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陆夫人
非小安2021-02-27 13:122,968

  你莫不是忘了,三日之后,我要上你们家门提亲?” “正是。”陆绎答复了一句,又觉得诚意不够,将自己提早备好的礼单拿了出来。

  “这么多都是给我们家夏儿的?”袁夫人只觉得天上掉馅饼,袁今夏这丫头平日里一袭男装,当了个没前途的捕快不说,一心都不往男女之事上放,如今竟来了这么个便宜女婿?

  “不假。”陆绎仍旧话少,但已然足够令袁母欢喜,三两句话的功夫,就将二人的婚事敲定。 “提亲。”

  提亲?

  “喂,你……”不等她多言一句,陆绎已经走进门去,见状,袁今夏只能悄悄趴在红木雕花门边,等待娘亲的答复。

  “什么?陆,陆,陆大人当真看上了我们家夏儿?”袁母的眼睛瞪的仿若琉璃璧玉珠,又觉得自己说的不大合适,改口询问:“我的意思是,大人是来提亲的?”

  “不假。”陆绎仍旧话少,但已然足够令袁母欢喜,三两句话的功夫,就将二人的婚事敲定。

  待陆绎再出来时,袁今夏第一次看到他的面上满是笑意,“走吧,陆夫人。”

  怎么就陆夫人了……《繁星的舞台》是大平台“天城”推出的新一代养成系女团选秀节目——或者它说什么都行吧。77位练习生将在这里经过数轮的争夺,在三个月的期限内决出最后的七位胜者——而她们将会作为天城的新一代头部女团进行培养,并在期间限定团解散后迎来更好的发展。

  ……说是这样,其实说成一场各大利益集团之间血雨腥风的争夺也不为过。

  当然,表现好的会有更多机会。即使有黑幕内定,内定也会倾向于实力更强的选手,以带来更多的利益。这条法则还是不会变的。

  所以参加的77名选手无不紧张或充满自信地,等待着在这“繁星的舞台”之上展现出自己最好的一面。

  十一分之一的几率——虽然这么说,却要比抽签残酷许多。

  总觉得也是对参与者一场精神的考验啊……

  在正式分班之前,巧月娱乐的三名练习生宿舍先被分配在了一起,和一位来自大约二三线的经纪公司名叫韦星雨的女孩住在同一间四人宿舍。

  韦星雨留着清汤挂面式的黑长直发,乖巧地扎成一对下双马尾,垂在白皙清纯的脸颊两侧挂在胸前。没看到什么她摆出来的化妆品;如果说她们巧月娱乐的胡樾还是一副文弱高中生的样子,这个女孩就是个彻头彻尾清纯初恋式的学生妹了。

  而且看长相不像善于运动,却很可能有一副好嗓子。

  “嗳……你们好。”声音也是怯怯的。但果然如清潭滴水般澄澈好听。

  “你好,我叫高惟伊,是来自巧月娱乐的练习生。”高惟伊坐在自己看得顺眼的靠门的床上,率先打破了沉默,“她们也是。”

  “哦……你们是一个公司的。”韦星雨的双手并拢放在膝盖上,仍显得十分胆怯,“我们公司就送来我一个……我也是几个月前加入我们公司的。”

  “那你一定是你们司的天才。”高惟伊笑着说,开始放下包里的东西。为了上镜起见,她还专门研究了一番“摆什么会让我显得专业”“摆什么会显得懂化妆”之类的;最后也确实挑了看上去更漂亮更精致而不是用了一半的旧化妆品。她还不算缺钱。

  “你看上去好小。”Yuly姐也开始跟这位异公司的练习生搭话,尽管设定上她们应该是竞争关系,“我们小胡也很小,16岁,还在上高中呢。”

  “我18,……也在上高中。”韦星雨回答,嗓音依旧清澈到不带一丝杂质,简直让人感觉这样的声音用来说这样没营养的话题太可惜了。她仿佛应该是在描绘星体的运转,日月的交替,人类与精灵的魔法,这样出尘的东西。

  高惟伊十九岁,但已经大学二年级了。她学的是和偶像没什么关系的软件工程专业;她觉得除了做女团总得有一门吃饭的手艺。尽管这样也让她无论在学校还是在公司都有几分格格不入,但她不在乎。

  她脱下鞋子在狭窄的下铺伸展开两条长腿,然后在床帘的遮掩下开始换上《繁星的舞台》的制服——白色的衬衫,使人想起棒球服的红色按扣式马甲,米黄色大方格的百褶裙。不知为何,总有一种活力四射的感觉。

