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奇異花
疯一样的男子2020-08-15 23:418,022

  “阿兰,不知道你在这一刻才真正的属于我,你那红杏出墙的脸庞,招蜂引蝶的身材,让人看了就浮想联翩,可惜,你现在只能躺在这里静静的归我所有?”

  泪水顺着阿水脸化成一条直线垂下来。闭着眼睛痛苦并享受着。

  门外,胖子三人趴在门缝里看着阿水

  “好感动,不过阿水现在有些浮夸,应该实际一点,挠头拍胸,在夸张一点。”

  “有毛线的用,反正阿兰又看不到。”

  “我们其实可以帮着阿水具体的在阿兰前面阐述一下。”

  阿水突然的放声大哭又是挠头,又是捶胸,在里面来回的转悠又突然的坐在椅子上

  “好吧,我实在没有办法啊阿兰,阿兰,请你一定要原谅我。”

  啊肥三人惊讶的看着阿水,后面一只手拍在啊肥身上,

  怯生生的说

  “你们是不是想要治好那个姑娘。”

  “条件是什么”

  啊肥势利的说

  “没有条件,不过你们的自己去找这味药。”

  三个人回过头一个小个子戴眼镜的医生站在他们面前。

  “医院没有吗?我们有的是钱。”

  啊肥和胖子猛的点头。

  “你们跟我来吧”

  啊肥和阿水站在一台仪器面前

  “这就是我可以拿回救阿兰药材的那件仪器,”

  “是啊,小叔,你只要坐上这台仪器就可以去到有那颗药材的地方了。”

  “这是一台时空穿梭机,你们两人可以去到明朝,哪里可以找到这味药。”

  “啊肥你是不是玩我啊啊肥,明朝那啊肥。”

  “怎么会是两人呢。”

  啊肥看了一眼医生,医生笑着做了个数钱的姿势。

  “去不去由你了小叔,反正阿兰又跟我没有关系。”

  “其实阿水先生不妨可以考虑一下,不着急的。”

  “我第一感觉到威胁,不过这也太有一些惊讶让我。?”

  “这跟惊讶没有一毛钱关系。”

  “阿水先生你可以选择不同意的。”

  战争刚刚结束一个书生吃力的挪动着士兵的尸体,

  “不要在动他们,在动我跟你急眼了。”

  “我搬的是倭寇的。跟你的战友没有关系。”

  “倭寇的也不行,他们都是战士,他们需要尊重。”

  “我要做实验我要成为一个伟大的医生。我要让李时珍的名字载入史册,这个你知道吗。”

  “:你做医生可以,可他们已经死了,你还能把他们救活了吗?救得还是倭寇。”

  “我在做实验,了解人体构造,练习伤口缝合技术,这是一件多么神奇的事情,你这种人是不会感觉到的。。”

  “你这样会遭天谴的,他们是我的战友,他们是战士,难道他们马革裹尸还不能得到一个尊重。”

  “我的天呢好神奇,我是无神论者,不相信报应的哈,哈,哈。”

  “随意。”

  同时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堆火四个人围在一起,

  “穿越都穿不到个好地方地方,怎么倒霉”

  “医生你为什么不给我先包下伤口。”

  “我的天呢,好神奇,我怎么给忘记了呢!谢谢你提醒我”

  跑开

  “我这是作孽呀。”

  “小叔那个人是不是被我们俩人掉下来砸傻了。”

  “不一定,不过我们要谨慎。”

  “你们俩个怎么会从天上来。”

  李时珍跑回来

  “因为他们是神仙呢。”

  “你不是无神论者吗?”

