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中秋(一)
吴郡持戟郎2020-10-21 16:012,504

    大明万历二十年八月十五,壬午日,大明帝都——北京。

    崛起于蒙元残垣之上的大明帝国如今已走过了整整224个春秋,滚滚前进的帝国车轮不知不觉已经碾压到了干支壬辰年。如今,在看似繁荣昌盛的帝国内部,一团决定东亚民族历史走向的战争阴霾悄无声息的笼罩在苍穹之上。

    徐麟,这个不过弱冠之年的青年人直到现在还没明白当初于谦国相在北京城墙上那句震动山河的豪言壮语:“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究竟是什么意思。毕竟,对于一个大明神机营千户之子而言,他的命运似乎自打从娘胎出来就早已敲定了——为大明帝国的江山永固流尽自己的最后一滴鲜血。

    在他看来,什么孔孟之道,什么君臣之节,又或者那些读书人嘴里常说的国之四维。距离自己总是那么的遥远,高高在上的帝国天子深藏在鳞次栉比的皇家宅院内,有条不紊的处理着帝国疆域内的大小事务。而整个王朝也在大臣的辅佐下如期运转,自己不过是那千万蝼蚁中的一员罢了。

  规律而又沉闷的生活,令徐麟倍感厌烦。而家中每况愈下的境遇,更宛如一道道无形的桎梏束缚着他的手脚。一年之前,借着生父徐绍的荫蔽,徐麟补了鹰扬卫小旗的实缺,从那天起他便干脆搬入营中居住,极少回家。但今日既是中秋,并不当值的徐麟终究不忍在外久留。草草收拾了一下东西,便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徐麟的家位于北京城东的思诚坊内,幼时他常听母亲说,他们徐家本与“魏国公”(注1)同族,曾居于南京大功坊内。后随“定国公”(注2)一脉迁至北京。徐麟对母亲的这些话也曾深信不移。直到十岁那年跟着小伙伴去看郊天大典,远远望见那黄罗伞下代君奉礼的太师徐文壁。徐麟才第一次隐约感到母亲的话或许并非事实。

  离家久了虽难免牵挂,但走到家门前,徐麟的脚步却还是不自觉沉重起来。犹豫着推开斑驳破旧的木门,迎面便看到却是正在院中喂鸡的嫂子曹氏。徐麟对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妇人,实在谈不上什么好感。毕竟这个曾为吏部尚书府中丫鬟的嫂子,自过门以来便终日板着个脸,仿佛天下人皆亏欠了她一般。不仅对徐麟的哥哥徐麒百般数落,对公婆和小姑亦是横眉冷对。见徐麟进门,曹氏只是冷冷的“哼”了一声,便快步走向自己居住的东厢房去,嘴里更故意喃喃自语道:“八月节连盒月饼都不带……”

  徐麟早就习惯了她的冷嘲热讽,也懒得和她计较。倒是住在西厢的妹妹徐鸾乖巧的开门出来,顾不得放下手中的针线活便开口喊道:“爹、娘,麟哥哥回来了!”母亲邵氏听到声音,连忙急匆匆的从屋里跑来,一把便拉住徐麟的手,语气急迫的说道:“麟儿,你可回来了!我还正想托人去营中唤你呢!”

  徐麟看着数月不见竟仿佛又苍老了几分的母亲,心中自然不忍。连忙从怀中取出自己攒了那几两散碎银子,作势便要塞在母亲的手中。不想邵氏却连连摇头,只是快步拉着徐麟进了屋中。

  有些昏暗的屋中,身躯佝偻的父亲徐绍正居中而坐,见到儿子回家刚欲开口,竟止不住的大声咳嗽起来。徐麟连忙上前为父亲拍打后背,但手掌触及之处只碰到嶙峋瘦骨。徐麟不禁眼圈一红,对着母亲小声问道:“娘,爹这病怎么还没起色,请郎中瞧了吗?”

