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猫成精了吗
胡大妮子2021-07-16 14:173,562

  时府门外这几日都在设棚施粥,时父老来好做善事,这些年来,在时倾玥接收的记忆里,只能说是家常便饭了。

  时倾玥彼时已经能够接受这次“穿越”。

  因为这样说不定梓雪还好好的,没有车祸

  时倾玥转过游廊,绕着假山直走过月拱门,那里是后花园,时老爷花大价钱修筑的,只为得时母喜欢。时倾玥踩着虚浮的步子往记忆里前往后花园的路线匆匆而去。

  夏日繁花似锦,花色鲜艳冲击着二人的视角,令人心旷神怡,心情美好,来人却没有过多心思停留。

  梓雪那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得赶紧去找她,时倾玥心下难免担忧,寻着时间就打算出府打听。

  “咳~,咳~。”这身子骨太弱了,浑身都渗着寒意,时倾玥紧皱眉头,牙齿微微打着冷颤,她表示不太能接受这副身躯。

  “小姐,您今天上午才刚醒,身子还虚着,老爷出府之前特意交待要让您好生休养的。”要不是老爷不在,早就能拦住小姐了。小梅操碎了心地想着。

  小梅不住地跟在时倾玥身后劝话,她也不知道小姐为什么自醒来后给人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小姐……”小梅还未吐出来的话在时倾玥转身看着她时,消失在了咽喉处。

  “嘘!想跟着我,就安静点。”青葱白皙的手指点在小丫鬟的唇上。

  看着自家小姐因急行而白里透红的脸,感受到那带着凉意的手指,小梅红着脸蛋点了点头。

  就比如说现在,那倾城国色的面容上冷若冰霜,眼睛里的神儿仿佛也是寂冷的。至少以前的小姐没有过这样的,嗯,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直存在感很低的小雪,终于抬头看了看已经转身的小姐,脸上有了一丝诧异,随后,便回小姐卧房拿了件披肩追了上去。

  后花园,小梅小雪跟着时倾玥从后门离开了时府。

  ……

  时倾玥知道小说里穿越的梗,便想着梓雪应该也来了。可能也在找她,只是不知道她在哪儿。

  而韶梓雪此刻还在昏迷中,还尚不知道自己的处境如何危险。

  看着昏睡在角落里绝世清丽的佳人,男人眼里闪过一丝厌恶,这些女人哪怕披着一副绝美的皮囊,也还是肮脏到了骨子里,连他的母亲和小妹也不例外。幸好他的柔儿,人美心善。

  悲恨又欣喜的感情交织在男人眼里,面容有着片刻狰狞,转身就离开了。

  ————

  下午,北涯处理好了傅轩带回来的木箱,便带着原荣去了警司。

  警司,不同以往,这是北涯第一次明面上的来这里,以司长的身份。

  “北司长,欢迎欢迎!属下叫莱殷,是司里搜捕一队队长兼取证员。”迎面走来一柔弱书生般的男人,面容稍显稚气,莱殷面儿上一本正经介绍自己,心里却高兴的一批,老大终于来认领他们了,以后很多事也不用再和老大私下里来,方便多了。最主要的是可以和老大一起办公, 他们也高兴。

  “老大,今儿上午你没来,还不知道,我们昨晚来了个棘手的……”莱殷凑到他老大面前开始了前一天工作情况的汇报。

  北涯抬手示意,打断了莱殷的汇报,便看到了傅轩的小厮景山站在会议室门口。警司初成立时并不被看好,上面挑的这地儿建了警司,不咋偏僻,甚至还有几家洋装店和糕点铺离这儿都不远。只是下拔的设施配备就有点不尽人意了。这些年来有北涯的暗中领导也只是比之以前好了点儿。所以警司的条件也是不大好。

  “你家少爷呢?刚好有他忙的了。让他来出出力,松松筋骨,省得整天弱不禁风的。”北涯朝着办公区域走去,那里是警员们办公的地方,由几张小木桌组成,桌上纸张文案一摞摞。没办法,警司的条件摆在那儿,所以只有一些工作出色、权职较大的警员有单独的办公间。

  而北涯的办公间就在会议室的旁边。

  看着警司这会儿没有多少人,想来就是去办莱殷所说的棘手事儿了。

  “呃,我来时少爷还没好,他叫我先过来。”听到北涯那熟悉的问话,景山如实道来。景山是景川的哥哥,为人谨慎细心,又稳重,平时很得傅轩逗弄。

  北涯走进自己的办公间,整理完最近时间段的档案,有悬而未破的,有鸡毛蒜皮的,人财纠纷的等等,分门别类放好。才笑了笑,“嗤,老毛病,惯得他。”景山心里也是这般想的,但他可没那胆儿,敢明面儿上这样说他家少爷。

  “哟!小景山,又在怎么编排你家少爷呢?”门外,傅轩手提简易的竹制食盒踏步走了进来,将手上食盒放在了北涯办公间桌上。

  一旁被冤枉的景山只觉得好无辜啊,少爷一怂就拿他开刀,偏自己解释不了,还要默默承认,虽说他也只心想了下下,但更多的是为了照顾他家少爷的面子嘛。

  北涯掀了掀眼帘,淡淡地瞥了眼,放下手里的报纸望着傅轩。

  “这是我母上大人让带给你的,龙井茶酥。”看着北涯那等着他带点心时淡然的样子,直想骂人,傅轩冷哼一声,真是偏心到没边了,给他做的是绿豆糕,给北涯做的就是龙井茶酥,两者之间不用比较都知道,龙井茶酥的制作需更繁杂、更细心些。

