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中秋(五)
吴郡持戟郎2020-10-21 16:013,024

  徐麟与旗下一干手足虽不认识那公子,但从其言行却也不难看出此人必是个仗势欺人的登徒浪子。眼见那卖唱的姑娘被几个恶奴团团围住、进退两难,急得梨花带雨。徐麟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双手猛的怒拍桌面,大声喝道:“都把你们的脏手给爷松开!”

  “哟!哪来的野小子,也不打听打听,竟敢来管你大爷我的闲事!”那浪荡公子本就是抢男霸女的老手,见有人出手喝阻竟不惊反喜,将手中折扇一合,身后的恶奴便纷纷从腰间掏出指虎、铁尺等物,在徐麟等人面前耀武扬威的摆弄起来。

  “刘公子你喝多了!来人啊!给公子醒酒!”顾福同连忙上前拉住了便要冲上去搏命的徐麟,同时双眼对着两旁的兄弟们使了个眼色。众人连忙纷纷起身围拢过来,七手八脚的将徐麟按住。

  “哼!料你们也没这个胆子,小的们,咱们回府洞房去咯!”那浪荡公子见状轻蔑的一笑,转身便欲带着裹挟着那卖唱姑娘的一干恶奴离去。却听身后顾福同突然喊道:“那位大官人请留步,我家刘公子还有薄礼相赠!”

  “哦呦!那怎么好意思……”那浪荡公子刚一回头,却只见一大盆热气腾腾的龙须面劈头盖脸的砸将下来。那浪荡公子猝不及防之下竟被泼了个正着。疼烫交加之下竟在原地又蹦又跳、一时说不出话来。早已瞅准了机会的顾福同及其他兄弟趁势一拥而上,与那些恶奴便厮打在了一处。

  那些恶奴虽然人多势众,且各带器械。但此时见主人受伤,已是先自乱了阵脚,哪里挡得住这一干久经操练的神机营兵卒。徐麟趁乱冲入人群,拉起那仍怀抱琵琶的卖唱姑娘,便头也不回冲楼下跑去。手中提着一柄抢来的铁尺正兀自怒抽四、五个恶奴的顾福同望着两人的背影,不禁大声喝道:“刘公子,带着妞儿跑啊!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一干神机营的手足也跟着起哄道:“哟哟!上道了,上道了,兄弟们!燥起来!”

  徐麟也不管身后那帮子人怎么闹腾,一心只想着带那姑娘早一刻离开这是非之地。两人脚步匆匆的下了楼,也顾不得分辨东南西北,便是朝着前方一路小跑而去。

  此时城内已经华灯初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分流于大街小巷之内。叫卖声,烟花爆竹声,孩童嬉闹声不绝于耳。两人左撇右拐的挤过人群,也不知跑了多久。直至跑到一座小桥之上,徐麟身后的那姑娘终于忍不住小声提醒道:“公子,那些恶人并未追来!”徐麟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停下了脚步。但此时已经手指相握的两人却都默不开口。唯有那澎湃的心跳和剧烈的呼吸,无视眼前身旁如何嘈杂喧闹始终以同样的节奏相互唱和着。

  “姑娘……”

  “公子……”

  未曾开口的时候,两人也未感觉到不妥。可这同一时间脱口而出,就未免有些进退维谷。若不是连理同枝,为何能有这般暗中默契?但要说心有灵犀,却又不过是萍水相逢。相互之间竟还连彼此的名字都尚未知晓。

  “还……还请教姑娘姓甚名甚,家住何方?”徐麟垂下红透了的脸庞,低声细语的询问着对方,来得时候风风火火,如今却又畏手畏脚,正当是一副好不讽刺的画面。

  “奴家本姓李,小名唤作如萍。乃是浙江杭州人士!只因来京投亲不遇,家中总管、婢女等人又欺我孤弱便将随身财物卷席而去,以致今日流落风尘,若非公子搭救,只怕……”那卖唱姑娘却不如徐麟般倒拘谨,开门见山的便将自己的来历一一道来。说到最后更是掩面而泣起来。

  徐麟见李如萍哭得如此伤心,也不免动了恻隐之心。便从怀中取出那张崭新的百两银票递了上去,柔声说道:“姑娘不必太过伤心,小可这儿还有些银两,或可解姑娘燃眉之急吧!”李如萍闻言便止住了悲声,伸出纤纤玉指接过那银票,接着那月光一看,顿时面容失色、惊喜交加,连忙对那徐麟款款下拜、连道了三个万福。方才弹去眼角的泪珠,感激的问道:“公子还望赐下姓名,奴家日后定当好生报答公子!”