  “有时间事实可以证明一切。不过我的天呢好神奇(转过头看着阿水俩人)我很想和你们做个朋友。。”

  阿水和啊肥立马和阿珍握手“幸会幸会”

  三天后

  “终于把他们埋了,”

  李时珍和阿肥趴在远处被绳子绑着,眼睛看着阿水他们流出泪来。

  “不要看了医生他们已经臭了。”

  “啊肥赚钱的地方多的是不要太执着了,他们都已经死了,就不能给他们留一点吗,?小叔是怎么教你的。看看他们死了都没有一个人安葬他们,多可怜。”

  阿水给俩人解绳子。

  “实不相瞒,我是两边人马唯一还活着的人。”

  三个人纷纷点头。

  “:啊肥能不能不要数了。”

  “在这个问题上我一直挺医生的。要不然怎么会只有怎么一点。”

  “没有感觉到你的鼻子有不对的地方吗。”

  “在金钱和利益面前我什么都感觉不到,不单单是鼻子。”

  四人泡在澡堂里。

  “方便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接下来你们要去哪里。”

  “不方便”

  躺在浴池边上的战士

  “看着你们洗澡真的好羡慕。”

  “我的天那,你好神奇啊,原来你一直在等着破茧重生。”

  “小叔,真的好尴尬,尽然不相信阿珍的医术,太可怜了。”

  “啊肥不要乱说话了啊肥,古人的思想不是你我可以探索出来地。”

  “请问一下你们说的古人是谁。”

  “不好被听见了下次的换方言版语言交流了。”

  “啊嗯这个……是这样的我们俩人一直在研究古文化,刚才我们在谈论一个我们在一座古墓里看到的一具尸体。”

  “一直不知道两位是做什么的,想要深入的了解一下。原来是地底下的工作。”

  战士坐在啊肥和阿水中间说

  阿水和啊肥同时惊讶的说

  “好快”

  “:我的天呢好神奇,我听说古墓里有几种世间少有的药材,不知道你们可不可以有机会和我合作一下。”

  “:那当然了。”

  “:我的天那,好神奇啊,你们竟然答应了。”

  “:好神奇啊,神医尽然也要盗墓。”

  “: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而且还是组团盗墓。嘿嘿嘿嘿。”

  “:我靠,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怎么神秘的身份的。”

  “:告诉你了啊肥,古人的思想不是我和你可以探索的。”

  战士考虑了一下认真的说“:你们是盗墓贼,尽然还组队盗墓,那可是很危险的。”

  三人鄙视“:去”

  街上人很多,人潮人海,

  背着各种武器的江湖人更多,阿水四人站在一群江湖人前面,

  “:江湖永远不会停下纷争的脚步。”

  “:小日本子已经打到屁股后面他们还在内讧,真的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他们是在竞争武林盟主。而且看情况,还很强烈。”

  “:我的天呢好神奇,需要混战吗,短短几秒钟。这的有多大的战斗力。我对献血是多么的狂热。”

  “:啊黑姆嘿哈,啊 啊啊,我受伤了谁救我一下,啊啊啊啊”躺在啊肥身上。一个姑娘

  “:真的是有缘呢女侠,不过看在我对你一见钟情的面子上可不可以先起来一下,让我画个妆先。”

  “:我受伤了胖子哥哥。”

  “:好吧。”

  “:啊肥遇事要冷静一下,难道你看不到对面有多少人吗?”

  一群江湖人跟过来看着啊肥

  “:我就不能有一份属于我的爱情吗,你见过哪个人在爱情面前有冷静一说。”

  “:我的天呢好神奇,这句话从胖子的嘴里说出来好有杀伤力。”

  “:为什么老是麻烦不断,给他们这块牌牌看一下。”

  江湖人“:你是哪一个。”

  “:大哥不识字就不要出来混了好不好,上面明明写着大明锦衣卫吗。”

  眼前瞬间消失。

  “:我的天呢,好神奇,这块牌牌也好有杀伤力。”

  “: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医生。我其实真的很吊,不过这个牌牌确实是我捡的”

  “:感谢你,你捡到怎么好的一块牌牌,不过这块牌牌能卖多少钱。需不需要非得告诉我这块牌子是你捡的呢”

  “:兄弟不要老是钱钱的,这个世界有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就比方说,我去杀敌一样,多么光荣,多么自豪。”

  “:自豪到你浑身就像木乃伊一样吗最后。。”

  “:你的那个一见钟情是为了钱吗。”

  “:没钱就没有爱情,当有钱我知道饿不死我的爱人。”

  “:我的天哪好神奇,这是什么理论。”

  “:到了,我在这里的藏身之所。”

  “:哇好大的一个院子。”

  “:不过房间少了一点,就一间,我们五个人没法分。”

  “:你们可以在搭一间房子,我要去睡一会,你们谁做饭好了叫我。”

