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送终人
子宁c嗣音2021-08-11 12:242,085

  “你总共有多少钱?”

  陶天看着几乎要跟他脸贴脸说话的吉米,“什么意思?”

  “你要死了的意思。”

  “什么?”

  吉米古怪地笑了笑,“我可以给你想要的,在你最后的时光里尽量让你过得舒服些……”

  陶天愣住,吉米是疯了还是觉得他好骗。

  “我劝你最好别学老汤姆和翘尾巴的索亚,他们本来死之前可以好好享受一番的,却偏偏要做守财奴,死了以后还不是便宜了那些平时连他们死活都不顾的亲戚。”

  “你到底想说什么?”陶天的心很乱,尤其吉米总是提到死让他听起来很不顺耳。

  吉米也不想再跟陶天废话,直截了当道,“我的意思是,你是个死刑犯,留那么多钱没用,不如对自己好一点。”

  陶天怔愣地望着吉米,“你疯了吗?危地马拉没有死刑,再说,我是被冤枉的,还没有经过审判,怎么可能会是死刑犯?”

  “你不信就算啦……”吉米靠坐在陶天对面的硬板床上,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

  陶天懒得理会骗子,别开头望向窄窗外的天空……

  “你知道我在这里的绰号叫什么吗?”吉米自顾自地说着。

  陶天没有回答,对于骗子,多说一个字都是浪费。

  “我叫送终人吉米,每个死刑犯都由我来负责临终关怀,当然,收费不菲。”

  陶天依旧没理,他觉得吉米纯粹是想钱想疯了,可是,很快他就不那么想了,因为吉米一口气用十多国语言跟他说话,长长的一句,有些能听懂,但大部分都听不懂,只能靠发音和语调区分吉米说的是不同种类的语言。

  面对陶天投来的惊讶目光,吉米得意地高昂起头,换回蹩脚的华语,“知道为什么我会成为送终人吉米吗?”

  陶天摇头。

  吉米喋喋不休,“因为我会的语言多呀,无论哪国来的人还是各地的土著,我都能无障碍交流。”

  这确实是个本事,陶天很欣赏有本事的人,但前提是,不能随便发疯。

  “我知道你不信,可我说的都是实话,三天后你将会被执行死刑,应该是吊死,就像这样……”

  吉米两手虚卡住自己的脖子,两眼翻白吐着舌头,嘴巴里发出痉挛地呜呜声,陶天有种想要冲上去给他一拳的冲动,太TMD贱了。

  “我等着看你怎么来求我。”

  吉米见陶天始终不信他,变了脸,一副看好戏的神情。

  狱警拿警棍敲了敲牢间的门,粗鲁地用带有口音的西班牙语叫,“过来取饭。”

  吉米立马屁颠屁颠地过去,从铁门上的推拉窗里把饭菜接过来。

  “怎么样了?”狱警问,换了土著语,陶天听不懂。

  “不见棺材不落泪,还是快点让他明白自己的处境免得我再浪费口水。”

  狱警扫了眼坐在硬板床上发呆的陶天,“他刚来镇子上时我见过他,听说他是卡西的老板,很有钱,你得想办法让他把钱全交出来,到时候给你多分些。”

  “知道了……”吉米咕哝道,“我还想着赎身呢,你不说我也不能放过他。”

  “赎什么身?”狱警把警棍戳进窄小的推拉窗,狠搥了下吉米,“你又不是卖屁股的,好好干活,下次再听到你胡说,小心我把你送给大铁头,让你尝尝他锤子的厉害。”

  “你……”狱警隔着推拉窗用警棍虚点了点始终沉默不语的陶天。

  陶天听到狱警在叫他,抬起头……

  狱警板着脸命令,“过来取饭。”

  陶天表情木讷,慢吞吞下床,趿拉着鞋走到门边,伸手去接狱警递进来的餐盘。

  啪!狱警把餐盘随手一扬,里面的汤汁饭菜全部扣到陶天脸上身上,粘腻腻地滴滴答答往下淌。

  “哈哈哈!”狱警笑得双肩耸动。

  陶天低头看了眼满身狼藉,再抬头,两眼猩红犹如恶狼。

  狱警瞥了眼陶天讥讽道,“怪不得杀了人,看你这副样子,天生就是个杀人犯。”

  “你说什么?”陶天抓住铁门边缘怒吼,“我是被冤枉的,我没杀人!”

  “你就是个只敢对女人下手的软蛋,等着去死吧。”

  狱警恶狠狠地说着,拿出随身携带的辣椒水喷在陶天脸上。

  陶天惨叫着双手捂住眼睛,钻心的疼与屈辱让他恨不能掀翻整个世界。

  听着皮靴踩在水泥地面的脚步声渐渐远去,吉米欣赏着陶天的悲惨,坐在床上捧着餐盘大口吃着。

  “活该,让你跟谁都敢使威风,这下得到教训了吧。”

  不知过了多久,眼睛上的灼辣感消退,陶天勉强睁开肿成一道缝的眼睛,满室昏暗,吉米已经倒在床上睡着。

  忽然,牢间门被打开,狱警手持警棍命令陶天,“出来。”

  不会是查到他是被冤枉的,所以要放他出去了吧?陶天止不住地想着,老老实实跟着狱警出了门。

  不算长的一段路因为要经过一排牢间而变得份外漫长,被关在门里的人起着哄满嘴胡言乱语,像是调戏女人般对着陶天说着肮脏龌龊的话,有些陶天能听懂,听不懂的也能从那些人猥琐的表情上看出他们说的是什么。

  狱警很满意陶天的反应,大着嗓门道,“看来你挺受欢迎的……”

  牢间里的犯人们一片欢腾,呼哨声此起彼伏。

  狱警笑得淫邪,大手一拍陶天的屁股,“到时候老子收钱,价高者得。”

  陶天听不懂狱警的土著语,但从犯人们流着口水盯着他看的反应来推测,也知道狱警说的绝不是什么好话。

  狱警顺势捏了捏陶天的屁股唔了声,“真有弹性!”

  “哈哈哈……”所有人都放声大笑。

  陶天忍受着无边的羞辱走进一间尚算宽敞的房间里。

  房间里开着灯,一条掉了漆的长条桌前并排坐着三个男人,两胖一瘦,中间的胖子手里拿着几页纸,见陶天出现,伸手示意陶天坐下。

  “现在我宣布,犯人陶天因杀害本镇居民卡西,判处死刑,2021年6月11日执行。”

  陶天短暂的愣了下,随后便疯了般撞开狱警扑了过去,戴着镣铐的双手抓住胖男人的前襟怒吼。

  “我说过我是被冤枉的,你们没有经过调查取证,连正常的程序都没走完,凭什么宣判我死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杀游戏大逃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猎杀游戏大逃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