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绘画
墨尘栖2020-08-27 20:362,027

  “今天第十四天了”

  “好”

  “道明天是十四天吧”

  “今天中午11点”

  “从我返京着陆,到今天中午11点满14天”

  “真是吓死人了,这一出”

  小艾又发了几个新冠的资讯,文静不再回复。

  只是令小艾不满的是,自始至终,文静没有说过半分解释不好意思给大家添麻烦的话。

  小艾心里想:“你并不是就从下了火车就开始隔离了啊,期间你去了老师那里,待到真正一个下午,晚上你才回到家,如果你到家再也没有外出接触其他人的话,也应该从居家隔离算起,怎么能从落地算呢”。

  但这似乎也不是太严重的事,毕竟这14天都没什么异常,她想象算了,若真是可丁可卯的理论,是在是有伤面子。

  这让小艾觉得有些不舒服,也许灾难面前就是一枚镜子,照出了人间百态,曾闻:“最低的修养就是不妨碍别人,最高的修养是让别人舒服”,然而对于同师门的文静来说。她没有一丁点解释的话。

  对于小艾来说无疑是失望的,她甚至期盼她说一句“我也不知道情况”,或者主动问一句“小艾你今天怎么样啊?”

  但从来都没有一句话。

  这番体验虽然谈不上上纲上线,但无疑文静的种种举动让小艾不舒服,她不自觉地将她划到谨慎观察的朋友名单里。

  曾有人说千万不要去考验一个人,绝大多数人都是经不起考验的。也学说的就是这样的情形吧。

  绘画

  转眼小艾也已经过了14天,小艾算是彻底放心了。

  电视里越来越多的正能量的资讯,想象那已然83岁的钟南山和74岁的李兰娟都本是含饴弄孙的时候,然而他们毫不犹豫的奔赴一线,这是医者仁心的提醒,更是职责的担当。作为一个万万个普通人的小艾,她严格的遵守着社区的要求,坚定的呆在家里,绝不外出添乱。

  妞妞画了一幅支援热干面的图。那是一个孩子,如同妞妞那么大的孩子,脑袋上面是一碗冒着热气的热干面,还插着一双筷子。嘴巴上戴着个口罩,身上的小裙子上大大的写着“Wuhan”。旁边是个妈妈样的大人依旧是口戴口罩,身前的衣服上写着“China”,她抬着手轻轻抚摸着旁边这个叫“wuhan”的孩子。背景是一颗大大的爱心,配着“爱你加油”的文字。前面孩子旁边也写着“热干面加油”的文字。

  这幅画在小艾看来,是武汉和祖国的关系,这两个人的形象又更像一对母女,就像小艾与妞妞一般。这是母子相连,休戚与共的关系。

  小艾很是感动,虽然妞妞已表现出青春期的一些气息,急躁、冲动、常常跟妈妈有些小矛盾,但在这幅画里她看到了孩子深深的依恋,母女关系的和谐温暖。

  这番感动,阐释着母亲,阐释着女儿,阐释着亲情,阐释着家国情怀。

  武汉对于偌大的祖国妈妈,就如同孩子与母亲一般,如今中央采取各种措施,用举国之力帮助武汉,这番举措,跟一个母亲想尽办法帮助自己的孩子,有何区别,这不就是一模一样么!

  孩子的眼睛是最干净的,孩子的心灵是最纯净的,她将这么大个国家各种繁复的事情,去繁存简。她用孩子最简单甚至是稚嫩的笔法,画出这简单而深厚的情谊。

  大道至简,小艾似乎看到了,她自己已经丧失的但孩子却懂得的这个深刻的道理,只有她一眼便看到了祖国妈妈的温暖。

  成年人的世界也许被各种所谓的纷繁绑住了,反倒没有意识到最深刻的道理原是最简单的。

  现在的时代早已不是孩子只跟着父母学习的年代,这是个终身学习的时代,父母也应该好好的向孩子们学习。

  她们眼中的世界,似乎更加通透而真诚。

  工作

  但随之而来的就是子阳开始要上班了,他在医院是高危职业,他们现在正在搞远程医疗更是在跟时间赛跑。但按照规定他得隔离14天,他回来的时间还没到,远程办公是唯一的答案。

  而那些之前就在北京的已然开始工作,他们跟医护人员一起办公,自身的安全是让小艾担心的。

  但这个时候,已经有那么多医务人员奔赴前线了,他虽然不是医护人员,不需要奔赴前线,但这个时候作为党员一枚,最重要的就是保障医院信息系统的正常运转。

  这一日所有的党员召开远程视频会议通报援助武汉的援助情况。院里也介绍了医院面对新冠采取的的措施,援助武汉的医生护士详细的介绍了武汉遇到的情况。

  虽然是子阳单位的情况,小艾却百感交集。这个时候医护人员一个个就是战士,她甚至为子阳在医院工作而感到自豪。

  这场疫病,似乎是从天空飘来的乌云,将武汉,将中国置于阴霾之下。政府强有力的领导,各各部门有条不紊的配合,物资、医生、病床,消息披露、谣言鉴别,各种新闻发布会,展示了强有力的政府。

  小艾甚至想,国民党时期怕是遭遇的灾难,怕也没有今天严重,然而一个清明的政府带给的人民的可以信赖的依靠,是人民坚强的靠山。

  终于子阳的隔离期限也结束了,大家似乎恢复了往日的平静,一家人焦虑中,带着些许喜悦。

  子阳要去上班了,他甚至还要总值,24小时待在医院处理棘手上报甚至是医生无法处理的一些事务。

  早早的子阳便说,他去了医院就不回昌平了,住在海淀,毕竟医院是高风险的地方,他们难以避免跟病患接触,为了孩子和家人,他打算单独居住。

  然而一切却事与愿违,就在他上了第一天的班下班的时候。他到了海淀,他要入楼,说明了情况,但却被管理人员委婉的拒绝了。

  说来到楼里就要隔离14天,他虽是属于大学,但在附属医院工作,而且还要天天去医院工作地点并不在学校,说是会影响到楼里的正常隔离管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疫来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疫来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