  “:我的天哪,好神奇,救了他一命,就这样把我们抛弃在院子里。”

  “:靠,天行健,君子应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当厚德载物。”

  “:小叔,好深奥告诉我什么意思。”

  “:这个吗,不知道,不过以我多年对你的了解,可以看出来来,你是要求我啊,啊肥。”

  “:我靠,我都陪着你来大明朝了,你就不能大气一些帮我一次。”

  “:作为长辈的我其实也一直很关心你的婚事,只不过,你跟这位不知道为了什么逃命的姑娘实在是差距甚远呢阿肥。”

  “:我的天呢,好神奇,自己嘴里说出来的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胖子你跟那个姑娘确实有一些不合适。”

  “:阿珍你也怎么说。”

  “:我的天呢,好神奇,这里人杰地灵,山清水秀,我要去看看有没有稀奇的药材。”

  “:迟早吃死你。”

  晚,

  大雨,

  阿水和啊肥,战士三人站在几根木头搭建的小屋里,四面通风。

  “:死老天,有本事就一直下。”

  “:我想去小屋里看看我的爱人醒过来没有问他饿不饿。”

  “:女孩的闺房你一个大男人就怎么进去好意思吗。”

  “:不可以啦啊肥。”

  “:总比在这里骂老天强好多,相比我还是想进去看看。”

  “:我的天呢好神奇,这是我见过最简陋的房子了,不过我赞同胖子你怎么做。”

  门开了

  “:你们进来把。”

  小屋的树林里,

  “:不知道江湖人来的怎么多,真的是幸会幸会。”

  “:我们正牌江湖人在这树林里聚个会,干你鸟事,不管怎么说你也是魔道中人。”

  “:下着大雨在这里聚会,师傅说有一些江湖人都很虚伪,看来真的如此。你们还不是为了那张藏宝图来的,何必要用聚会来做掩饰,。”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你能来我们为什么不能来。”

  “:这么一帮子人,围了一个姑娘,这也叫君子。”

  “:不管了砍他。”

  树林的另一边。

  “:报告指挥使,树林里有一些江湖人他们的目标,也是那几个人。”

  “:嗯,我知道了,让兄弟们都准备一下。”

  “:是”

  五十几名锦衣卫身穿蓑衣一步步向前迈进。

  小屋里,

  战士 “:终于可以让我好好的休息一下了,加上身上的伤,还淋着雨,我的内心好凄凉。”

  “:我的天呢,好神奇,我给忘了,你的伤应该好了。”

  “:我的天呢好神奇,大夫,你不是在玩我吧,上午才给包扎的,晚上就可以拆了。”

  “:我靠,你上午不跟我一块洗澡吗?。不过确实你的伤好的有一些快。”

  战士看着身上流血的伤口。“:我有些时候真的怀疑阿珍大夫你是不是奸细。”

  小屋外

  锦衣卫已经把小屋围住,一个树上,锦衣卫指挥使手轻轻一挥,箭射向小屋。

  小屋门口,一个江湖人正准备推门,箭直接射在门上。

  “:院子里的江湖人听着,锦衣卫办事,不碍事的走开,我们指挥使大人惜命,给你们一个机会。”

  拍,“:什么叫你们指挥使大人惜命。”

  小屋里

  “:啊啊啊啊啊,好多的箭,正经古人的箭。”

  “: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啊阿肥。”

  “:官家的箭,朝廷里的人,我们要沉着冷静的对待,不过你们可以不可以先告诉我你们谁做错事了。”战士站在小屋的中间开会的扭动。

  “:我的天呢,好神奇尽然射不到你,官家的箭还认人。”

  “:我只是躲箭的技能比你们更加完美一点。”

  “:再这样下去我们就成死人啦,想办法啊。”

  阿水二人猛的扑过来,压着战士。

  啊肥过去直接把女侠扑在地上。

  “:我的天呢好神奇,这个姑娘他是什么体质。”

  “:为了保护我的爱人,死也要让她死在我的后面。”

  “:我的天呢好神奇,啊肥你可以挡着箭,当你确定他没有窒息吗。”

  “:我上午刚刚洗过澡的。”

  “:啊肥阿珍的意思是你太胖了女侠同志他承受不了你那个体重。”

