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选锋(三)
吴郡持戟郎2020-10-21 16:013,420

  就在徐麟不明就里之际,于荃却突然转怒为喜道:“旁人皆道那倭军势大、避之犹恐不及。咱们神机营上下也就你小子敢主动请缨!来、来、来,快起身让本督好好看看!”于荃的话刚一出口,其身后的一干部属早已群声附合道:“于公公说的正是!”、“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徐麟被他们说的不仅面红耳赤、更如坠五里雾中,却也只能无奈的站起身来,走到于荃的面前。于荃上下打量了徐麟一番之后,便将手搭在了他的肩膀,对身后的众人言道:“此子马术精湛、刀铳双绝,实乃我神机营后起之秀啊!”于荃此言一出,自然又是群口铄金。徐麟虽拱手谢道:“于公公谬赞了!”但却仍未搞明白眼下的状况。

  于荃见徐麟反应冷淡,多少有些不爽的说道:“好了,时辰也不早了!诸公便随某家与徐麟一起前去接旨吧!”一旁的鹰扬卫指挥使胡琨更连忙上前竭力讨好说道:“我营中大帐已然备好香案,还请公公移步!”但那于荃却只是“哼”了一声,只是拉着徐麟的手朝着鹰扬卫的统领大帐走去。

  不明就里的徐麟脚步沉重的跟随着于荃走入帐中,他本甘陪末座,却不想那于荃始终拉着他的手不放,非要让徐麟在自己左手边坐下,位居一干千户、百户和总旗之上。徐麟倍觉尴尬的等候了片刻。才终于听到门外有兵卒传道:“兵部武选清吏司主事陆大人奉旨到!”于荃随即便领着徐麟等人起身前去迎接。

  兵部武选清吏司主事虽不过是正五品的郎中,却掌考着天下武官的品级、选授、升调与功赏,徐麟昨日虽听闻义父为其谋个总旗之职,却没想到今日的排场竟如此之大。好在那手捧黄绢的武选清吏司主事陆大人只与于荃寒暄了几句,并未找主动找徐麟叙话,便走入了帐中,于那香案之前,展开圣旨朗声念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自太祖奠定四海滨土,北攘胡狄,元运亦终,顺天命御临天下,传及朕位,二百余年,皆中国居主而恩泽万邦,未闻狄夷居中国而驭天下呼。日本以寇兵犯我,罔固逆主,不尊华礼,崩废纲常,渎乱甚矣,为仪者御世之祸。当之此时,天运宏通,中原气盛,亿兆萌福,当除祸安邦,镇纲陈纪,救斯民臣属之朝鲜。今文臣武将百司劝进,为朕之君,大德天父,兴兵讨逆,以师入韩,破寇祛贼。神机营小旗徐麟世沐皇恩、忠勇体国、长于军略、精通火器,勉循众谏,特命兵部擢升其为选锋百户,于万历二十年八月十九点兵,叩军辽东,合众力之长,卫我藩属、共保社稷。钦此!”

  武选清吏司主事念罢之后,便将那手中的圣旨交付于于荃手中。两人又不免客套了一番,于荃才领着徐麟等人将对方送至营外。待那陆大人走后,营中诸将更纷纷前来向徐麟道贺。但此时的徐麟早已被眼前这陡生的变故搞得手足无措,几乎全凭着身体的本能一一谢过。好在于荃见状抬手笑道:“徐百户,距那点兵之期还有些时日,你且回家休息,待想明白了再与某家商议不迟!”徐麟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如蒙特赦。连忙草草与众人告辞之后,便一路脚步匆匆的赶回家去。

  徐麟好不容易回到家中,却只见顾福同正在厅堂之上与自己的母亲邵氏闲聊。两人见徐麟脸色有异,便不约而同的开口相询。徐麟也只得将方才营中之事据实相告。邵氏夫人终是女流,听到儿子竟升任百户,便笑逐颜开道:“麟儿,你那义父果然有手段,你看你就送了一把蜀扇,就换来了个百户。嗯,想来也是咱们徐家列祖列宗有灵,我这便给他们上香去!”

  徐麟不想母亲担忧,也只能点头称是。待邵氏夫人走后,才对顾福同苦笑道:“顾兄,你看我接下来该怎么办才好啊?”正在低头喝茶顾福同闻言险些将口中的水喷将出来,好不容易才咽了下去,一边咳嗽一边勉强答道:“徐百户,若是临阵冲杀,我顾某人自然当仁不让。但这运筹帷幄之事,你还是另请高明吧!再说,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徐麟知顾福同指的乃是昨日酒席之上自己与他说那几句闲话。但仔细想来自己当时虽有所预感,却终究没有想到会如此之快便被推上了战场,此时倒是百口莫辩了。好在顾福同是个热心的汉子,见徐麟的确为难,便道:“我说,徐大人你也别太抠了!你看咱们营中哪个百户家中不养几个食客、幕僚的……”说着顾福同从怀中取出那张百两银票,又递回到了徐麟的手中,得意的说道:“我方才去了醉宾楼了!那掌柜说昨天咱们的开销还有一应损失,王爽那龟孙子已差人上门结账了!这钱我看你还是先拿着吧!”