  徐麟听她这么说,连忙用力的摇着头答道:“不、不、不,在下徐麟并非什么公子,只是京中区区一个军户小旗。”徐麟本非施恩图报之人,但见那姑娘脸上不禁露出些许失望之色。心中不免生出几分不舍来。便强装镇定的答道:“李姑娘方才的小曲唱得真好,只是今日一别不知何时才再能听到姑娘弹唱?”,

  “军爷想听,那又何难!我这就再献丑了。”说罢,李如萍便在一旁桥边石栏上坐下,琵琶置于腿上,再次弹唱的时候,桥下那清澈见底的河水也被锦鲤搅动的有些不安份了,卷起道道浪花,踢打出的晶莹在月光下化作银珠,四散飞舞。徐麟就这样倚靠在石栏边上,侧头倾听李如萍的小曲:

  玉皇重色思倾国,御宇多年求不得。

  杨家有女初长成,养在深闺人未识。

  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

  姊妹弟兄皆烈土,可怜光彩生门户。

  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骊宫高处入青云,仙乐风飘处处闻。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

  曲终人却未散,这吴侬软语从李如萍的口里唱出来,直让人爱怜有加。徐麟在此刻笑了,是那种难以语言表露的笑容。李如萍就这样呆呆的望着这个傻子,正巧此时两人身旁路过一道人,这道人手持拂尘,见此便驻足停下。

  “二位,我本是青羊宫里出来的巡游道士。见此情此景,可否让我为你们卜上一卦?权当是赠予佳人才子。”

  徐麟一向对这种求神问路的东西不屑一顾,认为太过玄乎,多半都是无稽之谈,可刚想拒绝。李如萍马上回复:“先生若是愿意,那就还有劳卜卦了。丁丑,癸卯,壬午,辛亥。”

  道士拿出纸笔开始排盘记录,捏掐之后缓缓说道:“万历五年二月二十四亥时生辰,生在春秋二分之中,对姑娘来讲,是个不错的四柱。那这位公子何年何月生辰啊?”

  “甲戌,庚午,庚戌,丙戌。”徐麟漫不经心的报上自己的生辰,之后就看着那道士怎么去折腾。那道士倒也有点认真态度,取出蓍草五十,取一根置于地,余下四十九根握于两手,左取一夹两指间,后又以余下四十有八,以四为组分列,如此反复三变则出一爻,再变十八,则出一卦。

  “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分有两仪,挂有一像,经揲四,归奇,则可成卦。只不过今天这卦象再配二位生辰嘛……”道士解完卦后似笑非笑的看了李如萍一眼。

  “先生但说无妨,究竟怎么样了。”也许李如萍太想知道结果了,在徐麟看来却是有些失态。

  “没什么,卦象上说了,若是姻缘,二位合则大吉,至于其它事情,可能多有坎坷。”

  “有劳先生了。”李如萍从腰带中取出三个铜板递给道人,那道人也不客气,手下铜板便拂袖而去。一直等他消失在桥的另一边之后,徐麟才开口说:“李姑娘刚刚为何要搭理那人,这些给人算卦的,有几个不是奔着钱财而来?遇什么人,说什么话,他们倒是清楚得很。”

  李如萍莞尔一笑,“罢了,巡游的修行者,也大多是些饥肠辘辘的苦命人。就当是散个财,讨个欢心。不过说起饥肠,我好像闻到烧饼的味道了。”

  “这个简单,李姑娘在此等候片刻,我去买烧饼。这烧饼要那种刚出炉的,一出炉子就马上把它吃掉,时间一久味儿就散掉了。李姑娘就在这不要动,我马上回来。”徐麟说罢就拔腿往远处的烧饼摊跑去。

  烤烧饼的师傅见来得年轻人已经是满头大汗,把自己的毛巾递给他擦了擦。不慌不忙的在炉壁上贴上两块烧饼,用炭火慢慢炙烤。片刻后,起锅的烧饼已经是外黄里酥,用油纸包好才交给徐麟。

  等徐麟提着香气扑鼻的烧饼再度返回桥上的时候,李如萍早已不见了身影。他四下观望,心里别提有多焦急了。千万张面孔里,唯独没有他想见的那张。尝试了数次的搜寻,仍然没有见到李如萍。徐麟只能耷拉着脑袋,灰心丧气的朝着远处的醉宾楼走去。

  此时醉宾楼外早已赶来了大批顺天府的捕快、衙役,将那恶少恶奴连带着顾福同等神机营兵卒系数用铁链锁拿了带走。街道上,一个道士将排盘出来的白纸撕了个粉碎,然后高高的抛向夜空。晃晃明月下,飘散的纸屑中好像歪歪曲曲写着“不宜”,“凶”等字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