  “:不用你们管,死也要让他死在我的怀里。”

  “你们应该想想我的体质,你们俩人要做什么。”

  “告诉我他们为什么来。”

  “这是第一轮攻击,马上他们就会围过来,接着就是谈判。”

  “看来还有的商量,不过你还是没有告诉我们他们为什么回来。。”

  战士“我不知道。”

  阿珍“是啊快说要不我让你好的有多快,就让你死的有多惨。”

  “真的不知道。”

  “能不能让我说句话胖子哥哥,我想我们可以逃掉的,这里有地道。”

  “地道战,我靠古人真的好有才能,尽然懂得地道战。”

  “我靠,能不能让女侠姑娘把话说完先,好有。”

  “我的天哪好神奇,就是从地道逃生尽然可以想象出地道战。”

  “嗯,赞同,好有想象力。”

  “不要在我和女神单独说话的时候插嘴打扰到我,不然我会发怒的。”

  “我叫荷花胖子哥哥,一个很土的名字,你们都可以折磨叫我。”说着把地道打开。

  “从这走吧。”

  “我靠我的女神真的很屌,怎么好听的名字还能说的怎么谦虚。不过这个名字只能我叫,他们不可以。”

  “啊肥只不过是一个名字而已,你这样有一些过分了。就属于太虚伪了。”

  “那你们为什么跟着我一起惊讶的站那里发呆。”

  “我门只是听到他说出他的名字有一些感慨而已。”

  “太虚伪了,我不在乎多你们几个情敌,阿荷的仰慕者。”

  “看来啊肥你已经为了荷花姑娘迷失了。怎么可以叫阿荷呢,再说我们只是刚刚见面,哪有你说的。。”

  “难道你们就不会学我和阿荷一见钟情吗?”

  大山的深处阿水等人站在一起

  “好风光,躲开战火弥漫的世间,这也是快清净之地。”

  “哇小叔,我又战胜了一名情敌,战士说他看破红尘了。”

  “啊肥不要一惊一乍的好不好,他只不过是一时的感慨而已。”

  “我的天呢好神奇我突然发现我们根本没有离开多远。”

  “为什么你会怎么说呢阿珍。”

  “因为你看我们的周围站着好多的锦衣卫。”

  阿水流出泪来“阿兰为了你,我们真的是困难重重啊阿兰。”

  县衙大牢,阿水等四人蹲在牢房里,惊讶的数着牢房里的人。不远处“啊啊啊,嗯嗯嗯”荷花惨烈的的叫着。

  “这里是大牢,怎么会有这么销魂的叫声。”

  “我想这一定是那个女犯人在被逼供的时候,利用声音来迷惑牢头的吧”

  “思想太单纯了,大明锦衣卫岂是这样一种销魂的叫声就可以迷惑的了的呢?”

  “皮鞭的抽打声,凄凄惨惨的叫声,虽然叫的有些销魂,当我可以确定这个女同志,绝对的不好过。不过,”

  三个人同时的看着阿水,阿水接着说“这个好像是荷花同志的声音,啊肥你应该振作一下,给荷花同志一点鼓励。”

  “我靠,小叔,多谢,没有想到你在这里还能想到我,小叔。”

  “这里就俩人,我不想着你一点,我想着谁。”

  回过头哭着“:阿荷,你要坚持住,我爱你阿荷,我会救你出去的。”

  战士荷阿珍排着啊肥“你要坚强的活下去。”

  突然的阿肥停止哭声眼睛里露出凶色,

  “不行,我要做叛徒,我要活下去,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我的阿荷。”

  “我的天哪好神奇,一见钟情在这个时候让你流泪,就已经是个奇迹了,你竟然会变成这样,背叛我们。”

  “不要拿着阿菏做理由,看来阿肥兄弟你是真的怕死。”

  阿水过去一拳把阿肥打倒,然后拳打脚踢。阿珍和战士惊讶的看着。

  “靠,早已经看你不顺眼,你不止一次的背叛我。作为一个人小叔我实在是忍无可忍,你还是走吧。”

