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选锋(二)
吴郡持戟郎2020-10-21 16:013,246

  顺天府的班房之中,数十名衙役正在吃着月饼、环坐饮茶。偶尔才饶有兴致的抬起头来,撇一眼那从醉宾楼中被拿来已分别关入木牢中的两帮人。徐麟心中牵挂着那位不知所踪的李如萍,自然无心去搭理他们投来的异样目光,倒是他身旁的顾福同,一个劲向那些衙役使着眼色。

  “老顾,你干什么呢?”徐麟实在看不下去了,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顾福同闻言却是一愣,连忙拉着徐麟的手,将他带到一旁的角落里,小声说道:“我的徐小旗啊!你刚才干嘛非要凑上来啊!我们几个光棍一条,便是被拿了,最多也不过是领个几十军棍、穿箭游营。你可不一样啊!这一闹,那好不容易挣来的功名……”

  顾福同正待继续说下去,而只听相邻的木牢之中有人笑着唤道:“刘公子、刘公子……”徐麟扭头望去,却只见方才在醉宾楼中意图轻薄李如萍的那个登徒浪子,正笑意盈盈的冲自己招手。徐麟虽知顾福同所言不虚,但他天性豪侠更兼年轻气盛,便昂首朝着那人走去。

  离得近了,徐麟才看到那人本就肥硕的脸上已被那碗滚烫的龙须面燎出了几个大包,更不知上什么药膏,整张脸上都透着一层油腻的白霜,活脱脱就是一个寒冬腊月里挂在屋檐之下的猪头模样。徐麟看着他那狼狈的样子,不禁有些想笑。便随口问道:“这位公子,有何指教?”

  那人一拍大腿,颇为激动的说道:“奶奶的,刘公子,说话实话!我是真服了你。一则我王某人在这京师地面上也混了这么多年了。从来都是我打人,哪有人敢打我?今个也就你他娘肯为了一个女人敢跟我玩命。我他娘的服气!二则,你他娘的不都跑了吗?竟然还主动回来投案,和兄弟们一起进来吃官司。我他娘的更是服气!最后,老子花了五十两银子没吃上的好羊肉,落他娘的你狗嘴里了!我是真他娘的服气!!”

  徐麟见他虽然满口污言秽语,但却一脸真诚,倒也不觉讨厌。便拱手谢道:“阁下这么说倒是抬举在下!”不想那人却连连摆手,笑着说道:“刘公子,我也不瞒你,我乃是国舅爷家乳娘之子,人送外号‘通城虎’王爽是也!刘公子,我看你这做派,想必也是非富即贵,还请赏个万儿下来吧!”

  徐麟虽心知对方是有意攀交,但却也不愿隐瞒自己的真实身份,便从容答道:“王公子想错了,我本家并不姓刘,也并非什么官宦子弟。区区神机营小旗徐麟是也!”那王爽听徐麟自报家门,不禁脸色大变,踱着脚骂道:“直娘贼,搞半天老子让一群臭军户给打了,好、好、好,徐麟是吧!你给我等着,出去之后看老子不弄死你!”

  始终紧跟在徐麟身后的顾福同闻言,顿时指着王爽的鼻子骂道:“你他娘的骂谁?狗奴才,你再骂一个试试!”簇拥在王爽身后的那干恶奴见状也连忙冲上前来,帮腔道:“死不绝的丘八,敢和我们王公子这么说话……”一时间两帮人隔着木牢便欲再度动手,本就秉着看热闹心态的顺天府衙役这才懒懒散散站起身来,各持刀棍围拢到了木牢之外。

  顺天府衙门外,刘秦正领着十余名锦衣卫,站立在一顶八抬大轿的两侧。随着府衙正门大开,顺天府尹彭信领着几名书吏脚步匆匆的跑上前来,见到刘秦连忙拱手道:“刘百户辛苦,不知陈公公现在何处?”刘秦看他神色慌张,心中不免暗笑。但脸上却依旧面沉似水,只是对着那大轿撇了撇嘴。彭信连忙用力点头,紧跟在他身后的书吏更悄悄将一张银票递到了刘秦的手中。

  彭信来到那大轿之前,整了整衣冠后才一躬到底,口中言道:“下官顺天府尹彭信,不知陈公公到访,迎接来迟、还望恕罪!”随着两名内使卷起轿帘,司礼监首席秉笔太监陈炬坐在轿中微微抬了抬手,轻声答道:“彭府尹,你可知本督今夜前来,所为何事啊?”

  彭信显然早有准备,连忙一脸献媚的答道:“下官愚钝,然想来陈公公或是为今夜醉宾楼一案前来!”陈炬不置可否,只是随口问道:“那你可审明白了?”彭信见对方已然默认,连忙答道:“顺天府乃天子脚下、首善之地,出了如此大事,下官岂敢怠慢。已连夜问明,那醉宾楼一案,乃是神机营小旗徐麟擅离职守,与那一干手下借酒闹事,公然围殴国舅府中家人王爽……”

  彭信话还没说完,陈炬便用力的咳嗽了一声。一旁的刘秦更凑上来,小声在那彭信耳边说道:“府尹大人明察,那徐麟乃是兵仗局掌印刘公公的义子。”彭信闻言顿时脸色一变,连忙改口道:“然这些不过是那王爽一面之词。本府细细查问才知,今日之事实乃那恶奴王爽于醉宾楼中调戏民女,有意寻衅。神机营小旗徐麟见义勇为、出手喝止。那王爽狗仗人势,竟持械伤人,理应严惩!”

