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沉睡中的死龙
所有美丽期待皆是幻影2021-05-05 18:512,506

  “凤楚墨因不满霓凰公主与天庭太子的婚约,已化身为魔带霓凰公主私奔了!”

  流言冒了个泡,在尚未被掀起时,便被天上两宫强行压了下去。

  知情神士皆惶惶不安。只因为他们亲眼看见,凤凰帝宫皇族涅槃圣坛禁地遭遇变故的那一日,一只魔凤冲天而起……

  天上凤凰帝宫与天庭龙族两宫始终没有放弃过寻找凤帝的女儿霓凰公主和帝宫未来的储君凤楚墨。

  公主与凤楚墨的消息始终如石沉大海,无可觅处。

  因为两宫镇压,那件事已成为神界早已不知真假的谣传。而天庭太子白黎轩,却为自己的天择正妃失踪之事,急得团团转,几番想要下界寻找,却被天帝强行禁困宫内,从此不得踏出天宫一步。

  转眼便是数千年已过。

  突然,下界传来噩耗:下界七宫“固屏大法”遇重创失败,两位镇魔大帝一死一伤……

  此事震撼六界!

  话说,茫茫宇宙中,有七个适合生物繁衍生息的星球。在神界,它们被称为下界七宫。

  这七宫每宫有尘隐两界,由厚重的天障“乾坤屏”隔开。

  只因数十万年前,下界七宫的隐界镇困了魔族军将,便由凤凰帝宫与天庭分设凤翎门与圣龙门两门,并设镇魔大帝管理这七星事宜。

  这两门镇魔大帝,除镇困监视魔族军将之外,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集两门十二宗以及下界七宫之力,守护和加固每个分隔尘界与隐界之间的分隔屏障“乾坤屏”。

  下界七宫“固屏大法”遇重创而失败,这就意味着,被镇困于七星大地的魔族军将将脱困而出,聚集于魔尊重楼麾下,进而行上反天庭下祸凡间之大逆不道之事。这是其一。

  其二,乾坤屏一旦出问题,七星大地的尘隐两界将本末倒置,山崩河溃,时空错乱……

  后果不堪设想。

  闻此讯,天君凤帝急得满嘴火泡,却只能寄希望于圣龙门十三世晋康大帝……

  然而,于今时的十三世晋康大帝而言,他不过是一条受情伤绝望,受重创身死却苟延残喘的睡龙,又能指望他做些什么呢?

  这条睡龙一直沉睡着,迷迷糊糊地沉睡着,像死了一样地睡着。

  直到有一天,这条降落于茂星大地早已身死了的睡龙,突然意外地做了一个梦……

  那梦是久违了的一个场景啊!已让怀念了许许多多年,也让他困惑和惊惶了许许多多年……

  梦里呈现的,居然是当年新婚之夜的场景:

  金霞轻袅,蘸了月色的浓汁浆液,将眠龙圣殿的玳瑁琉璃渲染成一片撩人的红烟神纱。

  绵绵不绝的大庆礼乐,荡开一圈圈动人的涟漪。

  红鸾帐内,带着薰薰醉意,双目迷离,依澜戏看:红妆,凤冠,雪儿的冰肌玉颜……

  不禁一声喟叹,戏笑:“洞房花烛,洞房花烛……无论人神,一生最为销魂时刻,是与心爱之人两心相悦的春宵时候……”

  雪儿羞红了凤目娇容,皓腕轻举,玉般指尖儿点上龙额:“你呀……”

  明眸皓齿,动人心魂。

  忍不住牵指坏笑,低头倾身,两片柔唇浅慢,眉峰与红唇之间游弋无声。

  细细绵延,气息,惜意软盈,一声更胜一声,忽觉她湿了凤眸,红烛之下,飘忽着一声声压抑不住的轻声哽咽。

  “怎么了?雪儿?”惊觉微微支起龙身,果然望见凤羽颤栗。

  抹一把香腮竟是掌上莹露,心尖也跟着抖颤。

  “不,臣妾,是高兴的。”

  雪臂微微拢上龙的颈项,美眸脉脉情倦,强颜巧笑,嫣然倩兮,却仍是剪不断的珠光两行。

  “夫君不知么?情至深处,并非只是笑颜相视。如此喜极而泣,才是浓倦极境。你我近千年浓情辗转,积攒多少喜悦之泪?这洞房花烛夜,最惹人潸然而下。”

  如此煽情,居然忽视了她眸光的明灭不定,一丝半点言辞上的闪烁。

  俯身,口中越发不正经,“即是如此,良宵美景,更不该虚度。为夫好生疼疼你”。

  欲迎还拒,又将他推了推,簪首微摇,带动凤冠珠钗作响,娇婉的声音润了心肠,“夫君不以为赘吗?”