  几个衙役过来把阿肥拖出去。

  “阿肥不要忘了帮我说句好话,不管怎么样我们都是从一个地方来的,更何况我还是你小叔。我还在你危难的时刻,对你有如此之大风帮助,让你得到大明锦衣卫的信任和好感。”

  “无耻的已经有了一个新的高度。不过我还是挺佩服你这样一个叔叔的。”

  “在这个危难的时刻,战士就不要太将就了,命都没了,还在乎不在乎无不无耻。”

  “人至贱则无敌,不知道阿肥这一次能不能挺得过去。”

  “我的天哪好神奇,我突然觉得阿肥正在面对一个重大抉择。在爱情和生命面前他会选择谁。”

  后墙突然破裂,一群江湖人冲进来,把阿水他们挤在一边。

  一个人抓起阿水“阿菏在哪里。”

  阿水惊讶的说道“阿菏。”

  阿珍“我知道,在哪里。”

  江湖人冲过去

  战士“为什么不让他们带我们出去。”

  “我的天哪好神奇,刚才我太高兴了似乎是忘了我们也要出去。”

  战士“关键是江湖人这些大哥出去还把牢门给重新锁上。这也太讲大牢的规矩了。”

  阿珍“我的天哪好神奇,不知不觉中我已经对他恨之入骨。仇恨。”

  阿水站在俩人后面,惊讶的看着前面俩人然后惊讶的看看后面。

  “不知道俩位在这种平旷下到底在想些什么。可不可以让我说句话先。”

  战士和阿珍回过头认真的点头“可以,不要是废话就可以。”

  “其实阿珍刚才说的我也有同感,完全可以下次碰到他们的时候毒死他们,你有这个实力,我相信你的阿珍。阿肥和阿菏我们可以暂时不用管,我们可不可以直接从这里出去呢先。”

  “为了兄弟大义灭亲可敬可敬。”

  “我的天哪好神奇,我们从这里出去,还能不能讲清楚。我可是在大明朝当过官的,有一些事情我是知道的。。”

  战士“有同感,不要被怨死。对不起自己的父母。”

  “先出去吧先,我不管你们,靠。”

  阿珍猛地拉着阿水“不要逃狱啊,这样你的人生就毁了。”

  阿水身上的地图掉下来。

  阿珍看着地图里夹着的画“我的天哪好神奇,在这里也能碰到你。这不是宫里寻找的升天草吗。”

  战士拿着地图跑出去。

  阿水“好忠诚的战士。”

  “有同感。”

  “少了一句开头禅。”

  “我的天哪好神奇,我竟然可以改变了这一个恶习。”

  黑夜街上,阿水三人跑着

  阿水“战士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跑的慷慨激昂毫无顾忌。”

  战士“我是一名军人我无时无刻都要慷慨激昂,我就是不知道我应该顾及什么。”

  “我们呀。”

  “你们没有跟着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胖子背着阿菏跑过来。

  阿水“阿肥,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跑出来的。”

  阿肥“就这样跑出来的。”

  阿水“你怎么胖,大明锦衣卫没有跟踪你吗?”

  “没有啊。他们正在和江湖人打架呢。”

  突然的三人停下来看着阿肥。阿肥噗的摔在地上。

  “我有一种感觉,阿肥这一次一定被利用了。阿菏身上到底有什么。”

  “回来了总是好的。”

  “他们是为了这个。”阿菏

  昆仑山

  一片视野开阔地,阿水五人停下,

  “战士你确定没有人跟踪我们吗?”

  “那当然不要质疑我的职业技能和技术含量,我可是从业数十年的战士。方圆十里有一只小鸟我都能知道他是公的还是母的。”

  “我的天哪好神奇,根据风水学,这里怎么可能埋人呢?”

  “不知道道士都喜欢升天吗?这里是昆仑山离天外飞仙最近的地方,不埋在这里埋在哪!”

  “靠他妈的风水学,怎么深奥。”

  众人惊讶的看着阿珍

  “我的天哪好神奇,我竟然改了一句口头禅。”

  阿肥突然的过去把阿珍扑倒在地,疯狂的拍打。

  “阿肥,遇事要冷静,你要让我说多少遍你才知道,知道珍惜我们建立起来的这份纯洁的友情。”

  “对啊,你为什么要打我,就因为我打不过你吗?”