  陈炬见那彭信已然是鬓角汗流、甚是惶恐,便微微一笑道:“罢了,此事本无足轻重,府尹大人既已问明。某家本也不便多问。只是某家既然来了,还请府尹将徐麟及那王爽一并提来,某家还有几句话要当面说与他们知道!”

  彭信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自然知道陈炬此话的意思,连忙扭头小声向刘秦问道:“陈公公可要去那中堂待茶?”刘秦微微摇头道:“不必,带来轿前便是!”彭信连忙点头,自己拱手矗立一旁之余,更早有书吏快步跑向那班房去了。

  片刻之后,数名衙役便将徐麟、王爽两人押来,只是徐麟身上全无刑拘,那王爽却被锁上了脚镣、钉上了一副厚重的木枷,那肥硕的脸上不免大汗淋漓、满是悲惧之色。

  借着两旁锦衣卫手中火把的光亮,陈炬仔细的打量了徐麟两眼,方才悠然问道:“你二人可知道错了?”徐麟尚未开口,那王爽早已扑通跪在地上,大声喊道:“我错了、我错了!还望公公开恩啊!”陈炬也不理他,刘秦走上前来,用力一脚踹在王爽的屁股上,喝道:“今日便且饶了你,若日后再为非作歹,可小心你的皮!”

  那王爽虽被踢得连滚带爬,但还是挣扎起身、满脸堆笑的冲着陈炬、刘秦和徐麟说道:“多谢公公、多谢百户大人、多谢徐军爷!”随后便被两名衙役架起,拖回班房去了。不知为什么,徐麟看着那王爽的背影,不知为何竟生出几分感伤来。

  待那王爽远去,陈炬方才开口对徐麟说道:“徐麟,你可要记得,今日之事乃是司礼监为你出的头。”随后轻轻踩了踩轿底,一旁的内使便放下轿帘,那八抬大轿随即被抬起,在徐麟面前徐徐转动,最终在刘秦等锦衣卫护卫下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顺天府尹彭信拱手相送,直到陈炬的轿子去远,方才抬手擦了擦前额的汗珠,转身对徐麟言道:“徐小旗,本府衙役不会办事,累您受惊了!”一旁更有书吏走上前来,毕恭毕敬的递上一张银票,小声说道:“小小心意,还望神机营的兄弟们不要见怪才是!”

  徐麟本不想收这银票,但想起方才醉宾楼的酒席尚未会钞,更不知砸坏了多少东西。自己手中仅有的那百两银票又付与了李如萍,也只得接了过来。彭信见状更是欣喜,拉着徐麟的手道:“徐小旗少年英雄,他日前途必不可限量。以后你我可要多多亲近才是!”

  徐麟知道这官居三品的顺天府尹对自己如此客套,无非是看在司礼监的面子之上,也只得应酬了几句。那彭信本也只是客套,见他无意深交,便摆了摆手道:“今日耽误徐小旗休息了,还请先领着兄弟们回营吧!改日本府再差人登门谢罪!”

  不过片刻功夫,顾福同等人便在衙役的护送下,从班房里鱼贯而出。见到徐麟众人自是激动不已,齐声称赞他手眼通天,竟然连司礼监都搬来了。徐麟也不知该如何回答,只是领着众人朝城东的神机营鹰扬卫的驻地去了。

  回到营中,身心俱疲的徐麟也无暇多想,便和衣而卧。迷迷糊糊之间耳边竟仿佛又听到了李如萍那婉转悠扬的歌声,正自苦恼之际,睁眼望去却发现已然天光大亮。他翻身坐起,从袖中掏出那张顺天府所给的银票,发现竟亦是纹银百两。便连起身唤来顾福同,交代他先去醉宾楼结账,顺路去一趟徐家,向父母告了平安。剩下的银两便分给兄弟们。

  顾福同方才出门,徐麟便听到营中一阵骚动,铳手王二快步跑来道:“徐小旗,不好了!那提督于公公与胡指挥使带着本卫千户、百户、总旗等十余人一同来到,点名要你出去相见!”闻听神机营提督亲自领人前来,徐麟自是不敢怠慢,连忙在王二的帮助之下,穿好长身罩甲、戴上红笠,快步走出营去。

  神机营左哨的营帐之外,那身着玉虎拽撒的提督于荃早已在一干将校的簇拥之下,不耐烦的等待着。见其神情不悦,徐麟也不免心中忐忑,走到距其仍有十余步开外之时,便单膝下跪行礼道:“神机营鹰扬卫小旗徐麟,参见于公公、胡指挥使及各位千户、百户、总旗大人!”不想那于荃却更是将脸一板,大声断喝道:“徐麟,你好大的胆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