  徐麟手里攥着那银票,对顾福同自然颇为感激。但却还是不免为难道:“顾兄所言甚是,只是这仓促之间哪里去找这样一位既通军略又知我神机营个中内情的先生啊?”顾福同也正挠头之际,一直躲在门外偷听徐鸾却忍不住探出头来道:“二哥,你忘了那‘书虫’了吗?”

  听到“书虫”二字,徐麟只觉眼前一亮,连忙对徐鸾笑道:“小妹,你这话可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了啊!那他这几日可在家吗?”徐鸾见哥哥这么问她,竟不觉小脸一红,扭捏着答道:“他在不在家,我怎么知道!”但转头却还是忍不住说道:“那书虫终日除了闭门胡诌,还能去哪啊?”

  徐麟知道妹妹的心意,便笑着说道:“既如此,你不妨倒替为兄去请他过来!”徐鸾见哥哥故意取笑自己,竟羞红着脸颊、撇下一句:“要去你自己去!”便脚步匆匆的跑回自己的厢房去了。

  一旁的顾福同自然不知他们兄妹这唱的究竟是哪一出,便好奇的问道:“徐百户,这‘书虫’又是何许人也?”徐麟叹了口气道:“那书虫本名严汝宾,乃是浙江余杭人士。其父早年间便拜在咱们神机营提督于公公的门下。最风光之时,也曾参与机要,被咱们于公公引为心腹!只是于两年前其父罹患重病而亡,那‘书虫’别无营生,便只能终日为那京内各书坊撰文糊口了!”

  顾福同听了徐麟的介绍,不由得笑道:“此等废物,去访他作甚!”徐麟却摇了摇头道:“顾兄倒莫要小瞧了他,其父在江南时便曾研习火器,是故才为于公公所器重。那书虫自幼便随其父入京,耳濡目染之下更知道咱们神机营不少掌故。更重要的是……”徐麟说道此处,不由得望了望妹妹厢房的方向,这才压低了声音道:“更重要的是,此人也算是我家未过门的赘婿!”

  顾福同见还有这层关系在,也不便再多说什么。但就在徐麟领着他走出门去之时,却只见那徐鸾依着自己闺房的门口说道:“二哥,一会你叫门之时可别唤他的本名,当呼‘东陵狂生’才是!”徐麟闻言便笑着调侃道:“看到还是我家小妹熟门熟路啊!”徐鸾羞得连忙把门闭上,再不言语了。

  严家虽与徐家住的不远,但徐麟却先领着顾福同出去找了一处钱庄,将手中的银票兑成了锞子,又在街上随意选了几件礼物,这才来到了那严汝宾家门外。果然顾福同连唤了几声:“严公子”、“严汝宾”皆无人应答。徐麟捏着鼻子喊了一句:“东陵狂生可在家中!”那屋中这才传来一阵急匆匆的脚步之声,一个身材枯瘦、面有菜色的书生这才将门打开。

  “徐……徐兄……”那书生见了徐麟,不由得一愣,随即却便举手护着脸面,急切的说道:“徐兄莫要听那街巷之人嚼蛆,我与鸾儿可是发乎情、止乎礼,清清白白的啊!”徐麟见状只觉好笑,却还是一边故意板着脸道:“那鸾儿也是你这厮叫的吗?”一边迈步朝那房中走去。

  严汝宾自然不敢阻拦,只能紧紧跟在徐麟的身后,不断的求饶道:“徐兄,徐兄,令妹与我中秋之夜的确一起出门赏月,但可没有做什么逾礼之事啊!”徐麟直入严汝宾的书斋之中,知道也实是将他吓得不轻。这才找了张椅子坐下,将今日所来的目的向对方和盘托出。

  “小弟恭喜徐兄荣升百户,只是小弟手上还有几本小说未完,恕不能……”严汝宾刚想推辞,那顾福同却已然拿起那书桌之上的几页书稿,随口念到:“你写的便是这个?辞社稷天子走剑阁,撑危厦力士除妖妃。”严汝宾见状连忙上前夺过书稿,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这《贤宦传之高力士》尚未写完,尚未写完啊!”

  “贤宦?不就是太监吗?这种书还有人要看啊?”顾福同一脸不屑的说道。严汝宾闻言连忙解释道:“有没有要人看我不知道,但京中已有多家书坊刊刻此类小说……听说是有人下了重定啊!”顾福同笑道:“重定?那是多少?”严汝宾连忙伸出两根手指,低声答道:“二两!”徐麟微微一笑,随手便从怀中取出了一个足有五两的银锞子,放在了严汝宾的书桌之上。随口说道:“文人气节岂能只值二两!”

  严汝宾默默的放下书稿,一脸不忿道:“徐兄所言极是!这什么劳什子小说,我再也不写了!”随手便将那锞子收入了袖中。徐麟也不怪他,便正色问道:“依贤弟看来,愚兄若要领兵出征,该如何于这神机营中选锋才是?”

  严汝宾沉思片刻,便昂首吟道:“孙子云:不和于国,不可以出军;不和于军,不可以出阵;不和于阵,不可以……”但他的话尚未说完,顾福同已然不烦恼的说道:“能不能说人话!”严汝宾连忙拱手致歉,小声说道:“徐兄,这神机营内派系林立,这选锋之时可要慎之又慎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战辽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