了此毒,都过了半月,应该很快就会出现了,到时候自然知道他的目的。”

  天色很快的暗了下来,四面一面漆黑,只有村子里某些人家亮着点点灯光,水静如镜,两人心思各异的躺在床上,而冷雨夜却是口是心非的人,口头尽是一些轻挑的话,事实上却也恪守君子之道,未有任何的逾越,久悬的石头也终于在心口落地,林汐晚然后抵抗不住疲倦便也沉沉睡去。

  翌日,天际未明,林汐晚幽幽转醒,睁开迷离的眼眸,床边却突兀站着一个黑色人影,林汐晚吓了一跳,正欲大声呼叫。

  “晚儿,是我。”那黑影却及时出声了,制止了林汐晚的呼叫。

  林汐晚轻拍了胸口“你大半夜的不睡觉,吓人呢!”原来这黑影是冷雨夜,“我只是想看看你。”

  “你……”林汐晚为之气结,却不知应责怪他什么,既然醒了那便出发吧,二人梳洗一番并推开门,开始往河流的方向走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王弃妾:王爷请放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王弃妾:王爷请放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