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途未卜
晴天小雨2021-05-11 11:112,402

  刚一走进院子,就不知什么东西直直的朝舒悦的脸扔过来,幸而强子眼疾手快挡了一下,原来是李浩儿的书卷。站定一看,弟弟的厢房,门户大开,桌子上、柜子里的东西被翻乱到处洒落,绵延到内院里一地,处处狼藉,书卷纸墨扔的遍地都是。李氏正在发了疯一般的追打李浩儿。

  “真是杀千刀的讨债鬼啊!我生了你出来就是为了还债的不是!让你读书,书都不知道读到哪个狗肚子里去了!”李氏边打边骂,两眼赤红,头发也都已经凌乱,显然战况已经持续了好一阵了。

  想到李浩儿之前曾算计自己,舒悦本不想理会,只做壁上观就好。没想到强子急吼吼的加入进来,又是拉又是劝,此时如果自己还是一动不动,倒显得不近人情。

  只好开口假意关心:“阿娘,有话好说,切莫动怒伤了身体,也伤着了浩儿!”

  “这个畜生啊,你今天也不用为他说半句好话,他闯下这弥天大祸,我不打死他,他也活不成了!”边骂随即就开始了哭腔。

  奇怪的是,李浩儿这次也是一反常态,面对李氏的打骂只有躲避,一言不发,和以往被打骂时恃宠而骄、振振有词的模样判若两人。

  约莫两刻钟以后,李氏骂也骂够了,打也打累了,才终于停下来。

  能让她对自己一向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儿子如此决绝,原来李浩儿此次确实惹下了大麻烦。

  原来,李浩儿之前曾在镇上与高家小姐高冰玉有一面之缘,从此一见倾心,朝思暮想。

  李氏不是不知道李浩儿的想法,曾多次劝诫他早日灭了这份心思。只因那高家也是镇上有头有脸的大户,与秦家大少奶奶还有表亲关系。

  李氏心思清明,知道高冰玉绝不是自己这种温饱的农户之家可以攀上的亲事。李浩儿唯有认真读书,早日考上一些功名,以后才能找到好一些的亲家。

  李氏倒是看得清,可李浩儿头脑简单、哪有这么醒目,日日痴心妄想。前一阵极力想促成姐姐和齐公子的婚事,无非也就是想用姐姐的聘礼拿来当做自己的本事,去攀高小姐的门,否则,他哪来的这么积极!

  不过李浩儿虽然头脑简单,但也有几分李氏的遗传,那就是特别擅长和人套近乎、打交道。前日里,他打探到高小姐有一儿时闺蜜,小时候正是随外祖住在察县堡二村,因此,两位小姐约着要一起过来探亲。李浩儿当然不会放过这和高家小姐“偶遇”的机会。

  他绞尽脑汁,和一帮不学无术的同门,合计了一个自以为天衣无缝的好主意:就是先伪装成一批村野马匪去截高小姐的马车,然后由李浩儿假装偶遇、再英雄救美。从而博得高小姐的好感!

  没想到,高小姐出行,虽不是前后侍卫环绕,但身边两三个近身丫头和嬷嬷,都还是会一些功夫的。对付这几个由书生扮来的“贼人”,简直是手到擒来。且嬷嬷们心细如发,看出了这场祸事似乎是人为设计,小小拷问一番后,马上水落石出。

  听完事情原委,舒悦只觉滑稽至极,没想到李浩儿如此蠢笨,看来自己之前把他当做对手,似乎还是高看了他。

  李氏边说边哭,意犹未尽。原来,事情败露后,又引发了一些连锁反应。

  那高家小姐高冰玉,虽然名字叫的高冷,但性格十足火辣,得知李浩儿如此算计自己,当时就火冒三丈,直言要把他好好惩治一番。当场就逼他写下了欠白银五十两的借条,说是要赔偿车马的损失,和丫鬟们治疗伤势。

  待回到镇上,第一件事,又和负责县试的候老爷打了招呼,以“品行不端”把李浩儿从明年的县试中剔了出去。

  第二件事,就是和镇里三家最大的茶楼那边都挂了号,断了和李铁驻之间的茶叶供应往来。

  不得不说,这几招下来,对于一个勉强温饱的农户之家来说,绝对是致命打击。

  先不说李家无甚家底,眼下还供着李浩儿读书,月月勉强收支平衡,少有结余。欠下五十两的“巨款”,又被断了大头的生意,怕是接下来几年的营生也难以还清。

  再则,李浩儿读书赚功名,可谓是李氏这辈子最指望的事,眼下刚开头就被斩断。也难怪李氏哭天抢地。

  俗话说: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偏偏此时,齐公子托媒婆来了信:想下月十五迎娶李敏儿过门,只是这聘礼,从四十箱锐减到了四担、且看着都是些不值钱的陈旧布料、腌菜之类。

  媒婆说的更是气人:“你家这个光景,李浩儿又刚得罪了高家,闺女的婆家愈发难找。也就齐公子不避嫌、还肯上门。敏儿过去虽是妾伺,也是能帮着抬一抬李家门楣的好事,聘礼之类,就莫要计较太多了!”

  李敏儿生的俊秀,她的婚事,本是李氏的一张“王牌”,原计划就是要靠着这个发一笔小财。没想到此刻全然被动。

  这两年,李氏为婚事折腾不少,导致村里乡里都落下了“李敏儿娘家贪财”的名声。这半年来自己一直上赶着齐公子,无非也就是冲着对方扬言的“四十箱聘礼”。如果最后吃了这么一个大瘪,白白的嫁了闺女,那自己就活生生的成了大笑话。李氏一贯精明,何时吃过这种闷亏,自然是不肯的。

  “家里出了这等大事,我这几日身体不爽,且让敏丫头再多陪我几天吧。定亲之事,先缓缓罢。”李氏少有的对齐公子说出了推脱之词。

  突来的变故,让这个小家风雨飘摇。晚上李铁驻回来后,听闻了一切,只是唉声叹气、一筹莫展,全凭李氏拿主意。

  是夜,舒悦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眼下家里的情况,可谓举步维艰,特别是自己,待嫁女子在这个时代,犹如水中浮萍,命运只在李氏一念之间。她绝不想去齐家做什么侍妾。但是,如果不去,她又有何出路?去做秦家老太太的“义女”?对李氏没好处的事,她决计不会放自己“自由身”啊!想着想着,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在梦里,她梦到自己到了秦家,一屋子的人,个个面无表情,如鬼魅一般打量着自己。老太太一声令下“去罢”,两个家丁模样的人,左右架着自己不能动弹,一个巫师模样的面具人,围着自己边念边唱边敲打,模样甚是可怕,他嘴里喷出火来,直直朝自己脸上过来……

  “啊!”舒悦在一声冷汗中醒来,是梦吗?是梦罢!

  定了定心神,她起身披了一件外衣,推开玄窗,窗外月朗星疏,想必离天亮还有一些时间。想到自己刚才的梦,索性下了决心,管它是什么,闯一闯才知道是不是死路。反正自己也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还怕什么呢?

  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便觉得时间特别的慢,但时时又是胆战心惊。一切都是那么的未知和不可控,自己的命运,似乎从来不能把握在自己的手里。舒悦突然想到了“李敏儿”,她去哪里了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错时空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错时空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