  “看过了……咳……咳咳……老毛病了,没什么大碍!”不等母亲说话,父亲徐绍便抢先答道。

  “正因是旧疾,更需当心才是!我这就去找那邻街的孙大夫过来!”徐麟听生性倔强的父亲这么说,便猜到他多半是压根就不曾寻医问药。但他正欲起身出门,不想父亲却伸出右手干枯的五指,一把拉住了徐麟的衣袖。喘着粗气说道:“我这病……不打紧,倒是你有日子没去你义父家了!”

  听父亲说起此事,徐麟竟感觉仿佛在黑暗之中有只无形的大手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难受之余,心中更觉屈辱。顿时气恼的答道:“我打死也不会再去他家了!”徐绍听到儿子这样的回答,竟也颇为不忿的骂道:“逆子……你……你……咳咳……”但他的话尚没说完,便又剧烈咳嗽起来。

  妹妹徐鸾见状连忙为父亲端来一碗温水,母亲邵氏更趁势把徐麟拉到一旁,低声说道:“麟儿,我知道这事委屈你了,只是咱家的情况你也知道,现在又多了你兄嫂一家的开度,你妹来年也当婚配……”邵氏说话之间已是语带哽咽,眼看就要哭出声来。

  “娘!你别哭了!我去便是了!”徐麟不忍见母亲如此伤心,连忙用力的点了点头,再度想将怀里的银子掏给母亲。但邵氏却一把抓住了儿子的手。凑在他耳边说道:“这钱你自己拿着,到你义父家总不能空着手吧!一会在路上买些糕点、果品什么的捎着吧!”

  徐麟无奈的走出了家门,拖着沉重的步伐朝西边保大坊的方向走去。才走出没多远,便听见后面传来一声声清脆的呼唤:“二哥,你等等我!”徐麟回来看去,才发现妹妹徐鸾正迈着金莲小脚在后面紧紧的赶来。“怎么了?”徐麟连忙转身迎去,却不想徐鸾来到他面前并不说话,只是将藏在袖子里的一个锦盒塞了过来。“这是什么?”徐麟知道这东西定是父母珍重之物,连忙压低了声音问道。“这是娘当年陪嫁的一把蜀扇。娘关照你今日便带给那刘公公,也好为你谋个前程!”

  “呵!”徐麟冷笑一声,颇为不屑的说道:“咱爹娘正是吃不完的亏、上不完的当。那年若不是误信小人之言,卖了咱家的庄田,凑了五百两银子去走那张居正的门路,今日又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地步!”徐鸾见他说道高声,连忙用纤细的手指比了“嘘”的手势,小声说道:“二哥,这些旧事就别提了。现在权且死马当活马医吧!”

  徐麟叹息着将那锦盒塞进怀里,目送着妹妹离开之后。才继续向前走去。其实义父刘睿位于弓弦胡同的宅子,自六岁那年徐麟被其收为义子之后,他早已往来了无数次了,少年之时更曾于那里生活过好几个寒暑。如果不是随着自己年龄的增长而渐渐听懂了那些本无伤大雅的玩笑。徐麟一度还有过便在那里永远住下去的遐想。

  按照母亲的吩咐在路上买了些糕点、果品之后,徐麟终于在临近中午时踱到了义父家的门前。正在他忐忑着盘算该如何开口之时,正在门前迎客的两个家仆便远远的迎上前来,亲切的招呼道:“麟少爷,您可有日子没回来了!公公可一大早就在惦记您呢!”徐麟虽然知道对方所说的不过是谄媚之词,但在这个“家”里他却总能感觉到一份莫名的温暖。即便这种温暖或许并不真实。

  —————————————————————————————

  注1、魏国公:此处指大明开国功臣徐达。

  注2、定国公:此处指徐达的第四子徐增寿,徐增寿暗助朱棣夺国,为建文帝所诛杀,朱棣即位后,追封其为武阳侯,谥忠湣;后进封定国公,其子徐景昌继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