  “阿菏已经跟我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在这样说话,我的天哪好神奇,你说你乱叫什么。”

  “难道我错了吗?”

  战士和阿水点头。

  “有同感。”

  “好吧我改,不过这样感觉,我好贱。”

  “阿珍哥哥其实你不知道,阿肥这一切都是为了我。”

  “阿菏姑娘此话怎讲,我是他的叔叔我有权利知道。”

  “其实我要死了。”

  一个农家院子里,阿水他们在疯狂的忙碌着。

  阿珍皱着眉头出来。

  “阿珍,阿菏他怎么样了。”

  “不要当心他会没事的,请你相信我。”

  几天后,阿水他们走进大山。

  “就是这里。”

  “你们确定吗?”

  “非常的确定。”

  “干什么都需要专业,阿水你的专业真的已经到了一个顶点。”

  “真的没有想到战士你也会如此的兴奋,不过。”

  “有困难吗?”

  “非常难,这几年不知道养着什么畜牲,你们看四周的小孔,都有些不同的食物在一边,这几年很危险。”

  “那我们回去吧,反正要死的是阿兰,跟我们没有关系。”

  “阿肥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来还是你们还是进了我们指挥使的圈套。”

  “不要把你们家指挥使说的如此不堪,我可是很英明神武的。”

  阿水走过去。

  “看来你们一路也非常的辛苦,不如我们合作一下如何。”

  “怎么合作。”

  “这个当然要你们说了算了。”

  “明白明白。”

  大门轰然打开,你们一片黑暗,阿水他们被锦衣卫簇拥进去。

  “冲出为了我们美好的明天,为了绝世秘籍,为了富可敌国的宝藏。”

  一群江湖人疯狂的冲进来,疯狂的砍杀。

  阿水站在第二道门口,看着门疯狂的思索。

  阿水突然得拿出一条铁丝跑过去。

  黝黑的古墓里,突然冲出一群野猪。

  “靠,小叔,跟着你我真的大开眼界,古人尽然在墓里圈养野猪。”

  “阿水,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保护自己的命才行。”

  “小叔,人和畜牲的战斗白刚刚开始,我们该何去何从。”

  “跟我来。”

  “是的小叔。”

  古墓里进入乱斗,阿水和阿肥俩人不停扮鬼吓唬人,虽然有一些凶险当也其乐融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阿水兄弟快点来救我。”

  阿水猛然的看过去,阿珍和一个江湖人疯狂的撕打在一起。

  “阿珍,你们这是。”

  “他就是在牢里最后给我们上锁的那个江湖人,被我逮住了一块上。”

  阿肥率先冲过去扑在地上。几个人拳打脚踢。

  “不好快躲开,有机关。”

  “一群人疯狂的跑来,墓顶开始流沙。”

  进过辗转,阿水他们终于来到古墓的中心,中间摆放这一块玻璃棺椁。四周有些小的河流,和墙上的绿色的壁画,

  “好美,这里还有小河。”

  “这是水银,要小心。”

  “快看那个棺材底下真的有一棵小花。”

  阿水看见后,俩眼泛着泪花,突然的很憔悴。一步步无力的走过去。

  “快过去帮忙,阿水有危险。”

  阿珍和战士阿菏阿肥纷纷过去围着阿水。

  “小叔快过去拿着花啊,我们没有时间了。”

  阿水突然回过神来冲过去。

  锦衣卫和江湖人疯狂的冲过去,阻劫阿水。

  阿肥四人摔倒了站起来,直到看着阿水拿起花。

  四人才躺在地上哈哈哈的大笑。

  锦衣卫和江湖人上去擒住阿肥他们。阿水拿起花放在嘴边。

  突然阿水和阿肥的穿越的时间到了。阿水的身体慢慢的消失。

  突然的阿水和阿肥看着战士三人,有些不舍。

  现代

  阿水站在阿肥背后。

  “阿肥走了。”

  “阿兰呢?”

  “他走了。”

  “三个月了,我没有找到他们的一点的资料,他们后来怎么样了,我们不知道。”

  “如果当时我们可以珍惜那段时光,该多好。”

  “你的心里只有你的阿兰,还有其他人吗?”

  “可是三个月了我好想他们。”

  “我也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神秘之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