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底
晴天小雨2021-05-01 17:281,679

  不知道睡了多久,她做了一个绵长的梦。

  梦里有“父亲”李铁驻对五岁的她说:苦命的孩子,以后李氏就是你阿娘,她会和我一样疼你。

  梦里还有李氏对李铁驻说着蜜一般的话语:“两个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背地里却是另一副光景。

  幼时的她,也曾真心想讨李氏欢心,处处表现乖巧。可是实际上,她只会心疼自己的儿子,对这个女儿,永远不冷不热。

  同一屋檐下,冷漠,它不似一场来得快、去的快的高烧,反倒像一场日日夜夜磋磨人的慢性病,伤人于无形。

  自李敏儿及笄起,上门的媒婆不少。为了拿到丰厚的聘礼,李氏东家望着西家高,生生的反悔了两三次,而父亲李铁驻又是个拿不起主意的男人,事事顺从李氏。

  一来二回,李敏儿“娘家贪财”的名声传了开,眼看敏儿渐渐被拖成了“老姑娘”,李氏也急了起来。

  眼下有了这一位齐公子,是镇上丝绸庄的少东家,家底丰厚。李氏便热心的不得了,哪里还顾得了齐公子特殊癖好的传闻。

  这齐公子,年近三十,家里已娶了正妻加四个侍妾,风流成性不说,还有折磨人的爱好,四个侍妾不到三年已经走了两个。

  虽然齐家财力雄厚,现下又忙着四处纳新妾,但谁家闺女听了不对这样的婆家胆战心惊。

  偏偏李氏,眼里只有聘礼,李敏儿的死活又与她何干。

  闻着一股浓郁的玉米香,舒悦醒了过来。

  “阿爹,你今次赶集给我带了什么好吃的么?”

  “就惦记吃,转眼明年春上就要县试,你可有用功读书?”

  听着声音,应该是昨日去镇上卖茶叶的李铁驻和强子回了家。

  舒悦打起了精神,从此刻起,她也只能用“李敏儿”的身份在这个家立足了。

  “爹”舒悦试探的叫了一声。

  “恩,你平日要早些起来,给你阿娘帮忙,转眼就要嫁人,可不能这么懒。”李铁驻似乎带有一丝责备的意思。

  “哎呀,不碍事,昨日齐公子来了,想必敏儿在家时日也不多了,让我心疼一下女儿,以后也疼不着咯!”李氏一贯的甜言蜜语,又熨烫得李铁驻服服帖帖。

  倒是在一边没开口的强子,一双乌黑黝亮的眼睛,默默注视着“李敏儿”,欲言又止。

  这次赶集的茶叶卖的不错,家里人都开心。一上午,一家四口热热闹闹地吃完了饭。

  看这架势,舒悦估计自己要不了几天就会被李氏嫁出门。

  可自己并不是“李敏儿”,自己活到32岁都没结婚可不是为了要给谁做“侍妾”!更不要提一旦嫁人、在这个时代就再也没有了任何的自主权,难道自己就要在这个莫名的世界,这么浑浑噩噩活下去吗?

  不!

  舒悦思前想后,绝不能坐以待毙,面对如此棘手的“项目”,第一步还是要做一番“背景调查”。

  好在昨天自己的开局不错,缺心眼弟弟对于自己的变化没有任何防备。而李氏,因为急于求成、想促成自己和齐公子的婚事,只为自己这边终于有了缓转而开心,倒也没有再过多关注细节。

  想到这里,舒悦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意向李氏道:“阿娘,齐公子是镇上的大户,女儿不想进门以后被人瞧不起,说咱们娘家是没见过市面的村里小户,我想最近多去几趟镇上,挑一些时兴的衣裳和花钿。就当做阿爹阿娘给我置办的嫁妆可好?”

  李氏一听,想是之前一直咬口不肯嫁的敏儿主动提起要买嫁妆,更是心花怒放。加上一贯在李铁驻面前扮演“慈母”形象,马上开口应道:

  “要得要得,我们只有你一个女儿,家里虽不是大富大贵,一定不能让你被人瞧不起去。”

  “敏儿,我经常去镇上,不如你就随我一同,也好有个照应。”一直没说话的强子接了话。

  “如此甚好,单身女子在外行走,也是诸多不便。”李铁驻道。

  “我看一男一女一同行才是不便,敏儿去的是镇上,遇到齐家的人,无风也起浪!”李氏一改之前的和颜悦色,似乎对强子很是不喜。

  此言一出,气氛有些尴尬。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舒悦心想既然李氏不喜欢强子,那很可能强子以后能帮到自己,于是脑子一转,马上接话:

  “阿娘,镇上我确实不熟。不如我扮成男装,和强子哥一共出门,这样更加方便,可好?”

  “强子对镇上商家大多熟悉,我看有他陪着挺好。”李铁驻对强子的喜爱,与李氏截然不同。

  李氏不好再阻拦,于是定了后日一早出发。

  回到厢房,舒悦又在心里细细的思索着今日发生的这一切,同时也在拼命回忆自己那本没读完的《上下五千年》。

  此刻身处的这个“旧”世界,对自己而言,却是“新”世界。“李敏儿”先要活下去,才能想其他,至于能否再变回“舒悦”,谁知道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错时空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错时空恋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