  拍额而起,懊而轻笑,“怎就忘了这茬。”

  仙棱镜中黛眉温婉,眸光流转,看不厌的一阙芳华。

  为她凤冠轻落,为她珠钗细藏,一把玉精梳梳顺了长发如瀑,镜子里软语呢呢喃喃,今夜皆属素笺清欢。

  人说春宵一刻值千金,圣龙大帝的洞房花烛夜,一时却过的甚是漫长而素寡。

  雪儿虽有浓情蜜意,却也有说不尽的情话,道不尽的过去未来。

  絮絮又款款,悱恻又绵长。

  直至夜半后晌,禁不起红烛时光如此蹉跎虚度,一声龙吟,倾身,抱起软玉温香,直往榻处走。

  “风雅五郎”已无雅,快意而笑,满口浑言,哄着怀中玉人:“雪儿,有话将来细说,浓情日后疏解。今时洞房花烛夜,又非昔日谈情时!岂可白白浪费!哈哈!”

  眼看东方翻起浅浅鱼肚白。

  凌雪儿不再欲迎还拒,不再欲拒还迎。簪首轻轻倚靠胸前。

  一身霞披云织衣,尽数轻落。

  白羽晶莹,柔韧,楚楚动人。

  忽然,他的龙躯猛地一震!

  “雪儿,你……”

  他大惊失色,一双龙眸圆睁,似要凝固结冰!

  纤纤玉指轻捂他的唇,珠泪滚滚,已至无法控制,“记住今日的臣妾,这洞房花烛下,虽然不能尽夫妻之责,却要将些更重要之事托付于你……”

  冰寒的雪凰之元灵,若清泉汹涌,连绵不绝,澎湃侵入龙躯。

  已是趁他毫无防备之际,镇住了他的元神,使他无法反抗,无法拒绝……

  “不要……雪儿……为什么……”

  伴随着一声声痛不欲生的急呼,猛然睁开龙眸的白羽琪,望着祥云金霞帐顶。

  梦,是梦!梦见了当年与心爱的圣雪皇后大婚之夜的场景!

  一副死身,怎会突然有梦袭来……

  而且,梦见的竟是那一夜的场景……

  两位镇魔大帝的新婚之夜,未能成就夫妻之礼。

  圣龙大帝白羽琪迎来的反而是一个意外:凤翎大帝凌雪儿将一身的修为尽数封存于新郎的体内。

  次日,她便利利落落地陨命于“固屏法坛”之上……

  一场突然而来的变故,令白羽琪措手不及,悲痛欲绝。

  凌雪儿将很大的一个秘密隐藏了起来,独自承担“固屏大法”必不能圆满成功的恶果。

  在痛失爱妻和“固屏大法”失败的双重打击之下,深受重创的白羽琪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以一口残存之气,拖着一副死身,苟延残喘于天地之间。

  多少日子了,沉睡中的白羽琪向来都是无声无息,如同死去,从没有过梦境。

  这一梦,带着一种预兆,来得突然而汹涌,仿佛凌雪儿在召唤。

  梦里余悲未消……

  久久之后,白羽琪长臂掩眸,痛哭失声……

  “为何?……为何舍我而去,雪儿,究竟你,隐藏了怎样的秘密……才会如此决绝舍身赴死……你可知,为夫日日夜夜,好生好生思念你……”

  长侍惊惶进入,跪伏在地:“爷……您可尚安……”

  梦中情境历历在目,白羽琪一声悲叹。

  既已起梦,是要寡人眠龙复醒,移宫凡间的预兆么?

  “宣茂星君来见寡人!”

  “遵旨!”长侍嗑头退去宣旨,白羽琪望着金霞帐顶,默默念道:

  雪儿,既然如此,寡人这便遵从你的旨意,移宫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帝有女名霓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帝有女名霓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