  虽然是因为他喜欢吃绿豆糕,而北涯每次去到他家又总是会送些自己收集的名贵好茶和红酒,去的又勤,又特别讨傅母的喜欢,所以自从傅母知晓他的归期后,就打算露这一手,近期刚好跟糕点师学会做茶点,便做了龙井茶酥让他给北涯顺道带来,再赏了他几块糕点师刚出炉的绿豆糕。

  所以说,她儿子的绿豆糕估计才是顺带的吧!傅轩这样估摸着。

  “哦,那帮我转告傅姨,就说,糕点很好,改天有空我再去看望她。”北涯话音透着一丝愉悦,眸光明亮,嘴角若有若无地逸出了笑意。傅姨待他有时甚至赶超了傅轩,给了他很多的温情,两者也更像是以母子的关系相处着。

  北涯打开食盒,两盘色绿香郁的糕点呈现眼前,一双手伸了过来,拿走了一块。

  莱殷咬了口手里的糕点,边嚼边漏音,“哇!好次(吃),傅姨做的还是那么好吃。”跟着老大真好,每次都能蹭两口傅姨做的点心,关键还不带重复式样的。

  莱殷是警司现下最小的朋友,比傅轩小了个两岁,刚满二十,弱冠之年。

  “欸,老大,昨天是韶家来人报案,说是他们二小姐心智不全,犹如五岁孩童,双腿有疾,又不能自理。如今人却不见了,发现后过了一个时辰,才来找警司寻求帮助。”莱殷跳脱不过三秒,又继续自己之前被打断的汇报。

  说完,莱殷像是在等着什么,望着大伙儿,眼里狡黠一抹而过。

  有人不负众望。

  傅轩啧了啧舌,“不对呀!莱殷,你说的是韶家二小姐吗?难道老子记错了。”年前,他曾随父亲拜访过韶家,惊鸿一瞥,并未见其残疾加身。

  这样想着,自认为恍然大悟,感概道:

  “富贵人家的水深呐!”

  看着他那日常犯作的兄弟,早已历经身锤百炼的北涯,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可言。

  北涯接着傅轩的话分析,“我有幸见过那位二小姐……所以说,韶家是有两位小姐和一位少爷的。”显然,北涯也没有见过那位“残疾的二小姐。”

  “哦,对了。来人称他们二小姐从小没出过门,是在家里失踪的,正因如此,便以为是小姐贪玩,一时辰后找不见人觉得不太安心,禀了主家后才来报案的。”莱殷又拿着一块糕点啃着补充道。

  “犹如五岁孩童,不为众人所知,那便不会是韶老爷开罪过的人来寻仇,又是家里失踪的,肯定是府里认识的人,”北涯也不想将这件事想得太复杂。

  但世间许多事情都有其两面性,甚至多面性,往往想得太简单是看不透的……

  话音刚落下,北涯略有沉思,随后带有回忆地叙述出,“我记得韶家的辛姨太近期在给二小姐相看夫婿,可不知为何原本有意的人家却是歇了心思。倒是可以往这上面查问一下。”

  鼓着一动一动腮帮子的莱殷又插嘴了,“哦,还有……”

  “韶老爷后面再来了一次,只说限期两天,明天就要见到他女儿,不然找到北大帅那里对大家都不好。”

  真是小吃怡情,大吃伤身啊!莱殷好不容易把嘴里糕点吞完,精淅地吐完所有字。

  北涯暗中查过,韶老爷早年间与自家父帅确有些交情。

  “明天!!!那还真有够忙的。哎,我说,你放着好好的北大少爷不当,跑这地儿受罪。这也算了,还拉我一起,当你兄弟容易嘛!”傅轩闲不住了,抱怨之前北涯让活动筋骨的话。

  傅轩一张嘴,就是气氛杀手,刚还严正的气氛一下就像夕阳下的海浪一波波拥退,带走沙砾,洗刷了海滩。

  话说时府后门的深巷里。时倾玥平缓着自己的情绪,短短一个时辰,她的心就像过山车一样。时间也仿佛在跟她作对,秒针似乎就是抢了时针的工作,只觉得一个世纪都没了,将她自成世界,周围一切将她隔离、排外。

  小梅时刻注意着自家小姐,见小姐突然驻足,脸上不虞,!便以为是小姐身子不舒服。心下难免担忧。

  小雪则在时倾玥的另一边护着。

  此时的时倾玥一心只想找到韶梓雪,并不知道来自两个小丫头的担心,当然,就算知道也不在乎。

  所以……,它是公的?

  沉默……,一群乌鸦飞过……

  “喵……?喵……?”小猫唤了一声

  正吃着东西的小猫似有所感,抬头看了看,湿漉漉的猫眼一缕茫然。然而落在时倾玥的眼里就是小猫双眼正控诉地看着她,似乎在说:“喵……?你竟然性别歧视?猫生无爱了!!!”

  时倾玥寻思着可能看错了,轻轻晃了晃头,眼珠也跟着晃了晃。正吃食儿的小猫看了学得飞快,歪着头也晃了晃,猫眼眨也不眨地盯着她。

  小梅小雪看着心里直呼可爱,想动手,怎么办!而某只卖萌猫还知道它已经成功俘获了两个小型的行走粮库、猫窝。

  时倾玥低头对上盯着她的那双猫眼,抿了抿嘴,她觉得小猫在幽怨地向她表达着,它一只公猫还需要在人类手下艰难地讨生活,它容易吗它!

  时倾玥嘴角不禁抽搐了下,是这猫太演、太能作了,还是她胡思乱想,有妄想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帅,夫人又破案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少帅,夫人又破案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