  “我还以为说是繁星会是蓝色调的。”高中生练习生胡樾也嘟囔着,在高惟伊隔壁的床铺摊开了自己的那一包衣物。她睡这张床应该空余地方会比高惟伊多很多……

  “不过这样不也很好吗?”高惟伊想象了一下穿着这一身服装劲歌热舞的感觉。白色的衬衫没有想象中的硬挺,看来是为了跳舞方便的设计;马甲倒是厚实,很配合现在的季节。一双长袜只到小腿中间偏上,大片光洁的皮肤外露着。

  就好像是去往霍格沃茨的列车上,几个女孩不约而同地先后换上了《繁星的舞台》的制服——之后她们会穿这一身穿到生厌的。

  “这上面说是十二点到一点吃饭对吧,我们该去找找饭堂了。”最后还是Yuly姐出过道最有经的,带着112房的大家全员出动了。

  为录制专门清出来的财大气粗的天城的大楼里,她们看到了不少和自己一样穿着《繁星的舞台》红白黄制服的女孩子;也有些似乎是在刻意炫耀自己私服的品位。有三五成群显然很熟悉地聊着天的,有些和她们一样没头苍蝇似的乱撞,还有几个似乎一到现场就发生了小矛盾,全然不管无处不在摄像机的录制——或者正是因为觉察到了,想要通过制造话题点走红?

  当然她们还是及时赶到了不大的饭堂里,看上去容纳七八十号人同时就餐勉勉强强。只有一个窗口,旁边架子上摆放着几样作为展示的菜式:肉末茄子、干煸豆角、里脊烩年糕什么的。两个阿姨正在探出铁勺给女孩们盛饭。

  “那边还有汤!”当然不可能喝到她们闻名的米酒什么了。打完饭后高惟伊看了一眼:一个有点肉味的冬瓜排骨汤,一个甜的凤凰玉米羹。她很想吃点更辣的东西啊……

  “小胡你看,那边是‘TEAM ASALA’诶!”坐在一排的Yuly突然搭着胡樾的肩膀惊道,“这么大势的女团跟我们一起同台竞技……这要怎么比啊?”

  “你不也好歹是出过道的人?”背对她们的高惟伊漫不经心地往嘴里扒着饭,一边说。TEAM ASALA确实是近几年国内另一个一线大厂强推的韩风组合;可惜没立起来。

  “可就是因为出过道了才知道差距诶……”

  TEAM ASALA的女孩们在出道专辑的精修图上美丽炫目,各个带着一种睥睨众生的气质;即使是穿着《繁星的舞台》的棒球服并排坐着吃着饭,也能体现出一种不同俗流的气场,仿佛随便哪一帧都能放进这档节目第一集的图包里。那是Yuly的什么姜色少女所远不能比的,偶像界的“精英感”。

  盛之霏,宁野,何葵,钱清佳。哪一个不是人中龙凤,哪一个不是王冠顶上的明珠……?可如今也要到《繁星的舞台》去回炉再造了。想到这里,高惟伊莫名有一种幸灾乐祸感。大厂人多势众,除了TEAM ASALA还派了另一个组合的中国籍成员,和几位未出道的练习生;至少高惟伊不认识坐在ASALA左边和她们谈兴正浓的那位金发螺旋卷的姑娘是谁。她倒没穿制服,穿着自己松松垮垮的衣服就过来了。

  但那样好像也有一种慵懒的性感……不由得感叹大厂毕竟还是大厂啊。

  “已完成的主线任务:出道前准备。奖励技能点50,熟练度50。”

  “主线任务进行中:通过录制和选拔,获取C位。请时刻注意仪态端正。”

  “已自动升级‘表演’,现在等级:表演高级(强化VIII)。已自动升级‘舞蹈’,现在等级:舞蹈全能(强化VI)。请分配剩余技能点。”

  “请求升级天赋‘口才’。”

  “‘口才’已升级。用新获得的天赋去和小伙伴们愉快地交流一番吧!”

  高惟伊梳理着自己近期来的成就,感觉不亦乐乎。到了新的舞台,有了无数新的东西,她们的一举一动都是决定成败的理由;但这也反而让人热情高涨起来。

  她吃着饭,一边和新舍友韦星雨聊着天;知道她是贵州人,在打工发传单的时候被星探看上,加入了一个二三流的小经纪公司。她从小就是四邻八舍有名的小百灵;不过倒也在遇见星探之前完全没有要出道的念头。

  而这就可以被选送到《繁星的舞台》,还是她们公司唯一的练习生……这唱歌能力到底是有多强?

  (作为一个直女,高惟伊实在是欣赏不来韦星雨的清纯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婚后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衣之下:婚后生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